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北京戏曲消费市场需要形成规模效应
国粹京剧   2019-10-30 10:11:39 作者:阳妍 来源:光明网 文字大小:[][][]

    北京戏曲消费市场需要形成规模效应

    ——专访国家京剧院院长宋晨

        宋晨,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国家京剧院党委书记、院长,曾任中央歌剧院副院长、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副总经理。

        【名家话文化】宋晨:北京戏曲消费市场需要形成规模效应

    京剧艺术在北京文化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记者:谈到北京文化,很多人都会联想到京剧。您认为京剧在北京文化建设中发挥着怎样重要的作用?

        宋晨:北京文化有其多样性,也有其丰富性。京剧吸收了京腔、徽、汉等地方戏曲的特长,并根据北京观众的审美趣味,逐渐演变成为一种极具北京特色的艺术形式。从京剧的发展历史和名称来看,它和北京息息相关。京剧过去是北京文化的代表,现在已然成为中国文化的代表,但它不是唯一而是众多中国文化符号之一。

        我国京剧院团遍布全国,京剧艺术的普及面广,但北京仍然是京剧艺术最大的聚集地。有国家京剧院和北京京剧院这两个主体,还有很多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无论是经典剧目的传承还是新剧目的创作,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

        目前,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十分重视传统文化和戏曲教育,京剧艺术热度复苏,京剧的传播日益广泛。政府的导向十分重要,对京剧艺术的传承和推广起到了很大作用。除了政府重视,还有市场的反应。现在来到剧院看戏的观众越来越多,尤其是年轻观众越来越多。市场的良好反馈带来了京剧艺术培训和考级市场的繁荣,在这方面国家京剧院有其权威性。为了方便外地考生,近年来我们在地方通过授权的方式,指定了一些机构开展这项工作,为他们提供一套流程和标准,并派专人予以现场指导,对全国京剧艺术的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

        从北京来看,京剧艺术在首都文化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以政府为主导的戏曲艺术进校园活动,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在京戏曲院校都参与其中。目前,北京已有上千所学校开展了戏曲进校园活动。国家京剧院每年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一百多场,在小剧场演出一百多场,共计多达两百多场,再加上去国外和外地演出还有两百多场。北京京剧院一年的演出也有几百场。从场次和演出频率便可以看出,京剧艺术对丰富人民精神文化生活、对北京文化建设的贡献率。

    中西方文化碰撞形成新的首都文化氛围  

        记者:您长期在文艺院团工作,对北京的文化氛围有着直观的感受。您认为北京的文化氛围如何,有着怎样的文化气质?

        宋晨:北京的文化氛围是比较浓厚的。过去叫老北京文化,包括京剧、评剧、琴书,天桥的民间文化,还有胡同文化,是一种大众的文化。进入21世纪以来,北京已经成为一个现代化大都市,尤其是改革开放后融入了一些新的元素和理念。众多的外国艺术表演团体来京演出,包括先锋话剧、交响乐、芭蕾舞、歌剧、音乐剧,北京的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交织、融合,形成了全新的首都文化氛围。中西方文化的这种碰撞,在北京比较突出。北京的文化资源在全国来说是最丰富的,有各种形式的、高规格的演出可供人们选择。

    京剧艺术守正创新但重在传承

        记者:京剧院有哪些传统经典剧目,有哪些近年来创作的新剧目?您认为京剧艺术应如何守正创新,处理好传承和创新之间的关系?

        宋晨:经典剧目主要包括几代京剧表演艺术家传承下来的传统剧目,和国家京剧院60多年来创作的一些剧目。比如《白蛇传》《穆桂英挂帅》《野猪林》《谢瑶环》《杨门女将》等,以李(少春)、袁(世海)、叶(盛兰)、杜(近芳)等为代表的著名表演艺术家,为经典剧目的传承做出了重要贡献。经典剧目正是通过这一代代优秀的表演艺术家,才得以完整地传承下来。新编的剧目,比如讲述“辛亥革命”爆发前夜发生在紫禁城的故事——《曙色紫禁城》、柳娘重新打通丝绸之路的故事——《丝路长城》、近几年创作的现代戏包括《西安事变》《党的女儿》《红军故事》等。

        京剧的传承和创新有其特殊性,传承占绝大部分,占比在80%以上。也就是说,演100场戏,有80场是传统戏。有些流传下来的好戏,像《杨门女将》《四郎探母》,老百姓就是愿意看。京剧院每年都复排一些多年不演的剧目,这也是一种传承方式。戏还是那出戏,换不同演员来唱,梅兰芳、杜近芳、梅玖葆……有好的演员才能把好戏传承下来。

