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搜孤救孤》气一断情绪也就断了
国粹京剧   2020-05-27 09:19:19 作者: 来源:京剧三鼎甲 文字大小:[][][]

    邹功甫先生谈《搜孤救孤》:气一断,情绪也就断了。

        在京剧老生流派里,“余派”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流派。余叔岩是谭鑫培“谭派”最杰出的继承人,又是“余派”的创始人。他在学习、继承“谭派”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体会,结合自己的条件,进行了发展和创造,从而形成了有独特风格的“余派”。余叔岩无论在唱、念、做、打各个方面都有独到之处。这里,我们只从唱工艺术方面作些探讨。

        余叔岩在唱工艺术方面造诣很深,他的唱腔音色甜美,韵味醇厚,刚柔并蓄,耐人寻味。这和他在唱工上的技巧有着密切的关系。余叔岩在咬字、行腔、用气等方面下过很大的功夫,他利用自己刚柔相济的嗓音,通过干净而松弛的咬字,细腻而流畅的润腔和纯正而富于变化的音色,恰当地表现出各种人物不同的思想感情。 这里不可能把余派唱工艺术向大家做全面的介绍,只能结合一些唱段,粗浅地谈一谈余派唱腔的某些技巧特点。

        《搜孤救孤》里的一段【二黄原板】唱腔。这是程婴恳求妻子舍己救人,献出自己的亲生儿子去冒名顶替,搭救赵氏孤儿的一段唱。程婴劝说妻子舍掉亲生子搭救孤儿的性命,心情是很急切的。但是,他知道妻子绝不会同意。所以,必须耐心地讲清他与公孙杵臼定计救孤的始末根由,恳求妻子接受这个安排。

        余叔岩在这段唱里表现了既急切又耐心的情绪。劝说妻子的口吻虽然是温和、恳切的,但是又使人感到程婴的内心却是翻腾起伏,很不平静的。在这段唱里,有些字音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比如,第一句“娘子不必太烈性”,“娘子”的“子”字,字头用“喷口”。“余派”的“喷口”不是一般的靠嘴皮子使劲,而是用气息推动,听起来既有厚度又有弹力。“余派”称这种音为“苍音”。“苍音”是不能行腔的,必须马上不露痕迹地过渡到清脆、明亮而有力度的“清音”上来行腔。

余叔岩 搜孤救孤

【二黄原板】
娘子不必太烈性
卑人言来你是听
赵屠二家有仇恨
三百余口命赴幽冥
我与那公孙杵臼把计定
他舍命来你我舍亲生
舍子搭救忠良后
老天爷不绝我的后代根
你今舍了亲生子
来年必定降麒麟
千言万语她不肯
不舍娇儿难救孤身
无奈何我只得双膝跪
【二黄散板】
哀求娘子舍亲生

        这样把“苍音”和“清音”结合运用,音色就有了变化。接下来,“不必”的“必”字归韵收音也很别致,不是“平归”也不是“落下”而是往高里挑。这是“余派”独有的“高归”唱法。这一句里的“性”字也是高归。这样唱,听起来显得活。这种收音方法的妙处是:音收住以后,使听者感到仿佛还有余音绕耳,耐人寻味。在这段唱里,还有一句“舍子搭救忠良的后”,也处理得很巧妙。

        “忠良”的“忠”字后面有个小停顿。在停顿的地方只能屏息,不能换气。如果气一断,情绪也就断了。余叔岩是用“音断气不断”的方法,即虽然声音有停顿,但是情绪不中断,收到了“音断意不断”的效果。从上面的例子可看出余叔岩对唱腔的一个字一个音都是很讲究,处理得非常细腻的。

    (摘自邹功甫《余派唱工艺术浅谈》)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梅兰芳表演艺术的“移步”与“不换
我所看过的京剧《白蛇传》
从余叔岩的“宋江”,看当代京剧创
京剧里的梦境
艺术进阶三要旨
京剧《赤与敖》 手提三尺剑,敢为
儿童节里说说京剧《小放牛》
传统戏曲文化,京剧音乐,它所起的
湖南京剧《亡楚鉴》 编剧导演有话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