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动态
 
 
 
 
 
 
 
 
 
 
王珮瑜:是个人哪, 他就得听戏
国粹京剧   2020-01-08 09:29:02 作者:王珮瑜 来源:文汇网 文字大小:[][][]

    王珮瑜:是个人哪, 他就得听戏——那些电影《霸王别姬》教给我的事

        编者按:近日,京剧名角、余派艺术传人王珮瑜在中信出版社推出一本书,名为《台上见——王珮瑜京剧学演记》,是为从艺生涯中的阶段性总结,也有向读者普及京剧老戏的意味。名为“台上见”,记录的却是台下为京剧艺术所付出的汗水与泪水,这正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最好诠释。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名为《那九年·忆昔》。在这一部分,王珮瑜通过33篇自述短文,回顾了自己从1992年进入上海戏校开始的学艺经历。有的从老戏篇目说开去,有的回忆与诸位名家恩师的交往,还有的则谈及梨园杂事,从戏班的规矩到剧场的叫好。质朴的字里行间透露着无限感怀。文汇报这里选取《文昭关》与《霸王别姬》两篇,以飨读者。《文昭关》是王珮瑜开蒙学戏的伊始,从中你会发现,原来激励她成角的动力之一,竟是一副用臭用旧的公用髯口。而其入校后不久,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热映,其中对于旧时戏班艺人学戏的甘苦,也在少年王珮瑜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成为日后自己刻苦学艺的鞭策与激励。

        (我)入校学的第一出戏,就是《文昭关》。这出戏多年来已是杨派绝唱,而思及老师可谓是因材施教的典范,在此基础上另辟一个路数,以张文涓先生的演出版本为主,加以汪(桂芬)派高亢跌宕的声腔处理,将二黄慢板“一轮明月照窗下”的“十三一”做了精细的打磨,听起来别有韵致。尤其对于作为初学者的我来说,打破流派框框,“以戏带功”,奠定了口法和行腔的基础。“十三一”的唱法,脱胎于满江红曲牌,相传是余叔岩先在“小小余三胜”时期常用的唱法,后来艺术风格逐渐趋于成熟,便不唱了,但这个唱腔的行腔特点被不少后学者关注并沿用,我学的这一版《文昭关》就以此为一大亮点。

        学了一个学期,就在文化广场二楼的大排练场彩排,思及老师亲自为我扮戏,我连彩裤、靴子都不会穿,由服装老师帮忙系裤带鞋带。刚会个一出半出,一心就想扮上戏,蹬上厚底儿,戴上髯口。戴髯口,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实在是太帅、太好看了。

        那时在学校没有私房行头,服装老师都是根据学生情况统一安排服装和盔头,《文昭关》需要三副髯口(黑三、黪三、白三),在台上可以换戴三次,别提多有多期待了!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公用的髯口谁都可以戴,日积月累难以清洗,一股陈腐的臭味熏得我一出场几乎忘了词。下来以后,思及老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想要不戴臭髯口,就得好好学、好好练,成了角儿就能定制私房髯口了。多么令人哭笑不得又刻骨铭心的记忆啊!多年以后,我也这样告诉我的学生,只有成了角儿,才能免受那些芸芸众生里的委屈。

王珮瑜在自己的品牌演出“京剧清音会”演出现场

        我与这出戏,还有更深的缘分。1993年11月的一天,我跟随王思及老师去“国际票房”活动,这是当年上海滩票界著名的会场。说豪华,并不是因为场地,而是参与者阵容的豪华:理事长是汪道涵先生,副理事长是李储文、舒适、程十发、程之等先生,名誉顾问是陈沂、俞振飞、陈从周、卢文勤等先生,思及老师是副干事。那天,我把学了不久的《文昭关》连唱带演的练习了一遍,博得了程之先生极大的赞赏,怹特别夸赞了思及老师的教学思路,并说这是怹听到的《文昭关》最好版本。程之先生当时正在策划纪念怹的父亲程君谋先生(谭派名宿,被誉为“票界谭鑫培”)的诞辰演出,结果原计划出演《文昭关》的梅葆玥老师因病回戏,程之先生即与思及老师商议,由我顶上,开锣唱一折《文昭关》。

        时年15周岁的我,接到这样一个与众多名家前辈同台的任务,既欣喜又忐忑。演出前的几天,程之先生设宴招待远道而来的梅葆玖先生一行,也叫上了我。葆玖先生一入座就特地多看了我几眼,程之先生立刻介绍说:“这是戏校二年级的学生,叫王珮瑜,女孩儿学老生,拜过范石人兄,现在是思及的学生,这次临时叫她替葆玥老师演昭关。”听完,梅先生饶有兴致的评论起我的长相:“看这孩子脑门儿长得多好,人中也长,挂髯口好看呢!真有点儿像孟小冬”。被大师点评,羞得我脸红一阵白一阵,傻傻呆呆。

微信图片_20191209151239.jpg

王珮瑜团队尝试以漫画形式普及京剧老戏,图为《文昭关》一篇选图

        几天后迎来了演出。兰心大戏院坐落在长乐路茂名路口,是个老剧场,座儿不多,唱戏可舒服。当天下午,早早来到剧场,走台、化妆、静默。梅先生也很早到了剧场,带了他的高档相机,给我各种拍。七点一刻准时开戏,我开锣顶场上,虽然此前彩排过多次,但公开演出还是首次。此时思及老师除了给我化妆扮戏,还得把场嘱咐,一边给我饮场,一边还在用手势眼神叮嘱演唱的劲头。就这样,我在长锤中出场亮相,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的按照学习时的规范完成着。对于一个刚入科的孩子来说,还完全谈不上演戏刻画人物,而是全然的模仿老师的举止、做到老师的要求,所以那时的演出,就是一种“完成”,尤其是“十三一”的完成,博得了可堂彩声。那时的观众还并不熟悉这个小演员,但很熟悉她的老师——王思及,这场《文昭关》更像是思及老师教学的一场公开汇报,是公众对他个人艺术审美、教学能力的一次考核。结果当然是非常成功,这是我们师徒二人携手的第一次成功。演出后,梅葆玖先生把“上海出了个余派小老生”的消息带回了北京。

