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梅兰芳艺术道路和伟大贡献
国粹京剧   2019-07-26 10:20:05 作者: 来源: 泰州日报 文字大小:[][][]

    梅兰芳艺术道路和伟大贡献

        4月28日,上海师范大学与上海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朱恒夫应邀走进我市第158期百姓大学堂,讲述梅兰芳先生的艺术道路和伟大贡献。

        “梅兰芳”这个名字,不仅是精湛的戏曲艺术的一个符号,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中国人高雅、聪慧的一个表征。如果一个中国人说不知道梅兰芳,那就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假若一个外国人从未听说过梅兰芳其人,那就可以肯定地说,他与中国以及中国的文化还非常的隔膜。“梅兰芳”何以会有如此广泛而又深远的影响力?除了他自身有着非凡高超的表演艺术之外,还与他无论是在生前还是身后,许多文人不遗余力地去研究他、宣传他,影响力从不间断地扩散有着很大的关系。

        据不完全统计,仅是正式出版的有关梅兰芳评传的中文书籍,就有156本之多。社会对一个人这么持久、高度的关注,在现当代各领域的名家中,几乎无人能及。

    泰州与梅兰芳

        1956年3月,梅兰芳回乡祭祖,这在其生平中是一个重要节点,也是当时泰州生活的一件大事,梅兰芳不仅来祭祖,还演出好几场。梅兰芳家族里一个与梅兰芳平辈的人叫“梅秀冬”(已经去世),梅秀冬的儿子梅顺和有一个回忆:

        我家坐落在泰州陈家桥西街,(1956年3月)梅兰芳叔叔到我家认亲时,我家中当时有父亲梅秀冬和母亲梅刘氏,还有8个子女。我们分别从事佛像木雕、油漆等手艺。1956年3月7日下午,梅兰芳叔叔率剧团来到了泰州。当晚9时半,梅兰芳叔叔偕同夫人福芝芳及梅葆玖等在市政协和统战部的领导陪同下来到我家。我父亲立即迎了上去,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梅兰芳叔叔说道:“大哥,今天我回来认祖归宗了。”在我家堂屋的桌上(神柜)供奉着历代祖宗的牌位,烛台上点着两支大红蜡烛,火焰撩得很高。在香炉和烛台前面,摆放着水果糕点等祭祀供品。梅兰芳叔叔恭敬地点了三支香,向祖先行了祭祖礼仪。第二天,梅兰芳叔叔又在我父亲陪同下前往位于泰州东郊六十亩畦地的梅氏祖茔祭扫。

        最早记载梅兰芳祖籍的文献为清咸丰五年(1855)的《法婴秘笈》,其中记载梅之祖父梅巧玲籍贯为江苏吴县,18年后即同治十二年(1873),有人在其撰写的《菊部群英》中首次称梅巧玲原籍泰州。

        梅兰芳之所以能成为伟大的人物,和他的祖父梅巧玲有很大的关系,梅巧玲当时声望卓著,第一,演艺水平很高;第二,他为人慷慨好义。清朝规定,只要皇朝有人去世,比如皇帝、皇后或者皇太后,全国三年内不允许演戏,要举行国丧,许多班社在这期间倒掉了,唯有梅巧玲把自己的别墅卖掉,把剧团撑起来,不演戏照样发工资,艺德广为人称赞。

        民国二十一年(1932)出版的周明泰《道咸以来梨园系年小录》,其记述既讲梅巧玲的籍贯,同时还讲其出生之地,其父亲的名、字与职业以及梅巧玲何时入京、从哪入京、跟谁学戏等等:

        道光二十二年(1842)壬寅。青衣梅巧玲生。八月二十一日丑时生,正名芳,谱名恺,字筱波,号慧仙,一字雪芬,小名阿昭,别号蕉园居士,原籍江苏苏州府吴县,寄籍扬州府泰州,生于苏州。父名鸿浩,字月坡,曾为宦,故后家道中落,巧玲10岁随母曹氏由泰州入京,随福盛班主杨三喜(号双莲)习旦兼昆乱,隶四喜部,后从师兄醇和堂罗巧福为徒,出师后自营景和堂于李铁拐斜街,后掌四喜部,授徒甚众,如余紫云、张瑞云、孙福云、陈啸云……

