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国粹京剧   2020-08-29 09:41:28 作者: 徐徵祥龍 来源: 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徐徵祥龍摘录】京剧艺术的传承,是历史的重大使命,唯有“坚持”才是艺术传承的唯一出路,谭孝曾先生虽已是七旬老人,却始终坚守初心,矢志不渝,挖掘和恢复传统骨子老戏,提携青年演员,甘当传承绿叶,在全面继承谭派艺术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京剧艺术的发展正是需要这样“平凡”的努力......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襄老为楚王掸去尘土,楚王要念一句“好了,好了”,以示急迫心态。

        外祖振山公为笔者说戏时曾对此说作如下说明:
        “《摘缨会》演至此处,可称完结,应无看点,然楚王之塑造却仍未结束,从(其)与襄老山坡观战时,就要处处激奋之情,可观看楚王的眼神、动作、语态等,必须处处兴奋,才算演绎到位......”

        再观孝曾老师演绎,果然一转方才侥幸之感,全然自豪兴奋之态,如念“孤的小将军”几字,自豪满满之态跃然面上,后又言“带马、带马”,全无君王之态,只是显露急急归还之心,十分恰当。

        楚王听闻无马可乘,甚是无奈,而襄老再度抓哏,说道:“走不了几步就有地铁了......”,台下观众无不哄堂大笑,彼时愚下亦曾在长安戏院往来如频,建国门站之地铁就在门首不远处,这一“哏”抓的是地方,更将剧情祥和之态推铺开来,甚为绝妙。

        审先蔑一场短小精干,先蔑上场后怒斥楚王,楚王则沉稳非常,唱[快板]“战鼓不住咚咚打”一段,虽仅四句,却见出帝王气派,尤其二句“先蔑小儿听根牙”,唱之不怒而自威,眼斜视而看,虽有蔑视之意却毫不失帝王君子之态,叙说“先蔑先前威风大”时更是字字铿锵,断而有力,以衬先蔑当下之窘境,最后“被孤拿”三字毫不傲气,而是一股畅快尽头,恰到十分。

        楚王故问下站何人,先蔑却一足踏上,惊煞众座,楚王虽为仁人治国之君,却并非惯战大将,于此沙场征战者略显逊色,为现小将唐狡之英勇善战,其与襄老均作懦弱之态,待先蔑呼声一出,楚王便炸惊离座,速避一旁,襄老则借护卫之枪,指点一二,滑稽非常,博得观者哄堂大笑,楚王便又云:“见你如此顽劣,留不得,推出斩了!”

        观者见此句时,可做笑谈,然愚下观之则更见深意,楚王熊旅虽为一朝仁王,却实为政治家身份,其所言“顽劣”不过借口,用此权术斩杀先蔑,方得天下之臣服,亦从侧面观出楚王城府之深。

        三通鼓响,先蔑斩首,平平而释,楚王见其正法,一无大惊,亦无大喜,可见楚王熊旅却非等闲之辈,其稳如泰山,毫不动摇之态,大君王之像也。

        然其听闻小将回营,则忽转面目,喜上心头,未待襄老叙说完毕,便已喜眉高挑,念道“快快有请”。

        此处,襄老汇报之语“得胜回营”乃四字,气力充沛,响彻入云,外祖振山公称此句念白堪比《空城计》之报子,可见其力绝佳,然孝曾老师之接言“快快有请”亦是四字,则较之襄老却又道高一丈,其先垫一个“啊”字,以示惊叹,随即匆匆念来,总结而论,此四字念之兼备急、喜、惊、奇四位一体,令整剧气氛再度紧张,更使观者急待下文如何,可称“互动”之妙语。

        唐狡再上场时,抽鞭打马,急驰殿前,其舞动马鞭等动作干脆利索,满面俱是急迫之色,而楚王更是亲下位来相迎,见出喜爱贤才之高德不浅。

        正岩饰演之唐狡,在下马转身后,抬首观见楚王道旁相迎,便匆匆向前奔跑过去,此细节甚是传神,而楚王更是帝王气概,向前紧走一步,双手相搀,随之挽手相揽,襄老故当小使,滑稽地给唐狡按摩起来,伴随[快板]节奏响起,台下阵阵笑声,契合绝妙,更为楚王下句之演唱奠定了祥和幽默之基调。

