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从《惊·鸿》看传统戏曲的继承与创新 ​
国粹京剧   2021-02-21 09:30:25 作者:李华裔 来源:光明网 文字大小:[][][]
从《惊·鸿》看传统戏曲的继承与创新 

        近日,京剧裘派传人裘继戎创演的《惊·鸿》登上了某跨年舞台,引起了年轻群体的关注。该节目用舞蹈将六个不同戏曲剧种的经典片段串联成线,在亦古亦今、传统与现代的交互之中,彰显出戏曲的形式美与意韵美。这个看似距离时代最远的节目,却被年轻人津津乐道。

        《惊·鸿》让人惊艳,更让人惊喜。被多数人定义为对戏曲“离经叛道”的裘继戎,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传播戏曲,或者说实现了另一种意义的传承。我们欣喜于裘继戎的“回归”,也更加期待戏曲在未来的种种可能。戏曲的当代发展,离不开继承、创新与传播,继承,是择善固守;创新,要“美美与共”;传播,更须顺势而为。

        长久以来,戏曲界多专注传承,贫于创新,对传播的思考及其重要性更是认识不足,囿于僵固的思维定式,很少关注社会潮流的发展变化,以及戏曲与外部环境的关联。如今,5G、VR、AI技术开启了万物互联的新时代,多元文化交汇并行,泛娱乐高歌猛进,戏曲早已不是观众的必要选择,手机、电脑、ipad成为随身而行的私人影院、剧场,用户完全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随心所欲定制节目,足不出户便能满足几乎一切的观赏需求。昔日“我演你看”的单向输出模式已发生改变,传统艺术既定的剧场演出形式和固有内容受到了空前挑战,以戏曲为代表的传统艺术呈现出衰落态势,其受众群体面临断层。戏曲在当代谋求发展,绝不只是振臂高呼几句口号就能解决的问题,一味守旧、“关起门”孤芳自赏,都只会加剧戏曲“台下冷清”的局面。

        走好脚下的路,更要抬眼头上的天。当代戏曲艺术的发展,须建立在对时代审美风尚的把握,以及充分了解大众审美需求的基础之上,如果作品缺少时下感,就很难与大众建立情感联系,脱离了受众主体的需求,便会茕茕孑立,失去创作本身的目的和意义。更重要的是,旧有的传播方式限制了戏曲的当代发展,惟有创新传播机制,将传统的线性传播转变为多维传播,让戏曲在不同的平台与不同领域的受众互动对话,才能让更多的人看见戏曲的美。

        《惊·鸿》为戏曲“破圈”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方向:六分钟的节目集中呈现了六大剧种经典剧目的精粹片段,每一个片段都代表着戏曲艺术发展的一座高峰,这些赢得时间青睐而留存至今的剧目,是中国戏曲薪火相传的重要继承范本和传承基础。表演者裘继戎以舞蹈的方式将这些片段串联,却未损戏曲“毫发”,扇舞、剑舞、绸舞、Poppin分别暗合昆曲《牡丹亭》、秦腔《断桥》、评剧《天女散花》和川剧《滚灯》,相似的舞台节奏和相通的艺术气质使两种表演在同一舞台交相辉映;故事性的编排黏合古今,观众随主人公穿梭于梦境之间,在丝竹与皮黄声的开启、幻灭中理解传承的意义,绝美的声光电组合与精准的镜头运用将节目气氛推到高潮,覆盖全屏的“原来戏曲如此好看”、“戏曲让人惊艳”等评论字语形成一道独特的弹幕景观。

        《惊·鸿》让戏曲走进了年轻人的心,其现象背后折射出受众主体审美心理的改变。“Z世代”的青年亚文化一改往昔的对抗与颠覆,逐渐打破与主流文化的壁垒,面对传统事物的态度更加包容与温和。此外,还有戏曲“破圈”的成功代表京剧老生王佩瑜,不久前,她的京剧脱口秀《瑜你台上见》在网络平台上线,也引发了一定的关注。他们努力为大众打开一个个走进、了解戏曲的入口,用各自的传播方式和独特的创新表达赋予传统戏曲以新的活力。这些“破圈”的例证如“星星之火”般昭示着戏曲未来的前景和方向。因此,我们不能仅从传统出发来提倡继承,而更要从当代出发,让大众发现传统的当代价值。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戏曲艺术要抓住“云演播”的机遇与
云上有“戏”​
加大政策、资金倾斜,促进传统文化
京剧为何却越来越不被人喜欢3点令
京剧题材图书如何吸引青少年读者?
当京剧遇到5G,“云演播”好戏开
国风暖吹 文化自信回来了​
戏曲传承中的伪命题与真学问​
文旅融合能否助推传统戏曲更好传承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话说“粉戏”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新艳秋七十高龄登台轰动梨园界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模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