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看朱强演出的《清风亭》
国粹京剧   2020-09-16 09:45:46 作者:京剧院扫地僧 来源:带你看京剧 文字大小:[][][]

    离散《清风亭》,白发断肠人 

        哭了一鼻子,却觉得这趟太值了。

        8月23日夜里10:00,长安大戏院,《清风亭》散场,天气预报诚不欺我,雨下得不紧不慢,天地混沌,灯火渐熄。

        站在戏院门口叫车,雨天车少,手机显示前面排了几十位,初秋雨夜,归期无期,倒与今晚这戏配了一脸。

        当晚是北京京剧院演出,京剧马派的《清风亭》。事先未做功课,被微博@芥菜是一棵菜写于2017年的一篇观后感种草,就来了。

        张元秀(朱强饰)和贺氏(黄柏雪饰)是一对60岁年迈夫妻,打草鞋、磨豆腐为生,无儿无女。在周梁桥下拣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抱回家当作儿子养大,取名张继保。

        张继保长到十三岁,被同学讥讽,回家追问张元秀亲生父母,张元秀半是理亏半是生气,打了他几下,孩子赌气跑到清风亭,恰逢亲生母亲寻子,得知生父在京做官,生母也要进京享福,就决意不跟老夫妻吃豆腐渣,跟生母走了。

        养父悲痛无措,回家告诉养母,老夫妻当下已经73岁,孩子跑了,暮年人生没了指望,只剩下互相指责、怨怼,老太太大病一场,生计荒废,沦为乞丐。二人每到清风亭,都只能无望慨叹,奢望见儿子一面。

        张继保考中状元,生父让他回乡认亲,生母说让他自己看着办,认不认都行。张家老夫妻心里盼着父子相认、苦尽甘来,张继保却拒绝认亲,只赏了200铜钱。老夫妻心如死灰,悲愤无望,双双撞死在清风亭。

        传播学里有个理论叫“使用与满足”,说受众在大众媒体面前不是毫无抵抗力,而是会带着自身动机去接触媒体,这个原始动机就是满足自己的需求。

        我看《清风亭》的动机是什么呢?

        是寻找认同感。

        张元秀和贺氏,从60岁到73岁再到80多岁,他们的心态、他们的取舍、他们的渴望,都附着在两个虚构的个体上,观众明明知道,这戏是假的,可他们的心路历程,又分明是人间真实。

        张元秀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的祖父,是千年时间长河里,江南江北、山东山西、城郭郡县里的普通人家,渴望子女承欢膝下,用打草鞋卖豆腐供养子读书,隐瞒孩子的身世,面对孩子的质问,又别无他法,只能棍棒相加。

        张元秀也是我自己。这戏里,有我的60岁、70岁、80岁。有中国传统观念里,父母对子女的浓稠不得章法的爱与依赖。
故事是从清风亭张继保随亲生母亲离去开始虐的。

        养了十三年的孩子,一遭见到生母,就把养父视作空气,张元秀心想着让他选,虽不知心中有几分胜算,毕竟给自己搏个机会,没想到张继保连个眼神都没留给他,跟着漂亮的生母(窦晓璇饰)走了。

        从这里开始虐。

        这是我第一次沐浴更衣看朱强老师的戏。要是我夸朱强老师的念白特别清楚,恐怕要被戏迷票友笑掉大牙,因为台上的京剧演员,哪个念白不清楚呢?

        可单就听觉而言,强叔的念白有种宏阔的气势,像脚下踩着一座泰山,像驾驶特斯拉突然加速的推背感,像海潮缓缓漫上堤岸,让耳朵觉得,这是一股来自地壳深处的力量,把你缓缓托举起来,内心坦荡,脚底塌实。

        来到唱的部分,就自然将惊艳化于无形。

        关于京剧演员的嗓音和唱功,200年来评论家积累了不下20个四字成语,每个成语搁他身上都合适,又都不合适。

        作为听众,我的感受是:朱强他根本不想炫技,说不定过往数十年来习得的发音技巧都忘光了,他也不在乎观众的掌声,他所立之处并不是舞台,而是年代不详的清风亭,他眼前没有观众,耳中没有丝弦,只有养子离去的怅惘,他不是朱强,他是时间长河里一个失子盼子的老人,他叫张元秀。

        回到传播学理论,看戏也是娱乐,娱乐又分两种,一种是让你笑的,一种是让你哭的。大多数人一头扎进德云社,在B站看沙雕视频集锦,追晋江小甜文,就算看京剧,也要看《龙凤呈祥》《锁麟囊》,太平盛世,皆大欢喜,鲜有人以BE为娱乐,自然冷落了《清风亭》。

        《清风亭》演出当天,票房有些惨淡,观众的兴味和专注度却是空前。近2小时的戏,没有帝王将相、打打杀杀,只有布衣俗世、白发老人,加上一个凉薄养子,穿插几个推动剧情发展的配角。

        场次很散碎,二道幕一会合上,一会分开,我却全程没有刷手机,没有上厕所,心里眼里只有这对无望老夫妻,他叫她“妈妈”,她叫他“老老”,最后双双殒命清风亭。

        《清风亭》又叫《天雷报》,因为最后一场,养子被雷劈死,算是校正了基本是非,给心灰意冷的观众输点血,好让他们走出剧院不至于寻死觅活。

        《清风亭》的故事,让我想起余华的《第七天》,小说里,铁路扳道工杨金彪收养了乘客在火车上生出的孩子杨飞,22年后,生母找到了亲生儿子,把他带回北方生活,儿子与亲生父母格格不入,又回到养父身边,后来杨金彪得了绝症,杨飞辞了工作专门照顾他,杨金彪却不愿拖累儿子,不告而别。

        同样是悲剧,同样是钝痛,两个故事又有不同。

        《第七天》里,养父为了养子跟对象分手,一辈子没再结婚,养子也并未执着于血缘,被生母接走后,毅然回到养父身边,照顾身患绝症的养父。养父不忍拖累儿子,不告而别。杨飞死后,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父亲,最后在殡仪馆里父子重逢,原来父亲死后就在殡仪馆做管理员。 

        一个是对亲情的背叛,一个是对亲情的执念,抛开基因和血缘,讲了两代人之间的情感依附。

        《清风亭》让人泪眼模糊、牙关紧咬、悲恨交加,《第七天》让人痛哭一场、认清世情冷酷,仍心存温暖与善念。

        如果你已经看到这里,感谢你接收了我输出的价值观。假如某一天,朱强再演《清风亭》,五体投地打滚推荐你去看!朱强老师说了:“演一场不容易,看一场少一场。”

        顺便安利我喜欢了18年的作家余华的小说《第七天》,这故事怎么说呢?随时看随时有,眼泪就跟自来水儿似的。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大兴剧院看谭筱羽《凤鸣关·天水关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五
由剑舞之失说开去,看张火丁《霸王
看朱强演出的《清风亭》
观江苏京剧《眷江城》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四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品鉴丨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