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观《中国京剧名家杭州演唱会》备忘
国粹京剧   2019-09-30 09:06:45 作者: 来源:浙江新闻 文字大小:[][][]

    “八一八廿二四”己亥观《中国京剧名家杭州演唱会》备忘

        这一回,葛寒冰玩大了。22位角儿,齐刷刷来到位于钱塘江边的杭州大剧院。寒冰给我留了票,我讲还是自己买吧,一方面美你所美,另方面也算尊重艺术家。我网上订了三张,每张680块大洋,与其说请二哥、小哥看,不如说挨着他们,问戏方便。

        看戏前去厕所,碰到某大红袍画家,喜作花鸟,常见花枝似扫把倚墙倒立,一把两把三四把。西湖散人编他段子,说他画室玄关不高不矮处挂着一只鹩哥,每次客人来,都要向艺术低头,头顶的鹩哥就会说“美元,要美元;美元,要美元。”画家今天依旧穿个大红袍,原来名人也排队。他一边忙活一边牢骚:“噶大个剧场噶小个厕所,真当发靥,不晓得领导介个会通过的。”

        七点一刻落座,幕布却早开那儿。“中国京剧名家演唱会”几个字蛮好,莫言写的,乍看有点像淳安邵将军的。乐队在舞台右侧,也没个挡板,脚脚鞋鞋的。说明书32开,字小,二哥不屑,我却觉得好,舞美经常杀戏哉。主持人宋小川、刘桂娟,金童玉女。两位开始还拿手卡,后面放开了。宋有点憨,刘蛮调皮。

        梅派青衣单莹打头炮。先唱《西施》“水殿风来秋气紧”;再唱《太真外传》“杨玉环在殿前深深拜定”:一愿、二愿、三愿、四愿……京剧情愿放下身段吸收民间文学营养,这一点昆曲比不上。冯洪起鼓,李之祥琴。

        李宏第二个上场,唱《红灯记》“十七年”。我看样板戏,一直会有多摸了张牌当相公的感觉。后来省略内容,听唱腔,再把演唱者代入大学里的一位老师,方才妥帖。鼓师李朝贵,1959年入中国戏曲学校,师从王诚、白登云,1970年调上海京剧团《海港》剧组。琴师王辉是浙京的,朱镕基总理在杭州,偶尔来两句,也找他拉琴。我是在西湖京剧茶社里认识他的,也有些年了。节目单里有《赤桑镇》对唱,有没唱忘了。

        傅希如第三,唱《珠帘寨》“昔日有个三大贤”,80后,味道这么足,不容易。依然是李朝贵鼓,王辉琴。一曲末了,他说话,讲18年前来过杭州,有过非常美好的回忆。二哥指示乐队里一位弹中阮的文静女孩说,她就是美好回忆,浙京的。傅讲完话,唱《洪羊洞》“自那日朝罢归身染重病”,节目单误作“洪洋洞”。

        管波来了,唱荀派名段《红娘》“小姐你多风采”。鞋子好高,没必要呢,小家碧玉不难看呀。她的声音真好,演得也好,那眼睛迷死个人,教人老半天才想起应该还有个小姐的。“君瑞呀君瑞你大雅才,风流千金不用买”,这段唱词还有两个版本,一是赵燕侠1977年拍的电影《红娘》中的唱词:“小姐呀,小姐你多风采,君瑞呀,君瑞你大雅才。风流不用千金买,月移花影玉人来。今宵勾却了相思债,无限的春光抱满怀。花芯拆,游蜂采,柳腰摆,露滴牡丹开。一个半推半就情又爱,好一似襄王神女会阳台。不管我红娘在门儿外,这冷露湿透了我的凤头鞋”。还有一个版本:“小姐呀,小姐你多风采;君瑞呀,君瑞你大雅才。风流儿不用千金买,月移花影玉人来。羞答答,不肯把头儿抬;娇滴滴,步儿迈,同会碧纱橱中惊又爱。到今宵他俩勾却相思债,一双情侣称心怀。只是红娘在门儿外,立苍苔,冰湿了我的凤头鞋”。另外,黄晓慧说昆曲《南西厢记》“十二红”一出,曲词也基本一致的。据说这几段多少有点少儿不宜,其实看戏的大多是老年人,作不了乱。年轻时一直爱听老生戏,现在慢慢地也能看些清淡的了,总是要做减法的。上半年开会碰到钱法成老厅长,说起还没他的字,老人问要什么内容,我说还是《牡丹亭》里“姹紫嫣红开遍”那几句吧。当然,即便是古代后花园里的才子佳人,也是撇不开社会环境的。扯远了。随后,管波再唱《花田错》“非是我嘱咐叮咛把话讲”,比不上“小姐”。冯洪起鼓,赵旭琴。

