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他从生活中得来的,都用在舞台上了”
国粹京剧   2019-12-08 09:16:46 作者: 怡梦 来源:中国艺术报 文字大小:[][][]

    京剧界纪念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少春诞辰100周年

    “他从生活中得来的,都用在舞台上了”

        “先生认为,生活与京剧表演的关系就像米和酒,从生活到技法就是从米到酒,形态上变了,更浓郁了。人吃再多的米,不会醉,可是喝了酒,就会进入另外一种境界。照搬生活并不能让观众感动,只有用京剧表演技法表现出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才能让人像喝了酒一样,有滋有味。 ”

        2019年是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少春诞辰100周年,在国家京剧院近日召开的纪念座谈会上,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回忆起从1964年开始排演《沙家浜》的6年时光,“我从先生的艺术心得中获得了丰厚的滋养,学会了如何用京剧演人物、演故事。 ”

        李少春是京剧武生、老生表演艺术家,国家京剧院艺术风格的重要奠基者。他文宗余叔岩,武宗杨小楼,并有其父李桂春的艺术特色,后又拜周信芳、盖叫天为师,学流派而不拘泥于流派,形成了“不派而派”的艺术品格。他擅演的老生戏有《战太平》 《打金砖》 《定军山》 《琼林宴》《打渔杀家》 《断臂说书》 《法场换子》 《打侄上坟》 《失空斩》 《击鼓骂曹》 《群英会》 ,武生戏有《长坂坡》 《八大锤》 《柴桑关》 《连环套》《三岔口》 《挑滑车》 《两将军》 ,改编或新编戏有《野猪林》 《满江红》 《响马传》 《云罗山》 《宋景诗》《将相和》 《赤壁之战》 《文天祥》《百战兴中唐》 。他在现代京剧《白毛女》中扮演杨白劳,在《红灯记》中扮演李玉和,在《林海雪原》中扮演少剑波,在《柯山红日》中扮演杨帆,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在《白毛女》中,他使用京剧程式有独到之处,从实践上破除了对京剧表现现代生活的质疑,为京剧现代戏开辟了一条走向成功的道路。

        京剧表演艺术家耿其昌曾听李少春谈起《白毛女》中的杨白劳是怎么塑造的。“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是戏曲艺人,没有杨白劳那样的贫下中农生活,他说:‘我有一个亲戚,从农村来到我们家,他很局促,也不敢坐,只坐在椅子边,给他倒一杯茶,他颤颤巍巍地双手去接,接过来又不敢喝,也不敢吃东西,我把这些细节用在杨白劳身上,特别合适。 ”耿其昌说,“现代戏中的老生没有髯口、没有水袖,连怎么出场都成了问题,可是李少春先生演的杨白劳,让观众第一眼看到的都是从传统中来的,他还特别注重人物刻画,观众很容易就接受了。 ”

         耿其昌还谈及李少春的传统戏:“先生扮演的林冲不是一个单纯的武生,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老生,他根据各场不同的情境、遭遇,以不同的技法来表现,比如‘菜园子’用的是杨派武生,‘长亭’用的是余派老生,‘白虎堂’又用的是武生,‘大雪飘’则以老生为主,把林冲的各个侧面表现得恰如其分。 ”

        女高音歌唱家郭淑珍曾和李少春一起出国访问演出,她回忆,李少春喜欢读书,大部分休息时间都在看书。 “他还问我,男高音是怎么发声的,我就找来男高音歌唱家,唱给他听,他后来竟然学会了,还把发声方法用在京剧电影《野猪林》里,听起来仍是京剧的唱腔,唱高了又很合适。 ”郭淑珍回忆,林冲有一段“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的唱段,“是李少春先生听到乞丐向路人乞讨,从他的情绪、调门中得到了启示,编创了这段旋律” 。

        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光回忆: “先生说,演员在舞台上应该精神点、聪明点、干净点、利落点、新鲜点、准确点、幽默点。 ”学戏容易、学精神难,在李光看来,李少春的艺术就是一个字——创,“他从生活中得来的,都用在舞台上了。他学地方戏,还学国外的戏剧样式,比如日本歌舞伎中的扇子舞,他就用在了《大闹天宫》的‘御马监’一折里。 ”

