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国粹京剧   2019-12-15 09:50:26 作者:熊子怡 来源:文汇网 文字大小:[][][]

        观京剧《赤与敖》:水一样浸透的力量,火一样吞噬的魔力

        首届中国(上海)小剧场戏曲展演暨第五届“戏曲·呼吸”上海小剧场戏曲节展演剧目京剧《赤与敖》12月4日上演于长江剧场。满怀着期待感,打开这部作品的宣传文稿,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这给人制造出了一种什么样的形象预兆呢?豪情的?勇猛的?孤傲的?英姿飒爽的?意气风发的?在笔者看来,它是全剧中英雄形象的化身,它有着水一样浸透的力量,火一样吞噬的魔力,也有泥土一样厚重的质朴,男子汉的气度不禁跃然纸上。

    《赤与敖》:复仇故事

        故事发生在春秋末期,题材源自于东晋志怪小说《搜神记》中的《王三墓》,鲁迅先生亦著有小说《铸剑》,收录于《故事新编》。讲述的是春秋末期,赤为替父报仇,自割头颅交与初识的敖,敖杀王成功后也拔剑自刎的故事。

        赤:天下闻名的铸剑师干将之子,天性纯良憨厚。及冠之年时被娘亲告知其父的血海深仇,此后便肩负起一大任——替父报仇,刺杀楚王。

        敖:整日不学无术的小乞丐,庸庸度日,自得其乐。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最擅长之事是砍人头,其砍过的人头不计其数,但是最想要砍的是那楚王之头。

        楚王:楚国君主,骁勇善战,却傲慢自大,杀戮无数,不愿悔改。因果报应之下,必然面对最终的悲惨结局。

        巫阳:巫文化的代表,是一位神秘莫测的占卜大师,后被楚王驱逐,且永世不得进郢都。

        蓼姬、蒲娃:女性角色,分别是楚王的妻室和赤的初恋。

        该剧角色众多,设置巧妙,且以三个男人为主线人物。整个故事以“替父报仇”为核心动机,悄悄地拉开帷幕。历史上带有复仇元素的戏剧作品不在少数,其中以《哈姆雷特》最为典型。但是哈姆雷特的复仇历程就好比寒风凛冽的大海和礁石,在风雪或月光的映衬下,所呈现的色彩一定是暗蓝色那种冷色调的。而敖的复仇之路就像成熟了正在秋风中沉醉荡漾着的田野,或阳光下的向日葵,所呈现的色彩是金黄色的。大概是前者蕴含着令人“沉思”的意味,而后者则拥有“育人”的能量。

    从戏剧学的视野出发:作品中的三种悲剧精神之体现

        “义正胸阔爱长存,气虹豪迈男儿魄”是看完整场剧下来的第一感受。严肃的情调、崇高的境界、英雄的气概无不彰显着其千古文人侠客梦的精神内核。不由分说,这是一部典型的悲剧作品。

    一曰严肃的情调

        中国古人有一句话:“民生生不易,祸至至无日,戒惧惧不可怠。”这就是对人生的一种严肃的态度,在此剧中也有所体现。英国作家沃波尔也曾说到:“人生者,自观之者言之,则为一喜剧,自感之者言之,则又为一悲剧也。”这里指的“感之”是决不能出之超脱与理智,是对世界动了真感情并执着地介入其中,恰如赤与敖的对话——相逢陌路,你愿信我。相逢陌路,你愿帮我。这究竟是怎样纯粹的情感,说者无意,听者却会万分地感动。反观现代人,多的是被欲望燃烧起的郁闷和烦躁,要说毫无利益相交的真情,倒也寥寥无几。而这部戏剧作品,仿若给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带来了某些光亮——也许就是那份深藏在每个人心间的民族信仰。

    二曰崇高的境界

        崇高是一个审美范畴。物理空间的浩瀚、雄伟与精神力量的伟大、深邃,都会给人以一种崇高感。在笔者看来,赤与敖的双双牺牲是最能引起崇高感的关键因素。尽管死亡的结局看起来有些惨淡,但是他们身上的凛然正气并没有随着生命的结束而消失,那份气魄在舞台上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悄无声息地直击人的心房,令人肃然起敬。谈及此,不由让人想到贺铸的《六州歌头》——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三曰英雄的气概

        作为悲剧精神所表现的英雄气概,具有两个必要的条件,一是“义”,二是“力”。所谓“义”,它是一种专属于主人公的坚毅态度,并且主人公会感受到正义在身、真理在握。所谓“力”,既指思力、智力,也指毅力、体力。在该剧中赤与敖兼具这两个条件,是英雄气概的完美呈现。他们表现为舍生忘死,同时也是“大丈夫”的一种“义”。再拿中国元代悲剧《赵氏孤儿》来说,它所表现的英雄气概也是一种“义”。但是不同之处在于《赵氏孤儿》更着重于“忠”,而《赤与敖》着重于“信”。而相同之处在于,编剧们有着共同的创作动机——向民族的侠义与傲骨致敬,向所有为爱而坚守的英雄致敬。

