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动态
 
 
 
 
 
 
 
 
 
 
王志怡:这些年,我和宁夏的京剧缘
国粹京剧   2020-08-18 09:18:39 作者:刘旭卓 来源:银川晚报 文字大小:[][][]

    王志怡:这些年,我和宁夏的京剧缘

出演《红灯记》剧照,左为王志怡,右为田文玉。


京剧《四郎探母》剧照。

本期采写:记者 刘旭卓
口述时间:2020年7月29日
口述地点:银川
口述人:王志怡

王志怡简介

        京剧旦角,1936年生于北京,国家一级演员,师从京剧艺术表演大师梅兰芳。1958年,为支援少数民族地区文化艺术建设,随原中国京剧院四团来到银川,演出足迹遍及宁夏大地,1989年在宁夏京剧团退休。

        主要表演曲目有《霸王别姬》《凤还巢》《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等。退休后,继续从事戏曲教学方面的工作,1994年,受聘为中国戏曲学院客座教授,1995年荣获北京市中老年汇演获牡丹奖一等奖;1998年5月应邀赴加拿大教学。目前83岁高龄,依然坚守在教学一线,培养了大批优秀青年演员,是宁夏戏剧家协会两届宁夏文艺高研班的导师。为弘扬传统文化、宣传宁夏作出了突出贡献。

        我还记得1958年第一次来银川的情景。下了火车,没有站台,我们就将行李从土坡上滚下去,然后人也顺着滑下来。当时的条件很艰苦,但我从没后悔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把京剧带到了宁夏,让宁夏的老百姓看到了国粹的魅力。现在,看到宁夏京剧表演事业蓬勃发展,我真的很高兴。

    因梅兰芳和京剧结缘

        我从小就热爱文艺,小时候在学校里,音乐课考试,总是全班第一。1951年我15岁,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梅兰芳大师被任命为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回北京,因为父亲和梅大师是旧交,所以我就经常去看梅大师演戏,看了第一场,就被他精彩的演出和强大的艺术魅力吸引,后来只要有梅大师的演出,我每场必到。

        因为受梅大师的影响,我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京剧演员,但家里不同意。那我也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学京剧。我背着家人,拿着自己仅有的一点零用钱,去市场上买了一套不太完整的“头面”,还有其他唱京剧需要的东西。我把这些首饰挂在头上,学着化了妆,当时没有买到戏服,我就把彩绸被面披在身上当水袖,一遍遍地听梅大师的唱片,跟着学,简直着了迷。

        那时我对京剧的痴迷,可以说是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度。我记得当年有一次去干妈家玩,梅大师也来了,还有中国戏校(现中国戏曲学院)的老师。他们开始即兴表演,梅大师刚唱完一段,我赶紧举手说“我也唱”。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唱的是《凤还巢》,因为我只会这一段,唱完后,梅大师说;“不错,你这条件还可以。”听到这句话,我特别开心,很受鼓舞,更加坚定了要投身京剧艺术的决心。

    1958年宁夏京剧团成立

        我是1958年9月19日从北京出发来到银川。当时为了支援少数民族地区文化建设,中央决定将原中国京剧院四团划归宁夏,成立宁夏京剧团,我当时就是四团的青年演员。

        说起四团的历史,真是十分辉煌。战争年代,它是贺龙领导下的晋绥军区评剧院,曾跟随部队南征北战。1954年,全团集体转业到地方,成为中国京剧院四团。1958年,全团又集体来到银川,成立了宁夏京剧团。

        当年来宁夏,我们是表明了决心的。为了让大家安心工作,当时允许带家属前往,团里除了没成家的,都带着家属呢。一个月的时间,全团人员都准备妥当,当年9月19从北京登上了西行的火车。当时我们甚至不知道宁夏在哪儿,是什么样的地方,直到9月22日到达银川。

        下了火车一看,眼前是一大片盐碱地,到处黄土。我们刚来时住的地方,是位于文化路一处类似“大庙”的院子,门前左右两侧各有一座石狮子,院子的木门破破烂烂,总是关不严实,风一吹,“咣咣”地使劲响。

        当时我们心里还有点落差,不过一想到要把京剧带到这里,心里充满使命感,甚至有点期待后面的生活。

        在以前的宁夏,秦腔是主流剧种,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剧种。老百姓除了听秦腔,没有其他剧种可选择,许多人都没见过京剧表演。我们过来后,给这里带来了新的剧种,也让大家了解到国粹的魅力,我觉得这是四团初到银川最有意义的地方。

        那时候生活很艰苦,除了晚上演出,白天还要参加劳动,修渠种地,样样都干。为了解决住房问题,团里自己烧砖,脱土坯,建房子。吃的也不怎么样,都是黑面、野菜。条件太艰苦,加上体力活重,很多演员都吃不消,浑身浮肿,演戏的时候,动作都做不好。我记得有一次演出,我们的武戏演员在台上翻几下,就累得瘫坐在那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子虽然过得艰苦,但老百姓看戏的热情可是很高涨,也正是这份热情,让我们演员很感动。我记得当时有一次下大雨,我们在红旗剧院演出。演出前,大家一看这天气,心里想着今天可能观众很少,可没想到整个剧院还是坐得满满当当,心里的劲儿一下就起来了,演得特别卖力。