        这次演出组织者程之先生是一位大票友,博学多识,对京剧研究颇深,热心传播谭派艺术。不仅能唱老生,还能演花脸,拉琴,导戏,无一不专。然而为了策划纪念程君谋先生的诞辰演出,积劳过度,在一年后的春节里,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先生对我提携抬爱,成就了我少年时期的舞台梦,至今难忘并感恩。而这一段忘年之缘,也在二十年后以另一种面貌重新续上。2013年初,我结识了谭余派名票李锡祥先生,有机会潜心问艺,并成为忘年之友。2013年4月,我首演了李先生亲授的谭派名剧《朱砂痣》,而此剧正是李先生早年向程君谋、苏少卿、罗亮生等先生求教所得的珍贵版本。演出的当天,我盛邀程先生的家人光临现场,也表达了我对程之先生的缅怀与敬仰。

        虽说当年大费周折进了戏校,也颇有雄心壮志,但其实那时对京剧谈不上自觉的痴迷,只因为信赖老师。老师们说,余叔岩的艺术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所以我相信,并且绝无二心的膜拜、努力研习。从这一点来说,我的确是太幸运了,

        懵懵懂懂,但入了一个正道。

        从小跟着长我六岁的哥哥追星,从邓丽君、谭咏麟,到张国荣、MJ,后来我哥去追克林斯曼了,留下了我独自根深蒂固的迷恋张国荣,数年不变。张国荣告别歌坛不久主演了电影《霸王别姬》,饰演名旦程蝶衣,电影在我们入校后第二年上映,当时还属于比较小众的文艺片,去观摩的人大多是荣迷,还有一些是戏曲行内人。

        记得是一个周末的午后,我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去看了电影,只记得全片冗长阴沉,说真的,除了满足了自己花痴张国荣的粉丝心,并没有看懂电影在说些什么。之后买了李碧华的未删节版原著,对照着电影一节一节的读,直到可以和同学演下全本《霸王别姬》。

        电影里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大概就是师父的那句:“是个人呐,他就得听戏,这猫啊狗啊的,它就不听戏。你们算是赶上好时候啦!”显然我这印象和许多影迷不一样,最初并没被“人呐,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的经典台词击中,却牢牢记住了那师父恶狠狠的嘴脸。

        那些日子,正是在戏校练功最苦的光景,每天天不亮就围着文化广场晨跑,跑完了开始各种撕胯扳腰,基功老师把我们分成两人一组,反身背对背坐在地上把腿绑在一起,偏偏我还是胯特别硬的那种人,每到这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撕痛,至今记忆犹新。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同学绑在一起练?因为谁都不忍心为了贪图自己一时的松快,而害了背后的那个人。在残忍的游戏中,成就了戏班里唇齿相依的兄弟情义。小石头帮小豆子偷懒,挨师父打,这一点恩情值得记一辈子。

        《霸王别姬》在很长一段时期激励了我。面对艰难,摆在眼前两条路,要么选择像小赖子那样的放弃自己,要么咬牙到底,有一天会像那霸王一样成个大角儿——坐黄包车,吃大餐。电影里把几个艺人的一生浓缩在了我们面前:无论如何都是难以逃脱的苦,不如爱这苦痛,与苦同在。如果说我入京剧行,像是有某种神明的指引,歪打正着的跟随老师们的脚步亦步亦趋的相信,那么在少年时期最迷茫艰难的时刻,是这部电影给了我一种自觉的力量:就是“戏剧将生活中的碎片组装起来,并赋予它强烈的仪式感,人们在仪式感里获得了心灵的洗涤”之类的感觉,此后我便懂得一些道理:用自己的刻苦表达对舞台的敬畏。“人戏不分”无关对错,至少对艺术呈现是有利的。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动态
 
李卓群的“老戏骨”与“新眼睛”
京剧人张传秀的七彩人生
胡文阁浅谈昔日学艺旧事
谭孝曾谈传承与创新
缪鸿菊:五好京剧人
王珮瑜:是个人哪, 他就得听戏
杜近芳:拼命的“东方皇后”
江其虎:梨园展新风,文化建设显国
女老生王子演绎史上最帅“猪八戒”
 
  热门文章
 
尚长荣的戏里戏外
8月9日青岛市京剧院上演《四郎探
马派传人朱强
走进《杜鹃山》柯湘扮演者--王润
管波 “小刘长瑜”大连唱《红娘》
专访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郭玮
万晓慧:80后“蔡文姬”台前幕后
齐淑芳:让京剧在美国扎根
11月6日张馨月上演《麻姑献寿》
丁晓君做客《中国大舞台》
专访杨春霞 “柯湘”忆当年
琴师周佑君“她拉琴,好听又好看”
范乐新 四十岁靓丽“穆桂英”
李维康和耿其昌青岛接受专访
孟广禄透露自己的2013年计划
女孩儿谢涵:拜师裴艳玲 不爱红妆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