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国粹京剧   2019-12-05 11:38:39 作者:许学梓 来源:文汇网 文字大小:[][][]

    戏曲·呼吸 | 破·立·寻——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首届中国(上海)小剧场戏曲展演暨2019第五届“戏曲·呼吸”上海小剧场戏曲节11月29日至12月5日在长江剧场举办。京、昆、越、滇、绍、豫、花灯、高甲、黄梅等九个剧种的九部小剧场戏曲作品逐一亮相。文汇特邀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多位青年学者撰写剧评,畅聊年轻人心中的小剧场戏曲。

    破·立·寻——评实验京剧《回身》

        2019年11月30日晚,台北新剧团带来的实验京剧《回身》上演上海长江剧场,献演2019首届中国(上海)小剧场戏曲展演暨第五届“戏曲·呼吸”上海小剧场戏曲节。

        小剧场戏曲是近些年的热点,受小剧场话剧的影响,小剧场戏曲的探索从本世纪开始就从未停过,“小剧场”也成为了“实验性”的代名词。由于远离原本京昆戏生长的土壤,中国台湾的剧团一直在不断进行实验京昆戏的探索,且受西方现代话剧观念影响更大,他们探索的前卫性、先锋性也就更强。与上海观众的联系度也极为紧密,今年4月,台湾国光剧团的两部实验京昆戏——《天上人间·李后主》、《十八罗汉图》就上演于上海大剧院。这次台北新剧团带来的实验京剧《回身》以独角戏的形式呈现,整场约50分钟全部是李佳麒的独角戏,以其学戏经历,特别是收信后见到麒派名家小王桂卿,并受其指点,得其真传京剧武戏《雅观楼》为主要情节内容,以《雅观楼》为线索,穿起李佳麒、小王桂卿、《雅观楼》的主角李存孝。

        《回身》极其具有探索意义,它以表演为中心,以内化情感为支点,以自我追寻为目标,消融、拆解、拼合——打破概念设限、设立表演中心、寻找真实自我。虽然在一些片段的转接中较为生硬,但作为一部小剧场实验京剧,我们仍能看到其中真实且极具创新性和先锋性的探索,深刻的思考力、敏锐的洞察力和细腻丰富的情感表达。

    一、破

        《回身》不仅打破了很多传统戏曲中的程式,甚至将戏曲中约定俗成的概念都打破,消融了一些概念。首先是角色,虽然是独角戏,但是李佳麒的角色一直在不停变化,不断“跳戏”。在《回身》里他可以是学戏李佳麒,也可以是小王桂卿,在“戏中戏”的《雅观楼》里,他可以是武将李存孝,也可以是敌军将领孟觉海......远远不止这些角色,只要在这部剧中出现的人物,李佳麒全部一人扮演,从中完全可以考验出演员深厚的功力。与角色紧密相关的就是行当,《回身》里行当的意义也被消解,以独角戏的意义来看,李佳麒已远远脱离了行当的划分,也没有需遵循的表演规范和程式。其次,京剧“一出”、“一折”的概念被打破,一些现代新编京昆戏多分“场”,但在《回身》里完全没有,情节发展更呈现一种意识流的形态,无固定的框架束缚,演出说明中写到按“段”来划分,但实际演出中并不能看出明显的界限。

        再次,打破了戏曲舞台上的“第四堵墙”,让观众参与演出,这种代入感推进了最后,观众直接代入李佳麒的经历进行思考。最后,破掉的是表现人物的手段——不以京剧念白,大部分都用普通话;不用大规模的唱段,只用《雅观楼》中几句唱段;武戏不用传统的曲牌或锣鼓经,甚至直接就用播放的“流行”音乐作为背景,直接推动了最终目标——即以表演和内心塑造为中心,其他都作为第二性,为从内心外化的表演服务。

    二、立

        不破不立。实验京剧《回身》推翻了如此多的概念,它首先要建立的观念就是——内心塑造的第一性,其余都作为手段,根据表演需要变化,没有固定形式。首先,《回身》建立了一种新的虚实观和时空观。虽然大致还是以时间推移为脉络,但它用了蒙太奇的手法将“戏中戏”的《雅观楼》拼接在戏里,李存孝时而是小王桂卿,时而是李佳麒,时而同时是小王桂卿和李佳麒。借助小王桂卿的《雅观楼》多媒体影像,李存孝、小王桂卿、李佳麒三者统一、同步,时空统一,虚实统一。再次,除《雅观楼》的念白用京剧念白,其他直接用普通话的念白。这种念白又不同于话剧,是可以配合武戏同时念出的,显然经过精心设计,简练且极富节奏音韵。即使没有字幕也可以让观众清楚理解,直白易懂。

        但是值得思考的是,这种念白方式虽然在这部戏中作为“立”的一面,是否真的能取代传统的京剧念白方式。最后,《回身》中所有的表达方式,甚至武戏,只引入《雅观楼》中的部分段落,完全随内心情感表达需要加入,更多的是剖析式的自我内心独白。这就使这部戏成为一部完全自我性的作品,这种自我性不仅是李佳麒个人,又从内到外,自外向内,成为每个观众内心的投影,成为每个人自我性的作品。

    三、寻

        《回身》中的李佳麒在不断寻找自我,他是全戏开始时连跟头都翻不了的学戏小子,是复杂亲情中长大的孩子,是自己主演的《雅观楼》面对小王桂卿时的羞愧学生……他用独角戏的形式不断拷问自己“我是谁?”,也带领着观众们拷问着自己,不断“回身”,思考生命的意义和追寻的价值。寻找的还有情感脉络,以小王桂卿亲传的武戏《雅观楼》为脉,以戏传情,这一条脉络维系着一种师徒情义。寻找的最后,李佳麒寻找着的是传统与现代的平衡点,得麒派真传《雅观楼》却受师爷叮嘱不要做他的复制品,寻找自己的《雅观楼》,也寻找自我。我想,李佳麒作这一部实验京剧《回身》的本身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另一方面,这种“破”是否走的太远,不经让人思索是否已经模糊了“戏曲”和“话剧”之间的界限;京剧音乐和经典的武戏锣鼓经较为缺少,反而加入了较为“流行化”的音乐,这种“破”是否破的过多,作为京剧精华的京剧音乐的应用似乎较少。再者,“立”的深度和根基不够,不足以撑起其打破的常规和溶解的界限。但是,《回身》对内心化情感和人作为“我”的思考绝对具有深刻的“寻”的意义。

        实验京剧《回身》的这种“破·立·寻”对现在的小剧场戏曲创作有着重要的价值,独角戏的形式、简单的舞台布景,整体都呈现着一种极简的美学原则和内心化的趋向。好的艺术创作是时代精神的投影,这种简约和深思内省同样也值得我们去思考,现代艺术的走向,最终是否要回到人本身,回到情感,回到自我。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冯冠博开年大戏《野猪林》
京剧《赤与敖》传统形式焕发现代活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七):见孩
京剧《大·探·二》观后的反思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六):“三
评上海京剧院新版《大唐贵妃》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11月17日梅大看《满江红》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