        梅兰芳祖籍是否在泰州,现在有很大的争论。关于梅兰芳到底是哪里人,我还没有深入地研究,但是我相信他和泰州一定有密切的关系,他的血脉肯定是在泰州,这个是不可怀疑的。

    梅兰芳生平的主要节点

        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梅兰芳出生在北京前门外李铁拐斜街一座京剧世家的旧居。

        8岁,光绪二十八年(1902),正式拜吴菱仙为师学青衣,学的第一出戏是《战蒲关》。也常跟秦稚芬和胡二庚学花旦戏。

        10岁,光绪三十年(1904)8月17日,北京“广和楼”戏馆第一次登台,工花旦,在《长生殿·鹊桥密誓》里演织女。

        13岁,光绪三十三年(1907),正式搭班“喜连成”。之后喜连成班主叶春善收梅兰芳为徒。

        16岁,清宣统二年(1910年),梅兰芳与王明华结婚。

        17岁,宣统三年(1911年),北京各界举行京剧演员评选活动,张贴菊榜,梅兰芳名列第三名探花。

        18岁,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第一次与谭鑫培同台演出,演出剧目《桑园寄子》。

        19岁,民国二年(1913年),他首次到上海演出,在四马路大新路口丹桂第一台演出了《彩楼配》《玉堂春》《穆柯寨》等戏。全家移居北京鞭子巷三条。

        20岁,民国三年(1914)1月,在庆丰堂与王蕙芳同拜陈德霖为师。又先后从师乔蕙兰、李寿山、陈嘉梁学习昆曲。

        33岁,民国十六年(1927年),被评为京剧“四大名旦”之首。经当时的银行家冯耿光证婚,梅兰芳迎娶了孟小冬。

        36岁,民国十九年(1930)1月18日至7月,率“承华社”剧团部分演员经日本横滨、加拿大维多利亚赴美国演出。先后在西雅图、芝加哥、华盛顿、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檀香山等地演出72天,美国波摩拿学院、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分别授予梅兰芳文学荣誉博士学位。

        38岁,民国二十一年(1932),梅兰芳从北京迁居上海。

        41岁,民国二十四年(1935)2月21日至4月21日,率剧团赴苏联演出访问。在苏联先后与戏剧大师斯坦尼拉夫斯基、布莱希特会面,四月至八月赴波兰、德国、法国、比利时、意大利、英国等国进行戏剧考察。后经埃及、印度回国。

        44岁,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初,携家眷和剧团演职员再次赴香港演出。全家留居香港。

        47岁,民国三十年(1941),蓄须明志,息影舞台。

        51岁,民国三十四年(1945)10月,重新登台,在上海美琪大戏院与俞振飞合作演出了昆曲《断桥》《游园惊梦》等剧目。

        55岁,1949年7月,出席中华全国第一次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9月30日,当选全国政协常务委员,10月1日,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礼活动。

        57岁,1951年4月,被任命为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7月,全家从上海迁回北京,定居护国寺街1号(现梅兰芳纪念馆)。

        61岁,1955年1月,被任命为中国京剧院院长,4月,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联合为梅兰芳周信芳举办了舞台生活50年纪念活动。

        65岁,1959年5月25日,在北京人民剧场上演创编新戏《穆桂英挂帅》,加入中国共产党。

        67岁,1961年5月31日,在中国科学院为科学家们演出《穆桂英挂帅》,这是梅兰芳在舞台生涯中的最后一次演出,7月9日,被任命为中国戏曲学院院长,8月8日凌晨5时,梅兰芳在北京病逝。

    梅兰芳得到全社会的赞誉

        梅兰芳刚刚出名的时候在北京演出,一个叫“远公”的戏迷,在报纸上发表一篇文章《梅兰芳剧谈》:

        辛亥岁(1911),余游京师,行装甫卸,即应友人笠民之召,赴文明茶园听戏。……余阅戏目,尚有梅兰芳之《武家坡》。青衫子戏,余素不喜听,即欲辞而去。笠民止余曰:“今日之来,非观某某之《打棍出箱》,乃观兰芳之《武家坡》也。”俄而手锣一响,绣帘高揭,亭亭玉立之梅郎,竟直射入余之眼帘:柳腰莲步,嬝娜自然,舞袖低垂,修短合度,真有倾国倾城之色,羞花闭月之容。至樱唇半启,妙奏入云,起首一段,原板珠圆玉润,凄清婉转,余不觉为之拍案叫绝。中间一段【二六】,余且听且按,觉其音调愈转愈曲,词句一字不苟,于落板时尤觉稳妥,余音袅袅,摇曳生风。……最可笑者,戏已辍演,余犹呆坐不行。

