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小剧场京剧演绎欧·亨利与契诃夫
国粹京剧   2019-10-27 10:51:10 作者:潘妤 来源:澎湃新闻 文字大小:[][][]

    小剧场京剧演绎欧·亨利与契诃夫,年轻人有了空间做海派京剧

        第六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10月16日在北京繁星戏剧村拉开帷幕。今年,上海京剧院出品的两台小戏《草芥》、《小吏之死》受邀赴京参加本届艺术节,并将于10月18日、19日上演于繁星戏剧村第贰剧场。

        从2005年创排的《小吏之死》到2015年诞生的《草芥》,两部剧是上海京剧院小剧场京剧近十年发展的某种缩影,也见证了一种创作力量上的新生和传承。

    小剧场也是“海派京剧”,传统戏曲改编西方短篇小说名作

        巧合的是,这次赴京演出的两部作品都改编自西方的短篇小说经典,但在创作成京剧过程中,对剧中情节设定、人物身份、故事背景进行了“本土化”的重置,且都带有江南文化、海派京剧的基因。
        《小吏之死》是个独角戏,由编剧龚孝雄根据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小公务员之死》改编而成。故事背景设定在中国明朝,主人公也变成了落第秀才余丹心,因为为巡抚修撰家谱有功被提拔为九品小吏,最终因为一个喷嚏自以为是得罪上司惊惧而死。
《草芥》的剧本则脱胎于欧•亨利短篇小说《警察和赞美诗》,编剧章楚吟把背景从美国街头搬到了中国北宋年间,一个属于梁山群雄的时代,一个属于文人词客的时代,关于“草民们”如何自处?

        《草芥》音乐中有三弦的评弹元素,《小吏之死》表演中则运用了 “苏白”,两出戏的灯光运用和色调美术风格上,都有江南风情。

        两部剧也都敢于尝试新手段。诸如《草芥》中运用拟人的女帔,《小吏之死》中一人瞬间变脸分饰多角。

        京剧丑角名家严庆谷在《小吏之死》这个30分钟的小戏里,一人分饰多角,其中把评弹《72个她》唱段改编成《多个你》。他笑言,创新很大程度因为这是个独角戏,:“我的表演要跨行当、跨性别,还改编了外国作品,所以还跨了国别,因此这出戏有‘三跨’。”

        在严庆谷看来,小剧场戏曲创作,某种程度也是发扬海派京剧的传统:“海派京剧对京剧艺术发展起了非常大的的推动作用。上海京剧院首任院长周信芳大师就是海派京剧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创作的剧目多达400多出。还有我祖师郑法祥也是。上海的许多前辈在他们的艺术生涯中都做过很多有意义的探索,才形成上海京剧这样独有一种风格,海纳百川,充满活力,具有强烈的市场意识。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要更好的去把它发挥出来。”

他甚至表示:“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创作还不够大胆,还不够浪漫,还不够豪放。”

    考虑吸引新观众,选择更合适的平台和场地

        如何让小剧场戏曲吸引观众,并赢得市场,是在创作同时面临的一大考验。

        《草芥》的制作人张颖洁并不是一个戏曲从业者,但在她看来,这个故事蓝本是家喻户晓的,加之两位年轻演员形象俊美,也是吸引年轻人的一大优势。

        为了更多吸引老戏迷之外的观众来看戏,《草芥》2015年首演于上海话剧中心主办的“先行”青年创意戏剧节,首演地是在上话的黑匣子剧场。

        张颖洁觉得:“戏曲的虚拟性非常适合在黑匣子的舞台上进行空间的发挥,没有大型繁华的舞台置景,反而给观众留出了想象力上的留白,也更符合现代都市人的审美情趣。”

        小生、小丑搭档,一把椅子、一帘黑幕、一件女帔、一把扇子构成了《草芥》的舞台呈现,也参与了《草芥》的全部叙事。

        在首演当年,投入仅两万元的《草芥》在那一届戏剧节的12部小剧场剧目中,作为唯一的戏曲作品一举拿下最高票房。而《小吏之死》更是在创排当年屡获国内小剧目奖项。

    为创作者搭建自由平台,小剧场京剧10年推出新人

        允许“实验”,允许“叛逆”,更允许“失败”。在这样的创作环境下,上海京剧院在十年间诞生了《小吏之死》、《草芥》、《惑》、《春水渡》、《十两金》、《玉禅师》、《青丝恨》等一系列小剧场京剧作品,一批批主创通过这一方“练兵场”逐渐成熟起来。十几年来通过小剧场京剧的舞台,像严庆谷这样集导、演于一身复合型艺术创作人才得以被看见,而《草芥》的编剧章楚吟、导演张磊等一批85后的青年创作力量也得以初露头角。

        严庆谷说,演员必须在实践中成长。小剧场提供给大家的创作经验尤为重要,不怕失败,贵在探索。

        《草芥》导演张磊十分感恩创作过程中的获得。他说,这个戏是我进入上海京剧院后担任导演的第一个剧目,是剧院搭建了一个青年创作人员自由创作的平台后,我和编剧章楚吟在艺术创作中走到了一起。创作过程中,他和编剧、演员有过很多次“对垒”,但从最初略带苦涩到最后幸福感爆棚,最后的磨合也越来越默契。

        他回忆创作过程说:“剧本是我和编剧经过了无数次的争执才最后定稿的,甚至发生过几次争执后,要半个月的缓和期才相互说话。该剧首演时小生扮演者是金喜全,他是全国小生行当的佼佼者,也有很强烈的创作欲望,就舞台调度和人物逻辑合理性上,我们有过很多次‘摩擦’。而最早这个戏舞台呈现样式的雏形,是我和饰演马六的王盾在喝酒时慢慢聊出来的,当时有很多共同点也有分歧点,但大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戏能有更好的呈现。”

        编剧章楚吟因为这部作品,正式成为了一个创作者,她也说:“在排练场上我们曾经为一句唱词、一个剧情突转,争得面红耳赤,但也正是有了这样一次次探讨和争论,才使得作品日益完善丰满起来。”

        她还表示,在一个局限的空间里,需要创作者更大的创造力:“小剧场创作,常常给我一种大和小、近和远的思考。因为近距离,要和观众面对面产生了一种新的观演关系,在这种状态下,我觉得主创反而心中更要有丘壑。”

         从严庆谷的独角戏《小吏之死》,到王盾、郭威两位青年演员挑梁的《草芥》,小剧场也给了很多京剧演员探索的空间。诸如这次《草芥》主演之一郭威运用“穷生”表演特色的基础上,因人设戏,因戏设技,在他的老师、著名叶派小生金喜全的辅导下,将落魄秀才的单纯、酸腐、愚钝的性格特点表现得极为生动。

        上海京剧院院长张帆说:“上海京剧院长期以来对于小剧场京剧的创作非常重视,‘抓大不弃小’,希望通过这一具有探索性、实验性的平台,在培养青年演员的同时,更能培养起一批继承传统、开创未来的创作人员。通过把他们的作品“送出去”,也让更多的院团、专家和观众能够了解、关注这批青年戏曲创作者,希望他们今后能在更广阔的艺术天地中施展自我。培养创作力量,我们一直在路上。”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曲终情未了——评京剧《大唐贵妃》
观京剧《魔侠吉诃德》
听听导演和唱腔设计师眼中的“秦良
评京剧新戏《生如夏花》
评京剧《大舜》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
小剧场京剧演绎欧·亨利与契诃夫
新编现代京剧《梅兰芳·蓄须记》研
《拾玉镯·法门寺》专访:师生合力
从《小吏之死》到《草芥》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