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四)
国粹京剧   2019-10-14 09:08:36 作者:徐徵祥龍 来源:新浪微博 文字大小:[][][]

    赏析丨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四)

        近日为繁杂所累,未能及时更新《朱砂痣》赏评文章,有负读者期望,文前先行致歉,望请诸位读者见谅。

        韩廷凤转身对娘行说道:“大娘子,快快回去”,此时韩廷凤的脸上反倒露出了笑容,本应是“失望”,怎么反倒“笑容”突现?孝曾老师之演绎,唯人物角色“度”之把握最为精准,在此之前,韩廷凤由欢喜入疑惑,由同情入为难,全然是进退维谷之境地,仅此处“大娘子”三字出唇,方得了全身轻松,如释重负。魏振山先生在给笔者说戏时曾提到,谭富英先生演至此处的念白特点,怹说:“谭富英在念出“大娘子”三字之前,有个“啊”字的垫头,这个“啊”特别的轻,特别的柔和,特别生活化,但是为什么要垫个语气字呢?我个人认为,首先是韩廷凤此时终于轻松下来了,如释重负,所以舒缓了一口气;另外呢,他想通过这个比较柔和的“啊”,这语气字,展现出韩廷凤的大义凌然,这个语气字垫的特别好,特别真实......”

        通过振山先生对谭富英“大娘子”三字念白的剖析,笔者将重点放到了振山先生所说的“如释重负”四个字上。的确如此,此时的韩廷凤虽无有娇娘怀中抱坐,但让娘行回转家园,却抒怀了这娘子的心腹事,这才是韩廷凤最愿意为之之事,故而,这正中了韩廷凤的下怀,从整个剧目上看,更加表现出韩廷凤这个人物本质品德的高尚。

        此处还有一个“配合”的绝妙点不得不提,那便在“婚书”二字上。振山先生向笔者说戏时这样说道:“谭富英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娘行反问婚书事宜,谭富英非常冷静,不做戏太多,静坐着让那个青衣去表演,以衬托出这青衣此时的感受,所以,从舞台表演上来说,谭先生这品质值得大伙儿学习,不然满台都是谭富英,那就不是谭派了......”

        话说至此,不免抱怨几句,以舒心怀。如今京剧舞台,诸多名家全然不懂“红花绿叶”之为何物?若满台尽是张三,亦或李四,绿叶全无伸展余地,岂不哀哉?这一点高尚艺德,可从孝曾老师演绎《朱砂痣》中看出,这也是谭门家风所致,怹对“红花绿叶”的深刻理解,的确值得大伙儿学习。娘行听到放她回转家园后,便立即浑身是“戏”,这里的大娘子必须把“戏”做足了,作为主角的韩廷凤,此时毫不争抢,而是静坐配合,娘行激动的问韩廷凤:“放我回去吗?”韩廷凤回答:“是的”,那娘行便更加激动地向前又走了一步,别小看此一步,就此一步便将娘子的内心世界展露而出。然后娘子问道:“此话当真?”韩廷凤回答:“焉有假的呀?”紧接着,娘行先是学谭老先生,也在念白前加了一个“啊”字,表示自己也放下了“包袱”,舒展了心怀,然后便含羞一般的念出:“大老爷,还有我那婚书呢...” 至此,韩廷凤才接过主角光环,作恍然大悟之态,说道:“啊呀呀呀......”。这里不得不说说“哎呀呀”之念白,此念白唯谭派最为“幽默”,而杨派最为“书生气”,马派最为“滑稽”。此处,笔者并非一概而论,仅以个别剧目中之“哎呀呀”而谈,敬请读者谅解。有人问,谭派之“幽默”与马派之“滑稽”,有何区别?振山先生曾说:“在戏台上,幽默和滑稽的区别可大了,可谓各有千秋,谭派的幽默是英国人那种,一本正经的幽默,值得咂摸,但马派的滑稽呢,是中国式的幽默,一出口就感觉是观众自己说出来的,让观众很亲切,这些特点呢,主要表现在演出过程中一些常用语气词上,比如什么“哎呀呀,哎呀,啊(疑问语气)、哦哦(表示明白),这些词上......”

        说到婚书,还有一点,也不得不提,说来非常有趣,还是在婚书二字上,那便是婚书放在何处最为恰当?