        李少春的为人从艺,深深影响了当时的青年京剧工作者。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回忆, 1953年,她只有18岁,和李少春等前辈艺术家一起参加了第四届青年联欢节,在罗马尼亚等国演出京剧折子戏。“当时先生演出了《闹天宫》 《雁荡山》《三岔口》,我演出了《水漫金山》 《拾玉镯》 。 ”刘秀荣说,为了把最精华的部分呈现给外国观众,节目有所精简,“先生认为,《拾玉镯》主要展现花旦的表演,塑造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于是简化了主人公出场后一系列复杂的唱念做打,让我耍着辫子唱南梆子上场。 ”在罗马尼亚,李少春、叶盛章等前辈艺术家看着青年演员排练《水漫金山》 ,十分喜爱,演出当天,两人竟悄悄化装,扮演了戏中的龙套,耍了一套单刀枪,为这出戏增色不少。刘秀荣说:“先生的扶持、关怀,让我们难忘。 ”

        刘长瑜回忆,她初演《红灯记》时,认为李铁梅的行当既然是花旦,就应演得活泼、喜悦,在李少春的影响下,她明白了现代戏不能完全拘泥于行当。“李铁梅是劳动者,她平时干活、担水,怎么能笑嘻嘻、轻飘飘地跑出来? ” 1965年, 《红灯记》在广州、深圳、上海巡演,当时刘长瑜还不为观众所熟知,李少春担心她遭到冷遇,心中不平和,在一次送站分别时,告诉刘长瑜, “逢要打哇呀呀,先起三笑” 。刘长瑜抱着这样的心态投入表演,没有因为观众一开始不认可她而气馁。她回忆,有一场演出中,李玉和就义时,台下一起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她扮演的李铁梅也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先生说的话,教给我如何做人,无论面对顺境、逆境,都要冷静、要清醒。 ”

        耿其昌回忆,李少春对青年演员非常关心,见了面总要和大家聊一聊。“他鼓励我们多学、多演,会得多了才能融会贯通。有一次他做了一个动作,问我是哪一派,我看不出来,他说,我这里什么都有,糅在一块儿了” 。耿其昌说: “有一次我在二七剧场演出《沙家浜》 ,戏演完了正在卸装,李少春、关肃霜两位先生竟来后台看我,告诉我哪里做得不好,李少春先生说着‘你应当这么走’ ,就当场把动作走了一遍,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有他作为范本,很多年轻演员不走弯路。 ”

        1949年7月,李少春参加中华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周恩来同志为他题词“为建设人民文艺而努力” 。1950年6月,李少春率先同叶盛章参加国营剧团,他自己挑班的“起社”和叶盛章创建的“金升社”都并入新中国实验京剧团。1951年新中国实验京剧团加入中国戏曲研究院,任京剧实验工作团第三团团长。1955年1月中国京剧院成立,任一团团长,此后便形成了以李少春、袁世海、叶盛兰、杜近芳为领衔主演的表演艺术家群体。国家京剧院院长、党委书记宋晨说,李少春先生在艺术生涯中走的是一条“继承传统,博采众长,开拓创新,发扬光大”之路,他的舞台艺术“博而又精,杂而又纯” ,艺术风格可概括为“博、美、精、新” ,博即广采博集,美即英秀壮美,精即严谨精致,新即清新别致、有时代感,是京剧的革新家。这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善于继承,敏于借鉴,勇于革新,艺术严谨,舞台清新,注重思想内涵与艺术表现的完整统一,以高端的艺术手段反映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时代精神。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李鸣盛以及他的《三家店》
独树一帜的京剧艺术大师张君秋
烟台籍京剧名家的青岛缘
邓华“私藏”京剧队
余叔岩的文人气
延安中央党校的平剧演出
一代大师张君秋:见证了京剧史上空
京剧“猴王”杨月楼
1950年至1964年北京的京剧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