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生书熟戏,常看常新——再看《麒麟阁》
国粹京剧   2019-07-27 09:40:56 作者:的灰 来源:天津京剧院 文字大小:[][][]

    生书熟戏,常看常新——再看《麒麟阁》

        俗话说“生书熟戏”,看得越多,越明白这个真理。听书要听剧情,讲究个悬念,剧情不新鲜了便失去乐趣;而中国戏曲,看的不是剧情,是演员的“玩意儿”,越是熟悉的剧情,越能专心品味演员的“玩意儿”。一千个演员演同一出戏,能演出一千个不同的玩意儿,就算是同一个演员反复演出,每次拿出来的玩意儿也不可能完全相同。

        《麒麟阁》我是第三次看了,第一次看的是大连京剧院杨程,叶钧老师传授,茹富兰先生的路子;第二次第三次是天津京剧院王大兴,张幼麟老师传授,张世麟先生的路子。虽是同样剧情,起承转合基本一致,细节上却大相径庭。大兴的这两次,在贵阳方舟戏台演的那次只有“三挡”没有“激秦”,7月7日,在天津广东会馆演的这次带了“激秦”,看着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京昆舞台上的《麒麟阁》,应该都只剩“激秦”与“三挡”两折了吧。李玉原作的《麒麟阁》全剧共分四卷二本六十一出,《天禄阁曲谱》中收的《麒麟阁》仍包括卖马、打擂、激秦、三挡、看报、倒旗、斩子、侠救、郊坛、大考、托闸、扬兵十二出,貌似从杨小楼那时候开始京昆舞台上就只剩“激秦”“三挡”了。“激秦”讲的是歌伎张紫嫣义激秦琼逃亡,“三挡”讲的是秦琼逃亡成功的过程,其实放在一起,已经是剧情完整、连贯丰满的一出大戏。

        张紫嫣在戏中只是个配角,戏份不多,却十分令人动容。与秦琼素昧平生,毫无瓜葛,纯然出自对大英雄的敬佩,不带任何私心杂念地冒死前来报信,还心思缜密地盗来令箭,连出逃的道路都已经替秦琼铺好。秦琼其人其义,亦不负所托,竟然坚持不肯逃命,只为怕连累无辜。张紫嫣也是果决,一句“必须当面决裂,他方才去得安稳”,当即横剑自刎,秦琼方才悲怆离去。这一对天涯沦落人,虽是萍水相逢,刹那间生死相隔,但素昧平生而肝胆相照,彼此间以生命托付的情义,正是舍生取义之古典道德最动人心处。

        王大兴以文丑改工武生,已经是个奇迹,如今《麒麟阁》这出武老生戏,更是另一股劲头,尤其“激秦”这一场,文气更重,大兴荷叶盔、白开氅、黑三绺髯现身,扮相古朴老成,气度庄严稳重,一举一动皆见考究,令人耳目一新。硬挑毛病的话还是感觉略微有做戏痕迹,未入化境,不像他的武生戏看着自然放松。

        都说这戏当年极温,叫好不叫座,也就杨小楼那样光站着不动都好看的神级大角儿演来才招人爱看,故此张世麟先生拿来演出时,做了不少改编,整合场子,添加技巧,硬是把这出极温的戏给唱热了。仅就张紫嫣自刎这一段来说,茹派秦琼只是“啊呀”一声抖袖,而张派秦琼踢襟亮住,直接一个“屁股座子”落地,又硬又脆,然后方才“啊呀”抖袖翻袖,果然风格独特,再温的剧情也能演出火爆之处。

        之后便是一场夤夜逃亡,三场边。与《蜈蚣岭》《夜奔》的逃亡走边不同,秦琼不仅有惊有怕有悲怆,更有背负一条人命的愧疚与沉重,唱做之间,气氛异常苍凉。如此连唱带做还要表演神气儿,又是一身台顶、马鞭、荷包枪、令箭的复杂装备,难怪都说这戏难唱了。大兴仍突出体现了一个优点就是干净,功到了,全身尽在控制,无论身上多少零碎儿都干干净净,背后不做扎结、直接垂落的靠穗子都纹丝不乱。头场边几处持枪身段,规范整齐,尤其一个侧立枪、一个戳枪的亮相,美如画卷,且不说腰腿之稳,单说那手里,枪和马鞭笔直垂直地面,这两场的戏看下来每一次都是横平竖直,无论正手反手,从没有一点歪斜。“前腔”过后一段趟马,蹉步、翻身、转灯、提枪上马,又稳又准,交代得一丝不乱。走边看的是什么,就是这种逐渐展开的画卷一般,每一帧画面的精美吧。

