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晚年再返舞台的钱浩樑
国粹京剧   2019-10-16 09:51:40 作者:庞剑 来源:今日头条 文字大小:[][][]

    晚年再返舞台的钱浩樑

    ——一名摄影记者眼中的钱浩樑

        “我们就是奔着钱浩樑来的,名角儿啊!”、“1965年的10月4号,在北京新街口人民剧场,在北京我看过他的演出,他去的林冲,再早那是他师父李少春了,李少春我也看过,1966年的5月1号,在人民剧场看他演的《红灯记》,他去的李玉和。这两个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这都多少年了!”、“钱浩樑原名叫钱正伦,正字辈的,对吧”、“也不胖也不瘦,一边一块疙瘩肉,现在看他还是那个劲,一米八的大高个,唱的还是不错,但是步履蹒跚了,走道儿不利索了,由曲素云扶着他,我一看还挺难过,69,不大,比我大三岁!”……2003年元月21日晚,中国大戏院门前再度人声鼎沸,热闹非常,离开演还有两个多小时,剧场门口就已聚集了百十来人,他们今天就为了看一个人,那就是钱浩樑。

《野猪林》演出节目单(庞剑收藏)

        钱浩樑将来津主演《野猪林》的消息早在一月前便已传开,这场“迎新春京剧晚会”真是一票难求。之前钱浩樑、曲素英、王立军等在北京为纪念京剧电影艺术片《野猪林》拍摄成功40周年专场中,演出的该剧便大获成功并引起轰动,大家都期待着此次来津的这台戏将给津门观众带来美好的艺术享受。

        在我的记者生涯中,钱浩樑是为数不多欲言又止的被采访者,话音终落时,他甚至有种终于可以逃离的快感。人生已过七十春秋,讲述还常常会被一声叹息所替代……对他而言,人生进退并不只是一碗酒,“我还是不谈了吧,不想回忆、也不好回忆,就先这样吧!”钱浩樑和曲素英老两口平时也很少会客,在津的几天,排练、驻地、剧场,他们在平静的生活着,采访并不顺利,因为钱浩樑并不愿意多谈,我也就不好再多打扰这位七旬老人了,而是尽量用我的镜头记录下我眼中的钱浩梁吧。

        很早就知道钱浩樑这个名字,但并不熟悉,因为我这个年龄段的人虽然也赶上了样板戏,《红灯记》听过,但谈不上喜爱,更谈不上感情,那时太小了。对钱浩樑感兴趣还是得益于看到过的一篇报道,1989年12 月6 日中山公园礼堂,在沉寂了13年后钱浩樑再次登上了舞台,那一年钱浩樑踌躇满志演出《艳阳楼》。开演后厉慧良也摸黑进入了剧场,坐在最后一排观看钱浩樑的演出,能让厉慧良专程从天津赶过来看戏,想必钱浩樑水平低不了,那时学生时代的我因为对厉慧良的膜拜,就特想看钱浩樑演出的传统戏。

        所以当知道钱浩樑要来津演出,便特意到天津青年京剧团排练厅观看了排练,钱先生很认真,先和乐队反复的练乐对唱,琴师李祖铭也是不敢懈怠,不放过每一个小细节,然后与杨光对“菜园结拜”,执工执令,完全按照正式演出的情绪来,舞台真的是钱浩樑认为的灵魂之地,对这三尺之高地内心充满了敬畏。另一名同场扮演林冲的王立军也是早早来到排练厅,仔细观看,学习钱先生的每一个动作。

        为拍钱先生的照片,演出那天我提前两个小时就来到了后台。中国大戏院的主演化妆间不大,显得有些局促和拥挤,曲素英正在为钱浩樑量血压,一边量一边自言自语道:“钱老师,你看,只要运动了,坚持吃这两种降压药,你的血压就能降下来,不吃降压药就不行。嗯,今天还不错。”

        随着开演的临近,化妆间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进进出出,不管多么乱,钱浩樑始终安静的坐在那里,专心化妆,专心背戏,好像外界的嘈杂与自己无关。演出开始,迎着“炸窝”式的碰头好,70岁的钱浩樑拉着66岁的老伴曲素英登场了,“四月晴和微风暖,柳荫下,绿野间百鸟声喧……”毫无悬念的满堂彩。因为这是钱浩樑的老师李少春先生的代表作,钱浩樑实在太想演好了,结果在与林娘子第一场的对白中还是忘了一段台词,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钱浩樑很别扭,情绪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曲素英下来就安慰道:“好了,别想前头的了,就想后头的吧。”钱浩樑答道:“嗯,回屋里坐会儿吧,不要想了。”回到化妆间,“以后这句词咱不念了,”曲素英一边为钱老递过水杯,一边说,“哎,你看他手抖的,多厉害,钱老师一直没吃东西,没吃东西,你看忙的他。”钱浩樑静静的喝着水,一言不发,曲素英说:“行啦,别想啦,又要上场啦!”

        也是为了转移钱老的情绪,我从包里掏出钱老演出《艳阳楼》VCD的封面,“钱老师您帮我签个名好吧。”“好!”我问先生:“感觉您的《艳阳楼》和厉先生风格还是不太一样!”钱先生说:“是,我《艳阳楼》宗尚派,1950年我进中国实验戏曲学校研究班学习,师从尚和玉老先生,这个戏我吸收了很多尚派的东西!”有人过来催场,钱浩樑再次站到了舞台的上场门。之后的演出中,“结拜”和“大雪飘”钱浩樑表演都堪称完美,一位老戏迷说:“唱的真有老味儿,艺术真老道!”

        大幕拉上,观众一起涌到台前,“来一段李玉和!”“来一段李玉和!”这天晚上,观众强烈要求钱浩樑演唱一段《红灯记》中的李玉和,钱浩樑确没有满足观众的要求,而是演唱了余味儿醇厚的《洪洋洞》“为国家”,这使我想起在排练场,钱浩樑和青年团演员聊天时好像说过,说他现在不喜欢唱红灯记,那已经是他现在永远也达不到了的一个辉煌了,他想在他有生之年,多整理些李少春先生的东西。谢幕后,观众还是不走,一次又一次的呼喊着,钱浩樑真的再次出现了,带有歉意和大家说:“同志们,今天,因为我的脑子,大脑还是不行,我是狠下了功夫的,一天得背六七遍,临上场了,还是不行,抱歉今天我忘词了,看来今后我不能再唱了,谢谢同志们对我的支持鼓励,谢谢!”中国大戏院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别不唱,我们爱听!”戏迷们高呼着。 

        观众离去,大幕落下,舞台光关闭,一切归于平静,卸妆后的钱浩樑和曲素英认真细致的整理收拾着自己的每一件“私房”物品,之后相互搀扶着走出中国大戏院,消失在夜色中,生活又恢复了往日。钱浩樑说:“又能够这样走在人群中,走在人群里而没有人能认出我,这是我喜欢的,那种感觉是真实的,是平淡的,更是踏实的!”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漫谈“新疆”京剧
上海早期京戏馆“案目”的那点事
济南京剧院70个春秋
京剧《红嫂》进京演出
遥忆《穆桂英挂帅》
大约二百五十人来烟台登台献艺
晚年再返舞台的钱浩樑
京剧老生贯大元
梅兰芳与上海中国大戏院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