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动态
 
 
 
 
 
 
 
 
 
 
96岁“鼓王”王玉璞,曾为京剧“玩命”
国粹京剧   2020-06-08 09:28:39 作者:陈俊珺 来源:上观新闻 文字大小:[][][]

    96岁“鼓王”王玉璞,曾为京剧“玩命”

        五一劳动节之际,96岁的著名鼓师王玉璞亮相上海京剧院举办的线上音乐会,为京剧演员史依弘伴奏。

        有着“鼓王”之称的王玉璞曾与周信芳、盖叫天、郭玉昆、梅葆玖等几代京剧名家合作。

        在接受上观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时,他这样讲述他所理解的京剧艺术。

    与梅派的缘分特别深

        4月30日,上海京剧院一场名为《音韵》的主题音乐会在抖音、B站和微博进行直播。当96岁的王玉璞出场时,叫好与致敬的弹幕瞬间刷屏。

        王玉璞身着西装,系着红领带,为京剧演员史依弘奏响了《穆桂英挂帅》中“捧印”一折的鼓点。尽管那日的演出没有带上身段,但王玉璞依然按照正式舞台演出的版本打了经典的“九锤半”,用跳跃感极强的切分节奏展现穆桂英思想转变的复杂过程。

        这辈子打过多少回《穆桂英挂帅》,王玉璞早就数不清了,但20年前与梅葆玖的合作,他至今难忘。

        1990年,为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文化部组织北京、上海、天津各京剧团赴香港演出,梅葆玖出演全本《穆桂英挂帅》。演出前夕,常年合作的司鼓裴世长因身体原因无法演出。梅葆玖立即想到了王玉璞———那位在他15岁时就为他打过《玉堂春》,后来又合作过《生死恨》的优秀鼓师。

        “到‘捧印’九锤半那场,我们之间似乎有一种元素在起作用,我的情绪被他(王玉璞)的鼓带起来了,这种默契在其他的舞台剧形式中是没有的———台上就我一个人,打击乐和我的表演完全融为一体。王玉璞先生手腕力冲,技术精到,平稳朴素,尺寸准确,调动场面,烘托气氛,功力独到。他掌握了我表演的情绪,控制了剧情发展的节奏,非常难能可贵。”2007年,梅葆玖曾撰文回忆当年与王玉璞合作的往事。

        “我和各大京剧流派、各路名角都合作过,但与梅派的缘分特别深。除了梅葆玖外,我为顾正秋、白玉薇、李胜素等梅派演员都打过鼓。”王玉璞告诉记者,“不懂梅派的人,可能会觉得梅派艺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其实它内在的东西很深。”

    不当演员,就学“场面”

        王玉璞在上海生活了70余年,但一开口依旧是地道的北方话。他出生于辽宁丹东的一个梨园世家,父亲是京剧演员。从7岁起,王玉璞每天清晨的功课就是撕腿、下腰、练毯子功……“那时候真是边哭边练啊。”

        10岁那年,王玉璞的背上长了一个疖子,无法再练功的他整日在后台玩,有时候也会打几下锣鼓。何福亭老师看中他是打鼓的好苗子,便提出收他为徒。父亲答应了,他对王玉璞说:不当演员,那就好好学“场面”吧。

        “场面”是京剧乐队的俗称。过去,乐队大多是坐在舞台上的,有的是坐在上场门的位置,有的是坐在下场门的位置,也有的坐在演员的后方。

        京剧的“场面”又分为“文场”和“武场”。“文场”的乐器有拉弦乐、弹拨乐和吹管乐,而“武场”主要就是打击乐。

        小锣、铙钹、大锣和鼓是最重要的打击乐器。王玉璞把学习这几件乐器的过程形容为“升级”,只有学会了前3样,才能进阶到鼓,因为鼓师就好比京剧乐队的指挥,他们不用指挥棒,而是用鼓点子指挥整个乐队。

        小锣打了两三年,王玉璞开始练习铙钹。他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打一天小锣能挣7角钱,打一天铙钹能挣一块钱。他没有学过大锣,直接“跳级”学打鼓。刚入行的鼓师都得为演出“效力”,也就是义务打鼓,从开锣戏打起。

        王玉璞16岁那年,著名武生演员郭玉昆来沈阳演《林冲夜奔》,戏到中途,鼓师突然病倒。那时候的演出,锣鼓从来不能停。“老先生知道我会打鼓,就叫我赶紧坐上去打,我只好硬着头皮打。”演出之后,王玉璞一鸣惊人,郭玉昆提出与他合作。

        “傍角儿”生涯就此开始了。上世纪40年代,王玉璞随郭玉昆来到上海。“那时候的上海,京剧演出非常火爆,天蟾舞台、共舞台、大舞台、中国大戏院四大京剧舞台几乎夜夜爆满。”在上海这座“大码头”,王玉璞不仅练就了精湛的技艺,也获得了与不同流派名家合作的机会。

史依弘演唱《穆桂英挂帅》

    打鼓费脑子,还得“玩命”