        在此还要特别夸一下这身新靠,色彩搭配雅致,绣工精湛,甲片与靠旗边缘全部满绣三灰渐变托底,从来没见过绣工这么重的靠,衬得海水纹极具立体感,甲片厚重沉实,一点不支不翘,更显身段边式,不过一定比普通靠甲重很多,想必也是更考验演员的身上功夫。台顶不带排穗装饰,也更显干净大方。

        上官仪追到之后,饰词欺骗,被秦琼识破,一句“你把这话哄谁”,显出豪杰心计。看茹派这一段的设计很不一样:对话之后,快速的圆场,翻身,踢腿,唱牌子,一句“俺可也浪荡得这天际”,打马扬长而去,更多地体现的是秦琼的激愤;而张派塑造的是一个心计深沉、藏而不露的老江湖形象:听闻上官仪的欺骗之后,先是冷笑三声,翻身,踢腿,唱牌子欲走,却又被上官仪一声“秦将军”叫住。秦琼极慢极慢地半回身,看似有动摇之意,却绽出一脸冷笑,唱出牌子最后一句,“俺可也浪荡得这天际”,坚决打马离去。此处的节奏设计,特别带感,戏剧创作讲究“平地起浪,连续翻番”,正为此意。

        这场戏令人看得特别舒服之处,就是节奏,虽是逃亡,但是快中有慢,张弛有致,紧张之中处处都有细致交代。三场边的节奏各各不同:头场节奏较慢,不乏抒情,在上官仪追至之后已知情势不妙,二场边加快许多,急切打马前进,这一段的趟马更紧张刺激,身段更繁复高难,最后一个快速卧鱼高漂稳健,赢得不少喝彩。打完贺方之后一段枪花踢十字腿不落地紧跟一个翻身,极稳。

        接下来是诈关,勒马一段身段优美,急切而不失大气。诈关成功的兴奋,使得节奏又慢了下来,还有余裕思念老母亲了,单枪打靴底连两个翻身表达激动心情,最后一个太极推手一般的托髯圆顺大方。然而好景不长,烟尘大起,兵马追来,必须打马攒行,节奏再次加快,一串碎步前行极其漂亮,走得如水上漂行,全身不摇不晃,下甲几乎都不抖动,脚下功夫实在厉害。下叉也是笔直的一个,横平竖直,又脆又稳,接连又是两个翻身,身上一点不乱。

        最后一段是大战杨林,双锏打双将,开打激烈,不过倒没有什么惊人的绝技,精彩看点仍在秦琼的个人表演上,一段简短的下场花十分精彩,最后持双锏亮相的身段极俏。以前看过老戏迷回忆张世麟先生的《麒麟阁》,说有个“持双锏鹞子翻身儿”的绝技,这次全神贯注地看下来,并没有发现这个技巧,略感有些失落。

        大兴的稳健风范,在最近几出戏里越来越突出。尤其像《麒麟阁》这样的戏,看的也就是个稳字吧,武老生的稳重大气演出来了,才有别于一般武生。此次《麒麟阁》中的稳,有老生的垂垂苍意,厚重坚实,亦不失以往的干净与细致,应该说是一个跨越式的进步。我始终记得前辈一句老话,说武戏唱到一定境界,“筋骨开张转为潜气内敛”,几场大兴的戏看下来,清楚地看到了这个过程。前些年激烈的摔跌翻扑、高难度的火爆技巧固然精彩,今后的厚重底蕴、大武生的成熟风范更加值得期待。

        7月21日即将演出的《麒麟阁》,又是一次完整的“激秦”“三挡”全本,再加上《金翅大鹏》,比这次加倍繁重。大兴第一次上演双出,就来了个前武老生后短打的高难操作,看似令人紧张,却显信心在握。看大兴学戏和贴戏的进度,可以清楚地看出师父张幼麟老师对他的道路有规划有设计,如张派独家设计的武戏一样讲究层次与节奏,大兴也是不负所望,毫无旁骛地投身在戏中,令人看着他的成长都如看他的戏一般欣喜与放心。张门有后,未来可期,祝愿“早打点揭地掀天,图形在麟阁里。”

        画一张Q版京剧人物,为此戏留念。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看8月4日《四郎探母》常秋月挑战
7月27日张建国一月一经典演出《
天津京剧院《庄园烈火》烧掉了什么
7月21日麒麟剧社《二本狸猫换太
天津看纪念杨宝森演唱会
小暑节气听魏海敏朱强《四郎探母》
7月6日魏海敏朱强《游龙戏凤》《
生书熟戏,常看常新——再看《麒麟
从《太真外传》再谈梅派创作与传承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