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评京剧《大舜》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可贵实践
国粹京剧   2019-10-31 10:18:20 作者: 刘玉琴 来源:济南市京剧院 文字大小:[][][]

    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可贵实践 ——评京剧《大舜》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漫长历史中,流布着无数波澜起伏而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和人物,他们共同凝汇成中华民族英勇顽强、奋斗不息的强大精神内核,在今天依然产生着巨大的推动和创造作用。济南京剧院排演的京剧《大舜》,选取了中华民族认同度比较高的舜文化题材予以开掘,对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性符号进行当代诠释,让独特历史文化资源在京剧舞台上表现出鲜明的现代活力。济南市京剧院近年来好戏不断,品种多样,有着清醒清晰的目标方向,在题材选择、主题凝聚、艺术呈现等方面显示出高度的文化自信和整齐的艺术实力。京剧《大舜》已成功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大型舞台剧滚动资助项目,这是全国6年内第3部京剧成功入选该项目,也是济南市京剧院继原创小戏《账本》后又一作品入选该项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有很多的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不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永不裉色的价值,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又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其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不仅是我们中国人思想和精神的内核,对解决人类问题也有重要价值”。京剧《大舜》正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精神的具体的艺术实践,为实现历史文化资源在当下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

    题材选择有价值有意义,也有难度。迎难而上、深度挖掘提供示范

        大舜这个人物距今时间过于久远,远在4000多年前。有关大舜的历史资料极为有限。虽然《尚书》《左传》《史记》等典籍中有一些记载,但都是零散的,稀薄的。这个人物一直以来也多以半神半人、传说性的面目出现。对于舜,好像大家都了解一些,或许比较熟悉,但究竟怎么去表现,表现什么,舞台上的大舜,如何让其与当今的时代气息对接,并没有清晰的现成的经验可以参照,因而创作上有着相当大的难度。比如,上古时的人和事该如何表现,选择舜的哪些事件作为核心事件,上古的神秘性、抽象性与京剧舞台的规制性与具象性如何协调,分寸感和文化价值内涵如何传递,如何让今天的人产生思想上的触动及共鸣。同时,京剧舞台对上古题材,包括大舜题材的表现,还没有摸索出获得共同认可的思路和方法,新创作出来的人物能否“立得住”等,都颇费思量,属于艺术上的硬骨头。济南京剧院迎难而上,认准了这一能张显本土地域历史文化价值的人物形象与当今时代精神的气息的贯通性,用富有创意的当代思维,找到了进入历史人物的独特视角,让大舜在京剧舞台上闪烁出别致的光彩。

        这个题材虽然年代久远,一定程度上也提供了广阔的虚构空间,但是编剧创作时并未沿袭神话传说的老路,而是希望走一条比较严肃的历史剧的路子,想努力地将历史文化价值和当代的人文观念互相融合,传递出具有当代审美范示的哲理思考,为古老的题材赋能,为京剧赋能。在编剧的创作理念中,她最想发掘的,是我们民族文化个性的成因,追溯我们民族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并探究它的组成与流变。

        京剧《大舜》重点选择了上古时期尧、舜、禹禅让这段恢弘历史,全剧以大舜为主体,通过其少小离家、保禹治水、禅让等串联人生历程的关键事件及影响其抉择的几组人物关系,艺术地塑造了一个鲜活立体、辛勤劳累而又忠孝仁义的大舜形象,生动展示了以“孝、仁、和”为核心的舜文化内涵。这是编剧的独到之处。尧、舜、禹都是传说中的上古圣贤,千百年来在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中形成共有性的传统认知。虽然有关他们的故事是散碎的、稀少的,但站在今天的时代方位上回望历史深处,我们看到,中国历史上的帝王大多都是“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只有尧、舜、禹时代出现过超越血缘关系的君权“禅让”制。这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和过往的历史烟云中,无异于重鼓响雷,无异于晴天霹雳,具有极大的精神震撼力。京剧《大舜》选择了这段历史,选择了君权禅让,用艺术的方式把远古的人文情怀、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生动传递了出来,创作者的价值思考、当代观照与舞台艺术呈现,为深入挖掘历史文化资源打开一条新的路径。
        京剧《大舜》整体构思上,格局创意比较刚健大气,融入了历史剧的深邃和哲理。作品以舜的百年人生为框架,以尧、舜、禹三代帝王的禅让和接受为线索,表现了禅让者与接受者的大襟怀、大勇气、大境界。作品没有停留于帝王之道、人子之道、君臣关系的物象表面,而是深入人物内心、情感,尤其是人物的精神境界去探寻,充满了真诚善良和哲理韵味。上古时代,自然条件极为恶劣,君主不易,担当不易,禅让与接受的双方都要付出辛苦劳累,须有忠勇仁孝。作品选择了几个重要史传时间段、重要事件、富有代表性的地点,表现了舜的生活经历、社会背景和重要抉择。其中重点刻画了舜的三重道德观。对父母的孝,是家道德;做臣子时的承担,做君王时的境界气度,是社会道德;如何看待人与自然关系,是宇宙道德,并在舜的传奇人生、孝忠仁义、治理思路和情怀使命担当中,表现了三代圣王共同的执政理念:“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其中传达出的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君王者,不在天下之上,而在天下之下;君王实乃至辛至苦至劳至累之事,非至忠至勇至仁至孝的大丈夫不能为”的哲理思辨,以及他们为芸芸众生谋幸福而砥砺前行,为天下苍生平安和谐而禅让的高风亮节,有积极正向力量。最后的高潮落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无论所经历的狂风暴雨的考验多么猛烈,都需要始终不忘来路,才能识得去路”,颇有深意。用戏曲艺术语言把远古的人文情怀与今人的思想情感相互连接,完成了对民族集体记忆的时代表达。

