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高庆奎晚年谢绝演出
国粹京剧   2020-06-20 09:12:46 作者: 翁偶虹 来源: 咚咚锵 文字大小:[][][]

    高庆奎的晚年

        高庆奎先生(1890—1942)

        高派须生创始人高庆奎,以高亢清冽的歌喉,雄骋于剧坛。但终因旧社会腐朽制度造成的种种原因,逃不脱嗓音“塌中”的厄运。他的嗓音突变,枯涩暗哑,至一字不出。当时,爱护高派的内外行朋友,在千方百计为他延医疗治而终无效后,仍想凭他的做表、武功,以枯嗓开辟别径。他最后演出的一场戏,就是尝试性地探索此路。那天,特约了于连泉(小翠花)和侯喜瑞,前场他与连泉合演《游龙戏凤》,大轴合演《战宛城》,他饰张绣,侯喜瑞饰曹操,于连泉饰邹氏,他的哲嗣杨派武生高盛麟饰典韦。结果是做、打俱妙,而有容无声。偌大华乐园千余观众,竟无一人骚动。但是庆奎本人,却以“不舞之鹤,为羊公羞”的歉疚之怀,毅然谢绝舞台。他的兴趣,完全寄托在传艺课徒以延高派的愿望上。这是他晚年中聊以自慰的。

        当时,我亦供职在中华戏校,为诸生编排新剧。常与庆奎闲话,优游庙会。他触景忆旧,时常感慨系之地谈起他当年演出的盛况,特别是在沪演出的情况。他几次到过上海,曾与周信芳同班,合演过《苏秦张仪》《吴越春秋》。妙在两位嗓音,一如八月之潮,一如九天之鹤,而演来和谐,相得益彰。一次春节,他与李桂春(即小达子)对垒,要演十个昼场。李桂春预知他连演十场《逍遥津》,必连“关铁门”(即满堂)。激励之下,特聘汉剧某老艺人,为他排了《打金砖》,由金少山饰姚期,林树森饰马武,袁小楼饰姚刚,李万春饰牛邈,也连关了十天铁门。二位台下相晤,会心一笑,做了一次和平竞赛。

        庆奎认为他生平的代表作,做、念戏是《生死板·铁莲花》,唱工戏是《哭秦庭》。《哭秦庭》之所以愜意者,因为是他自己创排的节目而能与《探母回令》平分秋色。他亲授和曾此剧时,曾应诸生之请,拍摄了一张申包胥的剧照,目睚发指,握透空拳,激愤之色,见者动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他败嗓息影后倾泻积愤隐恨的一张自我写照。

        他在戏校任职两年余。戏校解散后,沦陷的北京,民生凋敝,拜门问艺者寥若晨星,生活渐感拮据。1940年,他的女婿李盛藻赴沪演出请他“把场”。演期满时,已届腊尾,黄金戏院经理孙兰亭请他在一场义务戏的《大八蜡庙》中,演一场轧刀“追过儿”的褚彪,由院方致酬千元。他婉转地谢绝说:“我不能为了钱演一场哑剧,砸了我几十年的高派牌子!”这是他在晚年的低潮时期发出的豪言壮语,一时被传为佳话。

        他的哲嗣高盛麟,艺属上乘。但在旧社会中,也几度潦倒。幸逢解放,东风解冻,身艺并健。1956年,名丑马富禄感叹地说:“此公啊,此公!要不是遇到新社会,哪能这样精神!”语真意长。庆奎有知,当憾自己之早逝于昔,而幸盛麟之欣逢盛世了。

        (摘自 翁偶虹/著 张景山/编 《翁偶虹看戏六十年》 学苑出版社 2012年7月)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1950年至1964年北京的京剧
我见过“京剧圣手”翁偶虹
记者向张君秋请教的第一个问题是
攀枝花的京剧团照亮过攀枝花这座小
梅兰芳初期至沪演出及广告研究
海派京剧:京剧来到上海后的“梦幻
抢救、传留京剧艺术,全国政协这样
高庆奎晚年谢绝演出
梅兰芳在1930年的纽约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