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国粹京剧   2020-07-14 09:21:20 作者: 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徐徵祥龍摘录】楚王下场前的[摇板]所唱“孤与你”三字以“与”字最佳,微滑向上,如野马脱缰而驰,迅收而归于“你”字,其深沉之态可见出楚王对许姬的珍视和爱怜,就此一个眼神,一个搀扶的动作,必定会令许娘娘心中一暖,那些烦恼的郁结便也烟消云散,这段演唱也完美收场......

    往期 · 回顾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一)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二)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转板[二六]之后,唱“只杀得他父子”一句,妙在楚王起身向前踱步。其微起身,步虽徐缓,然身形晃动甚明,示其自豪欢喜之态,此处吐露,既位善之,亦与板式相协,十分恰当。行腔时,则“杀”、“父子”、“窜”等字微弱而出,衬托其后,唱之如同念白,清晰独立,颗粒感十足,非为嘲娱斗越椒之惨状,而是为君者之大悲悯心,实见楚王胸怀。

         “因此上在渐台论功行赏”一句,“因”字起首最难,习学者不察时常垫字于其后,致嘴中饶舌不清,外祖振山公曾言:“余氏唱此时,转板行腔悠缓至极,徐徐之态甚重,谭氏节奏则更为顺畅,凡余氏者,‘此’字后不垫字,顺畅而行即可,然富英先生唱此时必在‘此’字之后垫一‘呃’字,便于演唱,更与腔之原理相通......”孝曾老师此处演唱则按顺行唱法,然其难度更大,需微调“行”之小腔,抖动之间,行云流水,缓而推至“上”字,衔接毫无缝隙,堪称绝妙。“论功行赏”一句则实为难唱,皆难于“赏”字之行腔,余氏演绎必将此“赏”字上滑放开,如花之绽放,徐而蓬如伞状,此法马连良派亦有所相仿处,而谭氏则独辟蹊径,行腔高处则又猛转直下,急而收之,一则显示此宴无可夸耀,二则调整[二六]板之尺寸,缓而渐促,可断为第二阶段,此后便又另一情绪,方为整体节奏合理之安排。

        “又有那无知徒酒后癫狂”一句与余氏“竟有那无知徒酒后癫狂”,虽仅一字之差,却失之千里。余氏所唱“竟”字乃压中东辙口,断句其所用,清晰非常,毫不吃力。而谭氏所唱“又”字乃属油求辙口,且与后字“有”之音相差无几,唱时难度更大,与前文所述念白之“宴筵”可称异曲同工之美,异者在乎,一念一唱,各有千秋。所唱时,“又”字力度稍大,出音亦猛于前后之音,表此唐狡之戏闹突如其来,毫无防备,更或埋怨之情,而非痛恨之意。“又”字唱罢,休止片刻方续吟后文,此顿者,乃拟唐狡戏闹事于不快于内,而非气愤,再做强调,更解了“油求辙”发音相连之尴尬,实妙笔法。而“有”字则短促稍弱,顺与“那”字相衔,一笔带过,“无知徒”三字一出,便三证楚王胸怀宽广。“酒后癫狂”几字更妙,“酒后”二字其高扬者超乎前之“行赏”二字,何解?皆因此时全规劝爱妃者,哄骗之意油然乎,故面带不悦痛斥唐狡,然不悦者竟覆于“酒后”二字之上,非为他处,可见其甚欲博人心而超乎美人,乃大政治家。“癫狂”二字一出,顺风而代,如怨气全消之感,许娘娘闻之亦纾解胸怀,满面平和,再无戾气。铺陈者毕,痛斥者毕,乃始规劝言出,便唱出此剧最诗情画意之语,吟曰:“劝梓童把此事你休挂心上,劝梓童把此事付予了汪洋”。

        此两句皆有“劝梓童”之字样,然唱之不同,首句之“劝梓童”三字,清淡平平,悠然而出,皆因与之后“此事”二字相协,情绪如出一辙,大有“不放心上”之豁达感,“此事”二字更为此句之难点。外祖振山公曾言:“富英先生演唱此句,‘此事’二字轻之又清,淡而至寡,微微一出,紧拉全句情绪向缓,实在奥妙无穷......”,笔者谓之曰“一轻”。随之“你休挂”三字更为出彩,为旁所不及者。此三字常法演唱顺平缓缓,如溪潺潺,然谭氏所唱则将“挂”字猛之下泄,大有语重心长之意,笔者便汇此二法为“一轻一泻”之论,较愚下所习余派演绎,或更进一步。

        末句“劝梓童”则重在“劝”字之行腔,平出而迅越两番,高低相异,闻者大怅然也,然谭氏所唱更见功底者乃于“梓童”二字之上,孝曾老师汇余、马、言等诸派风格于一腔,配合情态所现,如虎添翼,观其面目有言派之悠闲,闻之声腔则有马派敛音缓推之感,休止分明更有余派的洒脱和逍遥,字字铿锵,圆润有加,从方才语重心长之态转为心通海阔之境,节奏尺寸顺衔而接,毫无偏失。后句中“汪洋”二字行腔最难,余派演唱“汪”字之字腹如溪水微波,荡而悠悠,然谭派演绎则夸大这个字的字头部分,出口为“哇”的音,劲头十足,爆响云霄,瞬转“汪”字之字腹时,挂味十足,浆稠如蜜,余音不绝,虽已唱至“洋”字,“汪”字的余音却仍在脑中荡荡不绝,如一品香茗,后劲十足。
        “宫娥女掌红灯引归罗帐”一句,尺寸节奏甚难把握,自“掌红灯”三个字开始就愈唱愈快,直到“帐”字行腔尾处方戛然转缓,五六秒后却又出其不意,缓中带急,弛缓相间,至“帐”字最末处的腔又微耸而起,掷地而落,观众聆听也会将这满腹的愁烦于汪洋之中。

        下场前的[摇板]所唱“孤与你”三字以“与”字最佳,微滑向上,如野马脱缰而驰,迅收而归于“你”字,其深沉之态可见出楚王对许姬的珍视和爱怜,就此一个眼神,一个搀扶的动作,必定会令许娘娘心中一暖,那些烦恼的郁结便也烟消云散,这段演唱也完美收场。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七)
江苏京剧院《出征前夜》观后 情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众人拾柴 强强联合——京剧《许云
取舍得当 人物鲜明——京剧《许云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看戏笔记北京京剧院《许云峰》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