        胡文阁也来了。小胡是梅葆玖最喜欢的男弟子,走哪儿带哪儿,教了他不少本事。第一折《太真外传》“挽翠袖近前来金盆扶定”,大梅派,正大光明中国气派,赞。第二出《生死恨》“夫妻们分别十载”。冯洪起鼓,赵旭琴。二哥低下头,说看男旦不舒服。我倒是没觉得啥,有时候甚至感觉更爷们。

        接下来是马派老生朱强,听过他的《甘露寺》,比网上看到的老态些。先唱《赵氏孤儿》“老程婴提笔泪难忍”,再唱《淮河营》“淮南王他把令传下”,李朝贵鼓,赵旭琴。我前面也说了,平生最爱老生戏,一边看,一边想起类似于“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或“启匣尚存归国诏,解弢时拂射潮弓”这样的句子。老生戏唱命运,有些是挽歌,但有格局,肝胆两昆仑。

        宋小川憋不住了,《白门楼》走起,“每日里在宫中逍遥饮酒”,行腔清脆、诗性、文气,却也壮实。还真是一只灵鹿,或雁荡山野,或皇家林苑,站那儿就有,怪不得有那么多“白玉婷”追着他跑。李朝贵鼓,费玉铭琴。

        第八位出场的是杨赤,的确像袁世海,黑衣黑裤,搭件外套,便装也蛮潇洒的。《李逵探母》“一见老母把命丧”,悲痛、自责、复仇,很感人。又想,经验演员如何解决重复自己的问题。一说国粹,就“xi(死)ha(蟹)”一只铁板一块动不得,看戏就是看角,也是个事,怎么破。《野猪林》“当年关西把人伤”。年轻的鼓师、琴师也来自大连京剧院。

        美丽的董圆圆上场了,穿了件大红衣服,妆也画得用心,看来很重视。先唱《杨门女将》“风萧萧雾漫漫星光惨淡”,再唱《穆桂英挂帅》“一家人闻边报雄心振奋”,李朝贵鼓,李杨琴。遗憾的是,没唱好。小哥说,京剧演员35岁以后,必须用心保护嗓子,否则搞不好会废。总之35到40是个坎。小哥说董老师的嗓子前些年就不行了,那时她演《安国夫人》,李大人编剧,我电视上看过。

        此时,刘桂娟也憋不住了,稳稳当当地唱起《锁麟囊》“一霎时把前情俱已昧近”,程旦好有韵味也。复邀请宋小川,对唱《凤还巢》。鼓李朝贵,琴王辉。宋唱时,小刘捣蛋三五次,卖萌七八次,有文化的人,“可”起爱来更可爱。刘桂娟曾因发“点翠”微博被人骂得狗血喷头。我小时候和弟弟在老家乐清县清江区小芙乡筋竹村岙州自然村后门坦池塘边杨梅山土崖番薯矿左侧一个边上长着雷公草和多肉的洞里搞到过一只翠鸟。土崖上洞多蛇也多,那次看那家伙飞进去,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急忙忙把手伸进去,没到了肩膀。翠鸟掏出来了,羽毛很亮的,我放鼻子里嗅嗅,又腥又臭。翠鸟贪鱼,所以又叫鱼狗、水狗,致雅不到哪里去。那时候,我看到做戏人咿咿呀呀就烦,当然不知“点翠”是啥玩意儿。后来,鱼狗好像被弟弟玩死了。

        角儿来了。张建国出场,比剧照老。听到了纯正的“我正在城楼观山景”,我也开始摇头晃脑了,此乃中老年街舞。辅佐君王,何来散淡呀。最后一句有“饮酒”,这段也是两个版本,有的唱“饮酒抚琴”,有的就唱“抚琴”。随后是《大漠苏武》“不堪回首往事谈”。鼓郭磊,琴李杨。

        门对浙江潮,中场不休息,我回头看了看观众,几乎无人离席。又见嘉宾席,两端对齐,大红袍居中,另有一位老领导,其他的都陌生。而往常,那几排我基本认识的。此外,我也留意到了,晚上没有摄像。我相信,这都是寒冰特意安排的。

        当家人王蓉蓉出来了。也穿一件红裙子。《状元媒》“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李朝贵鼓,左旭琴。真能唱……二哥认为比李胜素好。随后是《女起解》“苏三离了洪洞县”。杭州的观众素质高,掌声并没有前一出响。小哥说当年在北京戏曲学校附中时,王蓉蓉的名气就不得了大,那时候她才40吧,已经红上天了。

        又见孟广禄。《铡美案》“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郭磊鼓,汤振刚琴。汤有中国琴师风范,类西京陈忠实。百度汤振刚,果然了得。京歌《菩萨蛮·黄鹤楼》“茫茫九派流中国”,毛主席诗词,不废江河万古流。“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今天八月十八,朗朗十四岁生日。

