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票界
 
 
 
 
 
 
 
 
 
 
王开颜挥不去的张派情结
国粹京剧   2020-07-18 09:44:03 作者: 王开颜 来源:和平杯官微平台 文字大小:[][][]

    王开颜:挥不去的张派情结

        【开颜导读】今年是京剧艺术张派创始人张君秋大师的百年诞辰,我的母亲程青在1979年拜入张君秋大师门下。2020年5月27日是我的师爷爷张君秋大师仙逝23周年忌日,为了代母表达对恩师的缅怀,怀着虔诚与敬畏之情,撰写了此文追思卓越的京剧大师张君秋先生。怹穷毕生心血创立的张派旦角声腔艺术,是京剧旦角历史长河中的半部春秋,为推进京剧旦角声腔艺术的发展做出无可替代的贡献。此文谨以儿时记忆中,父母口述与张大师相处的零零碎碎的片段、个人所见父母对张派的痴迷研究,以及自己学习张派的大概经历,来表达我们一家人对张君秋大师的挚爱和缅怀。共同祈愿大美的张派艺术永无休止,声声传唱!

缅怀张君秋大师仙逝二十三周年

王开颜

         二十三年前的今天,在北京工作的我接到母亲从济南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母亲带着哭腔慌慌张张的声音:“先生突然走了!”母亲这句仓促慌乱的话,让当时已经远离京剧圈子多年的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给我的直觉是:出了一件在母亲看来天大的、令她无法接受的重大事件。耐心追问下才知道,是母亲接到北京的通知:她的恩师张君秋先生上午站在窗口等电梯时离世了!母亲要来北京参加恩师的追悼会,要我给她安排好住宿。

        那时的我对张派艺术并没有什么了解和认识,只是在戏校念书时曾学过一出张派经典剧目《望江亭》,所以对张君秋大师的艺术生平,以及怹在京剧史上的贡献知之甚少,我只知道张君秋先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因为从小就知道怹是我父亲母亲的偶像。小时候,经常从父亲的嘴里听到,说此人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京剧大师!尽管那时我不知道何为大师?也听不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意思,但明显感觉到爸爸嘴里这个人是非常了不起的!是他和妈妈都非常崇拜的人!因此,张君秋这个名字在我幼小的心里一直高远空灵的存在着,甚至我都不知道张君秋是一位爷爷还是一位奶奶?但这些都不妨碍怹在我心里神一般的奇异。

        父母不出发演出的时候,还没上学的我就跟父母亲一起睡,父亲在睡前醒来,经常在床头摆弄那个黑色半砖头录音机,和母亲一起如饮甘饴的、聚精会神的、永不厌倦的反复听里面传来咿咿呀呀清亮如黄莺一般的声音,我一大声说话就会被父亲用手势制止,然后等他们屏住呼吸听完黑砖头里传来的声音后,父亲由衷的赞叹道:“绝了!二百年也出不来一个张君秋先生!”母亲不善言辞,只是频频用力点头来表达自己无比同意丈夫对大师的赞誉!

        终于在七十年代末,母亲如愿拜入张君秋大师门下,成为了张大师的入室弟子。母亲回忆她第一次忐忑不安的去到先生家中,先生第一句话就说:“程青啊,我早就听过你的“唱支山歌”录音,唱得很好!”先生亲切和蔼的鼓励使她骤然放松了下来,闲话无几就开始给母亲示范女起解的出场,包括张派的“苦哇”应怎么喊,张派的出场台步应怎么走等等,直到母亲不忍心师父年高劳累,请师父停下来喝口茶歇一会儿……母亲的讲述传递着艺术大师的德高艺精,怹是设身处地替弟子考虑啊!在那个交通、通讯不便的年代,外地弟子来京拜访学戏是多么的不易,所以抓紧时间给弟子说戏。我的父母亲都是团里的骨干,常年奔波在全国各地大小城市巡回演出,所以非常珍视每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我曾听父亲说他和我妈在北京演出,有一晚没他们的任务,于是饭后抓紧跑到张先生家拜访学艺,父亲说张先生边吃饭边播放着怹早年《金水桥》的录音,张先生自己也很喜欢,边听边开心地说:“多好听啊!等史(若虚)校长病好了,给你们放录像看看,学学……”

