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小议甘肃京剧团孟庆波《打侄上坟》
国粹京剧   2019-08-31 09:43:49 作者:徐徵祥龍 来源:新浪微博 文字大小:[][][]

    【赏析】小议京剧《打侄上坟》之陈大官形象塑造

        2019年7月16日,借助“第十四届全国高校京剧大赛”之际,由甘肃省京剧团小生名家孟庆波、成都中医药大学马飞教授合演了《打侄上坟》精彩片段,“京剧评论员”公众号今日特对孟庆波老师所塑造的“陈大官”形象做简单分析,望读者多多指正批评。

        京剧《打侄上坟》又名《状元谱》,是京剧舞台上非常常见的一出剧目,笔者年幼时按照马派的演唱方法学习过陈伯愚的一些经典唱段,后来改学杨派后,又再次学习,对其唱腔之美,感触颇深。

        诸多京剧名家皆钟情此剧,其中,汪正华与俞振飞版本是笔者心目之中最为合宜的一版,无论是对陈伯愚的刻画,还是对陈大官的理解,在演绎上都十分到位。

        陈大官之角色很难把握,诸多演员认为其虽已流落街头,但仍有铮铮傲骨,所以把他当作中规中矩的角色来演,便失去了这个人物的灵魂。还有演员认为陈大官这一角色的看点在于“打侄”上,因此刻意着重被打部分的表演,夸张的起跳,夸张的摔落尘埃,以博得观众阵阵彩声。笔者看来,此观点皆有待商榷,笔者认为陈大官这一角色具有三大特点,分别是:虚荣、懦弱和无知。所谓虚荣就是爱面子,虽已讨饭,内心“坚强”,始终认为自己是“公子哥”;所谓懦弱就体现在其讨饭归家的行为;所谓无知,主要体现在陈大官吃喝嫖赌、浪荡逍遥,还不知悔改,所以在塑造人物的时候,应该将其“性格”特殊化作为演绎的重点,而不是空在舞台上练习“基本功”。

        陈大官出场后的几步走,晃晃悠悠,毫无精神,垂头丧气,一副“拧丧种”的样子,如同笼罩着阴影一般的“挪”至舞台中央,请观者注意孟庆波老师的念白发音,极为考究,尤其是“富在深山有远亲”一句的“亲”字,发字铿锵有力,喷口淳厚,动听至极,当今青年演员多不会此种发声方法,亦或使用生硬。

        待陈大官唤出家丁,其站姿滑稽,“水蛇腰”一般的全身无力,犹如“脱骨扒鸡”,瘫软无神,这正将其虚荣懦弱的一面展现而出,真实入味。

        随后,家丁去请员外,孟庆波老师扮演的陈大官扭扭捏捏的退后几步,四下张望,这一细微动作极为传神,将陈大官的虚荣(好面儿)显现而出,不由得让观众生出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感。

        陈伯愚走上舞台,家丁去请陈大官,陈大官张大嘴巴,做恐惧状看着家丁,内心紧张,呼吸增快,心跳加速,汗流浃背,这一连形容毫不为过,他既想进门哀求,又怕一顿羞辱,正是虚荣和懦弱之间的性格博弈。孟老师先是大幅度的点头,卑微的说道:“是是是”,然后转而微笑,洋洋得意,似乎找到了昔日公子哥之感。但当其一足跨入门首,便一腿颤抖不止,这一动作不加停顿,衔接顺畅,可见孟老师功力深厚。紧接着,陈大官一段念白,向观众说明“腿”哆嗦的事实,大小嗓交替使用,生活化中更见艺术魅力。尤其是陈大官举手打腿的动作,更是细致入微,观众可看到其手儿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故弄玄虚,将其“软弱无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然后双手搬腿而入,同时念:“大相公/进(呃)去!”,“去”字一出,脸颊转向观众,微微张嘴,做痴呆惊慌状。演至此处,博台下一阵喝彩,可见演绎之真实,刻画之精致!

        孟庆波老师塑造陈大官进府之后的形象,精在于“委屈”二字上,无论是躬身叫道“叔父”的念白,还是站在一旁“委屈”的样子,都符合剧情剧理。陈伯愚问陈大官:“你可好?”陈大官回答时,屈身向前,唯唯诺诺,卑躬屈膝,尤其是“可好”二字,陈大官念出了自己幻想的“希望”。

        紧接着,陈伯愚回首询问大官儿光景如何,孟老师转“委屈可怜”之像为“羞愧落魄”之形,与陈伯愚之大惊匹配的严丝合缝。

        随后,陈大官说道:“吃喝嫖赌,浪荡逍遥”,惊慌之态尽现,丑态百出,孟老师演绎的是一种“为难”的味道,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由此而来,连续三次才将情绪推向高潮。

        陈伯愚第一次说:“进前来”之时,孟老师扮演的陈大官有一个接近三秒的思考,这就符合人物,念道:“呃,嗷,是是是”,这个“呃”表示怀疑,这个“嗷”表示打消怀疑,这个“是是是”是大胆尝试,但仍心存狐疑。奔跑而去,看陈伯愚满脸怒容,又迅速折返,十分逼真。

        最后,到了剧目的高潮,演唱“叔父啊”一句,韵味十足,字韵醇厚,共鸣响亮!“打侄”这一环节,孟老师的演绎不温不火,毫不卖弄,在几次被打的过程中均以“情绪”和“神情”来演绎人物,每次倒地后起身之状态均不一样,而晕倒之前的三声“叔父”一句比一句弱,更是细腻演绎之作,可见孟庆波老师对人物理解之深刻!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观京剧《奇冤报》有感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一二三)
9月1日王珮瑜京剧清音会(201
常秋月之铁镜公主寄至味于淡泊
8月30日张建国一月一经典演出《
小议甘肃京剧团孟庆波《打侄上坟》
独领风骚史依弘——评京剧《新龙门
看8月4日《四郎探母》常秋月挑战
7月27日张建国一月一经典演出《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