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七):见孩童之种种
国粹京剧   2020-01-05 10:07:59 作者:徐徵祥龍 来源:新浪微博 文字大小:[][][]

    赏析丨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七):见孩童之种种

        韩廷凤再上场时,先是一叹。此一叹非同小可,与之前皆不相同,观剧者仔细聆听,可见“气力大于声”之特点,全然叹气,重在“气”字。此处力度处理要大一些,烘托气氛,皆因之前哀叹累积所致,故而更加意境深刻。

        听闻吴相公转回程来,韩廷凤激动而起,这一表演,谭孝曾老师入木三分,如此处不显急促之态,难全人物形象。韩廷凤本是实诚之人,越发老实,越难隐心中之想。是上次,吴相公许诺时,虽与韩廷凤而言似乎客套之语,但却隐痛心中,唯盼望是真,不想今日吴相公再来拜访,虽不是韩廷凤未卜先知,可亦见其对此事挂于心怀,不曾放下。孝曾老师猛地起身,不等吴相公言罢,便匆匆喊出吴相公的名字,足见孝曾老师对韩廷凤怀揣梦想的盼望之态理解深刻,故而才有这般演绎。

        随后,韩廷凤问:“吴相公,你是几时回来的呀?”这一句之始,先调眼神。刘曾复老曾推荐梨园弟子习学《梨园原》一书,其中对用眼之要求做过详细叙述,孝曾老师于此处深谙此理,并迅附实践。孝曾老师先是瞪大眼睛,看着吴相公,其神态似小儿见玩具一般,殷切盼望之情不绝。随之,“吴相公”三字一出,便拉近距离,微微凑近,做躬身状,眼神与嘴型亦调整为月牙,可谓“眉开眼笑”,这便是韩廷凤本人之态,如在眼前一般,真实可爱。

        韩廷凤问“几时回来”,吴相公回复说道:“刚刚回来”。魏振山先生在为笔者说戏时,对此处一个动作极为重视,怹曾说:“谭富英在演至此处时,听说‘将将回来’四个字,就得拿出员外爷的姿态来,不能失了身份,虽心急如焚,但是不能表现出来,还得稳着点,找个说话的由头,客套客套,所以,我那会儿每次看他演出,这里都会回头看一眼,这样,台下观众一看便知其意,这一点处理的妙。” 

        再观孝曾老师之演绎,规矩自然,先猛地回头,托手,随后眼向下看,思索,继而立即转身问答,连贯间毫无瑕疵,可见功力颇深。随后,韩廷凤问催讨账目事宜,后又祝福“恭贺发财”,可见身为员外,也算的是沟通高手,老谋深算,若真无购买子嗣之事,客套一番,亦不尴尬。因此,询问时,其语气要轻柔随意一些,因此,孝曾老师处理时,完全按照客套礼仪的沟通叙述,包括“请便”二字,亦是平平而出,淡淡而收。

        随后,吴相公带孩子进堂拜见,此处演法颇多,见孝曾老师又是一种理解,大为欢喜,同样故事,一般情结,内心不同,方是戏曲艺术之魅力所在。

        魏振山先生为笔者说戏时,提到此处,认为有两种处理方法。

        其一之演法,韩廷凤见孩童进堂,大为欢喜,眼神随孩童移动,可谓眼不睁眨的看着孩子,有上下打量及捋髯之动作,见孩童拜谒自己,起身,再坐下,伸手相搀,激动不已,话语淡淡而出,全身精力尽在孩童身上,略显出神之态。见孩童礼貌有加,更是转为亲切之态,幸福顿生,随后,转面问吴相公一切根由。

        其二之演法,韩廷凤见孩童后,一惊,随之转为沉稳之态,等吴相公引导孩童拜谒时,才放轻声音,直接转面询问孩童根由,以确定自己理想之猜度,听吴相公说买来孩儿之时,方才情绪激动,晃身形,伸手做搀扶态,见孩童坐时,才上下打量,眉开眼笑。

        今见孝曾老师之演绎,大有创新之感。首先,其不改传统,保持拜谒时起身之态,同时按照韩廷凤之身份重新组合,纵观之,亦更合理。

        首先,孝曾老师从孩童进堂之始便起猜测,但目绝不视之,言曰:“故作镇定”,随后,吴相公引导拜谒时,才转面,起身,再坐下,与孩童之戏相配合,天衣无缝。见孩童施礼下拜,心中肯定,便对自己猜测事,十之八九,拿稳之后,才让其坐下,但依旧平稳之态,面不改色。随后见孩童礼仪规范,颇通长幼尊卑之理,大为心欢,这才改平淡情绪,转而激动,念道:“呃......好,好,好,坐下,坐下”,这样前后对比之演绎,更能烘托出韩廷凤的内心世界。这类微调,全系京剧人之舞台理解所致,理解力愈高,其创新度则愈盛,鉴赏度亦可谈。

        故而,如京剧之创新皆从此启耳,天下戏曲何谈不兴盛乎?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看朱强演出的《清风亭》
观江苏京剧《眷江城》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四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品鉴丨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一)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八)
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