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京剧舞台不可过度使用幕布
国粹京剧   2019-12-28 11:17:40 作者:舒同林 来源:中国文化报 文字大小:[][][]

    京剧舞台不可过度使用幕布

        戏剧家焦菊隐曾说,话剧是布景里出表演,京剧是表演里出布景。讲的就是京剧在舞台幕布设置中的基本原则:表演带动场景,而非场景带动表演。这也是京剧美学的主要特征之一。近年来,部分京剧作品过多使用舞台幕布、错误使用舞台幕布的情况屡屡发生,值得业界深思。

        舞台幕布的使用要符合时空变化。很多京剧作品在布置幕布时忽略了场景的时空变化,导致沦为笑谈。最近在电视上看了出《白蛇传》中的《游湖借伞》,舞台的大幕上画的是湖,下边砌着墙围子(说明舞台是陆地),白娘子、小青、许仙表现为坐船状,有船夫在划桨。又看到一出复排的《西施》,范蠡与西施二人坐船闲游,大幕上画的是一个有边界的湖。这两个幕布给观众的印象都是舞台是陆地,但表演中舞台是湖面,这就错乱了空间位置。

        舞台幕布的使用要注意与场景贴合。曾看过一次汇报演出《野猪林》,高衙内等人说去东岳庙,众人在舞台上走了一个圆场,观众明白这是走了一段路程。令人诧异的是,大幕上的景观全然未变,怎么就到东岳庙了呢?传统京剧中强调的是动作和唱词,却不会有人质疑时空变化。这种对比不仅是艺术形式上的不同,更是导演、舞美等主创人员对场景变化的熟悉程度不同。

        舞台幕布的使用不能喧宾夺主。近年来,一些新排、复排的作品几乎都在大幕上画有宫殿、村落、屋宇等,但很多时候这些幕布内容往往是为了装饰而装饰,与演出内容不相干,甚至容易让观众的注意力发生转移。如某剧团演《四郎探母》中的《见弟》一场,杨六郎坐大帐,大幕上画着亭台楼阁、茂密林木,难道杨延昭不在大帐或屋厅内而是在院落审问不成。又如,《女起解·玉堂春》的舞台幕布上亦画满了各种图案,让观者眼花缭乱。太过芜杂荒诞的舞台幕布有悖于写意艺术的理念,且让观众看不清剧中人的形象、身段、表演。就像一些演唱会,舞美设计者往往在大幕上增添一些光怪陆离的动态画面,使人眼花缭乱,只顾得上适应光线变化而非欣赏艺术了。

        舞台幕布的滥用还容易引起年轻京剧演员表演水平的下降。京剧传统表演中,用动作和唱词即可很好地表达出场景变化,这也是京剧的魅力之一。京剧《打渔杀家》中,萧恩、桂英父女出场做划桨、摇橹状,且萧恩唱“父女打渔在江下”,观众则明白他们是在划一只船;萧恩跳上岸固结缆绳后跳回船上,这时萧恩和桂英在船头和船尾做的动作是一起一蹲、此起彼伏。《英雄义》(《水擒史文恭》)中,演员一边模仿拨水动作一边做出交手动作,让人一看便知是在水中搏斗;《托兆碰碑》中,杨令公用颤抖的双手捂胸,用髯口贴近面颊,手垫着袖子接触铁器,加上风声,观众便知是寒风凛冽的冬天。这些动作让观者一看便知身在何处,又何须幕布?与之相反,曾看过一出《八珍汤》,剧中人在下着漫天大雪的舞台上唱、做、表。但用此写实的手法怎能培养、锻炼演员的表演能力呢?据说,裘盛戎演现代戏《雪花飘》时,舞美设计者欲在舞台上搞真实的下雪效果,裘先生反问:“那还要我演什么?”

        京剧遵循的是写意的戏剧观和虚拟的表演艺术,在有限的舞台时空表现无限的生活时空,拥有广阔的心理和想象空间,也被誉为最富于艺术性的表演手法。明代戏剧家王骥德说,戏剧之道,出之贵实,用之贵虚。还京剧演员一个清晰、明亮、恬静的舞台环境吧。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专家热评京剧《戚继光》:华彩初绽
又见谭派《朱砂痣》感怀
京剧《哑女告状》老戏新演有看头
传统艺术如何为现代都市塑像
京剧校园剧《三个和尚》创作心得谈
由《北斗星》谈少儿京剧
京剧舞台不可过度使用幕布
现代京剧《延安往事》宝塔山下戏剧
《鹤舞云天》的艺术特色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