        那时候梅兰芳才十几岁。

        梅兰芳第一次到上海演出,一位叫“笠民”的戏迷在《丹桂第一台观梅兰芳王凤卿剧记》中这样写道:

        素昔心倾之梅郎,待之久而又久。绣幕一启,《彩楼配》之佳剧出现,珊珊秀骨,弱不胜衣,袅袅婷婷,几疑仙子。其珠喉之嘹亮,则若天空鹤唳;举止之娴雅,则如空谷幽兰。至其表情优美,台步稳重,更令人有观止之叹。余谓梅郎则明秀无双,贾郎亦丽艳绝代。二伶俱为天生之尤物,实不分彼此。

        抗战胜利后,梅兰芳恢复演出,第三天,蒋介石前往戏院观看。演罢,蒋介石会见梅兰芳,对他说:“你是爱国艺术家,今天可称幸会。”临走时,蒋介石亲笔写下四个大字“国族之华”赠予梅兰芳。

        1947年,著名画家丰子恺在上海天蟾舞台观看梅兰芳演出《龙凤呈祥》。当扮演孙尚香的梅兰芳走上台时,丰子恺竟怀疑自己入了仙境,他对旁边的观众左瞧右看,又使劲地掐自己的大腿,他人觉得奇怪,问道:“你怎么啦?”他居然反问道:“我不是在梦里吧?”不久,他造访了坐落在上海的马斯南路的梅宅,认真仔细地欣赏了未扮相的梅兰芳。回家后便写了这样的感受:“西洋的标准人体是希腊的维纳斯,按人体美的标准去衡量,梅郎的身材容貌大概接近维纳斯,是具备东方标准人体资格的。”梅郎“是一台巧妙的机器,是上帝手造的精美无比的杰作。”

        我们党和政府对梅兰芳也是高度重视。1946年,周恩来住在马思南路107号(现为思南路73号),人称“周公馆”。公馆的南面隔着花园与梅兰芳公馆相望。周恩来在上海工作期间,经常让他的堂弟周翕园去看望梅兰芳,探讨国内国际形势。同时,周恩来还择机亲自与梅兰芳会谈。为了保护梅兰芳不受国民党特务的骚扰,他决定通过朋友余贺会见梅兰芳,会面的地点安排在余贺家中。见面后,周恩来非常热情、诚恳,他对梅兰芳说:“希望你不要随国民党撤退而离开上海,我们欢迎你!”梅兰芳深表同意。

        上海解放前夕,中共又委派夏衍、熊佛西在周信芳的陪同下一起到梅兰芳的住处拜会,希望他拒绝国民党的胁迫,留在上海迎接解放。梅兰芳被共产党的诚意感动,明确表示:“国民党的倒行逆施,失尽民心,我是哪儿也不会去的。”

        1949年7月6日,梅兰芳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是梅兰芳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一回到住处,梅兰芳就兴奋地告诉夫人福芝芳:“今天我见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毛主席是那样的和蔼可亲,令人敬爱。周副主席对每位代表都十分关怀。”

        1961年7月,梅兰芳突然感到胸口不适,被紧急送往北京阜外医院救治,被确诊为急性冠状动脉梗塞合并左心室衰竭症。

        8月4日,正在北戴河开会的周恩来闻讯后赶回北京,到医院探望梅兰芳。他对梅兰芳说:“我在北戴河开会,听说你得了心脏急病,住院治疗,特地赶来看你。”梅兰芳感激地说:“这大热天,惊动您,我心里很不安。”接着周恩来坐在床边给梅兰芳号脉,他说:“我懂一点中医,你的脉象弱一点,要好好静养,好在你会绘画,出院后可以消遣。”

        梅兰芳去世后,周恩来知道后即派陈毅副总理赶到医院,代表他慰问家属。陈毅喟然长叹:“梅兰芳先生是一代完人。”

