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我对京剧《赵氏孤儿》的欣赏
国粹京剧   2020-07-20 09:09:47 作者:于无声处 来源:京剧艺术网 文字大小:[][][]

    我对京剧《赵氏孤儿》的欣赏 (上)

        在抗击疫情的日子里,闭门家中坐,想想过去听过的那些好戏,见过的那些好角儿,也可谓一番享受吧!

        提起京剧表演艺术家,每个戏迷,都能如数家珍地讲出许多熟悉的名字。我辈生得晚,没有赶上四大名旦、四大须生的鼎盛时期;我懂得看京剧时,最强大的京剧阵容,就是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的联袂演出。但是四大头牌同台的时候,并不是很多,我只看过合作的两出戏,其中《铡美案》在拍成电影时,扮演陈世美的谭富英,还换成了他的学生马长礼;《赵氏孤儿》就成为四大头牌合作的唯一典范。后来,只要是马、谭、张、裘四大名家的弟子或再传弟子合作,必定也要演出《赵氏孤儿》,一方面是出于对恩师的怀念,另一方面也因为,这出戏从剧本创作到舞台演出,都非常符合京剧的表演艺术规律,符合广大戏迷的审美需求,我非常喜欢和非常欣赏。

       《赵氏孤儿》的故事出自《东周列国演义》,但是据史书记载,历史上确有其事;程婴、公孙杵臼、赵盾、赵武、庄姬、屠岸贾,历史上也确有其人,只是戏中情节有许多虚构的成分,但此剧产生的影响却很深远。

        1960年是我国经济困难时期,京剧同样受到影响,为提高号召力,北京京剧团的编剧王雁,根据四大头牌的特点,在传统剧目《搜孤救孤》的基础上,重新编写,让它成为一个既符合我国国情、又具有完整情节的大型剧目。剧中,谭富英扮演的赵盾,演完了以后,马连良扮演的程婴才出场,使全剧始终是老生为主,爱听老生戏的我,觉得很过瘾。

        这出戏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剧作者,采取了从演员出发,以演员定位进行创作,剧本的针对性很强。编剧完全了解四大头牌的各人特色,有的放矢地发挥每个表演艺术家的专长和潜能,按照他们的实力和需要,编写剧本情节;按照他们的艺术风格,设计剧中人物,从而使每个人物都得到最充分的发挥,相得益彰,各具特色。例如,同是老生;谭派适合表现忠心赤胆、刚直不阿的忠臣良将,如鲁肃、杨延昭、杨波、花云;马派善于塑造机智勇敢、舍己为人的平民百姓,如宋士杰、莫承、张元秀、马义、薛保等。所以王雁设计的这两个人物,使马、谭二位艺术家演来得心应手,分外成功。

        首先,我喜欢赵盾在第三场的一段“二簧”唱腔。这是谭先生在前两场表演基础上的重点唱段。这段“二簧”在板式上,不同于一般“导、回、原”的程式,不是“导板”直接接“回笼”,而是“导板”先接“散板”,再转回“回笼”,为的是和剧中人在舞台上的动作合拍。在这里“导板”描绘的是当时的外部环境,后面两句是渲染人物的内部心境;“回笼”后必须接着的“长锤”,在节奏上与赵盾忧愁、烦闷的心情不一致,而从第三句开始,才是赵盾自己对苍天直接讲出来的话,所以,这段唱腔在“导板”、“散板”之后接锣鼓“撞金钟”,直到人物烧香、叩头、起身,锣鼓停住,再“碰板”唱出垛字句的“回笼”,再接“原板”,不仅显得连贯紧凑、铿锵有力,而且新颖别致、符合剧情。全段以“原板”为主,最后用“散板”结束。

        谭先生以他那无遮无拦的嗓音,酣畅地唱出了这位白发老臣,废寝忘食的忧国忧民意识,集中表现了谭富英的演唱工力,让人听得如醉如痴。从《赵氏孤儿》以后,谭富英先生就再没有排演过新戏,赵盾就成了谭富英先生晚年创造的绝版人物。

