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旭日国韵京剧艺术实训基地
国粹京剧   2020-08-04 11:22:59 作者:宋 喆 来源:和平杯官微平台 文字大小:[][][]

  天津旭日国韵京剧艺术实训基地

我们与京剧的不解之缘

宋 喆

        京剧之于我,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遇见,然后义无反顾地爱上。

        我是天津旭日国韵京剧艺术实训基地的负责人,基地是由京剧名家石晓亮先生发起成立,与其母校天津艺术职业学院战略共建,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正在探索着一条不一样的京剧普及之路。

       人们一听到我是京剧艺术实训基地负责人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地问我:“你唱什么行当的?”每次我都会告诉对方,我不是专业的京剧人,甚至连票友都算不上,顶多是一个半路出家的“爱好者”。我一个非京剧人,能做好专业性这么强的培训基地的工作吗?很多人都有疑问。

       30岁之前,我对京剧的认识和了解,只停留在京剧是中国的国粹,服装头饰很独特,唱腔很慢等等非常肤浅的认识上,甚至还有一些抗拒心理。当时我在一家电视台的节目制作公司工作,领导派给我一个选题,拍摄国际影星、奥斯卡金像奖终身评委卢燕女士《回家》。她从美国来到中国北京,我们一路记录她在中国的行程和发生的一些故事,我以为她的此行可以在众多国内导演、影星的簇拥之下完成,但她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看望一位老朋友,准确地说是一位至亲的人——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原来卢燕是梅兰芳的义女,他和梅葆玖先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了,此次见面是为了一场纪念梅兰芳大师的京剧演出。他们开心地聊了很多儿时的往事,兴起时还会唱上一段,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专业京剧人,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原汁原味的京剧,而且是在梅葆玖先生的家里。听着梅先生开嗓唱京剧,“哇,真好听!”这是我第一次听京剧由衷发出来的慨叹,我与京剧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现在想来都觉得很神奇。我的人生好像也因这次采访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由于之前我做的京剧节目有一定反响,所以当栏目组要做一个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系列节目的时候,我被“隆重”点了名,由我负责节目的京剧板块。我说不好听到这个消息时是高兴还是沮丧,因为我确实不了解京剧啊。之前节目反响大,完全是因为选题太好了,我真的是“躺赢”啊!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吧,于是我找到了一个京剧圈里的朋友,让她帮我介绍一个京剧名家做个采访。她只说:“你明天来吧。”并告诉了我一个地址。第二天如约来到了指定的地点,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饭店,朋友招呼我进到一个单间里,然后跟我说一会儿会来一位京剧大咖,你不是一直想认识吗?我问是谁?她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话间单间的门开了,大家止声起立。只见一位身材不高,带着一个鸭舌帽,身着一件简单的体恤、短裤和运动鞋的人走了进来,边摘下帽子边笑着说:“这次演出很成功,祝贺你们啊!”这时我才看清,在我眼前的这位京剧大咖,原来就是全国著名的文武丑京剧名家、梅花奖获得者石晓亮先生。因为要拍摄关于京剧主题的节目,所以我恶补了一些功课,对石晓亮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认识。也正是这次的不期而遇,开启了我的京剧之门,让我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变轨。他的话虽然不多,但给我的印象是,幽默风趣,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他会照顾每一个人,给每一个人夹菜,即使自己的徒弟,他也一样低调地照顾着他们;桌上无论是谁说话,他都会很认真地倾听,当别人不小心打断他正在说的话时,他也不会因此而生气,而是停下来仔细倾听别人说话。事情虽然不大,但体现的是一种修养。其实石先生还有一项“技能”,就是他会记住所有与他见过面人的名字,这是后来我在与石先生接触久了之后发现的,我曾经问过石先生:您是怎么记住他们名字的?他说:“记住别人的名字是一种尊重,当你尊重别人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把别人放在心里,当别人得到了尊重,自然也就会尊重你。”这句话也成为了我的人生座右铭。

        桌上听了一个故事,让我立刻爱上了这位年逾60的长者。朋友告诉我说,他在徒弟的眼里既是严师又是慈父,他对待徒弟学戏除了严厉就是苛刻,一点不能懈怠,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要严格要求。但生活中他对每个徒弟又是无微不至地关心和照顾。前几天一个师兄在演出中受了重伤住院,他不仅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探望,还发动他全国所有的徒弟为这位受伤的徒弟捐款。像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师傅总是替我们想很多事情,无论是哪个徒弟的专场演出,他都尽量抽时间过去,为徒弟们亲自把场,我们这些徒弟对师傅除了感恩就是感动,师傅用实际行动教会我们如何去为人处世,如何做一个被人尊重、尊敬的人。我们这些徒弟在师傅的教诲下,都非常团结有凝聚力,师傅曾经说过:“你们既然拜我为师,我定会毫无保留地教授你们,我不求任何物质回报,只要你们能够把这门艺术好好地传承下去。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对待艺术要精益求精再求精,对待师兄弟要情同手足,有难大家一起帮。”所以我们这些师兄弟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管是谁,只要到了师兄弟的“主场”,都要热情相迎,吃好吃坏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的这份“手足”之情。正如石先生扮演的众多侠义英雄一样,侠肝义胆,仗义疏财,抑强扶弱一样,生活中的石晓亮先生可爱、可敬、可亲,重情重义,粗中有细。对石晓亮先生的这期采访也非常顺利,后来我又拍摄了几期关于京剧的节目,石先生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和他也慢慢地建立起了非常好的友谊,我有任何关于京剧方面不懂的事情就会向石先生请教,他也会不厌其烦地为我解答,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地开始喜欢上了京剧,而且有一种“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我也在了解京剧的过程中深深地感受到,一首歌你可以唱一两个月就会放下,甚至是忘记,但一段京剧真的可以唱一辈子,而且越学越觉得自己差得越多。

