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元宵应节戏:《遇皇后·打龙袍》
国粹京剧   2020-02-09 09:53:13 作者:张永和 张田 来源:北京晚报 文字大小:[][][]

    元宵应节戏:《遇皇后·打龙袍》 

        正月十五元宵节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的仅次于春节的一个大节。历史上,按照传统习俗,各剧场会在元宵节上演应节戏。正月十五月亮是圆圆亮亮的,吃的元宵也是圆圆团团的。所以这个节日的应节戏,一定要圆满团圆。元宵节的应节戏是《遇皇后·打龙袍》,改编自《三侠五义》,讲述了宋代包拯破解“狸猫换太子”宫廷秘案、终使仁宗认得亲生母亲的故事。这段故事取材于历史上的真实事件,刘太后与李宸妃也确有其人。但历史上的“仁宗认母”,是否也如京剧中描写的那样,是个幸福圆满的大结局呢?

    《遇皇后·打龙袍》主要情节:狸猫换太子 包拯助仁宗

        《遇皇后·打龙袍》一出以花脸、老旦为主角的戏,其主要情节是:包拯陈州放粮归来,在天齐庙遇一盲眼老妇前来申冤,自述其为宋仁宗之母李宸妃。二十年前,在她诞下皇子时,刘妃与内监郭槐用狸猫将太子换走,并诬其产下妖孽,因此被打入冷宫。后刘、郭火烧冷宫,幸得贵人相救,方才逃至赵州桥寒窑栖身。包拯在验证过盲妃的黄绫诗帕后,确定其就是当今皇上之母李太后,决定回朝为其辨冤。

        包拯还朝,巧设花灯为计,请仁宗观灯,在看到清风亭雷击张继保时,包拯暗指仁宗就为不孝之人,仁宗大怒,欲将其问斩。包拯乘机将李太后之事禀明仁宗召老太监陈琳询问,陈将二十年前狸猫换太子之事一一道出,仁宗此时才相信李太后确为其母,当即传旨遣人到赵州桥迎驾回銮。李后返朝后,怒责仁宗不孝,遂赐紫金棍与包拯,命其责打皇帝。包拯既不敢冒犯皇帝,又不敢不遵太后懿旨,遂让仁宗脱下龙袍代打之。李后喜爱包拯的聪明忠正,赐金挡翅、尚方宝剑,加封其为太子太保以为褒奖。而20年受尽凄苦的李宸妃,也终于苦尽甘来,与自己的儿子宋仁宗团圆一起过上幸福生活。

        这段故事是根据清道咸年间著名子弟书艺人石玉昆所著的《三侠五义》第十五回至第十九回改编而成的。这个故事并不是在清末创作出来的,据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中载:“元人杂剧中已有包公‘断立太后’及‘审乌盆鬼’诸异说”;而明代《包龙图判百家公案》小说中第七十三回和第七十四回也描述了相似的故事。为什么元、明、清三朝都有类似的故事呢?因为这段故事就取材于历史上的真实事件,刘太后与李宸妃也确有其人。

        但是,历史上的“仁宗认母”,其结局却远远不是这样美好……

    “仁宗认母”的历史真相:刘妃夺子揽大权 李氏沉冤终得雪

        宋仁宗名赵祯,是宋真宗第六子,其生母为章懿皇后,就是剧中的李宸妃,日后的李太后。李氏,杭州人,初入宫时,是刘德妃宫中的侍女,刘德妃即刘太后。刘氏是真宗宠爱的妃子,但由于无有子嗣而迟迟不能晋封为后,当刘德妃看到稳重大方、温柔贤惠的李氏时,她便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她向真宗皇帝推荐李氏侍寝,不久李氏就怀有身孕,对于子嗣不旺的真宗来说是天大的好事,而对于刘氏来说,这只不过是她计划当中的第一步。

        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李氏果真生下一子,这就是真宗的第六子赵祯,李氏虽因此被封为崇阳郡君,但故事并没有向“母以子贵”的老路上发展,而是从此母子天各一方。原来刘氏早有算计,如果李氏生男孩,孩子便由她抚养成人,且对外宣称孩子为她所生,真宗皇帝也可以她产子为由封她为后。不知内情的李氏早就陷入了刘氏的算计之内,不得不忍痛把襁褓中的儿子送与刘氏抚养。其实朝野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氏夺人之子的事,只因忌惮刘氏的权力而无人敢说。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刘氏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皇后之位。真宗皇帝身体一直不好,不久日渐沉疴,宰相寇准怕刘氏效仿吕后、武后等女主专政,便秘密向皇帝奏请皇太子(赵祯)监国,但此事为刘氏所知,她立马罢免了寇准的宰相。乾兴元年(1022年)二月十九日(3月23日),宋真宗驾崩,刘皇后被尊为刘太后,所有军国大事均由她全权处理,可怜的李氏却被发往永定陵为真宗永远的守陵。这就是为了不让换子之事走漏风声。在这场刘氏主导的宫斗戏中,李氏本就没有赢的希望,幸好她一再隐忍谦让,才没为自己招惹杀身大祸而得以善终。

