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国粹京剧   2019-11-18 10:01:22 作者:慕御霜 来源:交汇点 文字大小:[][][]

    从“唱好遮百丑”谈开去——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10月23日,恰逢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诞辰125周年。此日,江苏省京剧院以一出新编戏《梅兰芳——蓄须记》与观众一起缅怀梅先生,具有别样的意义。与一般新编戏唱少味浅的通病不同,梅兰芳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傅希如导板一亮嗓就是满堂彩,浓厚的京味儿立刻勾起了观众的戏瘾。都知道京剧讲究的是唱念做打,唱是第一位!对一个演员而言,唱扎实了是立足京剧舞台的根本;对一部戏而言,唱腔设计是否中听则是关乎新编戏能否在戏迷中传扬的关键。

        《蓄须记》是笔者近年来所观新编戏中,唱腔乃至整体音乐设计都比较满意的一出。首先是遵循传统,这是原则。不仅因为声腔齐全、板式齐整,更在于每段唱腔都遵循万变不离其宗来设计,要么导板,要么行腔,要么过门,总能让老戏迷听到熟悉的东西,而不是完全撇开传统,另搞一套。但遵循传统,并不意味着固步自封,墨守成规,丝毫不能创新。《蓄须记》中的几个生动的范例就很值得研究和借鉴。一个是中岛在香港梅宅劝说梅先生的一段二人对唱,同样是西皮流水,梅先生的腔是按照传统规律设计的,而中岛的腔中则适当融入了日本民歌音调的元素,虽然听起来还是西皮流水,但音乐色彩却产生了鲜明的对比:一个伟岸正直,一个卑微懦弱。最后以梅兰芳近乎嘎调的高音收尾,人物形象立刻呈现在舞台上。这样在遵循传统唱腔规律基础上的创新,绝不是老瓶装新酒;而是在充分表现人物性格的基础上,赋予了传统唱腔以新的生命力。另一个地方是梅先生在镜前剃须的一段二黄,化用了武行《扈家庄》《挑滑车》中吹腔“水仙子”牌子的格式来安腔,听来新颖别致,在此不多赘述。而中岛在剧中所唱的两段东洋小调,也是博得了阵阵喝彩。虽然完全是外来音律,但经过演员张智博按照京剧吐字行腔特点润色后,也不觉得洋腔洋调,丝毫没有违和感。想来这些都是充分遵循了梅先生所提倡的“移步不换形”的创作原则吧。

          至于“戏中戏”《天女散花》一段,是实实在在的跨行当反串,体现了傅希如深厚的基本功。这段唱无论行腔、劲头还是胡琴伴奏基本按照梅先生早期的唱法演绎,现在舞台上已经很难听到这样“刚劲”的梅派了。据说傅希如这段“散花”由上海资深梅派名票舒昌玉先生亲授,这更体现了剧组以及傅希如本人对还原梅先生音容、致敬梅先生艺术的高水准要求。

        除了唱腔,《蓄须记》的其他配乐也是可圈可点。比如一上来序曲部分几个小节西洋乐之后,京胡就先声夺人,很好的营造了京剧的氛围。演出中更多地用京胡、琵琶等传统乐器作背景,熟悉悦耳,很好地烘托了剧情和人物性格。至于武场的运用、散板摇板的设置也比其他新编戏要多要精准,要知道京剧武场在演出中的艺术表现力往往能起到“一锣定千军”的作用,这是再宏大的西洋乐都无法比拟的!

        至于其他方面,各类剧评已经备述。笔者仅想就剧情中的一个细节提出商榷。该剧后半段,梅先生因观看《豫让桥》剧本,由豫让的义举坚定了他蓄须明志的决心。将梅先生的蓄须明志和豫让的吞炭漆身相比,是否欠妥?豫让吞炭漆身是为了给主公报仇,是士为知己者死的君臣主仆义气;梅先生的蓄须是向敌伪明志,公开向日军侵略抗争,这是民族大义!二者的比较还缺乏自然的过渡。另外,该剧文本还有细微之处值得细细打磨。比如,梅兰芳借画寓志一段唱中,从道具到服装,列举了大量京剧术语,其中服装“褶子”的“褶”,虽然字典中标明只能读“者”,但一直以来梨园行里都读“学”音。尽管没有严谨考证过“学”音的渊源,但我以为,还是尊重行里的习惯读“学子”为好,亲切易懂。在台上没必要按标准读“者子”。梅先生本人为了好听,还在戏里做过将“一刹那”唱成“一刹‘挪’”的变通呢,我们后人就更没必要跟行里的约定俗成较真了。

        瑕不掩瑜,任何流传的剧目都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蓄须记》已经有了一个很高的基础。京剧本来就是角儿的艺术,新晋梅花奖得主、国家一级演员傅希如的精彩演绎是这出戏取得成功基础。更难能可贵的是,江苏省京剧院青年演员们在台上“一棵菜”的心气和蓬勃的朝气也让我这样的江苏戏迷看到了京剧院的变化、发展和希望。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11月17日梅大看《满江红》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观凌珂的《南天门》有感
10月6日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细品张火丁“梅剧程演”的变与不变
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观革命历史题材京剧《碧血慈云》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