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票界
 
 
 
 
 
 
 
 
 
 
一针一线吃功夫,百年传承论“行头”
国粹京剧   2019-09-18 11:59:51 作者:胡克非 来源: 文字大小:[][][]

    一针一线吃功夫,百年传承论“行头” 

石翠亭为北京京剧院《风雨同仁堂》所做服装设计手稿。图为剧中大奶奶乐徐氏造型之一。按照对人物的分析,蓝色深沉文静,是智慧的象征;衣服上不同宽窄的线条处理,显得人物富有节奏;在此造型基础上加上绣花,显得人物更加丰富。    本报记者 胡克非 摄

石翠亭向记者介绍京剧《马前泼水》的服装设计    本报记者 胡克非 摄

北京剧装厂有间专门存储戏曲服装图样的库房,从建厂到现在,所有的原始图纸都被小心保存着,这些资料对行业传承意义重大。 本报记者  陈 曦  摄

女蟒是皇后、嫔妃、公主、诰命等贵族女性最庄重的礼服。比如《贵妃醉酒》中的杨贵妃赴皇帝之约时要穿蟒。石厂长介绍,左图这件蟒袍上的云纹刺绣完全由手工制作,用于刺绣的金线来自南京金线金箔总厂,这种金线制作考究,需要人工经过做粉、打纸、搓线、摇线等十几道工序手工完成,其中的力度全凭经验把握。如今这门老手艺面临失传,现在只�

 

        小时候听不懂戏,却爱看台上的人物穿着花花绿绿的戏服咿咿呀呀地唱。看见龙袍就知道是皇帝,看见蟒袍便知是大臣,还有那身披彩绣的富家小姐。可您知道吗,戏服的穿戴是有严格要求的,穿错了,难免让同行笑话,故戏班历来有“宁穿破,不穿错”的规矩。

        戏曲舞台上把身上穿的叫作“行头”。外行看,只觉得戏曲行头色彩缤纷、斑斓夺目,实际上,它的使用极其讲究。无论是色彩搭配还是图案设计,都秉承中国戏曲艺术一贯的写意风格与象征手法,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在戏曲发展传承过程中,人们往往将目光投向青年演员的接续,殊不知“行头”也是让这门古老艺术惊艳百年的原因之一。

    一南一北两座厂,一件一制几代人  

        “离开了戏服,京剧就不能算是京剧了。”说这话的是北京剧装厂厂长石金栓。

        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西草胡同32号,是北京剧装厂的厂址,从1956年由17家剧装行业的私营门店、个体作坊合并至今已60余年。厂房依然是老样子,剧装厂的门市部,几乎绝迹的老式柜台静默在那里,上面摆放着各类服装道具。

        石金栓18岁那年来到北京剧装厂接父亲和伯父的班,从学徒做起。“初进厂时先学裁剪,师父根本不让我动剪子,就在旁边看着。”一个月过去,有一次趁师父没注意,石金栓擅自尝试了一下剧装中最简单的彩裤,下手便将布料裁成4片,全然忘了师父曾告诉他彩裤是前后两片缝合而成。师父知道后大发雷霆,告诫他:“做戏服要‘紧尺子、慢剪子’,这么贵的布料一剪子下去,损失没法弥补。”有了那次经历,石金栓光裁剪这道工序便学了3年。

        学徒生活辛苦,幸运的是石金栓赶上了戏曲服装制作市场最好的年头。“‘文革’期间许多剧团遗失了传统戏服。上世纪80年代初期,恢复传统戏的演出需要大量戏曲服装。”石金栓回忆,那时单位最风光的便是跑业务的同事,订单雪片般涌来,工人几班倒,干得热火朝天。“戏曲服装不同于普通成衣,不是通上电让机器自己跑就能交工的,许多工序都要手工完成。”他强调。

        戏曲服装包括蟒、靠、帔、褶、盔帽、靴鞋以及配件等。每件服装的制作都要经过设计、扎样、粉印、绣花、裁剪和承做等工序。它不受年代约束,只为表演服务,要求演员穿戴上之后保持特定的秩序性和严肃性,只要服装一亮相,观众就能知道角色的身份。

        北京向南1000公里的江苏省苏州市西百花巷同样有一群人在坚持着。这里是苏州剧装戏具合作公司的所在地。“掌门人”李荣森和石金栓一样,做这行也是家族传承。

        “我们家从事戏衣制作由祖父开始。”李荣森说,他从小就在厂子里长大,对看似枯燥的戏衣生产产生了浓厚兴趣。“苏州是剧装戏具制作的发源地,这个行当有文字记载的历史500多年,和昆曲相伴而生。历史上苏绣曾有超过半数市场面向剧装,这也是苏绣能成为四大名绣之首的重要因素。”李荣森自豪地说。

        李荣森还介绍,南北两派戏曲服装的区别来自于场地,北方的戏台大,服装的色彩对比就更强、更鲜艳,而南方大多在厅堂演出,服装更加细腻,颜色也更素雅。苏州剧装戏具合作公司至今仍保留着一件一制的传统手工制作方式,曾有人向他建议用现代工艺替代,被李荣森果断拒绝了。在他看来,如果不保留这些传统技艺,那这门传承了500多年的技艺就要失传了。“我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李荣森说。

