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夜•空》的抗疫叙事
国粹京剧   2020-04-16 09:27:27 作者:叶志良 来源:浙江京剧团 文字大小:[][][]

    情景京剧《夜•空》的抗疫叙事

        不唯活报剧式的急就章,不为面面俱到的鸿篇大制,不在常规的戏曲舞台现场演出,由翁国生导演,安声编剧,浙江京昆艺术中心(翁国生京昆艺术创新团队)倾情创演的抗疫情景京剧《夜·空》,规模小,篇幅短,投资少,但情景京剧独特的抗疫叙事,一样能够叩击心灵,发人深思。抗疫最严重期间,该作品在“学习强国”、文旅中国、腾讯等云上多个微信平台献演播出,影响很大,被广大观众称之为“抗疫戏曲第一戏”。

        情景京剧《夜·空》的抗疫叙事,首先注重在“实”。显然,《夜·空》的叙事素材来自现实生活,它选择了一段疫情期间感人至深的医务工作者奔赴湖北的故事。疫情发生后,全国各地的医务工作者,放下亲情、友情、自由和安危,自愿报名,主动请缨,向医院领导提交请战书,有330多支医疗队、超过4万名医务工作者从全国各地驰援湖北。可以说,医疗队的构成几乎涵盖了国家所有的资源和力量。《夜·空》敏锐地抓住了这个逆行而上的题材,致敬那些在抗疫战场上舍生忘死、冒着生命危险、与死神作殊死较量、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但《夜·空》并没有刻意沿着这一线索作宏大叙事,而是把目光聚焦到一个普通的医务工作者的家庭中,锁定在普通的平凡人身上,一个一家三代人、三个女性的日常生活叙事。疫情当夜,医生妈妈杨秀丽临危受命要去一线,奶奶丁杭娟异地入境必须隔离,单亲家庭的孩子张靓守着空房独自过了一个别样的春节。这些都是普通人的生活经历。但越是普通,越是平凡,越是显示叙事的力量。平凡是伟大的基石,越是平凡小事,就越能铸造高尚和伟大。正因为剧作眼光瞄向这么一个平凡的三口之家,平凡中蕴藏着伟大,恰恰是艺术作品抗疫叙事获得成功的品格。然而,主创们并不停留于此,而是进一步地在疫情这一典型环境中着力塑造人物,萃取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敢当重任、不辱使命的医生个性,也集中提炼在抗击疫情病毒中予以理解、支持的家人们的个体特征。

        鲁迅先生在《不应该那么写》中提到塑造人物形象,要求“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可以说,《夜·空》就非常好地把握了塑造人物的精髓,无论是作为医生的妈妈杨秀丽,除夕之夜接到电话毫不犹豫离家赶赴武汉;还是惦念孙女,外地赶来除夕团聚,无奈隔离,从误解媳妇到认同媳妇作为的婆婆丁杭娟;还是本应聚在奶奶、妈妈膝下欢度春节,在独守中成长的张靓,他们是一个个个体,但更是集聚了在疫情期间众多平凡而坚韧的国人的共性,具有强烈的典型性与时代性特征。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动力,把戏曲叙事的焦点集中在万千乐于奉献、甘愿牺牲的人民大众身上,既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也符合文艺作品塑造人、反映时代的艺术规律。作为戏曲舞台上的现实主义作品,《夜·空》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感应时代脉搏,紧随社会节奏,向着生活的坚定回归和深入探掘,以人民作为主角,以人民为对象,从创作手法到内在精神,都真正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理念落到了实处。

        情景京剧《夜·空》的抗疫叙事,其次着力于“诗”。张庚先生在《中国戏曲通论》中说:“戏曲是诗,但又不是一般的诗,而是具有戏剧性的诗,是诗与剧的结合,曲与戏的统一。”的确,一部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还必须得是艺术的。《夜·空》的艺术表达,体现在作为京剧“诗”的艺术在综合时间艺术和空间艺术的长处上,以此扩大反映生活的面和容量。基于此,剧作提升诗性艺术的方法,首先是女儿张靓的视点。疫情突袭,妈妈赴一线,奶奶被隔离,张靓一人独守家里十多天。以张靓的视点,开拓围绕着心理空间建构的表演时空。可以说,开篇的两个时空,一边是张靓和妈妈杨秀丽在家等待奶奶的场景,一边是在奶奶车站打电话的情景,两个时空的建立,为之后全剧一直处于不同时空的心理叙事作了艺术铺垫。再一次两个时空出现时,一个已然是在奔赴疫区的路上,而一个即将被医学隔离,婆媳两人过年未曾见面,但已产生意见分歧甚至误解。最为出彩的多重时空处理,当在于张靓与妈妈杨秀丽、奶奶丁杭娟的隔空对话,三个时空并置的密钥在于通过三人的唱腔连接起不同空间、连续十天的交流场景,一个能够见证张靓成长的特定时空,也是祖孙三代由隔阂到认同的情感空间。自然的场景,交流的时空,心理与情感的天地,由物理时空到情感时空、心理时空的拓展,正是戏曲作为诗的艺术力量的显示。其次,剧作大胆运用象征手法,提振短剧的艺术气质与品性。

