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动态
 
 
 
 
 
 
 
 
 
 
从小神童到大武生,“周淮安”王玺龙的成长史
国粹京剧   2019-09-12 11:04:50 作者: 来源:依弘聊戏 文字大小:[][][]

    京剧《新龙门客栈》英雄谱·第七期 | 从小神童到大武生,“周淮安”王玺龙的成长史

        在整个《新龙门客栈》剧组,王玺龙是最为特殊的一员,因为他一个人解锁了两个角色:东厂太监头目曹少钦,以及男主人公周淮安。

        由于在两个角色之间穿梭,他曾经在首轮演出彩排时成功搞晕了指挥王永吉。认人头的王老师一见到玺龙出场,立马送上曹公公专属配乐,结果却被告知“此时此刻我不是我”。“曹公公”摇身一变成了周大侠,留下可怜的王老师一脸懵。

        到了真正首演那天,王玺龙又变回了曹公公。谢幕时,他非常低调地躲在舞台边缘,却还是被导演胡雪桦点了名。这片戏份不多的“绿叶”,赢得了胡导至高的赞扬。

        首轮演出过后,王玺龙正式卸任曹少钦,接棒周淮安。高瘦清癯,气质古典,文戏玉树临风,武戏身手矫捷。这是观众对他的主要印象。

        上点岁数的老戏迷或许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天津曾出过一位备受瞩目的京剧神童。没错,当年那个小神童正是王玺龙。他不仅少年成名,还曾与流派创始人同台演出并得其亲授,这在同辈演员中实属凤毛麟角。

        大侠是怎样炼成的?本期《新龙门客栈》英雄谱,有请王玺龙。

1
关于京剧
我的世界只有它

        1983年,我出生在天津一个京剧世家。曾祖父算起,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从事京剧。曾祖父王斌珍,工丑行,曾在斌庆社坐科。祖父王承森,工武生,坐科稽古社。父亲王杰,工花脸,曾就职于天津京剧二团,后调去天津戏校任教,虽已退休,至今仍坚持不懈京剧教育。

        我从小就住在剧团宿舍里,家和剧场、练功房近在咫尺,可能连一百米都没有,就隔着一个走廊。天天看排练,有时候晚上父亲演出,就带着我到后台,站在幕布后边看一晚上戏。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会跑到台上翻两下,滚两下,就觉得此刻登上了人生巅峰。平时父亲在家听录音,我也就跟着听。

        童年时代,在我的世界里几乎就只有京剧,没有别的可能性,幼小的心灵里甚至认为世界上的人都是要唱戏的。

        具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唱戏?其实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四岁左右吧,一次父亲带我去少年宫玩儿,那里有各种兴趣班,其中也有京剧班。那天正好他们在排《姚期》里面的一折《万花亭》,我就在旁边看。排练的老师和我爸认识,跟怹说,刚好我们这儿少一个角色,要不让你儿子来一个?我爸问我想来吗,我说可以啊,来就来,演什么?小太监。没劲,不要演。那你想来什么?我说我要演姚期。我爸说,你会吗?我说我会啊。我就唱给怹听,怹特别吃惊,说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我说您老在家里唱,我就学会了。结果,姚期这个角色就真的归了我。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父亲觉得我好像还真是块唱戏的材料,于是开始试着教我,我就这样正式开始学戏了。

        因为我爸唱花脸,所以我一开始也是学的花脸。陆续去了很多地方演出,也拿了不少奖项。我记得第一个奖是天津市举办的少儿京剧大赛,我得了特等奖。那时候的评委老师有张世麟先生、杨荣环先生,这是我印象比较深的,地点是广东会馆。我还没有上小学,比赛那天,爷爷骑着一辆小三轮车,驮着我和我奶奶一起去,爸妈也都去了,全家总动员。另外小时候因为个子太小,没有合适的彩唱戏服,我第一身京剧行头是奶奶自己动手给我做的。