        后来在一次聊天中,石老师无意间说出了一件放在心里很久的心事,他说:“每次演出,看到台下的观众上了年纪的人居多,年轻人很少,心里就感触很多,看到小孩子们都在学舞蹈,学钢琴,学音乐……我就想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学学京剧,学一学我们的国粹呢?想当年,我们那一届的同学,说万里挑一都不为过,是在全天津市的小学里进行选拔,最后只有60多个孩子被选中进了戏校,在这样的选拔机制下出来的孩子能错得了吗?京剧一定要从娃娃抓起,要从小培养,只有这样才能让京剧的观众年轻化,才能有更多的优秀的传承人。”其实在之前采访他的时候,我已经深深感受到他对京剧现状的一种担忧,和对京剧未来的一种憧憬和愿望,这或许就是一个京剧人的使命感、责任感使然吧!于是我就建议他:“那您为什么不做一个京剧培训基地,一来可以传授京剧,培养孩子们的兴趣爱好,二来还可以挖掘人才,为戏校或者更高的学府输送人才。”石先生叹了口气说:“我也想过,但是我只是一个京剧人,对管理和市场这块,我实在是不太懂,而且我也没这个精力和时间去管理。”可能是记者职业习惯,喜欢刨根问底吧,我又好奇地问石先生:“您这么大的‘角儿’,又那么忙,开个京剧少儿培训基地,先不说会不会影响您在别人心目中高高在上‘角儿’的印象,单说京剧培训,这么小众,盈利应该是件挺困难的事情。”石先生一愣,然后说:“我还真没想过挣不挣钱的事,就是想怎么能利用好现在资源,去做一些京剧普及的工作,未来能够吸引更多的专业京剧人一起来做这件事情,我知道京剧培训和普及的事情不好做,而且费力不见得能够看到好的回报,但不能因为难就没人去做啊?”听完这番话,我陷入了沉默,这话对我来说很扎心也很感动,特别是这段时间,随着我对京剧了解和认识的深入,已经深深地迷上京剧,而且油然生出一种使命感——决不能让京剧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没落甚至是消失!那样的话,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悲哀,每个中国人都有义务去传播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这是我们的根,是我们骨子里自带的气质。沉默片刻之后,我郑重地跟石先生说:“石先生,我可以先暂时负责这个京剧实训基地管理工作,虽然我不是专业的京剧人,但我对管理和市场有一定的经验,最重要的是,您是我的京剧领路人,给我那么多无私的帮助,而且我也想对京剧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学习,所以我愿意无条件地做这件事。”石先生看了看我微笑着说:“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这条路可是有点艰辛啊,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那你的工作怎么办?”我说:“我考虑清楚了。”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非专业的京剧之路,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坚信一定会很光明。

        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终于在2017年的9月23日,天津旭日国韵京剧艺术实训基地成立了。我们第一个班只有8个孩子,开学典礼的那天,石先生亲自到场并致辞,为孩子们发放上课装备,并为这个班命名为“喜”字一科,取自“富连成”的班级命名,寓意着传承,而且要一直将命名延续下去,要用老一辈戏曲人的精神激励我们,为了心中的那份情怀和理想,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努力向前。就像石先生在致辞中所说,我们要一直秉持着“学戏育人,学戏立德,学戏通礼,学戏明智”的教学理念去教导孩子,让孩子们在艺术能力得到提升的同时,性格和素质也得到很好的提高和锻炼。

        成立之初,石先生就明确指出要探索一条不一样的京剧培训和普及之路,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京剧院校,但我们要按照专业院校的体系来制定我们的课程内容,要从基本功学起,一定要把孩子们的基础打扎实。石老师找来了一直活跃在舞台上的专业京剧演员,其中有多位国家一级演员,任基地的主教老师。石先生说,要让老师成为孩子们的偶像,从让孩子们走进剧场看老师的戏开始,先把孩子们培养成观众,才能更好地让孩子们学戏。后来的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招”很灵。开始的时候主教老师的演出,由基地组织集体观看,在看演出之前,基地先分批组织孩子们去到后台进行参观,当孩子们看到后台的服装、各种道具都会发出惊讶的感叹,看到自己主教老师正在化妆都会围过去,久久不愿离开,兴奋写在每个孩子的脸上。孩子们一起进剧场观看演出,本来就很兴奋,又能在舞台上看到自己的老师就更加兴奋了,每次当老师出场的时候,孩子们都会站起来热烈地鼓掌,甚至有的还大声喊“*老师!”看完演出,基地还会组织孩子们上台给演员们献花,合影留念。一次活动就足以让老师成为孩子们心目中的偶像,上课的时候就更加积极,课后的练功就更加认真。后来家长们都纷纷开始关注票务网的京剧演出信息,但凡主教老师的演出,基本上都会在剧场里看到基地孩子的身影。

