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杜近芳 “口述” 让我想到盖叫天
国粹京剧   2019-12-30 10:20:35 作者: 逄春阶 来源:大众日报 文字大小:[][][]
    杜近芳 “口述” 让我想到盖叫天 

        我不懂京剧,但喜欢欣赏,还特别爱看京剧表演艺术家的口述实录、创作笔记等。最近《杜近芳口述实录》出版了,我看后,又是一番感慨。戏里精彩,戏外同样精彩;台上风光,台下风霜;风霜磨砺,光泽乍现。

        杜近芳曾用“生于乱世、长于治世、成于盛世、流传后世”的“四世论”来概括自己的一生。这本口述,就真实地说出了自己的“四世”。

        杜近芳的谈话风格,既有老北京人的畅快“嘎嘣脆”,又有梨园人的风韵,恰是性情的真流露。杜近芳说自己小时不识字,师父王瑶卿对她口传身授《连环计》里的貂蝉时,提问她剧本头一句话“守身如玉”是什么意思?因没文化,不会读剧本,她的回答是“把手伸出去,特别白、特别亮,跟玉一样”,师父听了当众捧腹。

        我这干记者的,就喜欢这样的采访对象,快言快语,绝不拖泥带水。可惜很少遇到。

        不疯魔不成活。杜近芳对京剧艺术的痴迷,真正进入了迷狂状态。几十年来,杜近芳没有留过长发。小时候她偷偷瞒着家人,躲屋里把自己的辫子给铰了。她嫌长头发梳洗起来浪费时间,省下梳头的时间,能多背两出戏。工作后,每逢节假日,她都会在门上贴纸条并放两份礼金于门前,上写“家中无人,来人留言,若有红白喜事请自取”。

        “若有红白喜事请自取”,这有点儿黑色幽默,拒绝一切来自世俗的应酬,把一切置之度外,满脑子就一样——戏。真是非常之人,有非常之举。

        口述实录中,不断地抠一个一个细节的场景,让人心疼,也让人敬佩。

        读着杜近芳,我突然想起被田汉先生赞誉为“南北武生泰斗”的盖叫天先生来。

        盖叫天的口述《粉墨春秋》,陪伴了我三十多年。我是从《傅雷家书》上知道这本书的,先是两次从图书馆借来看,后来从南京邮购了来,时常翻看,还专门做了一百多张卡片,摘录了书中的精彩片段。

        比如谈到眼神,我是这样摘录的:“花旦戏也常用得着‘瞟’。从来没有一个姑娘在谈情说爱时朝着爱人瞪眼珠子的。但同是一个‘瞟’,还有正邪之分,武松为人正直,瞟时正气。西门庆也用‘瞟’,可就透着邪气,带点贼相。因为他的心术不正。‘飘’是偷着看人一眼的动作,所谓‘飘你一眼’,这在花旦身上用得很多。譬如她和一个人对面坐着说话,你来了,坐在一边,她心里想着你,但又不便正面看,于是脸冲到别的方向,两个眼珠由下向上在眼眶里打一个圆圈,假装着没看见你,可是在眼珠转动的时候,已经看见你了。‘眇’有那么点儿似看非看的意味。比‘飘’更轻飘,滑溜,只是用眼睛像阵风似的向你‘扫’一下。”瞟、飘、眇,三个字在字典上是冷冰冰的解释,而到了盖叫天这里,就活灵活现,细微的差别,不经意间就捕捉到了。这是艺术的奥妙。我是一个记者,对文字按说也该讲究一些,可是,达不到盖叫天先生对文字的深刻理解、精准把握。惭愧惭愧。

        盖叫天17岁那年在杭州演出《花蝴蝶》时,折断了左边的胳臂。47岁那年在上海演出《狮子楼》,又折断了右腿,不幸的是,医生接错了他的腿骨,他就把他的腿在木床上弄坏重新接起来,在床上躺了两年,又顽强地站到舞台上。他说:“练习走圆场首先是端正姿势,先站正了,来一个姿势,精、气、神都有了,然后举步。走的时候,身上、脸上依然要保持住立正亮相的姿势和精神,站着是这样,举步走也是这样,一步十步一百步也是这样。同时更要注意提气,提着气,下身就会显得轻捷。气球灌满了气不是往上浮吗,人也是这个理,要是松了这口气,那就会感到两腿拖累,下身沉重,也就不美了。戏里神仙驾云,妖怪驾风,人呢,说句笑话:得‘驾气’。演戏,走圆场,确实要有‘驾气’的那股劲儿才行。”

        盖叫天说的是演戏,何尝不是参悟人生呢。“驾气”,首先得有气,其次要有“驾”的能量和“驾”的自觉。能驾气的人,是天地君子,他们骨头里有钢,百折不挠,他们血液里有从容的流速,踏着自己的节奏前行。

        盖叫天、杜近芳等京剧表演艺术家,都是国之瑰宝。他们用自己的才智奉献给人间最美的东西,值得大家珍惜。可是,对于他们的口述、创作经历却少人问津。禁不住心生遗憾。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京剧《火烧望海楼》的编与改
莫使春光别去
浅谈绘画艺术对梅兰芳舞台艺术的影
徐兰沅操琴感悟:京剧舞台上的改弦
杜近芳 “口述” 让我想到盖叫天
流传至今的京剧是谁写的剧本?
鞍山京剧往事
梅兰芳首次访日公演的台前幕后
京剧言派中兴始于青岛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