        当我后来知道半砖头里黄莺一般的声音是出自一位爷爷之口时,我更好奇了,想知道这位爷爷长什么样子?妈妈给我看了张大师赠送给她的亲笔签名的明信片照片后,我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如此美轮美奂的画中女子竟然是一位爷爷?内心更迫切想见到怹的真身。在我七八岁时,妈妈领着我和哥哥来到北京木樨地十四层张大师家,还记得妈妈说这是带着英哥和冬妹来拜访秦香莲老师了!可惜那个时候电话不方便,没有提前跟师爷爷约好,敲开门保姆说张先生出门了,要很晚才能回家。没见到大师令我此生倍感遗憾!再后来在中国戏校念书的哥哥,假期给父母亲带回张先生嘱托曹宝荣老师转交的《楚宫恨》录音带上中下三盒,张大师捎口信让我父母亲多听录音,用心琢磨……母亲每每忆起和恩师的珍贵交流,总是感念老师的体谅和恩情,自责自己没有安排更多的时间去老师家探望和学艺,并嘱咐我珍惜现在丰富的学习资料,说你们现在多幸福啊,我们那个时候学戏,录像带都是很奢侈的东西!

        现在回想起来,四十多年前,半砖头里传出的那个声音,就是现在令我着迷的、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天籁之音!我认识您很早,却珍视得有些晚了!

        我从2010年才真正开始对京剧有了兴趣。以前会的张派唱段,都是平日听父亲给母亲吊嗓子熏会的。后来妈妈让我仔细聆听师爷的原唱录音,妈妈说:“你的模仿能力强,去模仿张先生,别模仿我。”从那以后我开始从不同渠道搜集师爷的资料,看到有关张派艺术的文字、影像、前辈谈艺的资料,都如获至宝,听大师录音学会唱段以后,就兴致勃勃找父亲吊嗓子,但每次都会乘兴而去,败兴而归,父亲说我没领悟到张腔的演唱特点的精髓,只追求表面。父亲一给我示范张派唱腔的特点,我就感觉到自己唱得太没有滋味儿了!妈妈讲到:“张先生特别强调以情带声,并不是只把音符唱准就对了,一定要唱人物的情绪。”这些话让我急于提高的心沉了下来,慢慢领悟到学戏是没有捷径可走的。

        后来我离开父母去广东生活,有幸向居住在深圳的何顺信大师弟子刘世康老师学习多年,刘老师对我一直是不吝赐教,毫无保留的把他对张腔的感悟领会传授给我;经常赐教于我的还有一九五九年就拜入张门的李近秋老师、何顺信大师的爱徒朱建中老师。同时我也经常参加深圳、广州香港以及温州的演出,除了把父母和老师们的口传心授,用心琢磨消化吸收,还要经常运用到舞台上去实践,舞台实践是提高自己艺术的不二法门。那段时间还经常参加全国各种比赛,终于在2016年“和平杯”全国票友京剧大赛中,凭籍张派经典《楚宫恨》片段获得了全国十大名票称号。我把这个荣誉,看做是自己学戏历程中,一个阶段的成绩单。张派艺术美得让人总觉得听得到,却永远够不着!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众多的从业者和爱好者孜孜不倦的追求!

        世上没有后悔药,当初是自己放弃了京剧。但我相信一切都是刚刚好,这都是最好的安排!鼓励自己:想做的事情永远也不要觉得晚!虽然我现在不在专业院团工作,但是继承和传播大美的张派艺术,是父母和我的愿望,我也是在延续父亲母亲对偶像恩师的回报!为此不倦的努力吧!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票界
 
王小谟院士与李维康先生再次合作京
内蒙高考生平时靠听京剧减压
对话上京资料员虞凯伊
李东明辽宁首获“中国京剧十大名票
王开颜挥不去的张派情结
刘玺印:一切为了京剧传承
园林村京剧爱好者演出“传承经典国
田胜强创办了京剧艺术学校
阮宝利:“名票”只是一个称号
 
  热门文章
 
第七届中国京剧艺术节十月天津举行
深圳文化街京剧“票房”的票友
5月25、26日“陆家嘴金融城-
拜访杭州京剧茶座
沈阳市“茂泉社区业余京剧艺术团”
江苏——无锡——秋韵京剧社
上海——国定路京剧票房(已关闭)
延边京剧协会会长孙铁汉
文登天福京剧社
《李健戏游记》之(1,2)
江苏——无锡——重友京剧俱乐部
辽宁——锦州——龙江京剧社
常州市京剧琴师李平获“盛世和鸣”
观无锡京剧票房“秋韵社”
上海——春秋京剧票友社
唐山市将举办京剧票友大赛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