        在《赵氏孤儿》中,程婴的出场很有特色,他是在赵家满门被害时,在紧张、肃穆、杀气腾腾的氛围中上场的。他冒着生命危险去给赵家通风报信,当他告别赵朔夫妇下场时,抖动水袖、甩动髯口的动作,非常精彩,马先生用这些动作,突出了程婴紧张、激动、焦虑、愤懑的心情,让人40多年后仍不能忘记。至今所有演这个角色的人,无一不是全盘继承了这套表演程式。
在程婴化装成草泽医人,进宫盗出孤儿的这场戏里,马连良、张君秋两位大师的演唱,可谓声情并茂,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我尤其感动的是在程婴离开以后,庄姬公主依然充满了担心和惦念,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能否逃出奸臣的魔掌?她听到一点声音就怀疑是孤儿的啼哭。在这里虽然公主没有来一大段唱,但是张君秋先生以眼神和微微扬起、伸出去的手,告诉我们,她多么渴望和儿子同去的那种心情!可见塑造人物,并非完全靠唱腔。

        当然,综观全剧,矛盾冲突最尖锐的戏是“白虎大堂”一场,这也是程婴戏份最重的一场,不仅有许多做派,而且还有那么一大段“二簧”唱腔,艺术大师马连良为我们提供了一段和《借东风》完全不同的艺术享受。

        这段唱对传统戏《搜孤救孤》中的原唱段没有做一个字的改动,无论唱词还是板腔,都和当年余叔岩的一模一样;但是马派唱来,却和余派的韵味有所不同:这就好象不同的厨师,烹调同一个菜肴,原料相同,味道却不一样:因为余叔岩以朴实、简直为特征,他唱出的是程婴誓死救孤的决心;而马连良以其俏丽、潇洒的声腔,表现程婴错综复杂的内心世界。对于同一个人物,不同流派的艺术家,能表演出不同的风格,这就是大艺术家的风范吧?

    我对京剧《赵氏孤儿》的欣赏(下)

        京剧《赵氏孤儿》的下半部,是描写15年后孤儿赵武,长大复仇的内容。这时的程婴、魏绛已经是年迈苍苍了,庄姬公主则深居简出,只身孓影,苦不堪言,这四句“西皮慢板”,艺术大师张君秋唱得深沉、凝重,与张派画廊中的其他人物:谭记儿、柴郡主、车静芳、崔莺莺,完全不同,没有一丝一毫的欢悦,纯粹是个中年孀妇的悲苦,听来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15年的日子,她是一天天的,怎么熬过来的?短短的四句唱,浓缩了她15年的苦难人生,唱出了剧中人刚毅、坚强的性格,也唱出她渴望报仇的心情。张先生以他独特的声腔艺术,把庄姬满怀悲愤、度日如年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魏绛,是《赵氏孤儿》中一个贯穿全剧的人物,但重点是在后半场,是帮助孤儿报仇的实力派人物。他那段脍炙人口的“汉调二簧”,55年来,已经象流行歌曲一样,风靡菊坛内外,这是因为它不仅好听,裘盛戎、李慕良、汪本贞三位名家,配合默契,共同切磋,使之成为极品,而且它好唱,虽然有很多新腔,但是没有脱离“二簧”的固有程式,不是一味的创新,也不是象“样板戏”新腔的难度那么大,得把演员唱得累吐了血,因此,这段唱既能成为裘派艺术宝库中的经典,又能够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每当这段唱开始时的锣鼓“乱锤”和胡琴过门一响,我的面前就马上出现剧中人捶头、顿足的悔恨情景,我尤其欣赏他称赞程婴和公孙杵臼的那两句:“公孙兄为救孤丧了性命”唱得稳重、厚实,满含尊敬、爱戴之情;“老程婴为救孤你舍了亲生”则娓婉、细腻,表达了内心的羞愧:再辅以悠扬的胡琴声,让人听得非常舒展、非常熨贴。