        京剧剧目的创新,一种是对传统题材的重新创作,内容是传统的,形式是现代的,比如加上西洋乐伴奏,比如服装、道具、布景的创新。一种就是现代戏,包括表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现代化建设时期的作品,但占比小。京剧可以与现代题材相结合,也有很多现代戏写的很好,但相比之下京剧艺术还是表现传统戏比较擅长。很多经典故事传承了很多代,比如佘太君、岳飞这些历史人物深入人心,而用京剧塑造现代人,人物形象如何处理就比较困难,尤其是要树立一个为大众接受的新的艺术形象,有很大的挑战性。这些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持续地通过“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来激发创作灵感,寻找创作素材。

    名师传艺旨在培养青年京剧人才

        记者:对于剧团来说,出人出戏是重点。为了培养人才梯队,京剧院采取了哪些举措,效果如何?

        宋晨:好戏和好演员是相辅相成的,培养好演员是一个院团最重要、最核心的工作。我们在人才的培养上,一方面是加大了与戏曲院校的合作,提前介入,去院校发现人才、培养人才,给大学生提供实习的机会,派艺术家给他们授课培训。并支持院校的教学工作,推荐资深演员去戏曲院校从事教学工作。

        另一方面,对于剧院的青年演员,我们也加大了培养的力度。“名师传艺”是我院人才建设的重要举措。杜近芳、刘秀荣、刘长瑜、叶少兰、李长春等京剧名家亲自为青年演员授艺。每年大概有30人左右能成为培养对象,30个人就可以学30出戏,这个数量还是很可观的。通过这一活动,许多优秀青年演员的艺术水平和专业素养都得到了很大提升,这是培养青年人才探索的一种有效途径和办法。

        同时,为他们搭建演出平台,给他们实践的机会。我们有春节演出,五一黄金周演出,秋季演出等等,现在又增加了武戏展演。武戏是京剧艺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没有了武戏,那京剧艺术就大打折扣。学武戏比较苦,成材率又不高,而且受伤的几率还大,剧院为了鼓励大家从事武戏表演,制定了配套的政策,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文化和旅游部、北京市政府去年十一期间在园博园主办了第一届戏曲文化周,效果很好。今年国庆期间(10月2号~8号),第二届戏曲文化周还将在北京园博园举办。国家京剧院派出年轻演员参加,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锻炼、宣传自己的舞台。

    北京戏曲消费市场需要形成规模效应

        记者:请您从京剧艺术的角度谈谈,北京的文化建设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宋晨:目前,环境比较好的剧院一个是国家大剧院,一个是天桥艺术中心,还有保利剧院、梅兰芳大剧院、长安戏院等。北京的演出场馆主要集中在东西城,三环以外越远越少。北京如此之大,人口众多,只有这几个场馆是远远不够的。北京聚集了很多艺术家,各个剧种都有很多经典剧目,需要有好的场馆和平台去展示。北京缺乏一个大规模的剧场群,可以参考一些国家的做法,在一个区域内集中建设多个剧场,形成很好的规模效应。

        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北京每年接待数量可观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戏曲消费市场是巨大的。曾经有人提议建设一个剧场群,可惜没有实现。我们现在大厂建设戏剧小镇,小镇的规划面积正在商谈。从目前来看,规划的面积与需要承载和展示的内容不匹配,集聚规模还是不够。

        在剧目的编排、演出的协调规划方面,国外有些好的经验可以借鉴。比如意大利,它的文艺演出分成两个体系,一个是剧院体系,剧院根据市场调研,自主策划、编排全年的演出季。目前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是这种运作模式,其他剧院还比较难做到自主策划。另一个是民间艺术节体系,每年举办一些政府支持、民间组织的艺术节,组委会依托政府、社会资助,根据市场需求,策划每一季要做的专题比如歌剧、交响乐,计划性比较强。

    借助新媒体传播速度拓展舞台艺术传播广度

        记者:互联网和新媒体发展迅速,作为传统艺术的京剧如何利用新媒体手段和平台,提高其传播效率和价值?京剧院在这方面做了哪些有益的尝试?

