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10月6日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国粹京剧   2019-11-26 11:17:44 作者: 来源:老道_zjx19841103的博客 文字大小:[][][]

    2019年10月6日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十月六日,晚场。假日接近尾声,来天桥听“风雷”《剑峰山》。人知“风雷”团本国营区属剧团,于恢复老戏后坚持守业,于“湖广”驻场多年,现任松团长更是杀出血路,早知其演《金翅大鹏》《武松》及猴戏,近年“两条腿走路”,率团演青石山、关云长、溪皇庄等老戏,又赖其子合作戏味儿话剧,得搬演于大舞台,扩大影响。恰剧团正起于天桥“民乐社”,演于“天乐园”(即原“天桥乐”,后相声阀发家地)老班主张起,解放后有梁益鸣挑梁与张宝华昆仲,合“鸣华京剧团”。上世纪七十年代改为“风雷”,延宕至今。

        今场于天桥艺术中心,演《剑峰山》,纪念意义。得自本团耆老张宝华,留有录像。松团长自饰“白胡子老头儿”,大唱其二黄散板,正合黄派发乳,至于穿褶子、耍髯口,跨腿儿、单立亮相,或穿抱衣亮刀开打,俱不含糊,不见闪失,足见功夫。率本团郝莹演九花娘,武旦装扮,狠辣角色,也属警人。外约彭晓亮武花扮焦振远,身长气足,尤以穿开氅耍袖亮相,十分有样儿;赵世康去焦小五,委屈包角色,却能见武丑根底;李丹饰邱子,亦是开口跳角色。余者皆本团角色,不用二道幕,而用灯光明暗换场,幸而艺员至台前衔接,上有追光,不至戏折。

        《剑》剧出于说部《彭公案》,接“宣化府”后,官兵打破画春园,九花娘桑氏逃走,后匿于剑峰山少寨主处。胜英子胜奎帮办彭公追访,与山主焦振远本藉以弟兄,拜山访寇而不得,转请盟兄金眼雕邱成。邱成退守邱林寨,不远出头,没奈何装疯。胜奎派孙女玉环假扮妖魔,掳走邱子媳。邱成提刀追赶,为胜奎说破,无奈出头,先遣子探山,后随胜奎等进山。邱子明月夜探剑峰,为焦家父子擒获,正欲问斩恰邱成、胜奎赶到。弟兄三人见面,说破翻脸,邱家父子、武杰、纪逢春及伍家三杰,杀焦家五鬼,拿住焦振远,打破剑峰山,再逃九花娘。

        “风雷”版全出前文后武,反座子焦振远,大有“活阎王”之势,女贼九花娘确系狠辣角色;花脸扮胜奎,武生扮邱成,大展“老头儿戏”风格,“装疯”场唱其二黄,“探山”场三人见面,坐“三丁”,花脸、武生先白口,武生再唱西皮二六、快板。后面开打,武生、武净、武旦、武丑,各色当行。

        前有序幕,场面奏“黄龙滚”牌子,演胜奎率武杰、纪逢春等打破宣化府画春园,武旦梳大头(不挽犄子),穿皎色战袄战裙,系巾子,逃下。头场武杰、纪逢春过场,二场焦振远“坐山”,勾蓝三块瓦,挂白三髯,扎巾额子,翎子,穿蓝箭衣大带、罩开氅,出来“点绛”,上高台,场诗报名,述占据剑峰,闻得彭朋打破画春园,等等。丑行扮焦小五(寨主五子),勾豆腐块,戴棒槌巾,传绿花打衣打裤,外罩花褶子,回寨禀报九花娘逃走,携带库银三千两。焦寨主吩咐小五巡山,严加防守。

        三场焦小五巡山,先上九花娘,西皮导板唱上,出来扮相加斗篷,背包袱趟马上,接散板。再上焦小五见“孤雁绵羊”,过来一拦,反为九花娘制住。桑氏借机迷媚少寨主,焦小五暗带九花娘上山。

        四场武杰、纪逢春趟马禀报胜奎。五场上邱成挂白满,硬鸭尾巾,里面抱衣抱裤,外穿褶子,台口打引子,念诗报名,归小座。出庄闲游,唱西皮摇板,见胜奎带武、纪趟马过场,料定三弟前往剑锋山。挖门回来,上邱子明月,武丑打扮,夫子商议应对胜奎来访,邱子出主意让老头儿装疯,则见武生荡髯口,翻袖,跨腿亮相,毫不含糊。

        六场,先上焦振远,唱西皮摇板、流水。胜奎拜山,花脸勾油白三块瓦,戴硬鸭尾巾,挂白满,白抱衣抱裤罩褶子,上山见焦振远,寻访九花娘。焦寨主坚称九花娘不在山中,话不投机,胜奎自去。

        七场,转场胜奎来访,邱子告知其父染病,急忙让至病房。邱成再上,换戴员外巾,传香色褶子,系腰包,出来大唱其二黄散板,归小座,子、媳照看。迨病发疯癫,武生唱散板,一把掀翻桌榻。胜奎告辞而去。过场,胜奎嘱咐武旦装扮(穿红色战袄站裙)之孙女玉环,装扮妖魔,如此这般。

        八场,明月妻坐跨椅,文场拉“小开门”,旦角穿帔,入帐子。场面起小锣,武旦换戴贼盔,扎耳毛子、挂红扎,背刀,穿抱衣,状如《辛安驿》,上来小边以大嗓唱西皮流水。净场以刀拨门,闻解药、洒熏香,掳去少夫人,丫鬟报信。换场,邱成唱上,闻报一恼,亮刀追赶。

        胜玉环见过胜奎,邱成露发鬏,穿银白色褶子,提刀追过场。见胜奎说明前情,邱成荡髯口,先派明月探山,约请伍家三雄。

        八场,焦振远唱上,头上卸额子,换穿褶子,与丑婆子、丑角一家议事,小五道出九花娘已在山上,请上桑氏见过焦振远夫妇。丑婆子见喜,拉过“姑娘”稀罕,收作干女儿。后面武丑邱明月上高台,拿一把顶,微试一下“旱水”,点出焦振远暗藏要犯,“下高”与焦家见面,后被擒。焦振远白口“先斩邱明月,再杀拿邱成!”邱成、胜奎踩锣鼓上,三人一亮。

        场灯一暗,追光三束,邱、焦、胜三人坐“三丁”,各自亮相。邱成居中那个,焦坐大边,胜坐小边,焦、胜作势,以焦发问,邱成责问。武净焦振远一段白口,邱成接念,交办唱西皮二六、快板,责焦不该藏匿要犯不献,三义翻脸,邱、胜甩袖而去。

        焦寨主分派兵丁,九花娘献计守住焦夫人,焦小五把守山口。伍氏三雄上来先与焦家四鬼开打,接攒武杰、纪逢春战兵丁,胜玉环参战,使“和弄豆汁”。中间武行跟斗不提,后接邱明月单刀对对大刀,邱成持金背刀上,见焦振远二人各亮身上,后再开打,伍氏杀焦家四鬼。暗地九花娘刀斩夫人,挟焦小五后山逃走,正遇邱、胜等,伍氏斩小五,走脱女贼。邱等率众再上,挑去焦振远大刀,生擒“活阎王”,众人一亮,戏结。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11月17日梅大看《满江红》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观凌珂的《南天门》有感
10月6日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细品张火丁“梅剧程演”的变与不变
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观革命历史题材京剧《碧血慈云》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