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京剧《大·探·二》观后的反思
国粹京剧   2019-12-31 10:17:38 作者:杨秀玲 来源:天津日报 文字大小:[][][]

    京剧《大·探·二》观后的反思  

        京剧《大·探·二》是生旦净三行最出彩的一出大戏,由《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三出折子戏构成。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戏曲演员均以能上演此剧为一幸事。近日,观看了天津京剧院的《大·探·二》深有感触,如果没有裘派名家康万生保驾护航,不知这出戏能不能演出“彩”来。

        《大·探·二》属于唱工戏,讲求生、旦、净之间的功力悉敌。演员没有扎实的功底和充沛的气力、雄强的嗓音是很难唱出好的效果。早年,康万生曾与王则昭、李经文合作过,今天与王艳、王帅军、赵华合作,明显看出带有提携新人的意思,故而“悠着”唱、“帮衬着”唱。

        《大·探·二》按戏份儿还属于生、旦、净戏份儿平均的戏,三个角的实力必须势均力敌,不分上下,相辅相成,才能唱出“彩”来,观众听着才能过瘾。当下戏曲院团为培养年轻人,达到“以老带新”“以戏促才”的目的,均由舞台经验丰富、演技高超的老艺术家“陪演”。而与这些老艺术家相比,青年演员明显看出功力不足,技巧欠缺。青年演员要想演好这出戏,尚需在基本功和唱腔上多下功夫。

        首先,越是经典剧目越要多看多听多演。京剧艺术的成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酝酿、积累和提高的过程,京剧演员的成功也需要经历长期的苦练、积累和提升。这其中剧目演出“量”的积累很重,没有相对数量的剧目演出积累和舞台实践经验的夯实,出不来高质的表演艺术效果,质与量是相对统一的。青年演员只有多学戏多演出,把每一出戏演熟演精,才能量中求质。余叔岩当年所学甚多,但在舞台上演出相对较少,目前,留下的只有“十八张半”唱片。如果后人能把这“十八张半”中的唱段学好,也是弥足珍贵,量中取胜。

        其次,越是生戏越要向老艺术家学习。我们这代人都没看过余叔岩、杨小楼、梅兰芳的舞台演出,但不等于学不来。现在有老唱片、音配像、像音像,有剧场演出,还有健在的老艺术家给予指点,这些都是很好的学习资源,应该好好把握。不要因为老艺术家“陪演”,从而降低了自己的艺术水准。当有一天这些老艺术家能够因你而自由发挥时,你才真正成了名家。

        再次,越是熟戏越要注意技巧发挥。过去对艺术理论的研究一直强调“自然”,因为“自然”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但这种境界要靠“技巧”来支持。通过高度的“技巧”锻炼,从而达到“自然天放”的目的,这才是表演艺术的最高境界。有的演员天生一副好嗓子,声音洪亮,但嗓子好不等于你掌握了戏曲演唱的技巧,其中这个“巧”字是在你有了长期苦练的过程后才凸显出来的。康万生先生就比较善于运用自己的嗓音,他的唱腔既高亢激越,又迂回婉转,塑造剧中的徐延昭,可谓字正腔圆,声情并茂,这跟他长期以来恪守“声要圆熟,腔要彻满”的演唱规范有很大关系。在《大·探·二》中,尽管他是悠着唱、陪着唱,仍觉得韵味浑厚,气力充沛。尤其是从“还抱着幼主爷把国执掌”到“二卿不把国来掌”,共六十多句生、旦、净“鱼咬尾”式的大段“二黄原板”接唱,环环相扣,一气呵成,这就是技巧的把握。所以说舞台艺术需要“技能”,更需要“训练”。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一)
姓“京”的新编现代京剧《向农》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八)终结篇
观看《空中剧院》播放《四郎探母》
我看李玉声的《单刀赴会》
观张火丁《春闺梦》后记
《渡江侦察记》创作过程
一年只演一回的封箱戏
麒麟剧社封箱大戏《济公活佛》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