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远古题材京剧的新突破 ——新编历史剧《大舜》浅评
国粹京剧   2019-07-20 09:59:52 作者:崔伟 来源:济南市京剧院 文字大小:[][][]

    远古题材京剧的新突破 ——新编历史剧《大舜》浅评

        济南市京剧院原创京剧《大舜》成功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这是全国6年内第3部京剧成功入选该项目,也是继原创小戏《账本》后济南市京剧院创作的又一精品力作入选该项目。

        尽管常说“唐三千宋八百,唱不尽的三列国,但京剧传统上表现远古中华始祖的保留或说经典剧目还是寥若晨星的。其实细想还是有合理性的,盖因为京剧最擅长的表现题材和手段,比如那种生动的故事性,人物情感的交织,题旨的现实感等,对于本是就是以人和自然为主题和人际关系很难复杂化的远古题材真是不易表达的。但最近看完京剧《大舜》感到很欣喜,同时也感到此剧不仅在远古题材的创作上现实了实实在在的突破,更为这类题材创作提供了经验。

        这是近来一出非常有特色,有艺术感染力、人物震撼力的严肃历史剧,最重要的是它尽管是远古题材,但却透过人物的品德、命运、精神、性格,散发出中华民族亘古不变的美德,映照后世的理想,今犹深刻的哲理。可以说这个戏艺术呈现上同样令人眼前一亮,重要在以题材本身那远古的深邃体现出一种雄浑的精神,讴歌了中华民族的高尚道德和为民无私的精神价值,体现出一种透明高尚的现代感。大舜作为君王,其践行的为民、无私、述德、奖罚、担当的治国理念和高尚情怀,肯于至辛至苦至劳至累和至忠至勇至仁至孝的政治与治国追求,是中华民族理念的体现,更是具有现实意义弘扬,是为君为人必须具备的表率与品德,这正体现出这个远古神话的当下光芒,特别是大舜形象的时代价值,从而把神话的虚渺悠远变得实实在在。这是看戏被吸引被感动最强烈的原因。同时我自然产生许多联想,在我们大力呼唤戏剧创作质量提升的时下,《大舜》的艺术完整性创造性都可圈可点。

        《大舜》的成功不仅是题材意义,基础更重要还要归功戏剧结构和戏剧情节的精巧结构,巧妙入题上,并因此形成独特的讲述风格,表达效果。它和我们传统戏的一人一事不同,讲述格局犹如以大舜此人为焦点画了一个圆,圆的上半部说的聚焦尧和舜,下半部分是书写舜和禹,两个半圆形成了这个戏的同心圆,巧妙而完整,写法可谓独辟蹊径,叙事结构与传统叙事结构不同。但是,它在片段性选择中,极为注重戏剧性的营造和与今人时代价值、精神价值、思想价值、文化价值、人格价值的充分艺术与情感打通。比如上本写家庭问题、至孝特点,名声传到尧的耳中,尧对他的考查,最后接受了天下这份担当的戏剧情节,着墨精当,落墨浓烈,通过人物关系和戏剧性营造,把相对理念的东西写得极为形象化、人情化、戏剧化,特别是运用了民俗性的开掘,比如打簸箕、赶牛、逃出家门成全父母,离家不忘尊重父母,特别是担当天下大任时的真诚、笃厚,非常生动。如果说前半部分写舜如何走向崇高,后半部则重在写的是舜精神的千古,戏剧性更强,深刻性更浓,他与禹的关系不计恩怨,克服阻挠,以胸襟的开阔与为民为国的担当表现出舜的千古风标,通过两人风雨之中攀登高峰具有戏曲性和冲击力的携手克坚,产生撼动人心,令人敬仰的艺术升华。在二度创作中,导演以精当和具有强烈冲击力、独特表现方式的讲述形式,做到了艺术呈现特点的完整性,人物情感表达的感动力量,特别是京剧艺术本质和题材、人物创新的有机结合,新中有旧,旧中蕴新。导演是灵魂,如果没有这样的艺术构思,那么就不能使得舞台美术、灯光、服装整体有一个完整呈现的一种艺术效果,并使这出戏的舞台特性在很多的远古题材、历史题材中独树一帜。舞台面貌尽管乍看与传统形式不一样,呈现一个令人顿升悠远神秘的圆,没有使舞台变得拥堵,反而呈现一种发散的作用,再加上灯光的设计与很好效果,让人感觉到远古的神奇和色彩的纯粹、人的纯粹,舞台上加上绳子结节垂下,具有了时代感、古朴感。最重要的是舞台完全没有局限演员的表演发挥,反而增添了向观众的倾诉感,感觉到远古人再给你对话。音乐唱腔也是近年京剧剧目中本体色彩、流派风格、情感表达很好交融的一次创造。唱腔设计准确捕捉到内容和人物情感的音乐内含,创造出内蕴丰富,不拘成法,但又让京剧观众聆听熟悉,易于接受的唱腔,尊重了京剧本身的规律和彰显京剧与流派特色。比如“奚派”特色通过几句最具标识性的【反西皮二六】画龙点睛,充分体现了奚派的味道。特别是,花脸唱【南梆子】似乎以前就没有过,这都是很大但却精当的成功创新。

        最为一出非常优秀的新作品,目前千万不要放下而应不断打磨,精益求精。我感到目前因为演出没明确强调讲述结构的上下本,使这个戏让人感觉上下关系不够严密,缺乏关联。第二是戏某些重点情节还有些缺乏细节精彩细腻,故事很完整,人物精神很饱满,性格相对弱了点。第三是娥皇、女英两个旦角没有写出神采与作用,她们在舜的生活肯定是有戏可写的。第四是尧的性格特点不鲜明和生动,没有充分发掘体现出来。第五是唱段过多,重点不鲜明。

        总之,这是一出好戏,看似离现代很远,但实际离今天很近,虽然它是非常传统的,但是它能够给传统剧种本身和艺术家们带来一种非常鲜明的现代活力。最为重要的是舜作为中国最早的帝君之一,不仅奠定了华夏文明,而且奠定了为君之道和君为民的真理,这个是永恒的。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美“梅派”之美,美美与共
在颂扬古圣前贤中观照现实——京剧
京剧依然有“战事”
武戏这么绝美的艺术实在不该消亡
好角儿演好戏是振兴京剧的捷径
弘扬武戏之美
改编也是一种创作
远古题材京剧的新突破 ——新编历
重振京剧武戏风采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