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缅怀李小春先生
国粹京剧   2019-07-18 09:35:17 作者:张永和 来源: 文字大小:[][][]

    缅怀李小春先生

李小春

李小春

 李小春先生剧照

李小春先生剧照

 李小春先生剧照

李小春先生剧照

        李小春先生,我亲切地称他小春先生。他生于1938年9月,可惜天妒英才,他去世时仅52岁。小春先生工武生、文武老生,德艺双馨,剧技精湛,文武全才,昆乱不挡,是卓越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我与小春先生,相识于56年前。1963年,我在内蒙古新华京剧团任编剧。相识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万春先生。那时与小春先生已有数面之缘。之后,彼此更加熟稔并成为莫逆之交。那时,内蒙古新华京剧团刚刚从西藏归来,而且成为院团改革的试点。由李万春任团长,率领李庆春、李砚秀及李小春几大头牌共同撑起这个剧团。当时内蒙古新华京剧团来京后即展开了一场长时间的巡回演出。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很多京剧爱好者都想一睹李氏家族的风采。故此每到一地,场场爆满。当时剧团正在上海演出,因要排一些新戏,需要能够改编或创作优秀剧本的人,李万春电召我急赴上海参加工作。当时李万春夫妇携小女儿到上海火车站迎接我,令我很感动。

        回想那时的巡回演出,每到一地,都轰动不已。小春在打炮戏中,太不简单了!他一连担任三部戏的主要角色,在《甘露寺》中,他扮演乔玄,宗马(连良)派。一段“劝千岁”唱得是酣畅淋漓,“马”味十足。一个老成持重的主和派阁老的鲜明形象跃然而出。接着他赶场演大武戏《丧巴丘》的周瑜。青年周瑜装束停当,一出场,英姿勃发、神采奕奕,雪白硬靠、翎子狐尾,念白功架完全宗杨(小楼)派,高亢挺拔、大气磅礴,和前面的那个潇洒怡然的乔阁老迥然不同。当周瑜率兵夺荆州,首战赵云时,二人一通“快枪”,打了一个密不透风,非常激烈。小春又学习了李万春的技能,表现了武技“三绝”。那就是周瑜在濒临绝境时,小春先走了一个又高又漂亮的“吊毛”,再走一个90度的直挺挺倒下的“硬僵尸”,还有不走趋步(即不往前奔跑)插手就走的跟斗:虎跳、前扑,落地无声、又高又正。当他运用这些绝活时,台下掌声雷动。接下来,鲁肃、小乔,几句念白过后,由李小春扮演的诸葛亮又出场了,就好像变魔术一般,由刚才的英俊潇洒、不可一世的周瑜,变成了仙风道骨般的诸葛亮,一脸悲戚之色、稳如泰山。读祭文时以及后面追思周瑜周公瑾的大段反二簧的演唱,完全宗言(菊朋)派,不仅中规中矩,而且吐字发音,严格遵守言派的四声、尖团的要求,故而腔、字、味,都是纯正的言派,而那人物内心的揭示,又是那样深刻,令观众屡屡感到诸葛亮从此以后缺少知音的悲催复杂的感情。为什么能够有这样的好成绩?就在于小春的这一出《卧龙吊孝》,曾得到言少朋先生的亲授。言少朋非常喜欢这个聪颖异常的学生,所以真可以说,一字一腔地在给他说戏、抠戏。他的这《卧龙吊孝》,为小春贤弟挣得了美誉。《卧龙吊孝》演完,中间有十分钟休息,大幕再度拉开,才是李万春、庆春兄弟合作的《武松打店》。李万春自然是扮演武松,而李庆春反串孙二娘。《打店》这出戏给李万春助演孙二娘的人很多,但一般都用的是武生反串的,而不用女武旦来演。最初是由名武生姜铁麟扮演,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又是由同样是名武生的毛庆来饰演,最后才是庆春傍他哥哥。之所以这样,我觉得是因为这两个人的开打相当激烈,而且,万春有一个绝活:武松在与孙二娘激烈开打中,有一匕首朝着孙二娘头的方向剁去的惊险动作,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下子就插入台板当中,还突突突地乱颤,如果扮孙二娘的胆子稍微小一点儿,躲得慢一点,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过,这哥俩剁的、躲的尺寸恰恰合适,真是千钧一发,每演到此,总是掌声如雷。

        每次打炮戏演完以后,或是这场戏卖个大“满堂”,座无虚席,我们总是聚在一起,一般是由小春请客吃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刚才演戏中成功的或不足的那些地方,个个说得眉飞色舞!

