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一)
国粹京剧   2020-03-28 09:37:02 作者: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一)

        《摘缨会》之剧于今鲜演,不知何故,年幼时习学杨派唱腔,必以余叔岩公之《摘缨会》启蒙,其“劝梓童”一段唱腔,外祖振山公曾收藏黑胶唱片于家,后毁于文革,甚为遗憾。然,振山公于此戏却情有独钟,启蒙之时,依旧故事汲引,协赞楚庄王之胸怀豁达,虽彼时不可全解,但为“劝梓童”二句所倾,认真习学。那时,愚下唯以振山公称“摘缨会”之“摘”字为“责”音大奇,不解之态常于面上,后相告曰:“‘责’之音乃京剧发音之规律,即使念白,也是“责下”(音)而非“摘下”之音。”后,京剧音配像工程使然,方见此剧全貌,甚为欣喜,振山公评点时说:“北京讲究听‘谭裘派’,故此出《摘缨会》应以谭为首,细心研读才是......”,时至今日,恰逢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之际,谭门第六代传人谭孝曾老师在北京再度上演此剧,甚为荣幸,愚下静坐观看,细心研读,外祖讲解细枝末节犹在耳边,故特将所闻以作汇报,望诸读者指正批评!

        此戏剧情甚简,亦或甚杂,皆因以何角度而观之,若论其理,皆楚王胸怀所证,若谈古评史,则非一两日可全知。余年幼时便多向外祖请教“养由基”之典,唯此姓名大笑三日,振山公亦不厌其烦细心讲述过往历史,然皆因年岁尚小,解之不甚明了,故草草略过,不求深解,至孝曾老师此番演出,方得复证,乃因谭正岩兄联合包飞等角,烦请孙元喜先生指点,附带《摘缨会》之前故事始末,特加《清河桥》一剧,因彼时未曾观看此戏,外祖亦未提及,故今撰小文暂且不论,仅从《摘缨会》戏理而谈,不做涉古而书,待他日就正岩兄之《清水桥》单作品鉴,此不赘述。
        剧启,楚庄王之上场便为第一看点,愚下曾在小文中论述诸多流派王帽戏帝王之态,亦或“谭派”之塑造最为成功,其威严大气唯旁系所不敌,仅此楚王上场一丝,便可一窥其艺绝佳。

        观其步伐,矫健不凡,身挺立拔而踱之有劲,节奏与尺寸均大于常人,帝王之气脉涌现而出,大有马上天子之气度,皆因此剧为塑胸怀宽广之楚王,必为人物诸多外露品行所汇,故不可不慎于小而毁其体象,更需步步谨慎,处处小心。于此处之出场,便要突显君王之大气,不可似旁人饰演,昏庸“刘秀”一般,酒醉之态,摇摇晃晃。至台上后,便又需端带立站,一股皇家气象外漏于面,霸气十足。

        登台后,念引子“盛世兴隆图霸业,一统疆洪”一句,此句之念唱既尊老法又不失创新,“盛世兴隆”四字念之顺畅急促,皆乃彼时真实盛况,帝王自信满满之态,而“隆”与“图”之衔接则紧凑迅猛,毫不拖泥带水。外祖振山公曾说:“此句‘霸业’二字非‘刚强’之声,念之自信即可,万不能出‘楚霸王’之洪音。” 彼时对此不解,若论英雄,仅此楚庄王之胸怀堪比霸王,亦是英雄,怎说不可?今日观孝曾老师之表演,方得明白,皆由其后句“一统疆洪”而证,唱之,较旁人更悠缓,大气磅礴之感凸显,楚庄王之盛世皇帝形象不言而喻,并非傲世君主,亦非张狂傲慢之态,细品之,更觉入戏三分。

        楚庄王入座,念诗。头句“楚国逞强有数秋”,乃述国家兴旺数载,国富民强之意,必有自信之感,亦或豪气,故其念字重在“秋”,“秋”字上扬,滑至高点时配以自信之态,帝王之相伟岸而出。

        二句“南征北战统貔貅”,孝曾老师念之起首便协目光左右遐顾,似复当日征战情形,更有大酬恩感群臣之意,十分真切。念字则“南征北战”,较旁人深沉十分,尤“南”、“战”二字为佳,意蕴深刻,以示群将征战不易,而“统貔貅”三字则力度更或增强,大有帝王豪气之感。振山先生曾对此句念白作评说:“曾有旁人演绎,念曰‘龙争虎斗统貔貅’,我以为不然,若楚王全然龙争虎斗之中,则不可看清众将之艰辛,后续剧情则无发展之说......”,故而,愚下以为谭派念白之“南征北战”更符人物。

        三句“独霸中原孤为首”最难,外祖振山公评此句时说:“曾观旁人此剧演绎,唱至‘孤为首’时,其豪情大盖傲慢,甚托髯缓出,悠然自得,好似居安忘危之意,令人不悦......”,而谭氏演绎最为合情,首之以其念字尺寸,较旁句更快,其次于“轻重原则”处可见功力,“独霸中原”四字较强,但又于“独霸”二字示弱,并非自不信之,而是不过张扬,“孤为首”三字更是一派谦逊之态,令人折服,此方为帝王之尊。

        四句“一统山河乐无忧”便讲究非常了,愚下之见,孝曾老师于述古中又见新意,老式演绎此句末尾之声,亦或谭氏清脆利落,亦或大托长腔以示繁华盛世,然孝曾老师更有创新,将此句分为“一统山河”、“乐”、“无忧”三部分运字,“一统山河”大有欣慰之意,“乐”字则念为最盛,情绪涨至最跃,皆因楚王实实“乐在其中”,然出“无忧”二字,则慎之又慎,紧之又紧,稳之又稳,大方之余更显楚庄王长治久安定国理念,方现一代英明君主。

        报名时,楚庄王方才托髯而起,谦逊之感尤生,自然顺畅。报名时念之“孤,楚王熊旅”亦佳,“孤”字清淡平平,呼名姓时方见器宇不凡。后叙述前事,提及斗越椒与养由基种种事宜,就此而论,不免思想振山公之点播,其言曰:“谭氏念及此句,需要急促、气愤、侥幸三位一体,缺一不可。”今日再思,果然至理,更与前剧《清河桥》相衔,急促者,皆因方脱疆场,心神不稳,故作镇静;气愤者,乃因斗越椒之谋反令人恼恨;侥幸者,皆养由基从空而降,窃漏心有余悸之态,故此处念白不可做“大叙述”之处理,更不可欢喜雀跃,有失身份,相悖剧情。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众人拾柴 强强联合——京剧《许云
取舍得当 人物鲜明——京剧《许云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看戏笔记北京京剧院《许云峰》
李剑再现《伐东吴》观后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夜•空》的抗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