京剧文粹
 
 
 
 
 
 
 
 
 
 
5月19日院梅派艺术青年人才演出《玉堂春》
国粹京剧   2016-06-07 08:52:30 作者:老道_zjx19841103 来源:新浪博客 文字大小:[][][]
    再听梅派班,一出玉堂春。前知(二零)一五年春所谓梅派班开班,彼时尚有小梅(葆玖)先生领衔,传艺后学。如今渠归道山,本月几场汇报,乃成学员追念先师一端,也教唏嘘。翻看培训班文册,载小梅先生并杜、王、李等位,身体力行,替祖师传道,可称功德。本场汇报玉堂春,起解会审二折,乃杜女士教授,门下窦、付二生汇报,年轻佳人,艺正青熟,可堪一听。
  
    人知杜女士,国京老艺家,现代戏盛时以白毛女、娘子军为首,风头不小。溯其出身贫苦,投在杜家,入旧时梨园界,归“大马神庙”,根基不浅,后拜梅院长,得受亲炙,艺业大成。世人传其艺事、家世俱与梅氏千丝万缕,盖服膺其唱念甚至扮相酷似梅处,文载甚至梅氏本人亦有将杜之剧照误识之故事。论杜氏成就,更来参加“国营”,受李少春、叶盛兰等艺家提携,声名日隆,其技艺已出梅旧畴,更赖国京“三并举”,白蛇传、谢瑶环等剧更趋成熟。至恢复老戏时代,杜女士已老艺人也,仍以杜门本戏,引领风骚。固然杜氏个人成绩,犹赖王瑶(卿)老、梅院长等老辈教益有方,才能“移步不换形”,其于本戏外,仍有奇双会、廉锦枫、凤还巢等戏资料。杜氏门下前有陈淑芳等,陈供职国京多年,亦曾得意,予听其多是探母、烈马等。杜老来收徒丁晓君,于战友团风头不小,自本世纪初“青京赛”崭露头角,后得传谢瑶环、白蛇传、玉簪记等本门戏目,先前听时感其嗓音、扮相颇似其师,亦见武家坡、登殿之宝钏、公主,悦来店之十三妹,及其师演过之佘赛花,可传王、梅一脉源流,称得兢兢业业。丁后又有北京(京剧)院窦晓璇,天津戏校出身,功底扎实,在院本工青衣,甚至能排院中前辈创演之《雏凤凌空》、《陶三春》,文武并能,至于本门谢瑶环、白蛇传,不在话下,亦以此于大赛小赛夺魁。人视其扮相润美,歌喉清亮,能及武技,前者又贴昆戏,丰富自身。杜氏去岁又收付、刘新徒者二,皆供职国京不久:付佳出自上海戏校,已受梅派教师传授,于校时即来京津展演,后归国京三团,受本院梅派艺员指点技艺,终拜杜门。早于学京赛得闻太真等段,唱念规矩,中正不倚,拜师后得传白蛇传,贴演几次,尚不得闻,听者俱以演唱会零段,也动国京现代剧蝶恋花等。刘琪年纪更轻,国戏出身,聆其洛神、探母等,干净大方,止气力、火候更显青稚,且待历练。
 
    论其玉堂春一剧,本系旧戏,却于清季时即经更改,谱成新声。民元后旦角兴盛,各唱家俱演此戏,却一题多作,乱花迷眼。今人仍味苏三落难逢夫种种演义之法,仿佛津津乐道,舞台或见四家合演,各展其长;或见某派独挑,以全本为噱。某乾旦经授翻出徐碧云路数后续玉堂春暂不为论,某派艺员魔都贴演所谓全本却减主要一折而致哄台,虽是美丽误会却引一段“佳话”,去岁纪念某名旦仍由其派艺员贴演全本玉堂春。梅派贴玉堂春,止以起解会审二出,却是唱工集中,西皮诸板俱全,念做亦有考较,大唱一出,出力不易讨好,所谓老戏难也。
 
