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国粹京剧   2020-08-23 09:05:24 作者: 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品鉴丨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徐徵祥龍摘录】外祖振山公在与笔者探讨时,却说:“宋士杰这句话的含义,实在是‘推卸责任’之法,所谓‘打抱不平’,实乃追求一个结果而已,无论宋士杰插手,亦或家妻万氏,倶是一样,故而坏笑一声,要推卸在这家妻的身上,更与剧情后续发展的‘激将法’一一对应,故而,宋士杰是个条理清晰的人,他对万氏早有沟通准备,故而此处可‘坏笑’一声,提点观者注意......

 

        宋士杰静心一想,言道:“只因我爱管闲事,才将我的刑房革退,如今又要管闲事,不管也罢,带我回去......”

        这一段念白也很难拿捏,只因其情绪很难表现,虽口中言道“刑房革退”事宜令心中不悦,却或多或少有些“口是心非”之意。

        外祖振山公曾与我说道:“(我)在与马最良先生的一次交谈中,马先生评点《四进士》中宋士杰出场不管闲事的场景时对我说了一句:都怪这个‘万氏’家法‘太严’,宋士杰才放弃不管的,不过万氏却又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宋士杰不管也得管,这才更加生活化......”

        无论当年马最良先生如何看出宋士杰不管闲事实乃家妻所扰,但于今日思想,大有道理,随之剧情发展更可印证。故而,此处念白这一句便难上加难了,要出许多为难之色,害怕自己管了闲事与家中的“婆子”吵闹不消,定有“万氏”训斥——“好了伤疤忘了疼”等语,便要念之放缓。

        杜镇杰之塑造恰如其分,其面目一副无奈无辜之态,随之又转为沉重面目,眼目大睁如炬,示观者“被革”之事实实可笑滑稽, 念“如今又要”几个字时,则微转二目,向下看去。

        愚下猜测,其所看者——非落难女子,乃是家中的“婆子”,故而又大睁二目,滑稽口吻念道“不管也罢”,其实这句“不管也罢”之中,包含了多少个“我需要管管的才是”,所以那份委屈和为难之色便一拥而上,为随之听到“异乡人好苦”奠定了飘摆不定的人物情绪基调,恰当,真实。

        谁知,宋士杰方欲转身离去,那女子便高声喊叫“异乡人好苦啊”,这几字虽轻轻而出,却深烙宋士杰之心间。

        其先是停住脚步,待听见“好苦”二字时,方猛然悔悟,尺度之大皆因其本不甘心所致,故此时则满面坚定之色,实乃前之所演绎之不具者,如果一上台来就是一股迂腐气息,苦大仇深的故作坚定,这人物便无法塑造了,杜镇杰则不然,在人物情态及内心感情把控上,细腻入微,方有如今所塑的绝佳形象。

        外祖振山公在为笔者说戏时,曾对宋士杰两处“且住”之词有所议论。

        怹认为,第一处“且住”是宋士杰看到无赖追逐女子时所发感叹,乃是一片“惊慌着急”之色;

        而第二处“且住”是在听到“异乡人好苦”后发出的感慨,则应放缓尺寸,实乃对己者见死不救的否认,因此从语气上必然坚定十分。

        杜镇杰遵循老法,在念此“且住”二字时,引了“哎呀”二字,瞬间将人物复杂心境统归于一,依旧是一副坚定模样。

        随之念道:“听那女子言道,异乡人好苦,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这句念白着重点在“异乡人”三字上,故杜镇杰先是急速念来“听那女子言道”半句,制造了紧迫感,随后“乡”字、“好”字、“苦”字皆做着重放缓之处理,神情亦加凝重,“乡”字实乃突出“背井离乡”之人的窘迫,“好”字乃程度之用,“苦”字轻微上调,戛然而止,间隔处似做沉吟,深意非浅,着重了这“异乡人”的为难之处,可谓传神之笔,而后句“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则念得满面无辜,令观者看时亦为他着急。

        思想片刻,突出一语“不如叫我那妈妈前去”,这句话儿大有味道,马连良先生演出时,其语态突转轻松,何以如此?于此剧演绎可作多种解释,有人谈曰:“实乃万氏滑稽彩婆子,为她上场垫个情绪罢了”,还有人言:“万氏武功高强,亦是好打抱不平之辈,实乃宋士杰搬请救兵”。

        而外祖振山公在与笔者探讨时,却说:“宋士杰这句话的含义,实在是‘推卸责任’之法,所谓‘打抱不平’,实乃追求一个结果而已,无论宋士杰插手,亦或家妻万氏,倶是一样,故而坏笑一声,要推卸在这家妻的身上,更与剧情后续发展的‘激将法’一一对应,故而,宋士杰是个条理清晰的人,他对万氏早有沟通准备,故而此处可‘坏笑’一声,提点观者注意......”

        而杜镇杰演绎更是把持分寸,并非“坏笑”一下,而是在念“有了”的时候,转面现出沉稳之态,提点观者自己早已是胸有成竹,必定能说动自家的老婆子,这也是宋士杰人物轻松姿态塑造的巧妙之笔。

        万氏一角在南北演绎全然不同,北方以滑稽为主,南方以生活化为主,其中马派为代表的《四进士》演绎必须以名丑相配,方能出十分效果。

        马连良每演此剧必以马富禄配之,无论此剧,亦或《清风亭》,都可见出魅力无限。

        而杜镇杰演绎时更是与京城滑稽大王孙震合作,愚下甚为看好孙震表演,老道之余不乏随心所欲。万氏上场念一句引子:“老头子惯打抱不平,我也爱管闲事情”,就此一句便将万氏性格全托而出,满满一副“刀子嘴豆腐心”的模样,更与前者宋士杰推卸于万氏之表演拟合,严丝合缝,毫无罅隙。

        万氏问老头子为何遛弯儿片刻即转,便是些“废话”而已,故而宋士杰必要现出不耐烦之色,故而杜镇杰在问及为何匆匆转回时增加一个感叹。其于万氏话语未落时便出此叹,以示不耐烦之意,而伸手出扇往下一压,凝眉二目,抬首微起之姿更真实不凡,将宋士杰的“急”用“温”的演绎烘托而出。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大兴剧院看谭筱羽《凤鸣关·天水关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五
由剑舞之失说开去,看张火丁《霸王
看朱强演出的《清风亭》
观江苏京剧《眷江城》
品鉴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四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九)
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三)
品鉴丨杜镇杰《四进士》全剧赏析(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