        因为经常参加演出,认识了我们天津的花脸名家康万生老师。康老师人特别好,没有一点架子,也非常喜欢我。我也很崇拜怹,觉得怹嗓子怎么那么好。一次吃饭的时候,我说我想拜您为师,怹说好啊,那你就拜我吧。然后我就在椅子上给怹磕了一个头,就算拜师了,其实任何仪式也没有。那时我大概五岁多,不到六岁。从此以后我就管康老师叫师父,后来康老师到上海来演出,怹说我儿子是王玺龙。徒弟跟儿子是一样的。


2
关于厉爷爷
再相逢恐是梦中

        上学后,我进入了天津一所京剧特色小学,校长非常喜欢京剧,讲究京剧要从娃娃抓起。1991年,厉慧良先生来到我们学校,给我们排一个儿童版的《龙凤呈祥》。怹做这件事完全是义务的,应该也是希望能从中发现几个好苗子,好好培养吧。我印象里,排这出戏排了将近三个月。

        当时我和厉爷爷并不是第一次见面。那时候怹也来天津京剧二团演过很多戏,我都看了,只要看完厉爷爷的戏,晚上一定是很长很长时间才能安然入睡。睡不着,就是人一直处在一个兴奋状态。我看怹的戏比较多的是《长坂坡·汉津口》,也是在侧幕看。当赵云出来的时候,你的目光是离不开怹的,根本不愿意去看别人,就全在怹身上,你就觉得怹身上自带多少瓦的灯泡,好亮。最过瘾的就是看怹在后台赶妆,演关羽。到现在说起来鸡皮疙瘩还一身。那真的是让你觉得,哇,怎么还能这样?就是电视里的动画片都不及这个好看。所以每次看完厉爷爷的戏,基本上没法睡觉。

        厉爷爷来给我们排《龙凤呈祥》,我想我是唱花脸的,应该是演张飞,心里可美啦!结果一看这个名单,你演赵云。我说为什么?不要不要,我唱花脸的,我演什么赵云?后来厉爷爷找我谈话,怹说宝贝儿,怎么不来?我说我唱花脸的,赵云没意思。怹说赵云漂亮啊,白的。我还是不乐意。最后怹说,那我教你行不行?我心中一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说,好的!接着就相处了三个多月,我有幸跟着厉爷爷学了三个多月的赵云。最后这出戏演了两场,非常火爆,轰动天津。

        跟着厉爷爷学戏的日子,留下很多难忘的回忆。在我印象里,厉爷爷在家从来没有穿拖鞋的时候,包括出去演出在宾馆里,也没有看到怹穿拖鞋,永远是一双练功鞋。当时我还小,也没有很在意,后来据苏德贵老师说,怹穿练功鞋的原因就是如果此时此刻想到了什么,怹可以马上走起来,付诸于行动,如果你穿个拖鞋就很不方便。

        另外,厉爷爷家的电视机总是开着的,都是放一些国外的电影、哑剧、舞蹈什么的,怹从来不关的,如果有人来就把声音关掉。我想这也是怹的另一种学习吧,看看别的艺术门类,或者其它国家的表演方式。

        给我们这群小孩子排戏,厉爷爷可以说是威严与和蔼并存。在我印象里,厉爷爷眼睛是那种笑眯眯的,但是很亮。有个小胡子,脸红扑扑的,样子很帅气。平时都和我们打成一片,但排戏的时候,怹会出现很严肃的表情,如果没有达到要求,怹也会生气。我记得《龙凤呈祥》彩排的时候,有一个类似于“叫小番”的腔,这个唱段原来没有,是怹给编的,有这么一个嘎调。我没唱过这个,花脸的腔到不了那个位置。然后彩排的时候没唱好,怹生气了。怎么回事?能唱吗?我只好说可以。等到正式演出的时候,又到这个地方,脑子里一下子出现怹严厉的样子,一下子憋了上去,结果唱得还挺好。

        厉爷爷平时带饭,吃得很素,几乎不吃荤菜。有一次怹带了一道肉皮冻,给我尝了尝,我觉得很好吃。后来怹就经常带这个菜给我吃。每年春节,我都会跟着爸爸去给厉爷爷拜年。有一年好像是我外地演出回来,去晚了,一开门,赶紧说,厉爷爷我给您来拜年啦。厉爷爷说,过年好过年好,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给你拜年了。