        据振山先生回忆,怹曾看几位名家演出此剧(包括其他剧种),韩廷凤均将婚书藏于袖中,其作用在于帮助大娘子这一角色准确定位,即凸显出大娘子慌忙逃走之态,忘记婚书。振山先生这样说:“这个婚书放在哪呵儿比较合适,我赞同谭富英的演法,我看他这戏的时候,他的婚书是放在后边桌案之上的。这个戏啊,韩廷凤从头至尾都是个好人,不光心好,面相看着也得好,这谭富英塑造韩廷凤就抓住了这一点,这老头从上场门一上来,就感觉敦厚。” 据此段回忆来看,大娘子在听说韩廷凤放自己返回家园后,不应是慌忙,而应是欢喜才对,此时此刻,大娘子应该已深明韩廷凤并非坏人,而是个大大的好人,所以振山先生所说的“藏婚书于袖内”的演法,愚下认为有些故弄玄虚,大可不必。孝曾老师演绎此桥段时,严格遵循谭老先生演法,从桌案上拿起婚书,点火焚烧,其敦厚形象,不言而喻,跃然舞台,可谓妙哉!

        紧接着,大娘子脱去新装,这一处表演也很考究,符合人物。振山先生曾向笔者回忆怹看过的其他名家演出版本,说道:“之前看过一位演这个《朱砂痣》,大娘子就是一个字,“慌”,穿着新娘的衣裳,就跑了,这个太不符合逻辑,我不跟你说嘛,古人对礼法的尊重是高于一切的,既然没跟这韩廷凤拜天地,那就不是新娘子,就得把衣裳给脱了,所以谭富英演的时候,这大娘子有个换衣服的安排,这个符合逻辑......” 据此回忆,笔者又想,若是娘行换下衣物,虽在其他房间,韩廷凤这类君子气度,必然有些许难为情之意,而孝曾老师演绎时,恰好将其表现了出来,读者可观看演出录像,不难发现大娘子转身换下衣物,孝曾老师扮演的韩廷凤则立即坐下,展开折扇,眼目向正前方看去,待等大娘子换罢衣物,取了金银,躬身下拜时,方才微微抬手,以示宽慰,这一连串的动作安排与配合,是对此时韩廷凤内心世界的完美诠释。依愚下评价韩廷凤此人,可用“可爱”二字形容,毫不为过,这老头儿的确可爱,憨厚敦实之余,不免有些羞涩之情,这便是老实人的一副面孔,不免令台下观众微微颔首,可见真实细腻,朴实见华!

        大娘子走后,韩廷凤站起身形,唱四句摇板,孝曾老师表演堪称细致。认真观剧者皆可听到大娘子转身离去后的一声叹息,乃出自韩廷凤之口,孝曾老师先是用力合上折扇,叹息一声“唉”,然后唱四句摇板,其中“曾言道她丈夫染病床上,无银钱卖妻子好度时光”两句节奏较快,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目的是为了把“卖妻子度时光”这一句赶出来,孝曾老师演唱时,情绪先是激愤,后转而为无奈和理解,表演的恰到好处,不温不火。第三句“将他人比自己皆是一样”,尺寸放缓,托“是一样”三字尾音,意味深长,大有无奈痛心之意,转身下场,唱最后一句“善与恶自有那天理昭彰”,以作感叹,更是对此事的总结和升华,为随后剧情发展奠定基础,其尺寸较第三句又更缓一些,尤其“昭彰”二字演唱,情绪饱满,信念坚定,这便是一个敦厚忠实之人的全部特征。

        论此处表演,振山先生曾向笔者谈到:“《朱砂痣》这四句摇板,我年轻那会儿看过两种唱法,一种是类似于马连良那意思,就像那个《四进士》那个意思啊,尺寸整体比较慢,主要是把观众的情绪拉下来,跟着人物走。尤其是那个“丈夫染病床上”那个上之后,垫了一个“呐”,就跟那《借东风》一样,挺妙的。在四句摇板唱完了,加个叹息声。还有一种唱法,唱腔的尺寸逐步放缓,我当时看谭富英这个戏,他就是前三句比较快,最后一句缓慢一点,前边赶得很呐,我就记得唱“曾言道”和“无银钱”的时候,速度非常快的,利落的很,这个由快到慢的演唱(方法)也很有意思,塑造一个比较感性的老实人的形象,就特别真实......”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张火丁的别姬与梅派的区别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五)
常秋月專場《游龍戲鳳》《翠屏山·
观翟墨主演的《八珍汤》有感
丑碧玉生生破坏了《锁麟囊》剧情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四)
康万生京剧传承专场演唱会
观《中国京剧名家杭州演唱会》备忘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