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上海早期京戏馆“案目”的那点事
国粹京剧   2019-11-06 09:32:15 作者:企鹅号 来源:腾讯网 文字大小:[][][]

    上海早期京戏馆“案目”的那点事

图1:戏园案目年终拉局之闹(《图画日报》1909 年第149期 )

        所谓“案目”(又称“按码”、“案马”),说得通俗点,即早期京戏馆“接生意的人”。他们受雇于戏馆,先得向老板缴纳一笔押柜费,各戏馆的押柜费数目不等,至少一百元,多者达数百元,甚至近千元。一般戏馆会雇二十人做案目,并指定一位做案目头(俗称大案目),负责拉拢顾客、分包戏票(上佳座位由大案目包揽)。在荣记大舞台于1931年率先试行“对号入座”制之前,旧京戏馆售票一直采用案目制。

图2:清末,上海早期京戏馆。片中台上悬挂的“三门街”是剧名。经查《申报》,春仙茶园(1905-3-10)、天仙茶园(1908-2-18)、春桂茶园(1909-6-28)均有“三门街”演出之广告。故,此图可能就是其中一家京戏馆之内景。

        清末民初,富家子弟热衷的娱乐节目就是看京戏,即便后来沪上游戏场兴起,他们仍不屑一顾,独钟京戏,以孵京戏馆为乐,乐不思蜀。上海开埠(1843年)不久,老城厢内县前街创办了第一家戏馆三雅园。

        1867年(同治六年),京剧正式南下上海,在英籍华人罗逸卿建造的“满庭芳”戏园登台演出,得到了上海市民的极大青睐。这些老城厢内早期戏馆老板大多衙门中人,后来在城外租界上开设戏院的,又都是巡捕房中得势的包探等。他们凭借黑恶势力,尽做些“空麻袋背米”的无本买卖,办戏院的起步资本主要来自案目们的“押柜费”。于是,“案目”制应运而生。戏馆老板将高价(前排)位子戏票分包给手下若干案目,而案目包下的位子即使卖不完,老板仍按分包票数收钱,亏盈由案目自担,留下若干低价(后排)票归戏馆门售。

        早期京戏馆多为茶园,如天仙茶园、丹桂茶园等(图2),除楼上有并列的坐位外,楼下像个池子,摆放许多方桌,供顾客看戏喝茶。顾客进戏馆(茶园)买的不是戏票,而是竹制的长筹子(类似过去混堂洗澡或老虎灶泡水时买的筹子),由一位职员带领入座,这种职员其地位高于茶役,又不等同于后来戏院中的领位员,因为他是按照手中筹码而为顾客安排座位的,故称“按码”。久而久之,茶园变为专营演戏的戏院,筹子改为戏票,“按码”不知何时叫成了“案目”(谐音),其地位作用因与老板合作越发密切而逐步提高。既然承包了戏票,案目自有觅取利润之道。一般人以为,案目会通过提高票价来赚取差价,其实不然,因为戏票价格除刊在日报演出广告上外,还会印在戏单上,无法更动,案目们除了拿到九五折的戏票外,会在为顾客供应茶水、糖果及水果等服务上,赚取贵于市价数倍之利润。