        1994年,我和厉爷爷合演了一出《白猿教刀》,那个节目在电视上播了。那年厉爷爷72岁,我12岁,我们年龄刚好相差一个甲子。排戏的时候厉爷爷给我讲故事,说关羽打败仗了,然后怹跑进一个庙,睡着了,梦见一只白猿,白猿教怹拖刀计,你就演白猿。然后就在怹家里排,这个会不会?那个会不会?你来两步猴的走路。我说我不会。厉爷爷说,别跟我装傻,快点快点。有一个动作是我要踩在怹的腿窝这里,要踩上去。屋子里折腾不开,就到楼道里去。我觉得这不太好吧,鞋很脏,我就没踩,意思一下算了。怹真的急了,怹说我逗你玩呢?赶紧的。在怹眼里这些根本都不是问题,就是你必须把这个动作完成。

        万万没想到,就在一年之后的1995年,厉爷爷就因为心脏病故去了。我记得当时学校刚开学,在宿舍正跟同学玩呢,班主任说,告诉同学们一个消息,厉慧良先生去世了。我当时有点不能理解,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我觉得好像还有很长时间的路要走,有很多事情要问,很多戏要学。下午就跟老师一起去厉爷爷家,我记得我进去以后跪在那儿,看着照片,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嚎啕大哭,哭了很久。现在想想还是很难过,就是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就算我以后成不了一个很知名的演员,我能跟怹学很多东西,我也很满足。忽然一下这些东西都没有了,我接下来应该干什么?不知道。那我原来那些东西对还是错,我怎么去问,也不知道。

        后来我经常会梦到厉爷爷,每次梦到怹都很真实,特别真实,有的时候是吃饭,有的时候是教戏,有的时候是怹在吊嗓子,我在听,心里还想,怹嗓子不是挺好的吗?因为怹晚年嗓子不是太好。还有一次怹说,我教你一个什么动作,这样好,再来一遍。一下子醒了,我一看两点多,赶紧到客厅,是怎么样来着?完了,忘了。梦很真实,醒了以后就很失落。所以现在我基本上有时间,每年都会去给厉爷爷扫墓,在蓟县。
 
3
关于恩师
相逢何必曾深言

        我的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怹引领我走向京剧道路。五六岁起,父亲就开始教我练功,起先在京剧院的练功房,后来练功房搬迁,父亲又给我找到了文化馆一个小屋子,教我练台步、练腿、学念白。父亲从家里拿来一个沙发垫子和一块表,让我穿上厚底,起先盘腿站在软软地垫子上,耗一分钟,接着扳腿一分钟,再来十套“三起三落”,再盘着腿背一出戏的念白。只要摔下来,父亲就坚持让我重来。就这样练习了大半年,我慢慢发现,在普通的地毯上练功变得很轻松,有时候去电视台录节目,即使站在玻璃地上,也稳稳的不晃动。

        父亲的严厉为我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小时候几乎没有休息的概念,六一儿童节对我来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记得有一次,父亲在家教我唱戏,楼下有一帮孩子在等我玩,我就向父亲申请,能不能先玩会儿再回来学戏,父亲冷冷地说,你今天如果下去,咱以后就不学戏了。我想了一会儿,觉得不学就不学了吧,准备下楼。父亲看见我这样,很生气,拿起刀坯子,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挨了打的我,哭完继续学戏,这个教训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戏校期间父亲也始终耳提面命地督促我练功,直到我大学毕业进了京剧院,父亲才慢慢开始和我温和地交流、沟通。