        乾兴元年(1022年),年幼的仁宗皇帝赵祯继位,由刘太后垂帘听政,在刘太后摄政的十一年中,她不仅一直把持朝政,而且对待年幼的仁宗也极为严苛。仁宗皇帝十三岁登基后,刘太后除在生活上对仁宗严密控制,在政权上也是独断专行,这种举动不仅让仁宗越来越疏远她,而且连群臣也对太后颇有微词。明道二年(1033年)三月,刘太后病逝于宝慈殿,谥号为章献明肃。

        在刘太后活着的时候,宋仁宗始终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李妃。直到刘太后去世,才有皇室的燕王赵元俨告诉仁宗,李宸妃才是他的生母,而且李宸妃有可能是死于非命。

        仁宗是个孝子,一听哀痛不已,多日都不能上朝而且还下诏自责,追封李宸妃为太后,谥号章懿。仁宗皇帝也怀疑自己的母亲为刘氏所害,他亲自到洪福院为母亲开棺验尸后,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放过刘氏族人,并将李宸妃也葬入永定陵内,与刘太后一同升祔太庙之中。这就是历史上的“仁宗认母”。

        虽然正史上没有记载刘氏如何虐待李氏,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不同的时期都有以此为蓝本的民间故事。就戏曲来说,元代有杂剧《金水桥陈琳抱妆盒》,明朝有传奇《金丸记》(亦名《妆盒记》),清代有《正昭阳》传奇,花部乱弹有《陈琳抱盒》《拷寇承御》,京剧有《狸猫换太子》等。在戏中刘德妃被刻画成了一个心如毒蝎、性如豺狼吕后式的人物,幸有包拯明断,才使刘、郭二人奸计曝光,仁宗母子终得团圆。这出戏不仅体现了中国传统的善恶观和审美价值,而且还体现了百姓对清如水、明如镜的大忠臣包拯的敬爱之情。

    京剧舞台上的《遇皇后·打龙袍》:老旦新腔有京韵 名净唱做成“双绝”

        京剧《遇皇后·打龙袍》是何时出现在京剧舞台上的呢?清道光四年(1824年)庆升平班272出剧目中,就有《遇皇后》和《打龙袍》。说明京剧还在初成时期,这两个剧目便已在京都的舞台上亮相了,可惜不知当时两位主角是由谁饰演的。

        咸丰末年,出现了两位演唱老旦的佼佼者谭志道和郝兰田,才逐渐改变了彼时皮黄班老旦、花脸不受重视的现象。谭志道所演正戏不太多,但有特点:注重表情、善于刻画人物。郝兰田技艺极佳,因他过去唱过青衣和老生,便把青衣和老生的腔调和旋律糅入到老旦的唱腔中,经数年实践,创出了老旦新腔,不久便成为京师皮黄班中第一老旦。他经常演出《遇皇后·打龙袍》的李宸妃,很受观众的欢迎。

        继郝约二十年后,京剧班中涌现出一位票友下海的老旦大家龚云甫。他有一条清脆的好嗓子,又有一股细微的“雌音”,使老旦的唱法女性化。而在念白上,因龚是京籍旗人,他在中州韵和湖广音的基础上,糅入京音京腔,酷似北京老太太说话的口吻,深受观众欢迎。唱《遇皇后·打龙袍》,龚云甫往往与名净金秀山、金少山父子合作,成为他的拿手杰作。据说《打龙袍》中那段流传甚广的[导板]转[慢板]的“御街上来了我讨饭人”,即是他的首创。

        龚云甫之后,其中成就最大者为李多奎。嗓音极佳,黄钟大吕,甜润苍劲。高中低诸音区之音色均美,雌音、衰音、苍音、膛音俱全。行家将李多奎的唱评为“中锋嗓子亮膛音,蜂蜜滋味秋凉韵”,李多奎与诸名净合作的《遇皇后·打龙袍》,为脍炙人口、百听不厌之名剧。

        清末,唱这两出戏的名净是金秀山、金少山父子。俗话说:“铜锤怕黑”,因为演包拯不仅要重唱工,而且还要有非常繁重的做派表演,金秀山父子,特别是金少山,在后来的表演中突破了铜锤花脸与架子花脸的严格分工,将铜锤与架子融为一体,形成自己独特的“金派”。与李多奎演这两折戏,珠联璧合,好评如潮称为“双绝”。

        金少山英年早逝后,幸又有名净裘盛戎接踵而出,裘盛戎有很好的韵味,善于唱感情,塑造人物,创造了又好听又好看的“裘派”。在与李多奎合作演出这两折戏时,也获得观众极大的欢迎,也被誉为“双绝”。

        如今,“裘派”和“李派”的继承人也很好地传承了这出好戏。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京剧传统戏名作解读《昭君出塞》
京剧与多剧种《四美离歌》一出红颜
京剧到底趣在哪?
浅谈京剧《大舜》的“剧”与“道”
元宵应节戏:《遇皇后·打龙袍》
“鼠年”聊“鼠戏”
春节应节戏:生旦净唱响《龙凤阁》
专家热评京剧《戚继光》:华彩初绽
又见谭派《朱砂痣》感怀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