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常秋月之铁镜公主寄至味于淡泊
国粹京剧   2019-09-08 09:54:33 作者: 李淼 来源:京剧艺术网 文字大小:[][][]

    常秋月之铁镜公主|寄至味于淡泊

        朱良志教授曾讲道:“自然而然,一切皆美,不在于绚烂,不在于平淡,而在于超越外在形式,将艺术发展为一种心灵的吟唱,将创造交给生命的直觉,这才是最重要的。”

        常氏花旦,着手成春。灼灼其华,却意在花外。身段千回,植根于简古的沃土;唱腔百转,脱胎于淡泊的胸怀。品常氏花旦,如饮茶,如赋诗,意蕴深厚,常观常新。

    一、 寄至味于淡泊

        京剧《四郎探母》以杨延辉的愁肠百转开场。虽在阳春,却倍感寒意萧条。

        当秋月老师扮演的铁镜公主登场,一句明快活泼的西皮摇板“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将无限春意带回台上;一句“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 则以“三滴水”的独特唱法将荀派气象徐徐铺展。

        这别致的唱腔,让人不禁联想蒙山顶上茶,待取扬子江中水,沸而沏之,啜饮回味。常氏铁镜公主,这一泓“茶”中的精妙便层层舒展开来:荀派的细腻婉转若茶气和正,筱派的精湛求工若芽头饱满,赵派的清脆悠扬若茶香缕缕,童派的甜润端庄若回甘爽朗。

        荀派筱派,相得益彰;赵派童派,交相辉映。秋月老师将这四种门派的唱念做打融会贯通,经岁月琢磨,更臻佳境。与古为新,耐人寻味。

        为本次演出,秋月老师专程拜访童芷苓先生的弟子李静老师,虚心求教。单是一句“打座向前”,对念白和手势都经反复琢磨,以保证对表现力度的精准把握。

        常氏花旦,目能传神。“坐宫”一段,铁镜公主一连用了五个“莫不是”,猜测丈夫愁闷的缘由,通过由好奇、敏感到体贴的眼神变化呈现出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盗令”一段,“猛然一计上心间,忙将娇儿掐一把”,则以眼神体现出人物由心生一计(眼前一亮),再到万般不忍(左右顾盼)却又别无选择(低眉闭目)的心理变化。“别宫”一段,待驸马跨马而去后,铁镜公主以怅然、牵挂的眼神表达出忐忑不安的内心独白。

        东坡诗曰:“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秋月老师出身艺术世家,自幼受书香熏陶。她的京剧作品,天然氤氲着水墨内涵,渲透了淡然之美。她沉静洒脱,温婉谦和;她以君子自立,豁达宽厚,让人时有春风拂面之感。戏如其人,常氏花旦,着眼于桃花,着意却在韵外之致。眼波流转中,水袖起落间,如桃花盛开。而这灼灼桃花,只不过是借一阵春风,将那缱绻枝头的无言大美呈现台上。

    二、蓄深情于顿挫

        有明艳的飞扬,也有沉郁的顿挫。

        秋月老师善于精微之处雕琢新意,润物无声——在常氏铁镜公主中,有一处表演的设计独树一帜。当杨延辉问道:“你当本宫当真姓木名易么?”铁镜公主满面春风地应道:“呦!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您是木易驸马啊?”话到一半,笑容僵滞,念白迟缓,眉目间逐现忐忑之情,对驸马身份的忧疑跃然台前。这一句念白,体现出一种凝重之美,展现出人物的深沉一面,将表演推向纵深。

        翁偶虹先生曾言:“四大名旦中,色以兰芳,唱推小云,格属玉霜,而做则当推慧生矣。”

         “别宫”一段,望着驸马的背影,铁镜公主愁怀难遣。秋月老师用一段传神的做功,将这种沉郁顿挫表现得淋漓尽致:低头拭泪,是别怨离愁在心中的盘旋;摆手向前,是无限忧思付等待的煎熬;望子一喜,是骨肉情深予内心的宽慰;愁容缓步,是相思无极中难寄的深情。

          “以一人身,化百人身;综百人情,寄一人情”。秋月老师在此处以含蓄的艺术手法,表达出一种深沉忧思,犹如雾敛寒江,言语道断,与“坐宫”中的春风拂面形成鲜明对比,塑造出情感丰富细腻的铁镜公主形象。
喜悦与忧思,皆于这工笔般细腻的唱念做打中娓娓道来;自然的美感,早已脱离了形式的束缚。这浑然天成的作品,源于秋月老师一心往之、物我无二的境界,她以精诚的态度对每一细节悉心雕琢,以旷达的胸怀向每一前辈虚心求教,将京剧发展为心灵的吟唱,以其自成一体的艺术手法娓娓道来,无关明媚,无关忧伤,只关乎一颗忠于京剧的赤子之心。

    三、集众长于一家

         据齐如山所著,“有几十年的工夫,青衣不大演闺门旦的戏,所有闺门旦的戏,都归花旦扮演;所以彼时,如果有貌美的子弟,多习花旦。”因后世花旦,多做优于唱,不能应付自如,才由花衫取而代之。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童芷苓先生又以花旦演来,始得言归正传。2010年,常秋月老师效法先贤,曾以花旦诠释的铁镜公主迎来又一次复苏。时隔九年,潜心沉淀,集众家之所长,苦心孤诣经年。

        秋月老师艺术造诣深厚,品鉴她的作品,仿佛入兰芝之室,久之也受其熏陶。她的表演,如作画,有雄浑的写意,也有精湛的工笔;如写诗,有涤荡人心的豪迈,也有细腻婉约的情思;如书法,有潇洒尽致的流畅,也有将奔未突的凝滞;如品茶,初尝颇觉清爽,待静心品饮,又可得其意蕴的深厚。

        晓雨晴来,江畔独步,邂逅馥郁桃林。那回转飞扬的,是荀派的风采。一唱一念,一心往之。神情身段,互为表里。荀派唱腔取昆、梆、汉、川之所长,自成一体;身段集旦、生、中、西之精萃,众美归之。腔随情出,与物优游。活泼妩媚如桃花笑靥初放,俏丽谐趣似花瓣随风飞扬。

         浓而不艳,纤而不弱,倏忽疾风穿林。那不拘一格的,是童派的洒脱。童派唱法爽朗大气,清新别致;念白功力深厚,感人肺腑。在荀派俏丽的底色之上,童派唱念又挥毫润泽了几许自然清新的色彩。

        “碧桃满树,风日水滨。”观聆常氏铁镜公主,时如置身仲春美景,唱腔柔媚若晨风挟雨,扑面而来;时如误闯桃源胜境,做工精微似碧桃吐蕊,入木三分。她以脱俗的情怀,诚挚的态度,将京剧的春意传达给每一个有心的品戏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11月17日梅大看《满江红》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观凌珂的《南天门》有感
10月6日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细品张火丁“梅剧程演”的变与不变
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观革命历史题材京剧《碧血慈云》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