        此段[快板]虽只三句,然唱之愈加迅猛,至“黄马褂”三字时,将“褂”之尾音回旋三次,将楚王难以抑制之激动心情全盘脱出,反倒大大盖过了第二句中那个“笑哈哈”。

        待小将唐狡身着黄马褂再上场时,便又是一英姿飒爽之态,入殿下拜,楚王赐座,襄老急忙奉承起来,抖弹座椅尘土,再惹观者阵阵笑声,正岩此时于人物之理解颇为深厚,其塑造之唐狡面目空望前视,睁目似放异彩,定睛观看雕梁,此亦算平生首度荣耀非常,可与楚王如此相谈,便要生出许多敬畏。

        而非个别演员所现出的一派骄傲跋扈之态,这首入殿堂,需要谨慎,故此见得正岩沉心于此角色,实不易也。

        待小将谈起楚王救命之恩时,楚王先是一呆,又是一惊,便念“不对啊,不对啊”,毫不将摘缨会之事挂于心肠,可见其心旷远。

        唐狡见状,便又言说:“大王可曾记得摘缨会之故尔?”

        外祖振山公在为笔者说戏时曾对此处楚王之演绎有如下评点:

        “此处,楚王万不可出‘惊恐’状态,否则将有故弄玄虚之感,而是因在‘故尔’二字出句后,方显初‘恍然大悟’之感,随之又要满面侥幸,更或心有余悸之态方是......”

        愚下以为,孝曾老师对此法之解已全然出神入化之境地,其闻“摘缨会”三字时仍是满面疑惑地思索之态,只待“故尔”二字拖腔一出,方猛之觉悟,身形晃动。

        其起身回看,以视忆想当时场景,便又复坐,颔首称肯,然面目间全然悟彻之态,随即便抽身而起,微斜视小将,打背躬说道:“若是当日将其斩首,今日孤的性命休矣!”

        此句念出,则全乎后怕之感,心有余悸之态现于楚王演绎之“真诚”二字上,毫无虚假,更无故弄玄虚之态,然这一状态实乃收场,便有了襄老逗乐之语,打破此境,以步下情,梅庆羊与孝曾老师之配合严丝合缝,顺利过渡之末场轻松之境。

        剧之最末,楚王封小将唐狡为上军副帅,正好管着襄老,这一艺术处理极佳,将全剧处处惊险收束一起,一片祥和,观者更是忘怀剧里剧外。

        襄老向楚王说明缘由,害怕小将唐狡日后公报私仇,欲令楚王内中说和,孰知楚王非但不去讲情,还诙谐地让唐狡借机打襄老八十军棍,孝曾老师此处玩笑人生,逗得观众前仰后合,小将更是胸怀宽广,说道:“哪有公报私仇之理”,楚王忙应:“真实贤德的君子”,观者以为剧之精华早已结束,孰知此处楚王又出一语,惊煞全场。

        这一句“贤德的君子”实乃对心胸宽广之人最大之褒奖,试想剧中,无论楚王、许姬,亦或小将唐狡,哪个不是君子品行呢?这才是戏曲艺术大写意之下所表达的深层价值内涵,再想今日所编著新戏,缘何全无深度可品,实实慨叹京剧艺术发展之退后,不免令人深思。

        京剧艺术的传承,是历史的重大使命,唯有“坚持”才是艺术传承的唯一出路,谭孝曾先生虽已是七旬老人,却始终坚守初心,矢志不渝,挖掘和恢复传统骨子老戏,提携青年演员,甘当传承绿叶,在全面继承谭派艺术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京剧艺术的发展正是需要这样“平凡”的努力。

        (完)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大兴剧院看谭筱羽《凤鸣关·天水关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五
由剑舞之失说开去,看张火丁《霸王
看朱强演出的《清风亭》
观江苏京剧《眷江城》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四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品鉴丨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