        “画图说破”是全剧的最后一个高潮,马连良在这场戏中的一段“反二簧”,60年来,已经载入马派艺术史册。我记得在刚开始听到四大头牌合作《赵氏孤儿》时,我还误以为马连良先生是扮演公孙杵臼呢。因为《搜孤救孤》是余叔岩的代表作,所以我想,一定是由余叔岩的弟子谭富英先生扮演程婴;后来我听说马连良先生提出,他要用马派塑造一个形象崭新的程婴时,我好感动,不禁对这位老艺术家的创新精神,充满了敬意;也使我感到,这出《赵氏孤儿》比我原来预期的更加精彩。《赵氏孤儿》和第二年的《海瑞罢官》,就成为马连良大师,一生创造的最后两个历史人物形象。据说,马连良大师一生塑造的舞台人物形象,多达四、五百个,囊括了各个历史朝代的各种类型、不同身份、不同年龄的人物。但是他晚年创造的最后几个舞台人物中,以程婴最有影响。

        当年看“画图说破”这场戏时,观众特别注意马先生的台步,觉得那每一步,都显得非常沉重,和程婴刚出场时形成极大的反差:程婴刚出场时,正当盛年,只见他,步履匆匆,脚步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半点的惊慌,他勇敢地闯进赵家,通风报信,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从中可以想象得到,他后来冒死所做的一系列事情,都是有思想基础的,是早有准备的。而到了15年后,饱经沧桑的程婴,已是风烛残年,步履蹒跚。看到马连良先生在这里,运用京剧程式中的老步,就想起他在传统戏《清风亭》、《三娘教子》、《南天门》、《九更天》、《四进士》及现代戏《杜鹃山》和《年年有余》中塑造的老年人。你看,他走路时,岔开的双腿和肩一边宽,稍微弯曲,脚尖有点儿朝外撇,上身向前弯;抬脚时,不是整只脚都抬起来,而是先把脚后跟提起来,等脚迈出去以后,再满脚着地,并且迈左脚时晃右臂,迈右脚时晃左臂,显得晃晃悠悠,老态龙钟,这样一位含辛茹苦、忍辱负重的老年人,怎不令人肃然起敬呢?

        当然,最精彩的,还是潇洒、流利、爽朗、舒展的马派唱腔。我在这里是指唱腔的音色、节奏、姿态、韵味而言,并不是说他表现的感情是潇洒、舒展:开头三句半“反二簧散板”用压抑的声调唱,表现了悲凉的心绪,可是唱出来的姿态,却是潇洒、流利、 摇曳多姿,从第四句的后半句“对奸臣”起,上板,用一段“反二簧原板”,唱出了画图的原因,是为了决定用水墨丹青阐明往事。其中,“都道我、老程婴、贪图了富贵、和赏金,卖友求荣,害死了孤儿,是一个、无义之人”利用了长短句的抑扬顿挫,使唱腔显得潇洒、流利,而不是吞吞吐吐、呜呜咽咽,面对国人15年来的唾骂、谴责,他襟怀坦白,问心无愧,唱出来的韵味就是爽朗、舒展的;只是一想到被害的亲生儿子,又抑制不住心底的无限悲痛,在“谁知我舍却了亲儿性命,我的儿啊”一句中,把“亲儿性命”重复了一遍,在第二个“亲儿”两字后,加上两下锣声,把“哭头”巧妙地揉在唱腔里,再在第二个“性命”上,甩了一个带回荡的大腔,才唱出“我的儿啊”四个字。至此,15年来,人们才第一次看到,程婴为无辜的亲生儿子的死亡,嚎啕大哭的样子。马连良就是这样在流利、舒展的声腔里,表露出剧中人无限悲痛的内心世界。让人看完以后,总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我觉得这样的戏,虽然当时也是新编的,但是却让戏迷非常过瘾!比起听后来那些新编戏,却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现在的诸多新编戏,何时才能成为《赵氏孤儿》这样久演不衰的京剧精品啊!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百听不厌的《清官册》
中国京剧艺术的“线”与“结”
京剧不可抵挡之美
我对京剧《赵氏孤儿》的欣赏
北京京剧院《许云峰》的守正创新
梅兰芳表演艺术的“移步”与“不换
我所看过的京剧《白蛇传》
从余叔岩的“宋江”,看当代京剧创
京剧里的梦境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