        剧作的标题《夜·空》两字,其实就是编导在剧中安排的两个意象,疫情当夜的夜,是指突发的新冠疫情和疫情笼压下的艰巨时光,深夜的寒风即如疫情一样肆意而无情地扫过每一个人;空,是自然状态的空,家是空的,夜是空的,城市是空的,也是精神上的空,一种面对疫情本能呈现的精神茫然。但当一批又一批医务工作者逆行而往,向死而救,剧情中出现的几次幕后唱则诗意地呈现了夜空情景的变化。从“滴答滴答”的时针声中,可以看到疫情突起时的“夜空下,充斥焦杂”,到张靓目送妈妈远去背影时的自我安慰“夜空下,勇而不怕”,到妈妈杨秀丽剪发出阵时“夜空下,坚定步伐”,再到祖孙三代立志抗疫“诉说着,春天来了”,这里既可以看到抗击疫情的时间进展,更能看见人物面对疫情奋起抗击以及心理、情感成长的历程。再次,导演翁国生充分运用了京剧与舞蹈相结合的载歌载舞演绎方式,移步换景,以情带景,以柔美的情景主题京歌和咏叹京剧唱腔,独唱、双重唱、三重唱、群声合唱等新颖京剧咏唱格调,以及伴之以歌队式的群体表演,他们时而舞蹈,时而群唱,时而衬景,时而抒情,整体地营造了戏曲诗化的独特情境,细腻地表达出剧中人物复杂而丰富的内心世界。别林斯基说:“戏剧诗歌是诗歌发展的最高阶段,艺术的皇冠”(《诗歌的分类和分科》)。大抵如此。

        情景京剧《夜·空》的抗疫叙事,再次落点在“思”。《夜·空》与当下较多的抗疫题材艺术作品相比的最大的特色,就是它并没有直接去叙写一线没有硝烟的战场场景,也没有直接去颂唱在抗疫斗争中出现的时代英雄,这些都是文艺作品非常需要的艺术表现,而是把笔触伸向家庭、伸向平凡人物的内心世界的变化,去挖掘、思考面对突发公共性事件如何应对等更深层次的问题。可以说,描写在战役中面对疫情的心理状态,一样也是积极向上的抗疫宏大叙事的重要组成部分。

        剧作不在于展示抗疫直接的激奋人心的场面,而重在展示面对疫情一家三代人精神世界的脉动。杨秀丽舍小家为大家,三年前把同为医生的丈夫张勇献给了伟大的事业,三年后面对召唤毫不犹豫离家别女,剪发出征,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抗疫第一线,体现了一个医者的良知和担当。她和他们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白衣天使。丁杭娟对媳妇的误解,来源于她作为一个个体对家庭情感生活的诉求,她在没有充分了解疫情残酷性的情况下,产生对媳妇杨秀丽的隔膜情有可原,但她毕竟是一个因公殉职的儿子的母亲,一个有着社会责任的母亲,在病中隔离的过程中,她理解了杨秀丽的选择。年少的张靓,在最需要人关怀的时候独自在家,但她最终克服了饥寒,战胜了恐惧,直到志愿者来到身边,隔空向妈妈杨秀丽、奶奶丁杭娟展示了一个少年的成长过程。尤其是,当孩子张靓说,长大后,“勇敢,勇敢,要像妈妈一样,将来也要像妈妈,那样出发”,这真是乐于奉献精神对孩子的影响,后继有人,催人奋进。当然,多重时空的建构,歌队与剧中人物的自由穿插,三个人物之间的情感发展线索,无疑为《夜·空》搭建起一个在诗意呈现剧情同时的审视空间,不仅能够从中感知医者仁心、领略人类大爱、唤起责任担当,更在于这样的戏曲结构,不展示病毒,不安排实际救治场景,不标签复杂丰富的人物关系,不直呼豪言壮语,但能够让我们从平凡中思考生与死、生命意识和人性意识等涉及人类本真的重要命题。在此意义上说,情景京剧《夜·空》不仅是浙江京昆人向白衣天使致敬,更是积极向社会传递精神力量的一个重要举动。

        浙江京昆艺术中心情景京剧《夜·空》的3S(实、诗、思)叙事,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立足于现实主义反映生活,专注于戏曲艺术诗性表达,深刻思考疫情期间人们的心理情感世界,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叙写抗疫和抗疫英雄事迹,传达主流价值观的一种重要艺术方式。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众人拾柴 强强联合——京剧《许云
取舍得当 人物鲜明——京剧《许云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看戏笔记北京京剧院《许云峰》
李剑再现《伐东吴》观后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夜•空》的抗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