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7月6日魏海敏朱强《游龙戏凤》《汾河湾》
国粹京剧   2019-07-31 09:17:09 作者:老道_zjx19841103 来源:新浪博客 文字大小:[][][]

    2019年7月6日国家大剧院·戏剧场“在梅边 — 归”魏海敏、朱强京剧经典《游龙戏凤》《汾河湾》

        时入暑夏,趁周末往“国大”,听魏海敏专场双出。魏氏为(梅)葆玖先生开门弟子,本宝岛职业艺员,不忘回访大陆献唱老戏。按载自小梅师离世,第三载汇报所学。按其双出,先梅龙镇后汾河湾,论实皆学梅者多唱之戏。视魏氏演李凤姐,花衫角色,或借鉴学荀(或童)风格,肖少女情动益多,对这位军爷并不“上脸儿”,“躲避他”下场身上亦近花旦,惜乎座席偏侧,未能见全;大轴汾河湾,魏氏演来确实梅腔梅调,尤以上板唱工着眼,后半出“闹窑”则是夫妻叙话,盖口极多,与老生身上种种作态,二成熟艺员将夫妻对坐、唠叨家常之戏份,演绎生动。予视其专场三出,以《汾》之唱最佳。

        合作老生约梅团朱强,构成“梅、马”并行路数。朱氏先演正德帝,就旦角调门唱四平调,唱做两项,见卖酒女而动念,唱“好花儿生在深山内”,出座脚踩长巾,客堂内与“酒大姐”作耍,恰合艺员“外松”风格;后去平辽王,唱工不重,却卯上,“家住绛州”西皮导板一句,豪气干云,念做又富生活风味,面对“夫人”几番叹气,风格流露。派丑角俊扮唱丁山儿,打雁时唱散板翻高,一丝不苟。

        本场为折子戏,头出《梅龙镇》,演正德帝访大同中途遇美,本场只演“客堂”。老生戴武生巾,罩风帽,穿蓝褶子,内衬黄帔,底下厚底。出场至台口张扇,打引子响堂,归大座儿,唱头段二黄四平调,略显调低。魏海敏氏凤姐出来,水钻、梳髻,粉底裤袄,饭单四喜,肩搭长巾,二人对眼光儿,旦角出来唱至“好一位俊秀的军人”,腔有近荀。老生唱“好花儿”,出来嗯哼,足踩逗旦角,旦角一推,长巾一搭,亮势下。老生回来归座儿,再唤店家,有意逗趣。旦角自命“酒大姐”,军官先问酒饭,旦角要钱,老生唱取出一锭银。“酒大姐”将银子骗过去了,请至客堂。老生唱句出来本大边,反被旦角推了进去。“小拉子”,旦角摆酒席,唤军爷出来又不出来。视老生暗上,以扇拍旦角戏耍,旦角佯嗔,掐腰一亮,视魏氏扮凤姐重娇憨态。军官迫凤姐斟酒,旦角瞒哄一遍,再唱句斟上。老生接酒杯再戏凤姐,旦角一恼,接唱流水,二人对唱,至旦角“躲避他”,使碎步下。老生一望,张扇接唱,“赶到水晶宫”,晃扇下。

        大轴《汾河湾》,述薛礼跨海征东得军功回乡望妻事。台上关目则窑前戏耍,窑内斗嘴,全然家门生活之态。今人可见文字载老谭、瑶青等先贤拿手,藉“配像”可闻梅、马合作及程、尚、荀等名家遗音。

        “大师姐”之柳氏顶场而上,头挽“观音兜”,穿青衫系腰巾,台口引子,归入小座,唤子出窑打雁,丑行俊扮,戴孩儿发,安儿衣,彩裤巾子、洒鞋。嘱儿唱头段西皮原板,从容稳当,交付标弹,丁山唱句出窑下。旦角随跟出来,望门,唱下。“打雁”一段,丁山背弓挎囊,持鱼标(叉)上,唱“弹打、枪挑”句,射弹、叉鱼介。老生快长锤上,马派鞑帽、箭衣,底下白底行龙箭衣,挎剑带明黄剑穗,秋香色马鞭儿,自有所法。唱西皮摇板“催马来在”,见顽童能耐,二人亮相儿,对白几句,误伤顽童,拉马走去。