        梅兰芳治丧委员会成立,周恩来亲任委员会主任,陈毅等61人为成员。10日,北京各界2000余人在首都剧场隆重举行梅兰芳追悼大会,陈毅主祭并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表示哀悼,对梅兰芳的家属表示慰问。中央政府决定为梅兰芳举行国葬,天安门和新华门下半旗致哀。按照周恩来的指示,文化部、中国戏剧家协会等有关单位组成了梅兰芳纪念活动委员会,确定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发行梅兰芳舞台艺术纪念邮票、举办梅兰芳舞台艺术展、编辑记录梅兰芳生前活动影片、再版梅兰芳的著作等。对梅兰芳夫人的生活,中央政府也作出了安排。

    进入新中国的梅兰芳

        1945年抗战胜利后的梅兰芳对未来的中国有着美好的梦想,他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无论新旧戏剧,都将是文化事业的一环,社会教育的一个有力的部门,而不止是单纯的娱乐。从事戏剧的工作者,都成为服役于民众的艺术家,建设新中国的战士。国家保障他们的生活,社会尊重他们的地位;而他们本身,也不止于是供闲人消遣的工具。在平剧一方面,我希望有一个国家设立的学院,一面以完备的课程(包括一般的教育)训练人才,一面聘请专家实验研究,如何使它去芜存菁,发扬光大……加以改革、推进,使它蜕化为一种有意义的教育工具……自然,要实现这种理想,我们必须有一个富强的国家,进步,开明,充满着光明和朝气的社会。”可是,国民党政府的所作所为让梅兰芳极为失望。

        进入新中国后,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与所取得的政治、经济的巨大成绩,如抗美援朝的胜利、经济生产的迅速恢复、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顺利实施,尤其对戏剧的政策与举措,让他渐渐地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能让中国独立、富强的政党,是一个站在广大人民的立场上、为民众谋利益的政党,是一个由衷地要发展戏曲事业、尊重戏曲演员、希望戏曲演员为劳动人民服务的政党。

        他由衷地感叹道:“到了今天,烟消雾散,豁然开朗,一个伟大、庄严、光芒万丈的新天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于是,他考虑自己和整个戏曲界“如何来迎接这个新时代?如何把我们的工作来配合这个新政治?”并发出了这样的号召:“戏剧界的同志们,大家要站起来,快跑到人民的队伍里去。要跟他们学习,更积极地工作,推陈出新,力求进步,为建设人民的新中国而奋斗。”

        党和政府对戏曲的重视很快就体现在行动上。1950年1月成立戏曲实验学校,用以培养德艺双馨的京剧演员;1951年4月成立中国戏曲研究院,毛泽东主席为研究院亲笔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

        1951年5月5日政务院发布了《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进行全国性的“戏曲改革”运动,其主要内容是“改戏”、“改人”与“改制”。

        而这一切的举措,正是梅兰芳在1945年抗战胜利后所写的《我理想中的新中国》一文中所期望的。现在梦想成了现实,他怎么能不由衷地高兴?他说:

         “旧社会,艺人从开始学戏起,就受尽了苦楚。我想在这里详述徒弟制和养女制的残酷压迫和无情剥削,以及经励科的敲诈勒索情形,那是没有必要的。我只须告诉读者们:现在这一切是怎样改变了,徒弟制和养女制已经根本取消了。现在幼年男女学习戏曲,都是受的正规教育。他们不但要学演唱,还要学习一般课程,得到广泛的知识。在北京的戏曲实验学校和全国各地许多同类的学校里,现在有成千的幼年男女在训练中,一切都是免费的。”

        对于解决演员生活保障的问题,他也是高度赞扬:“我们老一辈艺人,受到了政府的尊重与照顾。我的老友王凤卿,病废多年,十年来都是政府照顾他的生活。”

        经过与党九年的密切接触和自觉从思想与行动上向党靠拢,梅兰芳于1958年下半年写出了近八千字的《入党申请书》提出了加入党组织的申请。他在《入党申请书》中,谈了自己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它的作风是大公无私的、实事求是的、贯彻全面的。凡是它所制定的方针政策,都是代表着人民群众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它永远联系群众、了解群众、帮助群众,对任何困难都能克服,决不向困难低头,掌握着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正确运用。从来不讳言错误,不讳言缺点,有错误就马上改正,有缺点就努力克服。总起来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取得像今天这样巨大的成就。”

        他还谈了自己的入党动机:“我已经参加了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天天正在做着我应当做的工作,将来还要把晚年的精力放在培养后一代的任务上面。如果自己还没有锻炼好,怎能够把现在的和将来的工作都做好呢?所以热烈希望及早参加党组织,直接受到深入的共产主义教育,使我脱胎换骨,改造得更彻底,才可以放心大胆贡献出所有的力量。”

        具体他有哪些表现呢?

