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戏曲跨界的传统不能丢
国粹京剧   2020-01-23 10:59:12 作者: 张璐 来源:中国艺术报 文字大小:[][][]

    戏曲跨界的传统不能丢

        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副教授胡叠在回忆2016年与京剧演员王佩瑜合作京昆合演作品《春水渡》时说,剧中“法海”以京剧老生演绎,“许仙”以昆曲小生演绎,“当时我特别想在音乐上做一些探讨创新,演出的时候我们用了两组乐队,一边上昆曲,一边上京剧。一些人觉得从视听效果上看京昆是不融合的,我觉得这是一个观念的问题。 ”胡叠认为,对于戏曲创作融合,创作者的观念首先要跟上来,一些作者囿于传统,不太愿意“走出来” ,觉得“京”就是“京” ,“昆”就是“昆” ,也不愿意看别人的东西,需要突破这种障碍,给戏曲在当代的发展一个更大的空间。

        近日,由北京市文联主办、北京评协承办的“当代戏曲创作中的跨界与融合”专题研讨会在京召开。吴新苗、胡叠、颜榴、白爱莲、红袖、丁嘉鹏、康健、胡翰驰、俞丽伟、杨肇菁等与会专家梳理了戏曲创作跨界融合的历史脉络和理论背景,针对当前戏曲跨界融合的现象、概念、生态、传播与营销等话题展开讨论。

        当前互联网经济时代,各行业跨界融合蔚然成风。而在古老的戏曲领域,专家们表示,跨界融合其实与戏曲史演进伴随始终。在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教授吴新苗看来,跨界融合概念是后现代主义思潮下的产物,而跨界融合的行为,则在戏曲艺术发展史上屡见不鲜。“中国戏曲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在跨界。比如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北京曲剧,上世纪50年代演出时,仍然把相声和戏曲杂糅在一起,明显是相声和戏曲的跨界。 ”吴新苗说,由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国人对现代性的追求,才使得脱胎于杂剧的中国戏曲走上了改良提纯的道路,当前戏曲要继续加强跨界融合,才能再度焕发青春。“我觉得跨界应该没有禁区,可以去跨,你该怎么跨怎么跨,不要想守护一个什么‘中心’ ,可以根据个人的情况,步子小或步子大,不要觉得自己步子迈得小了,就批评别人步子迈得大了。 ”

        那么如何才能跨得好?专家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中国木偶艺术剧院制作人、国家二级演员康健从事木偶戏创作多年,她从票房惨淡的传统木偶剧如何成为青少年热捧的“潮”文化的亲身经历对戏曲融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康健说,最开始木偶戏只是一味地效仿戏曲的动作,后来有前辈提醒,人能演的动作,为什么不去看人演要去看偶演呢?所以这几年他们转换了角度,“有一次跟国家话剧院合作,我们创作了一个小剧场剧目叫做《桃李街23号》 ,合作者说小剧场话剧里面可不可以融入木偶戏,我的新世界的大门就在那个时候打开了。后来我也尝试将木偶戏与儿童剧、京剧融合,去年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合作的《哑女告状》 ,我摒弃了原本的‘一桌二椅’ ,给予新的舞美设计,看起来也很不错。 ”康健表示,大数据时代,更要利用好大数据手段掌握观众需求,实现传统戏曲的当代美学表达。

        “一个剧种究竟走什么路才能真正现代化?传统戏的现代化融合逐渐深入,一定要把动作具象化,而不是简单只附着一种程式。 ”北京河北梆子剧团青年编剧丁嘉鹏说,“京剧《赵氏孤儿》在设计《盘门》这一场,程婴看到韩厥,故意把带子松下来,装成是一种我带子松了,不是心里有鬼,然后再装上,给自己在门口踟蹰不前一个非常好的理由。我认为这样的设计就是一种具备现代性的设计。 ”

        在丁嘉鹏看来,现在做跨界也好、后现代的作品也好,有的是淡化叙事,但是没有淡化思想,而一些传统戏淡化了叙事未必是真有思想。“马连良先生的行头、道具和舞台装置、灯光等受到广东粤剧的很多影响。当时大家认为广东粤剧是洋戏班,而现在,广东粤剧在应用西方的乐器和搬演西方名著。莎翁的戏我们丝毫不觉得别扭,但是现在看京剧的表现,甚至是我自己所在的剧团表现古希腊的题材,我个人觉得还是有跳脱。 ”丁嘉鹏说,在考虑现代性的前提下,剧种的融合掌握“度”也非常重要,从业者应该反思,自己对这个剧种的传统认识得深刻不深刻,有没有我们的操作可能。

        研讨会上,还有一些专家认为,当前戏曲跨界融合有限且呈现欠佳。北京京剧院导演白爱莲认为,文学性、思想性弱化,想象力、创造力不足以及对戏曲本体美学探索不够是主要原因。“我们讲戏曲美学,会去想这个戏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格,是表现主义,还是现实主义。我们要知道这个东西,对它有定位,才可能‘跨’到相应的高度。台湾导演吴兴国为什么做得很好?我觉得他一直在思考,过去他集结一群青年京剧演员,创立‘当代传奇剧场’ ,创团作品选择了莎士比亚的《麦克白》 ,融合话剧、现代舞、电影手法,把嘻哈元素加进戏曲,取名为《欲望城国》 。吴兴国自己的身份就是很跨界的,‘跨界’是一个时尚的名词,也是时尚的做法,但如果缺失了思想性、想象力等,这个作品的完成度就会打折扣。 ”

        “把别人的小技巧拿来就是跨界吗? ”在作家杨肇菁看来,答案是否定的。无论是戏曲、话剧还是其他艺术创作,要达到世界级水平,最终还要通过文化层面乃至哲学层面的跨文化融合来实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京剧“牵手”手游触发年轻人打开传
“年轻”的京剧
云端抗“疫”,如何彰显戏曲传播新
京剧票房群体调查及美学研究
从传统戏谈戏曲剧本创作三要素
京剧院“跨界”出手游 新文创激发
小剧场,与戏曲的未来相关
戏曲跨界的传统不能丢
京剧《颜文姜》与博山孝文化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