        在京剧艺术中,司鼓不只是打节奏那么简单。用王玉璞的话来说,是要和演员一起进到戏里去的。“比如《挑滑车》,那是最有名的武戏之一,打到激烈的地方,我们是要和演员一起‘玩命’的。”如果说打武戏考验的是鼓师手上的力度,以及与演员之间紧密的配合,那打文戏就更有讲究,“文戏是静中有动,不精心就会水。” 

        司鼓还得要有统领全局的能耐。在鼓的领奏下,伴奏必须准确地配合演员的唱、念、做、打。京剧是多种艺术高度综合而成的戏剧艺术,其中最主要的莫过于音乐与表演的综合,而司鼓是音乐与表演的综合中很关键的纽带。“京剧舞台上没有导演,导演就是鼓师,演出的时长、台上台下情绪的调动,都离不开乐队、离不开鼓师。”王玉璞说,“在台上,还得随机应变,有时候演员突然忘词了,我们得想办法把节奏给带过去,尽力弥补,不让观众感觉出来。”

        司鼓是一件“费脑子”的事。新中国成立前,京剧伴奏尤其是武场伴奏几乎没有谱子,音乐与节奏全在乐师的脑子里。他们不仅要记住自己的打法,还得记住乐队的打法,更重要的是,全剧的剧情、不同演员的唱腔、身段、特点都得熟记于心。

        梨园有一句行话:演员不会唱的戏可以不唱,但打鼓的不能说不会。王玉璞一辈子都在看戏、学戏。年轻时,他喜欢“串班”看别人的“场面”。“那时候看戏不是为了玩,而是看别人怎么打。只要是我没见过的戏,我都爱看,文武戏的打法是不同的,我一边看戏,一边记戏。”脑子里究竟记了多少戏,王玉璞自己也算不上来。从艺几十年,不同流派、不同演员的特点,他都烂熟于胸。“什么派,用什么打法,心里必须有底。” 

2017年亮相《喝彩中华》

    不断创新招,才有生命力

        “没想到,我今年96岁,也赶了一回时髦,在年轻人喜欢的网站上露了一手。”谈到这次的线上直播演出,王玉璞特别兴奋。

        司鼓80多年,王玉璞经常“赶时髦”。在他看来,京剧艺术的生命力就在于不断地练绝活、创新招。

        3年前,九十多岁的他参与了一档电视综艺节目《喝彩中华》,在电视镜头前为一位5岁男孩打鼓。早在上世纪60年代,他就跨界参与了国产动画片《大闹天宫》的配乐。京剧锣鼓在这部经典之作中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其中有不少打击乐配音就出自王玉璞之手。

        2001年,新编京剧《大唐贵妃》亮相第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在梅葆玖的邀请下,王玉璞参与《大唐贵妃》的演出。他非常赞同梅葆玖“京剧发展要老中见新,新中有根”的观点。

        “《大唐贵妃》取材于梅派经典剧目《太真外传》,虽然保留了一些老的唱腔,但戏剧结构不一样,演员多了,舞台也放大了。那次演出我印象很深,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京剧乐队如何与交响乐伴奏融为一体。”王玉璞说,“过去,打鼓的就是指挥。我不用开口,我打出来的,乐队和演员就得认。后来伴奏变成中西合璧了,鼓师与交响乐队的指挥就得互相配合,我听你,你听我,我看你,你看我,大家凑在一道。”

        梅葆玖先生曾经这样回忆:“《大唐贵妃》的演出中有大段的反二黄,靠的是鼓板控制节奏,尤其是融合了交响大乐队,没有火候是难以胜任的。最为感人的是2003年在北京的演出,那时正值非典横行,连看戏的人都戴上了口罩,可王玉璞先生仍旧是那么文文静静、平平淡淡,非常值得尊敬。” 

        对于京剧的未来,王玉璞颇有信心:“过去,上海就一直是出新戏的地方,《狸猫换太子》《封神榜》等新戏都出在上海,演员们一直在努力为观众创造新鲜的看点。现在有一批中青年演员都很优秀,相信他们能接好班,使京剧在传承中呈现出新的面貌。”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动态
 
史依弘,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
喜看翁国生的 “演而优则导”
孟广禄:推动文化的繁荣发展是我们
现代京剧《许云峰》主演朱强专访
那些来自“对手”的灵感——杜镇杰
舒昌玉:我一生只做了梅派这一件事
96岁“鼓王”王玉璞,曾为京剧“
现代京剧《许云峰》主演谭正岩专访
湖南京剧《亡楚鉴》彩排,主演讲述
 
  热门文章
 
尚长荣的戏里戏外
8月9日青岛市京剧院上演《四郎探
马派传人朱强
走进《杜鹃山》柯湘扮演者--王润
管波 “小刘长瑜”大连唱《红娘》
专访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郭玮
万晓慧:80后“蔡文姬”台前幕后
专访杨春霞 “柯湘”忆当年
齐淑芳:让京剧在美国扎根
11月6日张馨月上演《麻姑献寿》
丁晓君做客《中国大舞台》
琴师周佑君“她拉琴,好听又好看”
范乐新 四十岁靓丽“穆桂英”
李维康和耿其昌青岛接受专访
孟广禄透露自己的2013年计划
女孩儿谢涵:拜师裴艳玲 不爱红妆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