        小春先生生于1938年,也就是在这一年,他的祖父李永利和他的父亲李万春,成立了鸣春社京剧科班。地点就在原宣武区大吉巷的8号和9号,小春五六岁就参加鸣春社,和那些师哥们一起练功,窝腰耗腿、跑虎跳、砸键子,受到了严格的基本功的训练。祖父李永利,是有名的武花脸,在上海搭班唱戏多年,傍过许多名角,在上海滩是有名的“三利”之一。其他“二利”为上海著名武净演员李春利和王永利。李永利先生虽然出身是河北雄县一农民,但是他自幼练功,非常刻苦,武技惊人。以一出《收关胜》,翻打绝技震撼上海滩。在最后梁山泊众英雄水擒关胜一场中,李永利扮演的关胜,身上扎大靠、头上甩发,手持大刀,从三张高桌“云里翻”(这是一种难度非常高的跟头,先头朝下,然后在半空中折腰翻一个空翻,再双腿着地),稳稳落在台毯上,不喘不晃令人咋舌!这可是一绝!他不仅本身武功绝顶,而且他教徒弟也特别严格,而对于小春这个孙子要求更严,毫不手软。所以小春幼年时,在武功方面无论是下腰、耗腿、翻跟头、打把子,都受到严格的训练,所以武的基本功特别扎实。后来,他又受到父亲李万春的点拨,另外小春的舅父,是京剧大家李少春。少春先生和小春的母亲,姐弟关系特别亲密,少春先生和小春既有骨血关系,又见小春天赋极佳,无论相貌、嗓子、悟性都是上乘,因而特别喜欢这个外甥,不惜艺无保留、倾囊相授。故小春兼得三李(李永利、万春、少春)之艺,得天独厚。小春又和其父相似,不但聪明透顶而且悟性甚高。他博采众长,不拘一格。拜了许多老师,向许多有专长的老先生学习。所谓转益多师是汝师。李万春对于挑选小春的老师又是非常用心的,他在文戏方面,请了著名余派老生祝荫亭先生为儿子开蒙,同时又请著名老生表演艺术家雷喜福,以及余派专家鲍吉祥等,为小春进一步提升余派艺术、老生艺术打下良好的基础;同时在武戏方面,小春也是广经名师,由于他为人低调厚道,受到很多大艺术家的喜爱,所以他又受到著名武生表演艺术家厉慧良、张世麟等大师的授业。他身上有这么多名家的技艺,所以,小春的本领能够错得了吗?后来他又向言少朋先生学习。

        上世纪60年代初,万春、小春父子从西藏归来以后,万春老师就想把《龙凤呈祥》加上武戏《丧巴丘》,在后面再加上一出言派的《卧龙吊孝》。这样在京剧舞台上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其他的剧团可是没有这么唱的。这个任务呢,自然就落在了能文能武的李小春的身上。小春在万春老师陪同下,会见了这位言派传人,说明来意后,少朋慨然允诺,当天就开始了授课。开始小春因为嗓子好,丹田气足,学言派反而很吃力,只要一放开嗓子唱就没了言味,那种哀婉苍凉、如泣如诉的韵味,不大嗓不用气唱又使不上劲头,连去老师那里好几次,还找不到登堂入室的大门。小春有点灰心,想自己好歹也是著名演员了,唱什么戏都能叫座,何必受这个罪?转念又一想这叫没志气,知难而退,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要知难而进,只要活着就要去学!小春又去老师家里学习了,只是改变了学习方法,不一味压细了嗓子,单纯模仿言老先生的声音,而是着重掌握言派讲究四声和“三才”咬字切音的方法,和注重尺寸、节奏巧妙变化的奥秘,这一来,言派特点便突出在所有唱、念之中,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他就出色地学会了这出《卧龙吊孝》。

