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观众是上帝”毁了赵如泉​
国粹京剧   2021-11-03 10:06:18 作者: 来源:京剧道场 文字大小:[][][]

张古愚:“观众是上帝”毁了赵如泉

        在上海京剧舞台上,曾经出现一位把观众当作“上帝”的著名演员,此人就是赵如泉。赵如泉在上海挑大梁、挂头牌、当老板(老大舞台、三星舞台、天声舞台),时间长达四十年。

        赵如泉是赵玉祥之子,景四宝的女婿;景四宝来自北京,以靠把老生出名,又擅长红生戏,赵如泉的靠把戏与红生戏,即得自老丈人景四宝嫡传。

         谈到舞台艺术,赵如泉的老生戏、武生戏、红生戏、武丑戏和白须武生戏、架子花面戏、武二花戏、小花面戏等,行行归工。赵如泉到外地演出,他的四天打炮戏,常常是《粉妆楼胡奎卖人头》《鲁智深拳打镇关西》《白眉毛徐良大闹高家庄》《鲍士安大闹嘉兴府》。有一次在常州“逸仙”,一夜连演两出武生戏,前《花蝴蝶》,后《牛头山高宠挑滑车》,故此赵如泉是到处受欢迎。上海京剧界中自置住宅的除了夏氏昆仲与毛韵珂外,赵如泉是第一位。

        再说赵如泉的传统戏,《战长沙》中的黄忠、关羽、魏延,全能;《战宛城》中的曹操、张绣、胡车,全好。特别是曹操“马踏青苗”一场戏,因他出身武生,腰腿功夫卓绝,敢于弄险,昆曲牌子精通,故久称南北第一份。麒麟童演《战宛城》,总得请他演曹操,《战长沙》烦他演关公。其实赵如泉的张绣和黄忠皆不弱于麒麟童。在牛庄路更新舞台义演中,我看到赵如泉《群英会》的鲁肃极好,不像麒麟童与马连良的鲁肃有过与不及之疵。可惜只此一遭,再未重演。因为后来演到会戏《群英会》,鲁肃总是麒麟童的。而赵如泉满不在乎,他的一生与世无争,而且热心栽培后进,李如春就是靠赵如泉提拔起来的。李如春、杨菊蘋的《探阴山》,赵如泉演流里鬼,李如春的《打严嵩》,赵如泉演严阁老。赵如泉的架子花面戏,我还看过他的《连环计》中的董卓,确实不温不火,顾到了太师身分。

         在天声舞台当老板时期,星期日的连台关公大戏,白玉昆《屯土山》《约三事》,小三麻子《赠袍赐马》《封金挂印》,接演赵如泉的《古城会》。赵如泉的关公戏年轻时曾与老三麻子王洪寿打对台,赵在台上十分卖力,被老三麻子称为“强盗关公”。后来上了年纪,不再一身火气,所以赵如泉的关公戏,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不过一般观众捧林树森的关公,第一林有一条假嗓子,唱几句很受听;第二林身材高,长瓜脸,扮相威严,一身特置的关公行头(粤剧马师曾所赠),光彩夺目,故此演出《群借华》,关公例为林树森。而赵如泉并不生气,只想在新戏上争取广大观众,于是排《济公活佛》《就是我》《就是你》《枪毙阎瑞生》《黄慧如与陆根荣》《欧阳德》《穿金宝扇》《大红袍》等等。

        当时上海是花花世界,台下观众绝大多数则是作坊技工、商店职员以及摊贩苦力。他们劳动终日,夜里看戏为的是恢复疲劳;加之文化水平低,欣赏水平不高,看戏求热闹、寻笑料,噱头便到处吃得开。赵如泉就把这批观众当作他的基本观众。为了迎合他们的低级趣味,台上表演越来越庸俗化,甚至带恶性的也习以为常,嘴上“赤老”、“寡老”、“识相点”、“摆句闲话过来”也作为台词;有时还来个黑胡调,对女演员做些庸俗的动作,被后台同人称为“老十三点”。其实赵如泉在后台,绝不和女演员开玩笑的,同人们对他也还是尊重的,不敢当面叫他“老十三点”,而叫他“赵老开”,赵如泉也绝不生气。

        在赵如泉思想上,以为观众是高高兴兴赶来看我的戏,我总得让他们欢欢喜喜回去,结果在不知不觉中毁了自己。须知戏剧是寓教于乐的艺术,重引导,不该搞迎合。固然演员心中需要有观众,因戏是演给观众看的,作为演员要有吸引观众的能力;但这一能力不是去投观众所好,而是要携带观众接受戏中的教育和知识,而求社会效果。同时,作为一个戏剧演员,有责任不断提高观众欣赏水平,绝不该反被低级趣味的观众拉下污坑中,毁了自己。要知观众并非“上帝”,而演员倒是人们的灵魂工程师。今天,上海麒麟童、盖叫天与北京梅兰芳都称为“艺术大师”,而赵如泉却默默无闻了。

        《艺坛》第五卷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07年4月出版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武汉京剧院上世纪80年代多次出访
北京国剧学会始末​
“梅先生提起往事”
讨伐现在的票房和票友(1936年
梅兰芳​德先于艺国重于家
余叔岩的堂会戏和义务戏
艺精情深——回忆谭富英老师
梅兰芳自述:1953年我率团赴朝
梅兰风华京剧在新加坡的流传与演变
 
  热门文章
 
话说“粉戏”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新艳秋七十高龄登台轰动梨园界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勾脸武生
5月19日院梅派艺术青年人才演出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模板网站花箱护栏网森格物园林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