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观京剧《魔侠吉诃德》
国粹京剧   2019-11-12 09:23:11 作者:黄伯坚 来源:天眼新闻​ 文字大小:[][][]

    黄伯坚:世界名著的程式化阐释 ·观京剧《魔侠吉诃德》

        7月拉开闱幕的2019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到目前已经进行过半,众多精彩纷呈的剧目让观众大饱眼福。9月19日在贵阳喷水池国艺剧场上演了京剧《魔侠吉诃德》,华美的唱腔、诙谐的念白、精彩的武打场面赢得了现场观众强烈共鸣、阵阵叫好。作为省内原创剧目,该剧的成功演出,也向观众们展现出了我省文艺创作的实力。

        该剧根据西班牙著名作家塞万提斯的名著《唐·吉诃德》改编,原著讲述了一个穷乡绅着迷于骑士小说,每天都想入非非,封自己为堂吉诃德骑士,想要去“消灭一切暴行,承担种种艰险,将来功成业就,就可以名传千古”。但当他将梦想身体力行时,却把风车看成是巨人,把羊群看作是军队,把妓女看作是贵妇,因此闹了不少笑话,吃了不少苦头,还被人当成疯子。而他的随从农夫桑丘,为了堂吉诃德许诺给他的“海岛总督”职位,骑了自家的一匹骡子,无怨无悔地跟在堂吉诃德的瘦马身后,作他忠实的仆人。

        《唐·吉诃德》被称为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历来为众多文学巨匠所喜爱和推崇。俄国批评家别林斯基曾经说过:“在欧洲所有一切文学作品中,把严肃和滑稽,悲剧性和喜剧性,生活中的琐屑和庸俗与伟大和美丽如此水乳交融……这样的范例仅见于塞万提斯的《唐·吉诃德》。”

        由《唐·吉诃德》改编的舞台作品不计其数,有话剧、歌剧、芭蕾舞剧、音乐剧、儿童剧等等,但是改编为京剧,贵州京剧院的《魔侠吉诃德》应属首创。

        《唐·吉诃德》是一部50万字的巨著,而《魔侠吉诃德》则只选取了其中三四个经典情节,由追踪风尘女子与纨绔作为主线,穿插地主与牧羊人、路遇公爵夫人、桑丘当总督判案几个情节为支线,脉络清晰、简洁明了,观众欣赏起来轻松愉快,毫无障碍。

        唐·吉诃德的故事众所周知,人物形象也家喻户晓,观众们可以很快地掌握内容,然后将主要注意力放在领略戏曲艺术本身的意境和魅力上,这也是中国传统京剧为什么多采用历史故事为主题的原因。

        中国戏曲鲜少有话剧那样复杂的内容,而是精练、概括、集中,形式很和谐。戏曲艺术是需要结合形式来欣赏内容的。因为情节简单明了,故事通俗易懂,甚至连跟着家长来观戏的孩子们也看得津津有味,叫好声、欢笑声不断。

        该剧创新的地方很多,首先是音乐:大幕拉开时一段由民族管弦乐演奏的《西班牙斗牛士进行曲》就让人耳目一新。这首世界名曲通常是用铜管、木管主奏的,在改为用唢呐、竹笛和二胡主奏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的雄壮、亢奋中莫名渗进了滑稽的感觉,唐·吉诃德的形象通过音乐表现了出来。其次是演员的服饰和妆容,既中又西,既古又今,模糊了地域和时间,时空的模糊反而削弱了人物与故事的荒诞性,感觉更易于被一般观众接受。还有台词,演员们在唱、念部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英语,将观众逗得会心欢笑。

        也许这就是一种“陌生化效果”吧,《唐·吉诃德》本就是一个略带荒诞的故事,这样的间离感丝毫不防碍观众对该戏的欣赏。虽然讲的是西方故事,用的有现代音乐,说的有搞笑英语,但是,它又是地地道道的京剧。生、旦、净、末、丑个个不落,唱、念、作、打样样齐全。唐·吉诃德是老生,桑丘是丑、公爵夫人是花旦。舞台上的布置也是京剧中十分传统的一桌二椅,至于客栈里、湖面上、乡间道路等场景则全是演员用京剧传统的开门、关门、骑马、登舟、乘车、下楼等程式表现出来,极富简约之美。

        客栈中摸黑打斗那场戏,众多演员在灯火通明的舞台上生动地表现出摸黑打斗的真实感觉,大家东打西藏,误伤队友,身型及动作喜感十足,充满了艺术的张力,仿佛是升级版的《三岔口》,有趣有味,观众看得非常过瘾。而在唐·吉诃德大战风车那场戏中,风车并非道具,是由演员们拿着旗来表演,虚实之间收放自如,将中国戏曲的灵动之美展现得淋漓尽致。

        饰演仆人桑丘的演员,整场用矮子功表演。“矮子功”是戏曲“手眼身法步”中“步”的一门功夫,对演员的要求极高,演员通场行走坐卧,身子都不能直起来,更难得的是,演员根据剧情上下楼梯,行走跳跃时,仍要双腿紧缩,露不得半点舒展。用“矮子功”塑造仆人桑丘,恰当、生动、鲜活,让人拍案叫绝,现场的小观众们非常喜爱这个角色。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或许有人会觉得该戏在情节处理上有些简单化,或许觉得结尾是否略显仓促,或许觉得武戏太多文戏不足,毕竟众口难调,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曲终人散后,本不愿意来,但却津津有味看完整场戏的10岁的女儿问了我两个问题,她说:“妈妈,你觉得我这个年龄去学京剧会不会晚?”她还问:“咱们有《唐·吉诃德》这本书吗?我想看看。”就这两句话,作为一个普通的观众,我就认同这个戏,并强烈的希望这样得到孩子们喜爱的京剧能多一点、再多一点,因为孩子们的认同和喜爱是戏剧长远生命力延续的最重要条件。叩开这个时代千万观众心灵的门扉,被他们的审美心理结构所接纳,这就是京剧的未来。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重文轻武 的现象正在悄悄变化
评京淮合演《新乌盆记》
梅派艺术浅析
现代京剧《鹤舞云天》改编小说《苍
经典剧目需要高水平传承
分析京剧字音
“梨花颂”再响,唱尽大唐绝恋
曲终情未了——评京剧《大唐贵妃》
观京剧《魔侠吉诃德》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