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丑碧玉生生破坏了《锁麟囊》剧情
国粹京剧   2019-10-21 10:16:22 作者: 子安 来源:戏非戏 文字大小:[][][]

    剧评 | 丑碧玉叫孙劲梅常来广州引爆全场笑点,生生破坏了《锁麟囊》剧情?

    《锁麟囊》女主角薛湘灵——孙劲梅饰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
种福得福如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大团圆》

        《锁麟囊》是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的代表作。由著名剧作家翁偶虹在1937年编剧。它是笔者多年以来,一直喜爱的京剧作品之一。在观看孙劲梅老师的演出前,已经欣赏过多次迟小秋和张火丁老师的演出,对《锁麟囊》的剧情内容和经典唱腔较为熟悉,对《春秋亭》这出经典名段更是反复聆听多次,颇为赞赏。有鉴于此,本文拟就孙劲梅老师主演的《锁麟囊》做以赏析,不足之处,祈请方家指教。

        《锁麟囊》的结构可谓十分奇特,不同于大部分戏曲的生旦双人结构,全剧以女主人公薛湘灵为中心,展开了一个关于助人报恩的故事。所以,薛湘灵的扮演者在全剧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孙劲梅老师的确担当起了这一重任,整场表演体现出了她卓越的唱腔功底。

        在“春秋亭”一折中,作为富家女、不食人间烟火的薛湘灵首次见到同样出嫁却痛哭嚎啕的贫家女时,不禁开始深思人类命运这一深奥的话题。这是她第一次顿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她如此命中富贵,既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贫富差距的剧烈对比之下,让她由思考命运转移至对赵氏女的接济,慷慨馈赠锁麟囊。富家女子也许不知生计艰难,可是她的心地是善良的,虽贵为千金,任性挑剔,但此刻却极尽惜弱怜贫,慷慨解囊。这一出中,也有些许对话,但主要表现的内容是薛湘灵内心世界的辗转。在孙老师的表演中,她以沉郁而又略带凝重的声腔表现出这位出阁少女的沉思,既将薛湘灵内心的成长激变加以反映,同时也没有过分成熟,超越少女人设的身份,可谓恰到好处。

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
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嚎啕?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鸾巢?
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

——《春秋亭》

        第二次重点表现薛湘灵成长的出目,便是“朱楼”一折,一场无情的水灾,使薛湘灵与母亲、丈夫、儿子骨肉离散,无奈之中到卢家做了保姆。此时的薛湘灵内心百感交集,“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这段唱腔充分展现了薛湘灵的复杂心境,她在年轻时,任性娇蛮,为了自己嫁妆的花样,上至父母,下至仆人,闹得阖家不宁,但谁又能想到,几年之后她自己却沦作了他人奴仆。面对如黄粱一梦般的人生,薛湘灵虽然痛苦万分,却并未沉浸在曾经的富贵里,而是认为这是上苍的一番教训,让她改过自新,顿悟了人生无常的真理,再次获得了成长。孙劲梅老师的这段表演真切动人,声色低婉忧伤,几可令观众与演员同喜同悲。

我只道铁富贵一生注定,
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
到今朝哪怕我不忆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朱楼》

        传统剧目的确经典,但也因为过于经典,难以令后辈有所超越,而在这次演出中,福建京剧院对《锁麟囊》最突出的革新就是碧玉的插科打诨,除了对固有科诨的继承之余,碧玉还能时不时地“抖机灵”,掉出一些新的包袱,令场面笑声不断。

        碧玉对薛湘灵说:“我祝您天天如意,步步高升,有空多来广州演出。”

        表演结束之后,笔者曾和其他票友对此进行探讨,有不少观众对这些包袱持一种质疑的态度,认为这些科诨毫无必要,甚至破坏了剧情。或者认为有些插科打诨与《锁麟囊》故事发生背景的年代不符,有不少游离于时代之外的内容。(编辑按——上面一段碧玉对薛湘灵说:“我祝您天天如意,步步高升,有空多来广州演出。”)

        但笔者以为,插科打诨于中国戏曲是绝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声腔出现之前,中国戏剧一直是以滑稽幽默的科诨为主,如唐代参军戏到宋杂剧,再到金元院本,以调笑为主题的戏剧一脉相承。即使元杂剧出现后,元明清三代的戏曲表演也从未少过科诨的身影,这是其必要性。就其表演方式言之,科诨本来就可以根据伶人的表演随机发挥,在古代,借戏剧以讥讽时政的例子屡屡出现于文献当中。所以,我们大可以将碧玉的插科打诨当做戏剧的调节剂,在大段唱腔之中插入滑稽的科诨,对于保持戏剧冷热兼及的表演效果,还是不可或缺的一件事。同时,这也是当代人面对如何改编经典剧目这个问题时,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END·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张火丁的别姬与梅派的区别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五)
常秋月專場《游龍戲鳳》《翠屏山·
观翟墨主演的《八珍汤》有感
丑碧玉生生破坏了《锁麟囊》剧情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四)
康万生京剧传承专场演唱会
观《中国京剧名家杭州演唱会》备忘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