        宋晨:首先,要把跟新媒体有关的基础工作做好,比如官网的建设和维护、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其次,我们非常重视与新媒体平台的合作,国家京剧院与中国网开展了战略合作,主要通过《正在上演》、《崇学向善》进行现场直播,取得了非常好的传播效果,使京剧艺术的受众不断大众化、年轻化、国际化。与此同时,我们通过咪咕视频、沃视频、优酷、今日头条等新媒体,进行《天天有戏》专题、武戏展演、拜师仪式直播,以及经典剧目录制。其中《天天有戏》栏目每周至少直播两场,现已直播24场。传统文化也要插上新媒体的翅膀,才能提高其传播效率和价值。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地思考和推进,如何利用新媒体来展示一些好的剧目尤其是青年演员的表演。

        影视作品卖的是拷贝,在全世界各地的电影院同时上映,传播非常广泛。舞台艺术和电影艺术不一样,有传播的局限性,只能一场一场地演,来现场看戏的观众数量受场馆大小的限制,传播面窄,传播得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新媒体就是一个很好的窗口。通过现场网络直播,可以连接计算机网络、互联网电视终端、智能手机用户,全世界任何一个人,只要上网就能看到。

        新媒体传播的速度和广度,对京剧的传播发挥了很大的助力作用,京剧也为新媒体提供了更多有价值的传播内容,二者的结合可谓双赢,这种新的传播方式很有价值。今年6月份,在梅兰芳大剧院举行的第二届武戏展演上,我们举办了一场打击乐音乐会,将打击乐从幕后搬到前台,以整台音乐会的形式让人们更加全面、深入地感受京剧艺术的魅力。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对音乐会进行了全程直播,境内外无法到现场的观众,有了一个新的渠道欣赏现场的表演。随着互联网、通信技术、视频技术的发展尤其是5G时代的到来,数据传输速度和稳定性都不断提高,未来还可以通过搭建虚拟剧场,异地虚拟剧场与现场表演几乎可以达到同步,从技术手段上来说,这个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京剧的影响力已经遍布全球

        记者:您认为京剧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艺术形式,如何“走出去”,增强首都乃至中国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京剧院近年来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果?

        宋晨:国家京剧院担负着重要的对外文化交流任务,每年都会派出艺术团到世界各地及港、澳、台地区演出,曾先后出访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足迹遍及五大洲,赢得了良好的国际声誉。为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增强中国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可以说,京剧的影响力已经遍布全球。

        众所周知,芭蕾舞、交响乐、歌剧、音乐剧,在全世界传播比较广泛、接受度是比较高的。但因为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差异,每个国家的传统戏剧,外国人欣赏起来,都不太容易理解。相比之下,京剧的国际化传播有其自身的优势。京剧的人物、脸谱、舞台布置,色彩都很丰富,尤其是武戏有点像武术,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身体语言表达力比较强,所以外国人接受的速度相对比较快,国际影响力也比较大。

        我们在国外演出时,会采取多种方式,让外国观众全方面了解京剧。一种方式就是京剧知识讲座和片段展示相结合,讲解京剧的历史和服饰,文戏、武戏的特点,解读了生、旦、净、丑的艺术特色,这种方式非常受欢迎,传播效果也更好。另一种方式是用京剧解读西方经典,是“以中国语汇讲述世界故事”的有益探索与尝试。我们把歌剧图兰朵改编成京剧,唱念做打一招一式都是京剧的,但人物和故事情节是他们熟悉的,带来新鲜感的同时,又能更好地理解和接受。2014年,京剧院与德国、意大利联合制作并演出实验京剧《浮士德》,在这两个国家近20个城市演出了70多场。2016年3月,习近平主席和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在人民大会堂观看了该剧片段。目前,正与德国欧洲青年乐团之友协会联合制作实验京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中德双方共同创作,同台演出。这部新剧将作为北京和柏林友好城市25周年庆典的活动之一,于12月在德国柏林Radialsystem文化中心上演。下一步,还将与俄罗斯联合创作《奥涅金》,故事是他们本土的,但在表演中会加入中俄两国的民族乐器和音乐元素,用京剧的形式将两种民族文化进行融合,这种合作创排剧目是我们近几年来的一个创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梅兰芳与戏曲文献学术论萃
大青衣“双星”张火丁史依弘上海“
京剧传承与发展还要靠市场(11月
北京戏曲消费市场需要形成规模效应
给京剧伴奏人才更多重视
京剧电影应加强电影思维
方寸小舞台演绎时代大变迁
高校戏曲选修课成“抢手货”
中国戏曲电影“走出去”,好时机在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