    本场派付、窦二生分演,合力满台。东院看客仍为不少,座中不少鼓励,于二生出场有好,叫板有掌,效果颇佳。杜氏传之起解会审,自有别处,论实二生台上表现,亦足可观。二生俱在京中区县小园试演全出,网见付生剧照,在线得闻窦生录像。今听明场,二生俱都卯上,上场各有一“哭哇”叫板,极警人。付佳唱起解,带辞狱反二黄,“低头离了洪洞县”段尾“当报还”,“当”字多拖一板,“报”字轻出。行路几恨,大唱其慢板,歌来圆润,立音效果。场尾摇板,亦不马虎。窦唱会审,出来几句散板,“都察院”“胆战心又寒”俱都使腔,“有去无还”不使大腔,“崇爹爹哪”哭头婉转动人。进察院先有一段“拦路虎”白口,窦生念得干净,段尾叫起,座中有反映。回话导板领起,“大人哪”回龙腔,佐以身上,再唱自慢板、原板,二六、流水,末尾散板收住,唱工颇重,尽跪于台上唱出,更费气力。尤以几段流水,歌来圆润,或比珠走玉盘,中 “奴为他关王庙内把香进”,行腔跳跃,别具新声。下堂起身,步下踉跄之身上,唱二六、快板,末尾散板二句,“我看他把我怎样行”,使腔却不蛮力,轻熟而出。二生相较,俱传杜氏风格,立音突出,付生本门风格较自身更显,论嗓音略窄于窦,窦生音更圆润,身上、火候更为成熟。

    幕启开戏,上崇公道。丑角坐定道白,小圆场进监牢。狱卒喊苏三走动,旦角帘内叫板“哭哇”,台下有掌。带付生扮苏三出来,又有鼓励。头上系绸条,大红罪衣,腰包巾子。出来“忽听得”三字警人,“不敢向前”首字喷口。见过老伯,丑角道喜,提审太原府。旦角辞狱,念白叫板“今日乎”,开唱反二黄:

    崇老伯他说是冤枉能辩,想起了王金龙负义儿男。
    想当初在院中何等眷恋,当如今恩爱情又在哪边。
    跪至在狱神庙泪流满面,尊一声狱神爷细听我言。
    此一番到太原洗清冤案,得胜时修庙宇再塑金颜。

    一段反调,低回婉转,“何等眷恋”等处使大腔,重低音饱满。后四句如今少见,一般俱按院本不点狱神之名。唱毕,崇公道、狱卒再上,老丑举枷要戴,老丑押犯妇下。转场,旦角戴枷,慢长锤上,至台口一亮,“喂呀”一哭,转“纽丝”,走圆场,唱“低头离了”流水。此本明段,付生歌来认真,高唱首字,尺寸并不特快,末句“来生犬马当报还”,“当”拖一板,“报”字落眼,是为别样处。丑角问起情由,询问南京客商。旦角感伤,唱“花似锦”摇板,二句唱“我在监中不知春”。老丑为卸刑枷,旦角拜干老儿,老爹爹送棍儿,旦角叫起“父女趱行者”,唱“玉堂春含悲泪忙往前进”导板,高音亦不虚飘,中音坚实。苏三行路几恨,付生大唱慢板,“好不惨情”、“艰苦受尽”有掌,原板“图财卖与娼门”唱得圆熟,效果不差,视其走台步,手中捧定藤棍,站定则以棍拄地。老丑中间插白,并不过多铺陈,止为劝慰,内中自有无奈与世故,效果正好。本场仍为梅团班底,丑角也是老手,虽有其病,火候却也合适。二人先走十字叉,又走小推磨,示其行路。待唱至摇板“洪洞县内就无好人”,前四字却有章法,使腔用擞,正见效果。旦角丢棍儿,丑角翻脸,大叫“不是好人”。旦角接摇板“一句话儿错出唇,老爹爹再一旁把气来生。用几句好言语把他奉敬…”颇有玩味,央告干父,再唱“唯有我老爹爹你,是个大大地好人”,并不急于趋前,以手轻抚老汉胡须,转圈一慰,尽化在“人”字拖腔中。旦角再念,说起状纸一事,老丑藏于刑枷。旦角此处仍念“监中有一人不服”,也合理。末尾唱四句摇板,“远远望见太原城”使腔,有掌,“此一去”又使大腔,“有死无有生”唱毕,丑角一喊“朝廷重犯来咯”,旦角扛枷,飘零而下,座中欢送掌起。