        对舜文化题材的选择和攻关,体现了济南京剧院的不凡眼光、艺术勇气和开掘精神,他们深厚的历史文化涵养和艺术创造精神,也赋予作品当代思维和审美观照的力量。这是艺术工作者选择眼光、把控能力、责任使命和担当意识的形象印证,为艺术的初心使命、传承创新提供形象示范。                                      

    舞台呈现有发挥空间,也面临巨大考验。推陈出新、归于本体引人思考

        《大舜》题材开掘有新角度新视野新思考,导演和音舞美等二度创作的齐心合力、推陈出新,也体现了艺术探索的勇气和不俗的艺术实力。作品层次清晰,承转起落开合有度,节奏明快。它和传统戏的一人一事不同,是围绕舜的百年人生,自然分成上下两部分,且让两个部分巧妙重合,严谨而完整。上部分聚焦尧和舜,下部分书写舜和禹,在片段性选择中,注重了戏剧性的营造并与当下时代价值、精神价值、文化价值的紧密关联,将之充分艺术化。比如上部分重在表现舜对父母的孝,戏剧营造了舜不愿父母背负杀子的恶名,向生母坟前哭诉,决定离家远走,少年舜和老年舜同台对话的艺术情境,让人物自己向观众交心、向历史交心,对剧情发展和人物性格、命运转换做出合理交代。下部分重点表述臣子的承担,君王的境界气度,以及如何看待人与自然关系。舞台上把相对理念的东西表现的形象化、人性化、戏剧化,而且进行了民俗性、细节性的开掘,比如打簸箕、赶牛,以及带走母亲坟前的一根树枝,尤其是担当天下大任时的真诚、笃厚等,形象生动,令人感慨。

        京剧《大舜》是开放式、无场次结构。从导演技巧上可以看到对影视剧表现手法的借鉴,全剧采用倒叙闪回、穿插交错的叙事方式,使故事情节更加紧凑。全剧从舜的离家开始,到舜的禅让结束,上下接通尧、舜、禹三代君王,起承转合,时空转换跳进跳出,灵活有机,突出了戏曲的假定性、虚拟化,彰显了京剧艺术的本体特征,又融进了多种艺术元素的优长。将历史传说中的时空具象化,历史人物人格化,历史观念形象化,令观众的观赏体验新鲜有趣。

        作品人物形象鲜明,人物关系脉络清晰。如何将远古时代和人物情感呈现于舞台,把人们拉回四千多年前的场景,与剧中人物的命运起伏相呼应,这本身就是挑战。二度创作中,主创人员以具有表现力的讲述形式,让人物形象完整传神。舞台上,大舜为中心,作品始终围绕其讲孝道、讲人格、求和合、有使命感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努力营造了上古圣贤的舞台造型,突出了忍辱负重、富有襟怀境界的的大舜形象。其中既有历史的厚重感所体现的真实性,也有充满了诗意表达的艺术真实,扁平的文学人物被立体化。不论是舜与禹的关系,折射他不计恩怨,克服阻挠,胸襟开阔,勇于为民为国担当,还是风雨之中俩人攀登高峰寻找舜的葬身之地以及人与人关系、民心所向问题的探讨及舞台呈现、音乐烘托,都具有视听冲击力,对主题内容实现了艺术升华。

