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国粹京剧   2020-06-24 10:36:47 作者: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徐徵祥龍摘录】正如外祖振山公所言:老生唱腔强弱虚实对比之功法百年不易,更或屡试不爽。此处孝曾老师便以此法而行,“他父子”三字以“弱、虚”而代之,柔以其人,而必刚以其所劣行。是故,至“掌兵权”三字时便以“强、实”而现,“掌”字同协左手握拳而出,咬字真切,十分清晰......


        《摘缨会》中这段经典唱段的头句演唱“劝梓童休得要把本奏上”,其字其句其腔皆可细赏,愚下年幼时先习余派,外祖振山公曾按余之路数教授此段唱腔,今之较鉴,各色春秋。

        余氏演唱时,“梓”字平滑沉稳,小抖腔三处,抑扬顿挫间,可见楚王昧哄娘娘之柔情,而闻新谭之演绎则爽快非凡,毫无沉闷之意,“梓”字行腔抬高,紧垫一个“啊”字,既兴奋难抑而又含蓄有加,虽见夫妻情深又似因心境豁达而见知音一般,凡台上必现无尽宽广之意,实令人心稳气荡,舒心畅怀。

        随之孝曾老师唱“休得要”三字更见入理,凡此时所演,必现楚王对娘娘肯定之心态,故此句非规劝之始,乃作话谈之引,归词一辙,猛之吟出,既现强调之意,又不失入理之境,三字相连紧凑十分,喷口有劲,干脆利落,大方朴实,毫无拖泥带水之感。

        “把本奏上”四字之演唱可分两部,前者唯“把本”二字,孝曾老师演唱“把”字时,用回旋小腔,酷似富英先生层叠运腔形状,亦或更柔十分,“本”字则出口归为字尾之音,唱之更柔更缓,恰到好处,此处并非埋怨之意,若演之如斥责一般,则不为楚王矣。后者乃“奏上”二字,亦为全句中最博彩声之处,“奏”字只为衬托之用,先是旋腔儿于原地不动,陡然而升,虽音之变化甚巨,然闻之却平淡柔和,实乃妙哉!

        垫罢微腔,便出“上”字,其行腔八次递推,层层递进,阴阳调和,轻重交替,毫无相同之音,首推其字时,乃显字头之用,着力猛烈,放音宽裕,第二第三之推音则运腔悠缓有致,徐徐推出,一上扬一低行,不急不缓,悠荡如潮。最终之四推音则气力充沛,全然感于胸之大怅然也,上下起伏,更替凡两次不止,舒畅十分,最后抛出“上”字之尾,定睛聚目,炯炯魅力,如炬如火,坚定至极,气力充沛,虽非高腔却直插云霄,引轰然掌声,雷霆之响,果然帝王形象!

        第二句唱“听孤王把前情细说端详”,“听孤王”三字演唱便已抑于平和,微托髯而斜坐对视,此视乃诚心实意之望,虽未阐述“端详”之理,却满面欣慰之态,孝曾老师之情诚恳真切,满面喜色,“听”字时故作侧耳之姿,入“孤”时则顺转正襟,“王”字之尾音运行时则微闭二目,似享受般将“前情”叙说,实在一副祥和景况,不由观者亦享受其中,若能微沉二目而闻之,则更觉意境非凡。

         “把前情”三字随之而来,妙在“情”字,上口而出字头,短促有力,顿止,猛又出音,托“情”之字腹字尾,更于此时紧提一口气,显得俏皮之余更有若隐若现之美,实乃妙哉。“端”字乃本句之彩,行腔悠缓曲折,微动而不陈旧,听者轻松尤佳,“祥”字突出于唇而戛止舌尖,缓缓而出,便见节奏分明,意境非凡。

        次句中“都只为斗越椒”半句卓彩非凡,大如《当锏卖马》中“提起了此马”一句,其情其感皆有同处,吟唱时重在“椒”字行腔,最为复杂。“椒”字起唱时,其情与“都只为”三字相衔,全然愤恨之意,更为惨烈战情而痛,随之急急推腔行高处,忽而趋平,缓缓下转,其面带惋惜之色,眼目飘摇,微摇首而哀叹之状突现舞台,其情恰乎其氛,“椒”字最末回转之腔,哀婉柔和,更现楚王胸怀非凡,大有“既已平复,更需稳守,不谈过往,只看今后”的豁达心境,故其后“欺君罔上”四字,虽愤于身形,却吟之平和,常言道:“万法自然而已,过犹不及者也”,振山公回忆过往观戏经历时曾言:“......有学演者,唱至此句,愈加悲愤,如同《锁五龙》之单雄信,《白蟒台》之王莽一般,竟一股愤恨之态,更将‘欺君罔上’四字唱者兼乎咬牙切齿之行,更在‘上’字抛腔儿时故意着重,佛见小人一般,大为不当......”

         “他父子掌兵权搅乱家邦”一句为上句之续延,其情平和之态亦当顺行,唱之不骄不躁不急不缓方为稳重之态。孝曾老师演唱“他父子”时,“子”字行腔收蓄自如,假声微托,虽急迅而出,却令谭派风格中“精气神”之律贯彻其中,“子”字之音上拔,以气托声,陡出而内润,顺渡下句之词,大方自然,毫不俗套。愚下以为,外祖振山公所言:老生唱腔强弱虚实对比之功法百年不易,更或屡试不爽。此处孝曾老师便以此法而行,“他父子”三字以“弱、虚”而代之,柔以其人,而必刚以其所劣行。是故,至“掌兵权”三字时便以“强、实”而现,“掌”字同协左手握拳而出,咬字真切,十分清晰,“权”字亦然,此握拳之姿实乃随心而行,行之便有气魄,更有懊悔之心,谈及相关往事者也,不免又兼伤怀,便于之下“搅乱家邦”四字可见,其行腔缓而忧伤,唱之不见痛恨之情于丝毫,更或悔己之过错,悔己者识人不佳,悔国之运数不济,便显无奈神情于面,真切十分,更以此句尾之“邦”字最妙,发音之猛不如其收音之迅,干脆利落,音虽消尽,而却令观者仍闻遗音携琴流转之声韵,实乃演唱绝佳之技艺耳。

        后一句唱“天降下养由基英雄良将”,外祖振山公曾对此句有评析曰:“唱此,其情其感与前句迥异,大不同耳!前者斗越椒乃“反面人物”,养由基则为正面人物,对比之鲜明不言而喻,唯富英先生演唱时,其一指向天,劲力之猛难以形容,于摇曳中渐而上之,大喜悦之态,演绎逼真令人敬佩!”愚下今日所观孝曾老师演绎之楚王,又或另一感觉,其单指向天仅作“一将”之比,并无冲天之态,更于演唱时微微前推,瞬而转食指于拇指,夸赞之句亦平平而出,然协以面目紧张,徐而沉稳之态,盖心有余悸之意,亦与剧情相匹,值得深思。

        其演唱“良将”二字,特点突出,可与余氏行腔相较。愚下年幼习学此段,外祖曾点播奥妙,余氏演唱“良”字走高,慷慨之余尽显夸耀之色,“将”字亦尤缓推出,唱之轻松,听之耐品,与其他剧目转[二六]板之情形无异。而谭氏演唱则收紧“良”字之音,并行之向下,抑制而出,“将”字则提前半分,字尾行腔戛然,干脆利落,意蕴深沉,此巧妙转板常令观者不察,似仍在[慢板]之中,听其悠悠道来。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由剑舞之失说开去,看张火丁《霸王
看朱强演出的《清风亭》
观江苏京剧《眷江城》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四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品鉴丨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一)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