    学会辛苦,然后习惯辛苦

        “您别看我这有点乱,但什么资料在哪儿存着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年过七旬的国家一级舞美、北京京剧院原服装设计师石翠亭边说边将记者让进家门。

        石翠亭不是美术科班出身,最初学的是戏曲表演。12岁那年,石翠亭在父亲的影响下考入邢台市河北梆子剧团学员班学习,但她很快发现,自己对美术更感兴趣,便将精力投向了舞台设计。1978年,她调入北京京剧院,正式开始了戏曲服装设计工作。

        戏曲艺术传承百年,为什么还需要服装设计?对此,石翠亭回答:“戏曲是不断发展进步的,当下涌现出大批新编历史戏和现代戏,这些戏与传统戏不同,设计服装时既要考虑传统元素,同样要考虑时尚元素,更重要的是设计出的服装要与剧中人物的性格、身份相吻合。”

        石翠亭为北京京剧院小剧场京剧《马前泼水》做的服装设计是一次大胆探索,也是她的得意之作。看到剧本时,石翠亭发现这是一部多处闪回的戏,舞台上需要明台换装。如何瞬间让一件衣服转变风格,石翠亭下了一番功夫。最终,女主角的衣服右侧袖子是淡粉色,左侧袖子是淡蓝色,因为要在台上直接变化,裙子设计成两层,外侧是蓝色,里侧是红色,演员转身时通过褡扣的设计,连裙子一起转动,服装立刻就从冷色调变成了暖色调。

        与其说石翠亭们是服装设计师,莫若说是人物造型师。在接到工作后,设计师都要从研究剧本开始分析人物性格、身份,哪怕龙套演员也不能马虎。一部戏的服装往往要近百套,从主角到配角,服装从束带、帽子、衣服再到鞋子,工作非常繁琐,必须要有耐心。

        石翠亭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资料夹,里边可以看到她的设计图和工整的字迹。每个角色不仅有全身图,还有细节分解图,精细到领口的一个绣花或腰间的一个褶皱。

        每次设计一批戏,石翠亭都要去剧装厂待上近一个月,每个绣片都向工人交代清楚,面料、颜色不合适,她就自己配色,然后指导工人去染。为了寻找戏服上的小配饰,她甚至坐着公交车满北京寻找。“有的工人嫌我苛刻,但细节决定成败,做我们这行就是要学会辛苦,然后习惯辛苦。“石翠亭说。

    多方成合力,薪火长相传

        戏曲服装为戏曲演出服务,戏曲演出市场萎缩,剧装制作市场也受到了影响,从业者不得不思考这门手艺的传承发展。

        李荣森说,这些年,他每年都会招收两到三名学徒,通过生产性传承的方式培养接班人。虽然和巅峰时期一个厂子800多人的规模没法比,但考虑到技艺传承的需要,他从来没有放弃。他还打算未来通过与高校开展校企合作,培养在校学生。

        李荣森的想法和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副主任彭丁煌不谋而合:“这个专业必须实践,才能学习得更立体。”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服装专业是4年制课程设置,包括了服装基础设计、时装设计、传统剧目设计和新编历史剧、现代戏设计等一系列课程以及实践活动。“我们每年大概招收20名学生,学生毕业后可以选择在本校考研继续深造,也可以到院团工作。”另一方面,彭丁煌也向记者道出了自己的担忧:“现在学生毕业后往往愿意留在大城市,不想去地方的基层院团工作,而实际情况是,基层院团对舞台服装设计方面的人才有很大的需求,反而更容易发挥自己的才华。”

        石金栓则看中了文旅融合的发展契机:“我希望未来通过和旅游、教育部门的合作,把部分厂房打造成为戏服体验基地,让非遗传承人在这里进行活态展示。同时根据体验内容设计一些课程或活动,让来到这里的人可以通过阶段性的体验认识和了解戏曲服装制作。”

        如今,石翠亭由于年龄和身体原因,已经不再承接戏曲服装设计的活儿,但她并没有放弃热爱的事业。她正在撰写一部关于中国京剧服装纹样的图书,把多年来的收获和经验通过集结成册的方式,留给更多对传统文化和戏曲艺术感兴趣的年轻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票界
 
“90后”小伙自费下乡唱京剧
西宁建国路社区老年京剧班
芜湖高一新生张子翾表演《梨花颂》
六旬老人自编京剧向楷模致敬
小票友遥见京剧的未来
“花姐"吴荣花圆了京剧
一针一线吃功夫,百年传承论“行头
山东戏迷演出录制《秦琼观阵》
从他们身上,看到戏曲复兴的缩影
 
  热门文章
 
第七届中国京剧艺术节十月天津举行
深圳文化街京剧“票房”的票友
5月25、26日“陆家嘴金融城-
拜访杭州京剧茶座
沈阳市“茂泉社区业余京剧艺术团”
江苏——无锡——秋韵京剧社
上海——国定路京剧票房(已关闭)
延边京剧协会会长孙铁汉
文登天福京剧社
《李健戏游记》之(1,2)
江苏——无锡——重友京剧俱乐部
常州市京剧琴师李平获“盛世和鸣”
辽宁——锦州——龙江京剧社
观无锡京剧票房“秋韵社”
上海——春秋京剧票友社
唐山市将举办京剧票友大赛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