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中国京剧艺术的“线”与“结”
国粹京剧   2020-07-28 09:13:09 作者: 于学周 来源: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文字大小:[][][]

    中国京剧艺术的“线”与“结”

        作为业余戏迷,迷恋戏曲近十年了,之所以看戏,其实与工作有关。我曾经主持一张小报的编务,读者以中老年为主,其中很多人喜爱戏曲,编辑部刚好有位具有专业知识背景的编辑,于是开辟了戏曲专版,这位同事借给我两本书,分别是“国剧名伶轶事”和“京剧资料汇编”。前一本的作者丁秉鐩先生是20世纪30年代从事戏曲报道的记者,生在天津长在北京,从小泡戏园子,名副其实的京剧通。后一本由北京市政协编撰,作者都是行里名家,科班名角,史料价值极高。后来,我又买了齐如山和翁偶虹的专著来读,这些书籍,让我受益匪浅。 

        中国戏曲与欧洲歌剧虽皆属音乐戏剧的范畴,却有着不同的文化与哲学背景,是两种不同形态的舞台艺术,宗白华先生在《美学散步》一书中有言:“埃及、希腊的建筑、雕刻是一种团块的造型……中国就很不同,中国古代艺术家要打破这团块,使它有虚有实,使它疏通……中国戏曲的程式化,就是打破团块,把一整套行动,化为无数线条,再重新组织起来,成为一个最有表现力的美的形象。宗先生一语道破玄机,中国传统戏曲正是“打破团块,化为线条”结构的典范,不分幕只分场,一场一场按情节发生的时间顺序排列而成。一般性的交代、非主要矛盾冲突的场次往往一带而过,而剧情关键处则浓墨重彩,将“线”打成“结”,不厌其烦,淋漓尽致。一出好戏,必须做到紧密处密不透风,疏朗处疏可走马。 

        比如,程派名剧“锁麟囊”的结构可概括为“寻囊--赠囊--见囊”,呈“线--结--线--结”的串珠式结构,情节简单却极富张力。大幕拉开,通过家仆的对白,把一位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活脱脱烘托出来。随着锁麟囊出现,薛湘灵的出场,先是在幕后娇嗔的念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营造出浓浓的神秘感,加重了观众的好奇心,到春秋亭遇雨,薛湘灵慷慨赠囊,剧情出现第一个高潮。再到薛湘灵遭灾落难,在卢家为佣,伺候小少爷,因少爷顽皮得以重见锁麟囊,剧情陡转,一段“一霎时把七情俱已磨尽”唱出全剧主旨,让人唏嘘感叹,将剧情推向最高潮。

        再如名剧“秦香莲”,结构大致可概括为“希望(寻夫)--失望(见夫)--绝望(铡夫)”,剧情层层递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杀庙”一场出现大转折,矛盾激化到了极点。最后四场,过场戏与重点戏呈“线--结”结构。第七场包公派王朝请陈世美过府为简单交代的串场戏;第八场开封府当堂对质,第九场皇姑阻挠,第十场国太威胁,其中秦香莲一句“杀了人的天”响遏行云,悲怆至极,令观者为之泪下,对全剧高潮更加期待,冲突一浪推一浪,一浪高过一浪,直至顶峰,最终包公铡了陈世美,还秦香莲以公正。这里是全剧高潮部分,“结”“结”相连,戏剧节奏愈来愈快。 

        京剧经典剧目的结构颇值得研究,“四郎探母”是另一个极好的例子。这出大戏的结构是一个隐形的“十”字,剧情通过杨四郎一天一夜出关探母和十五年悲欢离合的交叉,“结、线串珠”上,更具代表性。这出戏分“坐宫”“盗令”“过关”“见娘”“回令”几个阶段,按现在的版本演出,大约需要两个半小时。虽说五个阶段对于戏剧内容而言都不可缺少,但彼此之间笔墨分量却相差很远。例如“坐宫”一折,铁镜公主问清楚了杨四郎忧伤的原因,答应替他去盗令,戏剧功能仅为情节展开的一个铺垫,或者用西方戏剧术语说,是“情境(时空环境、人物关系、事件缘由)的设置”,本是可以简要交代的一场戏,然而演出时间用了五十分钟左右,占全剧时长约三分之一。再如“盗令”,萧太后自叙家门的抒情性唱段,与公主盗令情节的时间比大约是二比一,明明前段仅是一个新出场人物的叙事性介绍,故事情节的关键部位在后段,却是前段笔墨重,后段简约带过。这个比例是演员与观众长期磨合相互适应的结果,京剧是“角”的艺术,早期萧太后的扮演者是艺术大师尚小云先生,他气场足,唱得好,这就成了观众欣赏此戏不可或缺的“结”。 “见娘”可谓该剧情感高潮所在。老生、老旦的若干唱段经过谭(富英)、马(连良)、李(多奎)几位艺术大师的演绎,字正腔圆、情真意切,余音绕梁令人百听不厌。这个剧目集中体现了京剧戏剧结构不仅按照矛盾冲突的需要设置“结”,还会在演员表演出彩的地方设置“结”。 “坐宫”之“对唱”,“盗令”之萧太后的“唱”,“见娘”之四郎、佘太君等人物的“唱与做”,“回令”之四郎、公主的“唱、念、做”,其间丑角的插科打诨,都是这部戏的精彩之处,所以在场面上大肆渲染。应该说,所谓的“彩”,是几代京剧名家近百年打磨的结果,尤其“四郎探母”是合作戏,名角荟萃,合作者都是大腕,所以谁也不甘逊色,于是造就了这些出彩的“结”。 

        完美的戏曲结构,教给我许多形式与内容之间的关系技巧,我参与完成的纪录片,很多地方受益于戏曲,京剧的经典剧目历经岁月磨砺,博大精深,就像唐诗宋词一样,永远在文化长河里涌动着精彩的浪花。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现代京剧唱腔对传统行当的突破
百听不厌的《清官册》
中国京剧艺术的“线”与“结”
京剧不可抵挡之美
我对京剧《赵氏孤儿》的欣赏
北京京剧院《许云峰》的守正创新
梅兰芳表演艺术的“移步”与“不换
我所看过的京剧《白蛇传》
从余叔岩的“宋江”,看当代京剧创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