        而内蒙古新华京剧团在武汉唱戏的时候,他又向南派老生艺术家关正明先生学习,把关正明最拿手戏《浔阳楼》学到了手。我记得他在武汉的剧场演出《浔阳楼》的时候,关正明把场,可见师生情谊。

        我和小春弟共事这半年多,曾见他贴演的剧目就有武戏《野猪林》《林冲夜奔·火并王伦》《长坂坡》《挑滑车》《智激美猴王》《大闹天宫》《铜网阵》《三岔口》《蜈蚣岭》《丧巴丘》等文戏,《将相和》《失空斩》《搜孤救孤》《击鼓骂曹》《浔阳楼》《借东风》《甘露寺》《卧龙吊孝》等,都有很高的水平。在此之前,我还看过小春不少的好戏,如《戚继光斩子》,李万春的戚继光、毛世来的戚夫人、小春的戚印,真是珠联璧合,轰动一时。还有小春主演的《连环套》《杨六郎招亲》《走麦城》等。

        1957年,19岁的李小春,参加了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在莫斯科一出《哪吒闹海》,以他的帅、美、干净漂亮的身段动作和高难的扔圈、耍枪的技巧以及令人目眩的开打,从而获得了金质奖章,轰动异域。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刮起,小春参加了美国的巡回演出。一出《大闹天宫》,征服了美国的观众。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上台祝贺演出成功。更主要的是,他演的是一个神猴,不是人学猴,或者猴学人,这就是一个神通广大、颇有灵性的神猴!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好的成绩?除去他的基本功扎实之外,主要的是他有两位以演猴戏风靡一时的名师,这就是李万春和李少春两个猴王在他身上倾注了无限的心血!

        小春先生还排演过大量的现代戏,如《八一风暴》中扮演方大来,《气壮山河》扮演王若飞,还有《年轻的一代》扮演林育生等。排演《年轻的一代》,小春可没少受挑战。这个本子是由笔者改编,由于当时我执业编剧时间尚短,可以说尚未掌握创作剧本的全部技巧,所以,剧本改编得一般。尤其是念白,由于当时时间紧迫,要求交卷的日子仅有7天。所以,对剧本中的话剧对话,没有很好地“化”成戏曲式念白,是又多又长。可是想不到,小春饰演的林育生,非常有光彩,有激情,剧中人物的大段念白,不但背得滚瓜烂熟,没有任何的错处,而且语气、语势都相当准确。这也很使我错愕,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他,居然把这话剧的念白念得如此生动。后面林育生读“血书”一段,他先是念得声泪俱下,十分感人。接下来,是一大段抒情的唱段,他演唱得不但唱腔悦耳动听,而且余派韵味醇浓,尤其是其中有一段汉调,更唱得情真意切、悲怆感人,台下多少观众为之动容。

        小春和万春父子同为全国政协委员,传为梨园佳话。一次两会期间,小春先生来北京开会。我去香山饭店看他,我们谈到不久要举行的李万春逝世5周年纪念演出。他说散会后,只在北京住两天,就回内蒙古做准备。他一指肚子说:“回去我得好好练功,肚子碍事了。”万没想到,他患了严重的肝硬化,更没想到,他不但未能参加纪念他父亲的隆重演出,而且一病不起,猝然逝世,所以这次相逢竟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悲夫!不久前我又参加了小春的女儿李蕊、儿子李继春来京为其父召开的追思会,在会上又见到了小春贤弟生前的许多好友,虽然20多年过去了,大家悲痛之情涌上心头,唯寄希望李继春能够继承好李家一脉,将京剧艺术发扬光大!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舞台成炮台 板眼击日寇 京剧与抗
京剧传入内蒙大草原
杨文蕙深情回忆父亲杨宝森
演出70余年不衰《三打祝家庄》
梅兰芳艺术道路和伟大贡献
达州京剧的早期形成
缅怀李小春先生
梅兰芳谢幕十次轰动苏联
鹤岗京剧团52年至62年是兴盛时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