        转场,魏海敏闷帘导板“娇儿打雁无音信”唱上,头上挽犄子,青褶子,系巾子,出来慢板,行腔用字,本派风格,望门一望两望,过门中夹白,后归大边。老生平贵再上,唱流水,至“翻身下了马走战”,见过大嫂,打听柳迎春,自言捎书,后说薛大哥卖妻。旦角翻袖“哭头”,接流水,醒悟过来,存身儿进窑,让来人自述身世。老生卯上,唱“家住绛州县龙门”导板接原板,聆其“好命苦”使腔尽得师传。旦角始信,开门一望,唤声薛郎。老生塌身进窑门,夫妻坐定,互问“你可好哇”,落于“红粉佳人白了头”句。旦角问及官禄,老生调笑,伪称马头军,七八十来品。旦角重恨其不成器,方始斗嘴,搬座前场,争以“龙头山”、“马头山”,“凤凰山”、“穷苦山”之别,视旦角一欺老生,轮指、叉腰做戏。老生背躬不要气坏他,方才出示平辽王金印,旦角逗哏“生黄铜”,再说有了金子好吃饭,无非作耍。二人归好,回坐后场,老生要茶、要饭,旦角唱摇板两番奉敬白滚水、鱼羹,此处“羹”字二人皆不避后台规矩用本音。老生皆不受用,又犯困睡,旦角打扫后窑,唱“自你投军十八春”摇板,至“做做夫人”回龙腔,翻袖作态,再下。老生一望见疑,唱“柳氏说话”段,出门外望、拴马卸鞍等做派,却也认真。终于椅下搜检男鞋,气急败坏,背躬唤妻出来,一剑杀死。旦角再上,系绸条、挂围裙、挽水袖、持箕帚,派劳作势态,两句摇板到中场,老生打嘴巴,拉宝剑,二人杀过河,过来过去,旦角扔帚、箕,拦腰,老生一刺、两刺,旦角拉老生手一咬,直接坐地。老生坐大边前台,旦角问故为何仗剑就刺,宗尚,以手捶地,视老生无言答对,直接“你与我死”,再要赃证,老生将鞋掷地“这不是你的赃?这不是你的证?”旦角就地摸过鞋子,一笑,竟而气薛,手晃男鞋,脚下踮步儿,调笑曰穿鞋的人儿如何如何,老生气上加气,几番难道问穿靴子的么?我如今有了这个讨厌的东西(指髯口),若是靠我你这十八年早就饿干了,很是有戏。迨旦角说出晚上还与他一处睡觉,老生羞愧不迭,竟要碰头。旦角终对说生子事,问以穿得穿不得?老生始自醒悟,连连赔礼,重归旧好。老生又问儿子哪里,旦角告以河湾打雁,老生一锣呆相儿,追问儿子打扮,老生方悟误伤亲儿,使“气椅”,醒来唱句“听一言来吓掉魂”,白口述及误伤事,旦角“气椅”,醒来唱念,拉过老生就咬。二人寻找尸首,出门走圆场,一望两望,旦角使跪搓,亮相追下。全出演五刻。

        中间垫戏《打店》,系武生、武旦对儿戏,本场派武丑曹阳反串孙二娘,见说明书有所谓“老版”字样,不解其故。抑或为由男性艺员演武旦耳。魏学雷扮武松,罗帽、侉衣侉裤、薄底儿,外罩海青衣,围腰裙儿,戴手肘,上来唱吹腔,末场开打,先“搜店”,后场桌儿一趟。店婆进来,二人“摸黑儿”查拳,头番儿打店婆下去,整罗帽,解腰裙儿、脱罩衣,断肘开锁,以衣物罩手肘,再与店婆开打,三番儿上来亮双匕首刀,开打迅疾,至于剁攮子力道稍大,反弹落于台。武丑曹阳扮孙二娘,装扮直工直令,挽犄子,穿战袄战裙,脚下彩鞋,头场唱吹腔,唱念仍是武丑习气。着眼“武旦”与武生开打,查拳、手把子,干净利落,饶有上下桌子、拿旱水、抄包等技,戏自母夜叉坐店开始,唱吹腔。前面大小解子与店婆逗哏许久,纯占时间。

    节目单:

    《游龙戏凤》

李凤姐———魏海敏

正德帝———朱  强

    《武松打店》

武  松———魏学雷

孙二娘———曹阳阳(反串)

二解子———张青松、朱峰


    《汾河湾》

柳迎春———魏海敏

薛平贵———朱  强

薛丁山———梁军委 


鼓师:封千、李明

琴师:舒健、赵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看8月4日《四郎探母》常秋月挑战
7月27日张建国一月一经典演出《
天津京剧院《庄园烈火》烧掉了什么
7月21日麒麟剧社《二本狸猫换太
天津看纪念杨宝森演唱会
小暑节气听魏海敏朱强《四郎探母》
7月6日魏海敏朱强《游龙戏凤》《
生书熟戏,常看常新——再看《麒麟
从《太真外传》再谈梅派创作与传承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