        刚进团那阵子,我经历了人生的灰暗时刻,父亲很着急,但也没有好办法,只能做我的精神支柱。偶尔我有一场演出,父亲都会赶来上海,有时候买不到坐票,就从天津一路站到上海,看完了转天就走。每次看完演出,父亲都特别鼓励我,哪怕演出不是很成功,怹也不打击我。那阵子,父亲常常开导我,怹总是和我说,“到了社会上,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也要学会面对,努力或者加倍努力虽然不见得有结果,但是不努力什么都没有。努力起码能对得起你自己。尤其是你现在各方面条件发生变化,应该更加努力。”有时候我也问父亲,我要是不想干这行了可以吗?父亲很开明,怹说,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你自己能放得下,你自己开心就行,不要不干了以后才觉得后悔。有阵子我身上发湿疹,很难受,回到天津调养了四个月。有天晚上吃完饭,父亲拉着琴喊我吊吊嗓子,我开始很抗拒,觉得我嗓子不行,没法唱,但父亲坚持着,一直给我吊了四个月。这四个月我长进很大,我觉得我可以唱了,很兴奋,每天自己练自己录音,晚上睡觉听自己的录音,特别兴奋。回上海以后我也天天唱,感觉渐入佳境,但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嗓子又出问题了,一张嘴声音就不自主地抖动。去看医生,医生说是声带息肉,我感觉五雷轰顶。尽管后来我慢慢不去想这个问题,慢慢淡化自己的关注点,但这个毛病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所以这次参演京剧《新龙门客栈》,说让我来周淮安,我就很紧张,生怕这个毛病又复发了。

        得知我参演京剧《新龙门客栈》之后,父亲很开心,但怹是个很谨慎的人,怹不忘叮嘱我,这么大戏你一定要好好琢磨、好好努力,能得到主演的角色很不容易,你自己要珍惜,要对得起自己。父亲现场看了几次我演的周淮安之后,觉得我挺出乎怹意料,原来我儿子还能把这种戏演下来,嗓子也有进步。不过,怹也更希望我通过这个戏,认清自己的优缺点,更加努力,还有许多需要完善需要弥补。

        在我之后,三十年来,父亲至今一直从事京剧教学工作。父亲在京剧教育方面很有自己的研究和方法,怹培养了包括王建帅、刘大庆、李泽林、徐晨阳、褚天舒、常舜鑫等在内的数十名学生,陆续斩获了多届小梅花与和平杯金奖。无论这些学生以后是否专业从事京剧行业,但我想,我的父亲在怹们小时候传授给怹们的技艺,都将是怹们一生宝贵的财富。

        梁斌老师是一位对我非常重要的恩师,怹让我学会坚持、忍耐。我刚进团那个阶段,大家都说我不好、不行,我很沮丧,挺受打击的。有一天梁老师碰到我,就说,“我给你说点事,你要当补药听。有的人说你不行,但我看法不一样,我觉得你从小有基础,你继续努力就行。”那时候我和梁老师也没有很熟悉,梁老师这样鼓励我,我非常感谢怹。之后有一次梁老师给其他演员教戏,教的是《夜探浮山》,我说我也想学,能不能让我蹭着课跟着练练?梁老师特别大方,说何苦蹭着练啊,我给说一声,你就过来一起学。这让我特别特别感动。之后我还和梁老师学习了《战马超》《八大锤》。在我人生很低谷的阶段,我之所以没有放弃,和梁老师的鼓励与帮助是分不开的。梁老师非常爱护我,经常给我说,别想那些没用的,想想有用的,人生都是这样的,没有谁一帆风顺。梁老师学生非常多,培养的京剧演员遍布全国各地,上海京剧院所有的武生演员都跟怹学过戏。梁斌老师是高盛麟先生的得意门生,一生为弘扬京剧艺术尽心尽力。

        2010年我考入流派班,遇见了人生中一位至关重要、获益匪浅的恩师,苏德贵先生。毕业以后进了京剧院,觉得自己好像和厉派艺术越来越远,这次有机会和苏老师学戏,我很珍惜。从流派班到今天,我一直跟着苏老师学戏,《艳阳楼》、《钟馗嫁妹》、《林冲夜奔》、《长坂坡·汉津口》、《战宛城》、《挑滑车》、《雅观楼》、《一箭仇》、《八大锤》、《闹天宫》等,都和苏老师学过,中间有机会上研究生班,我也选择了苏老师做导师。