        李莉,《四郎探母·盗令》“我主爷金沙滩早把命丧”,《谢瑶环》“忽听得堂上一声呐喊”,具尚派密码。郭磊鼓,汤振刚琴。问二哥,怎样的琴才算好,答:“琴有高下,钢弦丝弦。”我说讲人话,人说:“拉的和唱的要水乳交融,搞在一起。”果然,唱听不见了,琴也听不见了。

        晚会至此,已到了钱塘深水区和最宽处,角儿如鲸,密集开拔,令人窒息。我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一些,也想着喜欢京剧的散落天涯的朋友,替他们惋惜。

        偶像陈少云终于来了,他演绎经典唱段《追韩信》“我主爷起义在芒砀,拔剑斩蛇天下扬……”家国春秋、麒派掌门、苍劲沉郁、抑扬跌宕,陈老师年岁渐高,但因为清瘦愈见精神。琴师吕弓长。

        邓沐玮《将相和》“在金殿定官职是非难辨”“廉颇做事无分寸”,鼓郭磊,琴汤振刚。这一出我在央视戏曲频道“跟我学”里听过。

        温如华《苏三起解》“玉堂春含悲泪忙往前进”“适才父女把话论”。鼓李朝贵、琴费玉铭,节目单里这样写的。我可能开小差,有点想不起了。

        小花脸朱世慧被称作第一名丑,以《徐九经升官记》独步菊坛。今晚,他唱《曾侯乙》“把青铜化作一首歌”,是一个新编戏。随后,他表演了《膏药章》中的“八十一位中药”,是一段长白。戏曲白口与相声贯口的区别在哪里,总是要高过才行,否则意思不大。当然,即便高过了也意思不大,京、昆就是唱,请允许我保留偏见。

        随后是李鸣岩。《打龙袍》“龙车凤辇进皇城”,《钓金龟》“叫张义我的儿听娘教训”。鼓郭磊、琴费玉铭。老太太86岁,宝刀依旧,嗓音又宽又亮,自然流畅、质朴饱满,一气呵成。她的艺术炉火纯青,无与伦比,赢得最长久、最猛烈的掌声。老杭大一古代汉语教授曾信誓旦旦地说自己60岁时自杀,后来到了,没动静,朋友们问怎么回事,他说现在改为70岁了,他大概也是看了李老太的戏了吧。

        首次看叶少兰,名门之后,家学渊源,唱腔极富表现力。《罗成叫关》“十指连心痛煞了人”,《辕门射戟》“箭射画戟世间奇”,鼓冯洪起,琴李之祥。他曾在中国军方和国外艺术机构就职,因其经历与一般的京剧名家不同,所以他的艺术有陌生感。

        第二次在杭州见到裴艳玲。主持人刘桂娟说,裴先生刚动过两个大手术,切了胆,做了乳腺,但她的胆子还是这么大。先唱《一捧雪》“一家人只哭得似酒醉”,再唱《连环套》“多蒙大人恩海量”,清板。鼓李朝贵,琴王辉。完了还要唱,跟刘桂娟说“你好下去我要唱了”,刘呲溜几下给自己找了台阶,既不让观众觉得老太太骄横,又让自己有了尊老的姿态,控制了场面,展示了能力。总的看,这一出信息量大了些,没见过老人家演的可以看。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尚长荣,辈分、资历、艺术都在那儿。先《贞观盛事》选段(伴奏),次《曹操与杨修》选段(伴奏),最后请叶少兰,一起唱《壮别》选段。大概也有谦虚之意,一块儿压台。

        七点半正式开始,临近十一点半结束,约四个小时。速速上台追星,只有尚长荣老爷子和董圆圆还在,被人拉着拍照,二哥给我顺了两张。又见王辉,约酒。一转身,听见大红袍在后台高喊“圆圆”“圆圆”,这回是普通话。

        这是我在杭州看过的最长的戏曲晚会。纯京剧这样的阵容,别说杭州,就是我雄强北国,估计都是不太有的。离开剧场时,和寒冰打个招呼,我说,今晚将被写进杭州文化史,它俨然是一个事件,“八一八廿二四”指数发布日:农历八月十八演出,廿二位名角,四个小时。我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时常被人提及的名词,衡量小康社会老百姓所获得的精神文化产品的质量以及相关诚意。

        我们的座位在八排,小哥31号,我29号,二哥27号,记一笔。

        蹭小哥凤辇,到城西时已凌晨,月明星稀。

        2019年9月16日 

        (照片由葛寒冰提供)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11月17日梅大看《满江红》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观凌珂的《南天门》有感
10月6日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细品张火丁“梅剧程演”的变与不变
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观革命历史题材京剧《碧血慈云》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