    转场,上王金龙,梅团小生李宏图扮。小生纱帽红帔,“为访娇容”引子,小座,定场诗,述己按察山西事。二门子报藩、臬二司求见,红蓝袍上,梅团团副扮红袍,纱帽黪三,红官衣,后跟臬司,朱强扮,纱帽蓝官衣,挂黑三。三人落座叙话,一套科仪,三角都不马虎。红蓝袍出门,并立搭躬。按院大人吩咐开门。
 
    二道幕启,场上换察院景。小生换红蟒,带门子入座,红蓝袍各坐八字桌。先唤上差解,再带犯妇。窦生之苏三,帘内叫板“哭哇”,更为警人。待戴枷出来一亮,座中大好。旦角唱散板:

    来至在都察院,举目往上观。
    两旁的刀斧手,吓得我胆战心又寒。
    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虽唱长短句,仍有着眼,“都察院”翻起,“胆战心又寒”使腔,俱可听处,待至一句哭头,动情有劲。进察院,跪地,按院问有诉状,教她呈又说无,“刘大人用刑”,旦角先有一段“拦路虎”白口,念来起伏,“劈杻开枷”已是一起,待至段尾“大人哪”叫起,又是一好。犯妇回话,“都天大人容禀”一句叫板,有好,头句“玉堂春跪至在”导板翻起,劲道足满。按院又问“玉堂春”三字与供状不符,蓝袍念“看拶”,老生提签子作势,小生急切一拦,三问官做戏,旦角则侧身坐地冲蓝袍,蜷左腿,伸右腿,左手盖顶,右手平伸,唱回龙腔“大人哪”,连唱带做,可着眼处。众龙套下,旦角“脸朝外跪”,接唱慢板,“整九春”大拖腔足可闻处。蓝袍问头一个开怀的人儿,种种作态,朱氏可称做派老生。窦生之苏三唱“头一次开怀是那王”,收住,旦角低头,作羞态。老生急拍惊堂,“王什么”。旦角再唱“王公子”,脸上羞态尽显,尺度合宜,为会做戏处。后面座上小生情急,脸上亦为做戏。后面再问头次进院、二次进院,审开销,三次进院,轰出院去,落凤坡、长街讨饭等,旦角接唱慢板,述及关王庙定情,旦角一句“在神案底下续续旧情”,又一句神情旖旎,行腔婉转唱工。穿插三问官唇枪舌剑斗口,小生卖笑功,几番“嘿嘿”冷笑,各有不同,而二老生一迎一拒,各有做戏。中间“王大人说比得就比得”,蓝袍恨恨,念“比得比得比得”,袍袖将惊堂刮掉,老生出座拾起,不忘白眼一望小生,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待小生“旧病复发”,旦角再跪红蓝袍座前,唱二六、流水,几段流水,窦生歌来圆润,或比珠走玉盘,完成圆满,尤以“奴为他关王庙内把香进”,行腔跳跃,别具新声。待至“眼前若有公子”两句散板,“也甘心”落腔并不高高翻起,用低拖腔,徒留伤感。红蓝袍告退,小生唱四句摇板开脱苏三。旦角起身,步下踉跄,以手揉膝,唱“这堂官司未动刑”二六板,出来回头一望,唱快板,摇板“花中蕊”,“采花蜂”快板,唱至我那三,以手暗指,委屈行状尽显。小生暗慰,劝其下堂。旦角唱“悲切切出了都察院”,出来下场门,回身“我看他”翻起,“把我怎样行”落腔收住,黯然下场。小生吩咐门子请刘大人,掩门散戏。

    看客掌声不小,众角登台谢幕,二苏三中立,合掌致意,齐谢看客盛意。

    节目单:
《玉堂春》
(起解·会审)
苏  三———付佳(起解)、窦晓璇(会审)
王金龙———李宏图
崇公道———黄柏雪
刘秉义———朱  强
潘必正———倪胜春
鼓师:白明
琴师:吕勋福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评山西京剧院新编戏《文明太后》
10月3日观田磊《长坂坡》之赵云
9月12日张凯专场《苏武牧羊》有
9月11日张凯专场《赵氏孤儿》有
9月10日看上海京剧院《杜鹃山》
看张学津诞辰80周年京剧名家演唱
杨扬《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一个眼神
北京京剧院《夫人城》观感
看新编京剧《燕翼堂》​
 
  热门文章
 
话说“粉戏”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新艳秋七十高龄登台轰动梨园界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5月19日院梅派艺术青年人才演出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模板网站花箱护栏网森格物园林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