        为工农兵演出,是他的首要任务。为什么演出《穆桂英挂帅》?因为它所宣扬的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

        倾力传授表演经验,直接指导戏曲演员。有一位叫俞玉英的青年戏曲演员,请《戏剧报》编辑部将她讨教“怎样保护嗓子”的信转给梅兰芳,梅兰芳写了一封四千多字的复信,从“嗓音的基本训练有哪些主要部分”、“‘倒仓’时期应该注意什么”、“发生了病变怎么办”、“日常生活中应该注意些什么”、“为什么解放后我的嗓音高了一个调门”等五个方面作了全面细致的论述。

        对很多戏曲剧种所演的剧目进行评点。撰写《舞台生活四十年》,总结他自己和谭鑫培、汪桂芬、孙菊仙、杨小楼等老一辈名伶的戏曲表演艺术。

        进入新中国以后,他逐渐而最后完全超越了“(出国演出)无非都是为我的前途打算”、“演戏是为了维持生活”的一般演员的境界,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了祖国复兴的伟大事业,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从而赢得了人民由衷的敬重。在他离开我们半个多世纪以后,他依然活在我们的心中,不时地深切缅怀他,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梅兰芳的艺术贡献

        1。构建了旦角尤其是“青衣”的表演艺术体系。

        2。创演了《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宇宙锋》《嫦娥奔月》《黛玉葬花》《天女散花》和《孽海波澜》《宦海潮》《一缕麻》《穆桂英挂帅》等数十个经典。

        3。将戏曲艺术传播到海外。

        第一次到日本演出后,《国民新闻》《东京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大阪日报》等报纸,发表了大量评论,都认为梅兰芳的表演是卓越的,无与伦比的,是象征主义的高超艺术。报道说京剧只用简单的道具,但演来有声有色,令人钦佩。还说看了梅兰芳的戏,纠正了他们过去对中国的一些错误看法。

        在美国半年多的访问演出期间,无论梅兰芳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盛大欢迎和热情接待。在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夏威夷等地,都是市长亲自迎接。在观众眼里,梅兰芳不仅是中国戏曲的化身,更是中国文化的使节。梅剧团在洛杉矶演出时,波摩拿学院院长晏文士召集全体校董教授开会,建议借此机会授予梅兰芳文学博士学位,大家一致赞同,原定于该校6月16日毕业典礼时同时颁发。院长征求梅兰芳同意,梅谦逊婉拒。院长诚恳地说:“您这次访美演出,宣传东方艺术,联络美中人民之间的感情,沟通世界文化,这样伟大的功绩几十年中还没有过,所以本校才议决把这个荣衔赠给您。您不敢当,谁敢当昵?”梅兰芳觉得盛情难却,方才同意接受。因梅兰芳6月6日要赶赴檀香山演出,学院便特别作出决定,于5月28日提前颁授学位。

        梅兰芳原定在莫斯科演5场,列宁格勒演3场,但因观众购票踊跃,应苏方要求,在莫斯科演6场,在列宁格勒演8场。最后,又返回莫斯科加演一场,算作特别的晚会。出席晚会的苏联党政领导人有莫洛托夫、季维诺夫、伏罗希洛夫等;著名戏剧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丹钦科、梅耶荷德,文学家高尔基、阿?托尔斯泰,著名芭蕾舞演员谢苗诺娃,著名电影导演爱森斯坦等;专程赴苏观摩梅兰芳表演的德国著名戏剧家布莱希特等也参加了晚会。

        演出中,剧场里出现了观众意想不到的一幕——前台后台戒备森严,事后人们才听说,在上场门的第二个包厢里,坐着的是斯大林。

        4。树立了戏曲艺术家的光辉形象。

         梅兰芳是不朽的,他的艺术将永远载入史册。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他从生活中得来的,都用在舞台
阎世善被上海观众誉为‘小九阵风’
“梨花颂”起泪盈盈 梅韵不息情绵
1930年的“中国文化大使”梅兰
好京剧中一定是有史笔的
齐如山说老北京戏迷
有钱去听马连良
漫谈“新疆”京剧
上海早期京戏馆“案目”的那点事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