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传统戏曲文化,京剧音乐,它所起的主要作用
国粹京剧   2020-06-06 09:32:51 作者: 朱轩说文化 来源:百家号 文字大小:[][][]

    中国传统戏曲文化,京剧音乐,它所起的主要作用

        作为皮黄腔的京剧,西皮和二黄两种曲调相对来说是有不同情调范围的。西皮因为其高亢、挺拔、潇洒、流畅,多用于表现具有喜剧色彩的剧情,如《四郎探母》、《辕门斩子》、 《凤还巢》、 《穆桂英桂帅》 等;而二黄腔的情调大都是庄严、悲壮、激昂、沉郁,则多用于表现具有悲剧色彩的剧情,如《洪羊洞》、《大探二》、 《姚期》、 《六月雪》等。考察大量的京剧剧目,凡以二黄为主调的剧目,几乎很少有轻松愉快的玩笑戏。尽管属玩笑戏的《游龙戏凤》一剧中用了不少四平调的唱腔,可是四平调旋律平和、简单,具有诙谐色彩,与大多数的二黄板式并不一样。

        虽然西皮、二黄这种分工不是绝对的,但西皮和二黄两种唱腔由于其主导情调的不同,而对表现不同剧情,烘托不同戏剧气氛又起着不同的作用。京剧音乐中的各种曲牌音乐借用了很多昆曲的曲牌,也有一些来源于民间器乐曲。有些是大字曲牌,是有演唱的,其唱词及音乐为剧情服务,起着很好的烘托剧情的效果。有些大字曲牌去掉了演唱,成为纯器乐曲。所有这些京剧曲牌伴随着京剧的发生、发展而逐渐形成,逐步与京剧形成了统一的风格。经过优选,常用的几十种曲牌除能配合动作、辅助唱念、表演和表现戏剧情节外,还可使京剧艺术更富有感染力,起到渲染舞台气氛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仅以《贵妃醉酒》一剧中的各种曲牌的应用,就可看出各种曲牌对烘托剧情所起的作用。当典雅、优美、舒展的[二黄小开门]奏起,宫女先上场,尔后雍容华贵的杨贵妃走到台前,投袖、拂扇,转身。当小锣帽儿头奏后,一大段[四平调慢板]的大过门为杨贵妃的开唱做了很好的铺垫。剧中[万年欢]、[柳摇金]等胡琴曲牌的运用,都使全剧沉浸于一种高贵、典雅、幽怨、多情的气氛之中,给观众以音乐美的享受之中。

        从某种意义上说,京剧音乐是有极强的表现力的,其特殊的音响效果能够对剧中的相关情景起到渲染描绘的作用。诸如朝贺饮宴、洞房花烛的喜庆场面;官员升堂、元帅点将的威严场面;宏伟壮丽的宫殿、气象森严的公堂;乃至江上行船、水势滔天、战场厮杀、人喊马吼、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儿啼鸦噪、夜静更深、晨钟暮鼓等,各种情景均能表现,且表现手法极为简练。有时恰似中国的水墨写意画的风格,追求其意境和神韵。几件乐器经巧妙搭配组合,即能生动、形象地表现出各种气氛、场景、情致,这不能不说京剧音乐所具有的艺术功力为舞台生色增辉功不可没。京剧舞台上,打击乐在烘托、渲染气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它通过节奏、音色、音量、速度的变化对比,可以表现戏剧矛盾冲突,制造为剧情所需要的环境气氛。

        比如文人书生或妙龄女子悠闲上场,多用小锣;而表现战争、升帐、升堂、刑场、起更等场面及唢呐吹打用大锣加堂鼓;伴奏水战场面用齐钹、大铙;伴奏“走边"用镲锅。凡灵堂哭祭法场诉冤之类的情节,演唱大段反二黄时,均加大堂鼓,以增强唱腔悲苦之感。如《群英会》“打黄盖” 一场开头,周瑜要在第三天等候他原以为交不上十万支雕翎箭的诸葛亮要斩立决。周瑜上场前起[急急风]锣鼓,造成杀气腾腾的气氛。而《碰碑》一剧,杨老令公持象鼻刀上场,锣鼓打出寒风凛冽、景象肃杀的气氛,配合杨继业饥寒交迫、英雄末路的悲惨结局,使观者看了也不寒而栗。音乐在戏曲结构布局方面起者积极的作用。其中涉及到整个舞台的大局方面,例如唱段的层次安排,过场音乐的穿插,锣鼓的配合,以及对剧情的层次展开,人物感情的起伏变化,戏剧性场面的渲染等等,在总体和分场的布局中,都能起到积极的调节和平衡的作用,有的还能起到布局中的枢纽作用。比如打击乐就起着场次、段落转换,唱、念、做、舞之间相互衔接的作用,通过锣鼓把舞台表演的各个环节贯穿起来,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四进士》一剧中,宋土杰第一次出场的心境闲适自在,“闲暇无事”, 要“到街市上走走”。而在宋士杰出场之前的一场戏,是恶棍刘二混抢劫的情节,用大锣演奏,故此场结束后要用[撤锣], 使大锣锣音逐渐碱弱,直至消失,再接[小锣五击头],台上气氛由紧张变为轻松,宋士杰此时登场,恰好符合人物所处的环境,并使剧情发展得到了巧妙的衔接和铺垫。根据剧情的需要,演奏相应的锣鼓或曲牌,又可更换一下台上桌椅的摆放位置,换一下桌围椅帔的色彩样式等。一出戏从开场至剧终始终有音乐贯穿,而音乐在其中调控着剧情发展的疏密浓淡、张弛缓急、浪峰波谷,起承转合,真是功莫大焉。京剧音乐的最大作用莫过于控制着整个京剧舞台的节奏。而这种节奏的含义极为广泛,它把语言、动作等虚拟生活中的一切都包括在内。 因而无论唱、做、念、打(舞),无不在音乐节奏之中,全有鼓板锣鼓予以配合,给人以一种音乐的美感享受。

        也可以说,京剧音乐和其它戏曲音乐一样,仿佛是一条纽带,来协调统一京剧艺术的各种不同的表现手段。唱功戏自不必说,因为是以唱为主的,如人物形象的塑造、故事情节的演进、戏剧冲突的变化发展以及矛盾的解决等过程,无疑都是由跌宕有序的音乐结构程式的变化来完成统一调整舞台节奏任务的。以念白及表演为主的做工戏、以角抵打斗为主的武工戏,音乐同样也在其中起纽带的关键作用。因为京剧舞台上的念白虽然不是歌唱,但与生活中的说话却迥然不同,而是富有音乐性、有节奏感、讲求抑扬顿挫有韵律美的舞台语言。至于做和打,也不是生活动作或武术动作的直接模仿,而是经过了艺术性的提炼和升华。总之,在京剧舞台上,凡演员的一念一唱、一举一动,都需要通过音乐的轻与重、强与弱、张与弛、紧与松等各种速度与力度的对比变化来给以配合和辅助。对于京剧演员来说,不熟悉锣鼓经,不懂得各种板式的音乐,是无法完成表演的,因为演员既要通过表演来控制剧情的发展,同时他们的表演又在音乐的掌控之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梅兰芳表演艺术的“移步”与“不换
我所看过的京剧《白蛇传》
从余叔岩的“宋江”,看当代京剧创
京剧里的梦境
艺术进阶三要旨
京剧《赤与敖》 手提三尺剑,敢为
儿童节里说说京剧《小放牛》
传统戏曲文化,京剧音乐,它所起的
湖南京剧《亡楚鉴》 编剧导演有话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