        苏老师很慈祥,很有人格魅力,就算是批评我,也是十分逗趣的。譬如,苏老师教我一个组合,我总做不好,苏老师就打趣地说,“玺龙!听说你以前是神童?”有时候看我妆化的不好,怹就说反话,“玺龙!你小时候是不是学过花脸?很会勾脸嘛?”得知我出演周淮安,苏老师也很重视,怹看了看我演出的录像,也很好玩地说,“哎呀你这个不行不行,人没拿住,一出来一口气松了!”我顺竿爬说,那老师您给我琢磨琢磨,您帮帮我?怹又说,“不行不行,你不能老拿我做拐棍,你都快四十了,要自己多思考多动脑!”怹常和我讲,怹以前也总是把厉先生当作自己的拐棍,厉先生有时候也说,“你老拿我当拐棍,有一天我没了怎么办?”后来厉先生突然走了,苏老师真是怅然若失。

        流派班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更让我感悟到苏老师的魅力。我响排《钟馗嫁妹》的时候,一个从桌子上劈叉下来的动作,抻了一下,给腰落了一个不好的毛病,特别疼,疼的没法动。辗转找医生治疗,有个天津的医生直接说,不可能痊愈,30岁以后别想上台了,我还难过的哭了。那时候刚好参加了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复赛前半个月我给苏老师打电话,说我不能动,一动就疼,怎么办?苏老师就问我参加比赛是想拿冠军嘛?我说不是,只是想跟您学了这么久,得有个汇报,也算是对厉派艺术的弘扬。苏老师就哈哈大笑,说既然这么想,那就不着急,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我就比较放松了,恢复了一阵子。到了参加复赛前一天,选手都被提前安排彩排,好让评委对选手的水平有点数,我因为腰太疼怕影响比赛,就没有参加彩排,可能有一点违背规则,很快就有工作人员通知我要不退赛吧?怕影响最终比赛成绩,可能会拿最后一名。我有点懵,就给苏老师打电话,苏老师听说了大大咧咧地回我,“能接受最后一名吗?老师我能接受!”得!台上见吧那就!于是我该吃吃该睡睡,精神特别好得完成了比赛,脱颖而出进了决赛,最终拿下了金奖。我对苏老师佩服的五体投地,觉得得亏遇到了苏老师,不然换另一种激将的说法,我可能就悬了。苏老师就是教育我,别人的评价不重要,好坏都要抛开,上了台,心里就要干干净净的,个人情绪都要放空。

        苏老师不仅使我的业务水平有了明显的进步和提高,也在做人方面给我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我从小到大可能一直在父亲的庇护下成长,父亲替我挡了很多事,我就单纯地认为只要好好学戏演戏就行。但步入社会,遇到了很多负面声音,令我困惑不解。苏老师就和我说,你自己也是有原因的,你自己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专业和做人都有欠缺,你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方式存在不足,你自己习以为常了,但是别人看见了非常扎眼。跟着苏老师,我慢慢变得健谈,也对学戏有了规划,苏老师时常要求说,多读一些哲学方面的书,丰富自己,唱戏要综合很多知识及生活的积淀,希望未来的时光,我能多向怹继续学戏,学理论知识。

        苏老师在京剧教育方面,桃李遍天下,怹是厉慧良爷爷的得意学生(厉爷爷一生没有正式收过徒弟,但是跟怹学戏的演员不计其数。)苏老师在传播和传承京剧尤其是厉派艺术,尽心尽力,功德无量。厉派艺术博大精深,我穷其一生也无法企及其高度,但我很感恩生命中先遇到厉爷爷,又遇到苏老师,一直吸引我深爱和珍惜京剧艺术。时光宝贵,必须多多向苏老师学戏,同时学习怹淡泊名利,朴素执着,豁达快乐的心态。

        奚中路老师是我从小就崇拜的偶像,进入上海京剧院看过怹很多演出,非常喜欢。虽然怹从来没有正式教过我一出戏,但是,在我心里,怹就是我的老师。奚老师每天练功,雷打不动,对我影响特别大。每每我低落之时,看到奚老师练功的背影,倍觉羞愧,我没有资格迷茫。每次近距离观察奚老师如何扮戏,如何勾脸,如何穿厚底,如何穿彩裤,如何扎靠,如何勒头等等,都能令我学到很多,奚老师有很多细节值得反复品味,对我来说,怹就是一个永远给我们动力的偶像级榜样。