        基地在石先生的倡议下,组织“走近京剧”国粹公益推广体验系列活动,成立两年来,基地先后组织百余场“进社区”活动,几十场进校园讲座和演出活动,还为近10所小学开设京剧社团,有30多位京剧名家、优秀的京剧演员成为“走近京剧”国粹公益推广的公益志愿者。得到了活动参与者的好评,也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为了更好地宣传普京剧艺术,我们还在天津多个标志性的景点,组织了形式多样的户外公开课,得到了非常好的反响,也被新闻媒体进行了报道。

        石先生在百忙中一有时间就会关注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到基地来看望孩子们,还亲自上阵帮着孩子们练功,孩子们都热情地称呼他为“石爷爷”。每次石先生参加的电视节目,他都会积极地为孩子们争取演出展示的机会,别看孩子们学习的时间不长,但也可以说是老演员了,先后在天津电视台、陕西电视台等多个节目中展演京剧节目。2019年1月,中央电视台《角儿来了》拍摄石先生的专辑,和其他石先生的节目一样,这一次基地20多个孩子登上了中央电视台《角儿来了》的舞台,与京剧名家石晓亮、董媛媛、杨赤和奚中路同台,这是孩子们一生难忘的经历。

        基地始终把教学的质量放到第一位,由于每周只能上一次课,不能达到持续练功复习的要求,基地特别开设线上课,弥补上课时间不足的问题,在线上对孩子们的练功和学习进行指导,大大提高了学习的进度和效率。由于基地的教学模式和课程内容的丰富且严格,孩子们成绩提升非常快,基地先后有7人拿到了“国戏杯”的金奖;3人获得全国少儿戏曲小梅花比赛金奖;在2019年第七届“和平杯”小票友邀请赛中,有2人获得 “十小名票”称号,1人获得银奖,4人获得三等奖;先后有多位老师获得国戏杯、小梅花优秀教师称号;2018年,基地被天津剧协授予“天津市少儿戏曲小梅花培育基地”,2019年,被“和平杯”小票友邀请赛组委会授予“中国少儿京剧培训基地”的称号。2018年,基地还正式成为由国家京剧院和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试委员会主办的全国京剧艺术水平等级考试天津唯一的考级机构。这是对基地京剧教学和普及工作的认可,更是对基地的一种鞭策和鼓励。

        在短短的不足两年的时间里,基地从最初的8个孩子一个班,迅速增长到如今的100来个孩子20多个班,从最初的只有一个旦行班,发展到现在花旦、青衣、老旦、老生、武生、刀马旦、花脸、文武丑等行当完备的多个班,教学内容也在不断地调整,根据不同孩子的情况,基地制定不同的阶段性的教学计划,孩子们也越来越喜欢京剧,在学习京剧中找到了快乐,得到了成长和锻炼。这些来之不易的成绩背后,倾注了京剧名家石晓亮先生对京剧未来的一腔热情,是那些与石先生有着同样信念和坚持的京剧人付出的辛苦努力,我也在与这些京剧人接触的过程中,更加深爱着京剧,也让我找到未来为之奋斗的终身目标和方向,那就是和这些京剧人一起,把中国的京剧艺术的博大与精神传播得更远,更广,在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身上,我看到的是传承,是希望,更是中华文化的未来。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延展
 
七彩京剧益课堂,童音嘹亮习国粹
西场小学孩子学京剧度暑假
长兴小浦镇小学京剧唱段《公筷公勺
旭日国韵京剧艺术实训基地
潍坊北海学校京剧进校园
哈尔滨第一幼儿园在京剧培育上砥砺
信阳九小开展京剧脸谱活动
国粹京剧唱响玉潭校园
这所学校用原创少儿京剧助力战“疫
 
  热门文章
 
国粹京剧走进印江县校园
张璇做客岳麓讲坛
“国粹小票友” 京剧夏令营
沈阳国粹文化体验活动"
宽城举办“国粹京剧精华动九州”主
宿迁孝慈京剧团江苏少儿艺术大赛获
佛山工人文化宫举办京剧艺术专场讲
“打开艺术之门”京剧夏令营落幕
京剧《智斗》唱响浦东机场
鸟巢推出京剧夜赏灯光秀
第十三届全国高校京剧演唱研讨会武
大港文化馆举办戏曲讲座 戏迷零距
戏曲进校园 传承在身边
《京剧猫》京剧文化讲堂开进国家图
李亦洁开讲“青衣”人生
莒南以京剧形式宣传环保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