        京剧《大舜》的故事背景是上古时代,创作者的想象力得到比较充分的发挥。大幕拉开,大气清新唯美,空灵简约。舞台的空间设计延续了传统京剧舞台的虚拟特性,同时又在舞台上搭起一个缓坡平台,增强空间调度的灵动性。舞台装置虽然只有几组中性屏障,但结构和造型简约通透,通过不同组合,又形成室内、郊外、农田、刑场等假定性空间。“室外”的片片竹林,“室内”的组合吊绳、吊景与移动景片相结合,营造了富有诗意的舞台空间。整体而言,舞美设计是节制的,又是丰富的,是质朴的,又是富有意境的,渲染了气氛,又归于本体。舞台设计元素与演员的唱念做打、音乐配器等多种艺术元素,形成整体的统一与和谐。可谓尊重传统戏曲审美样式,又清新别致而独有韵味。灯光设计在这出戏里表现特殊,不仅提示故事环境、渲染剧情气氛,而且由于全剧采用倒叙闪回、穿插交错的叙事方式,主要角色在时空上跳进跳出,所以灯光根据剧情要求设计,起到了营造时间的阻隔感、黏合感、时空切换、分割空间、关联场景的作用。《大舜》的服装设计也颇为独到,手绘泼墨,甲骨文图案,蜡染风格,上衣下裳,产生古朴浑拙的观赏效果,既体现了历史规制和远古氛围的写意性特点,又有戏曲审美的当代思考。全剧的舞美置景、灯光、服装等的整体融合,使这出戏的舞台特性在很多远古题材、历史题材中独具一格。

        《大舜》的成功与唱腔设计、演员表演密切相关。唱腔设计以京剧本体为主,又有不少变化,而且很多变化是在唱腔过门中完成的,渲染了情绪,铺垫了情感。演员的表演老道稳重,主演在剧中分别饰演暮年大舜和青年大舜,对于两个不同年龄段、年龄差距极大的人物,把握得游刃有余。他的奚派唱腔宛转迂回,韵味浓郁,唱出了人物的心灵感受。饰演尧、禹的演员,也都展示了自己的艺术功底,为作品的整体成功增添了光彩。

        不过作品仍有提升空间。全剧的矛盾冲突、波澜起伏吸引力不足。少年舜的告别母冢离家,尧不顾众人反对寻找舜并嫁出二女,舜传位于禹而又要解开杀其父心结,风雨中与禹牵手寻找归去之地等,重要时间节点的节奏感、激烈度,需要强化戏剧性,让作品有悬念、有吸引力。

        人物个性还需更加鲜明。舜是主要人物,作品想赋予他的个性,他的三重道德观等,尚可增强形象性、通俗性表达。有的细节,文本上表现得比较充分,但二度呈现不够传神。人物缺少情趣性,庄严之像有余,诙谐机智不足。其他人物的智慧通达和天下情怀,也可以在关键节点上进一步突出个性,让人物有共同的情怀又有不同的个性,各美其美,美美与共。最后的高潮想表达宇宙观和大襟怀,也没有达到相应的艺术效果。

        此外,剧本的文学性比较强,看出编剧扎实的古典文学功底。但如何雅俗共赏、通俗易懂,便于观众流畅接受,亦即叙事更明确,情节更流畅,包括人物关系、官名地名等避免严重生疏感,可再思考推敲。戏曲演观众熟悉的故事和人物,有先天的观赏便利性,而《大舜》比较特殊,是上古题材且至今没有形成演出完备的思路和方法,又大致是文人戏,唱词比较雅致,因而如何让观众顺利进入剧情,共融共鸣,还需要从容琢磨。

        无论怎样,作品的题材选择和二度呈现超出了想象。作品讲述舜的故事,不是高台教化,也没有当作一项简单的任务去完成,努力从当时君臣的个人品行,襟怀境界,以及选人用人、机制设计等方面,来感染人,启发人。怎么做人,如何做官,如何尽孝行事等,表现了以当代视角重新审视上古人事的深度思考。

        济南京剧院在题材开掘和艺术表现上提供了示范,主创团队的艺术追求和整体性呈现,对上古历史人物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的推陈出新,也具有开创性意义和价值。艺术工作者高度的文化自觉和艺术功力,探索和创新的精神勇气,难能可贵。

        这部作品可以为我们提供艺术创作的有益启示。当今时代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创作者要充分认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其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不仅是中国人思想和精神的内核,也会为人类文明发展提供重要镜鉴,要自觉增强文化自信,在中华文化中挖掘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以温润和强健戏剧创作的筋骨、道德、理想;坚信历史文化资源始终是一座艺术创作富矿,并赋予当今时代的审美气息,让中华民族最基本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为中国戏曲艺术的持续生长提供新鲜活力;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戏剧艺术是让精深内涵释放出强劲张力的艺术,努力追求思想的精深,深刻的哲理意韵,让舞台增加分量,为优秀历史文化资源赋能,为中国戏曲艺术进步助力,这也应成为戏剧创作长久不变的遵循与价值考量。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听听主创导演和唱腔设计眼中京剧《
听听导演和唱腔设计师眼中的“秦良
评京剧新戏《生如夏花》
评京剧《大舜》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
小剧场京剧演绎欧·亨利与契诃夫
新编现代京剧《梅兰芳·蓄须记》研
《拾玉镯·法门寺》专访:师生合力
从《小吏之死》到《草芥》
对"风雨同仁堂&quo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