        有一次奚老师抽空来看我演出《恶虎村》,我很感动,演出结束,立刻向奚老师请教,让怹给我提一些意见,奚老师只淡淡地反问了一句,“当年厉先生和盖老怎么练功,你听说过吗?你做到了吗?”只言片语,就让我领悟了奚老师的用心良苦。

4
关于行当
走出迷局终振作

        小时候学的是花脸,怎么会由花脸改行武生?其实这也是我很后悔的一件事。在排《龙凤呈祥》那个时候,厉爷爷就觉得我不适合唱花脸,因为我声音比较窄,花脸声音比较雄厚。怹一直不觉得我是个好的花脸苗子,觉得我应该学武生,然后找个老师学学老生,都是生行的。但那时我不相信,觉得我还是唱花脸比较好。后来戏校快毕业那会儿我变声了,然后再到上海这边上的大学,再毕业,到上海京剧院工作,我决定要改武生。现在想想都很后悔,如果当时早改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也是证明了艺术大家,看我们晚辈是高瞻远瞩。

        有一个时期,我变得非常不自信,因为整个身体条件各方面全部发生了变化,你原来演出,或者是你原来学什么,马上就得到认可。现在你再努力,好像也很难得到认可。但是这个过程,教会我一个东西,就是努力,这个努力是我小的时候不太知道的,因为我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忽然变声以后,人180度转弯,你的声音条件、你的外形条件什么全变化了,那你就要努力了,用努力来弥补你那些不足的地方。比方说我人很高,又瘦,脖子又长,对唱戏来说好像都是缺点。那怎么办呢?那就想办法。同样的东西,我不能这么来,那可能我只能那样来,我怎么让它好看,怎么能让人忽略缺点,就是要倍加努力,不努力肯定是不行的。

        最迷茫的时候,我也想过要改行,甚至跑去广告公司试过镜。结果人觉得你是光头,没法用。也想过回老家吧,不在上海待着了。好在及时调整心态,一切都挺过来了,在武生这个行当里重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

        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但是我现在内心平静多了,没有那么多想法,最大的愿望就是老师、家人身体健康,自己能平平稳稳地学戏,踏踏实实地演出,争取不要让京剧艺术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结束。我们现在有缘分学戏,是前辈艺术家用生命传递的,我们也应该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京剧艺术做一些贡献。


5
关于史姐姐
隐隐却似故人般

        (王玺龙与史姐姐的初次见面是在何时?当时是怎样的情形?关于这个问题,需要有请另一当事人——史姐姐来回答。)

▲王玺龙与史姐姐排演《新龙门客栈》 

        史依弘:太好玩,真的。他第一次在上海演戏,那个时候可能也就十一二岁吧,很小。被很多人围着,拍照什么的。我因为去后台看看老师什么的,就走过去看一下这孩子。我说玺龙,你多大了?然后他特别拽,看了看我,你是谁啊?头仰着,眉毛还是挑着的,你是谁呀?我就想这孩子太逗了,特别有意思。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后来他会到上海京剧院,还是有缘分吧。

        王玺龙:她说的这个事情,我真的不记得了。那时应该很小,可能90年代初的样子吧,那次演出还是在共舞台。后来到了上海京剧院,平时就能看见了,刚到院里那会儿,有很多新编戏,像姐姐的《宝莲灯》,没事都会去看戏。然后记得跟姐姐一块儿去香港演出过。但其实姐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反串,是《八蜡庙》,姐姐演的褚彪,特别惊艳,对这个角色是下了功夫的。

        我和姐姐不在一个团,姐姐是二团,我是一团,所以过去接触并不多。真正的熟悉和了解,就是从《新龙门客栈》开始。姐姐在我心中就是超人,虹桥演出前一晚凌晨十二点半还在排练,姐姐一丝不苟,实打实地唱念,非常认真。对自己负责,对观众负责,对剧组负责,姐姐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些年姐姐一直在顶峰,就是因为她非常认真,非常负责!