    浅析剧中的唱腔与伴奏乐器京二胡唱腔(以楚王和赤为例)

        从“老生前三杰“程长庚、余三胜、张二奎出现开始,京剧才出现一些流派化的趋势。慢慢地,随着京剧的崛起,流派纷繁也成为了京剧的一大特色。

        剧中的老生楚王由吴响军饰演,他是国家二级演员,常演剧目有《四郎探母》、《文昭关》、《三家店》、《三娘教子》、《定军山》,曾获第五届中国戏曲红梅荟萃“红梅金花”称号,上海市文艺人才奖。师从著名京剧演员张克,是”亮嗓杨派”(杨宝森)的代表人物。吴响军音域宽广,骨格清高,韵味醇厚,台风霸气,寓情于声。他在不逾越杨派的艺术规范的基础上,有了一些新的表现,他的演唱方式高亢嘹亮,颇带飒爽之气。提及老生杨派,需追溯到谭鑫培和余叔岩两位大师。杨宝森先生曾学习过二人的唱腔,最终却确立了有别于他们的独特门派。

        而小生赤由孙亚军扮演,学演剧目有《八大锤》、《雅观楼》、《周仁献嫂》、《飞虎山》、《吕布与貂蝉》、《罗成叫关》等。曾获上海白玉兰新人主角奖榜首,第四届中国戏曲红梅荟萃“红梅金花”称号。师从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副院长金喜全,是“叶派”(叶盛兰)的传人。孙亚军气度大方,扮相清朗,行腔刚劲遒健,华丽婉转,干净利落。他将赤的优柔寡断、悲壮苍凉演绎地真真切切,其表演起伏跌宕,层层推进,直至高潮,令人拍案叫绝。

        伴奏乐队丰富不已,有京二胡、月琴、中阮、大阮、唢呐、三弦、海笛、埙、琵琶、笙、古筝、小锣、大锣、大堂鼓、小堂鼓、铙钹。没有像以往的京剧作品一般,采用京胡作为主要的伴奏乐器,而是运用了京二胡。这使得它在众多乐器中犹如万花丛中一点红,吸引住了笔者。京二胡是京胡艺术在发展历程中派生出的一个新的胡琴品种,源自梅兰芳先生排演新剧《西施》时嫌场面单薄,想要增加厚度,于是其琴师发明出尺寸、音色均介于京胡与民乐二胡之间的一种新乐器,一时被称作“梅派二胡”。圆润醇厚的“梅派二胡”与高亢响脆京胡的合奏,果然使得梅腔更显厚重。不久“梅派二胡”就遍及旦行其他流派,改称“京二胡”,坐定了旦角乐队的第二把交椅。在该剧中,它对演员的发音和情感起到了升情绘境的作用,发展了京剧音乐的表现力,也增强了其宽厚的延展性。

        谈及胡琴,便要说到琴师。不为人知的是,在京剧中,负责伴奏的琴师与表演者之间大部分都是知己好友的关系,他们互感其志,通其情,合作多年。若没有琴师高超的拉奏技艺,表演者的唱曲热情大抵都会减淡不少。例如梅兰芳先生与其琴师徐兰沅,两人相辅相成,推出大量经典之作,双手托起了京剧艺术的黄金时代。

    由京剧《赤与敖》延伸到对中国传统戏曲文化的思考

        现今的音乐圈不同于往日,戏曲不再是热门话题。业内人士普遍都热衷于西方音乐文化——西洋乐器、美声唱法、爵士风格、黑人音乐……,假使将它们演绎得生动无比又能如何?西方人只不过会认为模仿得倒还不错,但是离原版还是差距较大的。这就类似于国人在看西方人演绎戏曲时那样,多少都感觉欠缺些韵味,不够地道。所以我们是否应该仔细研读一下中国的传统音乐文化呢,若自身的音乐文化都尚未了解,又谈何学习别人的呢?

        但愿未来听戏、赏戏、懂戏的人群能够逐渐蔓延开来,也望在新的时期,能够给京剧以复兴的契机和重振的幸运。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冯冠博开年大戏《野猪林》
京剧《赤与敖》传统形式焕发现代活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七):见孩
京剧《大·探·二》观后的反思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六):“三
评上海京剧院新版《大唐贵妃》
观小剧场京剧《赤与敖》
11月17日梅大看《满江红》
评台北新剧团实验京剧《回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