        早期戏馆座椅背后,照例装着一块狭长的木板,板上挖了几个洞,用来安放茶杯。台前十排的座位,木板上都披有红绸布,放着瓜子、花生、甘蔗、蜜饯等供顾客消闲之用。每逢太太、小姐们光临,案目还备有好多小木凳,可供她们搁脚。阔老们若想看戏,只要吱一声,案目自有好位子为你留着。案目在服务上煞费苦心,体贴入微,还有不少小费可赚。至于那些得不到案目特别关照的散客,则只能远远地坐在一角,或坐在二层楼后排或三层楼上,而这种偏远的位子,反而要提前去戏院门口排长龙轧票才能买到。这些案目交际能力很强,除营业时在戏馆门口接引熟客外,在开锣时,还要拉拢生客,他们腋下夹着一叠戏单,口里则喊着来客身上的标志,譬如说:“那位戴铜盆帽的请到我这里来”,又譬如喊道:“那位穿马裤呢大衣的请到我这里来”,经他这么喊过后,他便有接待的优先权,别人就不可再行争取。案目们更多的伺客功夫在戏馆外,他们常出入富家寓所,为那些常来看戏的太太小姐们,送戏单或戏票上门,还利用已有的常客资源,结交更多有钱人家的戏迷,扩充他的客户群。这些阔客,用钱出手大方,何况那时惯例,有面子的老客户,无论看戏或饮食,不是每场结账,而是一年分三节结账,到了节边和年底,案目开出消费清单,向客户轮流收取,即使开一些花账,阔客们大都照付如常。因此,案目们的每年收入相当可观。评弹名角蒋月泉先生的父亲蒋仲英老先生曾经也做过“案目”行当,且是一位赚大钱的大“案目”。

        据蒋月泉生前回忆:“梅兰芳来沪演出近40天,做大‘案目’的父亲与同行集资给戏院老板请角儿,推销戏票,确实赚了大钱。后来,他抽上鸦片,家道中落,把业务交予跟班韩小毛,便举家迁至房租低廉、靠近中法学堂(今光明中学)的瑞庆里。”当时,案目与戏馆老板休戚相关,戏馆邀不到名角,案目也做不到生意,因此由案目垫款,协助老板邀角之举,时有发生,不过以那次邀梅兰芳、杨小楼南下演出之运作,其声势最为浩大。1921年,老天蟾舞台租期将尽,许少卿在尚未续约之前,北上帝都再次邀请梅兰芳南下,梅先生于次年5月如约而至。这次邀梅南下,也是案目们全盛时代值得自豪的壮举,但也可以说是案目制的回光返照。从此以后,案目陋习遭新派人士诟病,改革呼声渐长,终由式微走向末路,被“对号入座”制取而代之。

图3:《申报》(1933-4-8)齐天舞台广告,不用案目,不收小账。

        坊间盛传改“案目”为“对号入座”制,始于黄金大戏院,其实不然。最早尝试“对号入座”制的是荣记大舞台,时在1931年,大舞台在开演广告中明示:“凭票入座,不用案目。仿照影戏院办法,凭票入座,招待周到,不用案目,毫无额外需索。”,随后跟进的有齐天舞台(后改名共舞台),从“不用案目,不收小账”(1933年,图3)到“废除案目制,预先售戏票”(1935年)仅用了二年时间。

        1937年,黄金荣将黄金大戏院经营权交与金廷荪,三爷(金廷荪行三,伶界尊之为三爷而不名)则将戏院具体事务交孙兰亭、汪其俊、金元声、赵培鑫、吴江枫操办,诸人推举孙兰亭为经理,黄金五虎将年少气盛,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向案目们开刀,撤销案目制,实施“对号入座”,其理由有三:其一,案目巴结少数权贵(戏迷),具有人脉源,无形中成了影子“老板”;其二,戏院老板如今资力雄厚,用不着案目们垫资,也不靠押柜费来经营戏院;其三,废除案目,可以免去中间盘剥,减少观众经济负担。因此,五虎将接管黄金大戏院后,遂取消案目制,正式实施“对号入座”制。黄金改革售票制之后,其他戏院纷纷跟进,案目制大势已去,无回天之力。从此,有约七十年历史的案目行当寿终正寝,消失在历史尘海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漫谈“新疆”京剧
上海早期京戏馆“案目”的那点事
济南京剧院70个春秋
京剧《红嫂》进京演出
遥忆《穆桂英挂帅》
大约二百五十人来烟台登台献艺
晚年再返舞台的钱浩樑
京剧老生贯大元
梅兰芳与上海中国大戏院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