 
6
关于京剧《新龙门客栈》
渐入佳境天地宽

        最初《新龙门客栈》开始海选周淮安的时候,其实我是动过心的,想过毛遂自荐。我问我爱人赵欢,你觉得我合适吗?她说我觉得你还是可以的。那你觉得我要不要去试试?她说可以倒是可以,但万一人家拒绝你,你受得了吗?这个没把握。因为我想新编戏,一定是文戏占很大比例,我这个武生就别给自己找难堪了。没想到不久之后,《新龙门客栈》找到我演曹少钦,就是电影里甄子丹的角色,我想,其实对武生来说这个角色发挥空间会更大一些。就这样,我顺利地就进入了剧组。

        排练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刚进练功房,胡雪桦导演说,玺龙,跟你商量个事,你能不能把周淮安的词带一下?我说可以啊,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因为曹少钦的戏不多。我也没有想过要争取什么,没有这个想法,我就觉得我帮个忙,顺便自己过过瘾。再到后来,快要响排了,导演跟我说,我想给你安排个B组。我当时觉得他一定是开玩笑。他说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再看周围人的表情,都很认真。那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收到微信,说今儿你来响排。我最害怕这个。因为每个人的声线不同,有些腔我确实唱不了。但导演说很好。既然导演说没关系,那我就再过一次瘾。一个是过瘾,也是学习,因为我从来没有学过这个东西,拿它当一个锻炼。

        第二轮演出,我正式作为周淮安登场,我觉得还是兴奋多于紧张吧,毕竟有过两场彩排,那两场彩排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积淀,我觉得最差也差不过那样了。导演和姐姐这么鼓励,我必须让自己轻松起来,然后才能别给他们丢人。

        刚开始难度确实是挺大的,尤其是感情戏的部分。我没有演过这种对手戏,武生的对手都是男的,跟旦角没演过。刚排的时候导演说,玺龙,你跟女朋友说话肯定不是这样的。史姐姐就说,让武生谈情说爱很困难,稍微再等一等,耐心一点。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好像就适应了,渐渐找到了那种感觉,也越来越有自信。

        第二轮演出的最后一场谢幕时,四岁的女儿突然跑上来给我送花,我事先不知道,非常惊喜。她说爸爸,我觉得你穿白衣服(演周淮安)要比原来穿黑衣服帅一些。她现在连片尾曲“大漠孤烟”都会唱了,语气、表情什么都很生动。

        每次说带她看演出,就会问我,你今天是演周淮安吗?我说是。她说,那我就去看一看。她还说金镶玉姐姐很漂亮,回到家里会自己找纱巾模仿。

        总之,《新龙门客栈》是我过去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演的一个戏,我希望把它看作一个崭新的人生原点,去引领自己走入更加广阔自由的艺术境界。当然,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全力以赴,完成好北京国家大剧院的两场演出。中秋节,我们剧场见!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动态
 
谭孝曾:有好剧目好演员,京剧就有
“京剧王子”傅希如如何演出“温
董圆圆:沿着师父梅葆玖的足迹传承
陈少云:60载助力海派京剧“麒艺
谭孝曾坦言谭家人最擅长的是让传承
一路创新 笑傲舞台 对谈嘉宾 史
于魁智:传承国粹经典 谱写梨园新
宁夏京剧新秀袁红玉
毕可安与荣成京剧票友的特殊情缘
 
  热门文章
 
尚长荣的戏里戏外
8月9日青岛市京剧院上演《四郎探
马派传人朱强
走进《杜鹃山》柯湘扮演者--王润
管波 “小刘长瑜”大连唱《红娘》
专访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郭玮
万晓慧:80后“蔡文姬”台前幕后
11月6日张馨月上演《麻姑献寿》
齐淑芳:让京剧在美国扎根
丁晓君做客《中国大舞台》
琴师周佑君“她拉琴,好听又好看”
范乐新 四十岁靓丽“穆桂英”
李维康和耿其昌青岛接受专访
孟广禄透露自己的2013年计划
专访杨春霞 “柯湘”忆当年
女孩儿谢涵:拜师裴艳玲 不爱红妆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