    走出去的宁夏京剧团

        宁夏京剧团的文戏武戏都十分出色,那时候大家都说:“四团没有一流的演员,但都是一流的水平。”其实说的就是四团没有“名角儿”,但是京剧表演水平特别高。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舞台上的高超技巧,自然和平日刻苦练功是分不开的。说起练功,我们那时条件也特别艰苦,记得团里有个礼堂,铺着地毯,但平时都舍不得用,练功的时候都挤在后台。

        宁夏京剧团成立后,除了在银川,还要到全国各地演出。1963年,宁夏京剧团在沈阳一带演出,当时演了评剧《杜鹃山》,讲述的是党组织派柯湘从井冈山到湘赣边界的杜鹃山,领导一支农民自卫军的故事。演出很成功,观众也非常喜欢,当时大家都很振奋,决定把这出评剧改编成京剧。回到宁夏后,团里就着手改编、排练,1963年9月,京剧《杜鹃山》在银川首演,引起很大反响,这部戏也让全国的京剧改良发展迈出重要一步。

        1964年6月,宁夏改编的京剧《杜鹃山》在北京演出,一炮而红,更多的人知道了宁夏,知道了银川,还有我们宁夏京剧团。

    下乡的温暖经历

        除了走出去,还要“走下去”。宁夏京剧团从1958年成立,直到上世纪90年代,甚至到现在,一直都坚持送戏下乡,给农村地区的老百姓送去精神食粮。

        那时候农村地区要看一场京剧,比城市里艰难多了。过去村里没有舞台,一个土台子,挂个幕布,简单装饰一下就开唱了。我们和村民都是同吃同住,打成一片。如今回想起来,有一幕我依然记忆犹新。那是去西吉县演出那次,当时演完之后,我们去卸妆,五六拨人在一个脸盆里洗脸,我当时还挺纳闷,怎么盆里的水都成“油彩汤”了,还不换一盆清水。后来一问才知道,那里很缺水,大家为了节省水,只好凑活着在一盆水里洗,可想而知这得多艰难。

        即使条件如此艰苦,我们依然喜欢下乡演出,因为这些老百姓,他们太需要京剧了,太喜欢京剧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演出,住在一个老乡家。那位老人家为了让我吃好,把他埋在地底下的肉罐拿出来,还给我烙了两个油饼,而他们自己就吃粗粮,喝点汤,当时真的被这些举动感动了。

        演出的时候,全村男女老少、年幼年长的人,几乎全都来了。没有座椅,有些人直接盘腿坐在地上,眼睛不眨地看我们唱。鼓掌的时候,恨不得把巴掌拍烂了。这样的情景,如今想起,心里依然很温暖。

    传承艺术,也要传承态度

        除了演出,还需培养宁夏的京剧人才。从上世纪70年代以后,我就开始带学生了。其中我带的一届学生,去北京考试,除了一个学生因为身体原因没参加,其余的都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后来这些孩子也都留在了北京的风雷京剧团。当时我就想,我们宁夏的孩子,也有京剧的天赋,好好培养,肯定能出人才。

        退休之后,我还在带学生。我教过的许多学生,如今都成了宁夏京剧团的骨干,这也很让我自豪。最近几年,在宁夏戏剧家协会举办的两届宁夏文艺高研班中,我作为导师,给年轻的宁夏京剧演员上课、说戏,发现咱们本地演员的悟性还是很高的,基本上一点就通。不过对于男演员来说,还是存在底子弱、基本功差的情况,我希望这些年轻人在加强基本功练习的同时,能走出去看看,多交流,多提高。

        一说到教学生,以及对待艺术的态度,我就想起恩师梅兰芳。我是1969年拜他为师的,有一次在他家,我亲眼目睹了恩师对艺术的谦逊。当时来了很多他的朋友,梅大师现场唱了一段让朋友点评,有几位朋友还真毫不客气地评论了一番,梅大师听得特别认真。之后,我碰见了他,他正站在镜子前比划着手势。原来是听了朋友的点评后,对着镜子找不足呢,当时我一下就被梅大师的谦逊和认真打动了。

        我觉得我们宁夏的京剧演员,除了练习扎实的基本功,更应该具备这样的从艺态度,有开阔的眼界,有包容的心态,积极向上,把这门传统艺术发扬下去。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动态
 
访于魁智李胜素 “我们肩负传承
裘继戎:梨园行孤独行者
专访李卓群创作经历 京剧《鉴证》
万晓慧:京剧艺术不是某个人的私有
史依弘做客行知读书会 “江南文化
记云南省京剧院著名演员李晓玉
王志怡:这些年,我和宁夏的京剧缘
谭元寿:我终生难忘的一次演出
专访京剧李派老旦传承人李宏
 
  热门文章
 
尚长荣的戏里戏外
8月9日青岛市京剧院上演《四郎探
马派传人朱强
走进《杜鹃山》柯湘扮演者--王润
管波 “小刘长瑜”大连唱《红娘》
专访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郭玮
万晓慧:80后“蔡文姬”台前幕后
专访杨春霞 “柯湘”忆当年
琴师周佑君“她拉琴,好听又好看”
丁晓君做客《中国大舞台》
齐淑芳:让京剧在美国扎根
11月6日张馨月上演《麻姑献寿》
范乐新 四十岁靓丽“穆桂英”
李维康和耿其昌青岛接受专访
女孩儿谢涵:拜师裴艳玲 不爱红妆
孟广禄透露自己的2013年计划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