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张火丁的别姬与梅派的区别
国粹京剧   2019-11-05 10:15:39 作者:一入秋绪 来源:京剧吧 文字大小:[][][]

    张火丁的别姬与梅派的区别

        张火丁版本「霸王别姬」,如果以传统戏视角看待,确切的说,是以梅兰芳传统版本对比看,评价自然不足,戏的编排,演员表现,唱词改编都会颇有微词,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个表演艺术是「当下剧场艺术」,也即张火丁之虞姬乃是当下观众理解中的虞姬,,就不得不认为,张火丁之「霸王别姬」是有其可取之处了。

        传统的「霸王别姬」是角儿艺术,所以老观众强调「技」,要看剑舞的功夫,下腰到不到位等等,讲究中国传统中的审美,「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留白艺术」「以少胜多」,不提倡浓烈的抒情,讲究文化传统的性别配置,讲究人物身份感,虞姬是解语花,用「柔情」来反衬霸王的「力拔山兮气盖世」,那项羽最后只落得一人一马,好不凄凉,乌骓马老了,那虞姬柔弱,好不可悲也。

        如果以此标准,张火丁之「霸王别姬」毫无疑问的是70分以下作品,但是,如果换个新观众看戏的思维,张之「霸王别姬」分数会有提升。

        梅之「别姬」与张之「别姬」的区别,就类似于上越「西厢」与浙百「西厢」的区别,本质上是传统路子与新编戏的差异。

        张之「别姬」,首先是,它是一个综合舞台艺术。

        张改了虞姬的服饰,冰蓝色袍子,衬以暗红色内衬,此改动讲究的不是「宁穿破不穿错」的传统行当讲究的改动,而是话剧思维的「服装用来表人物性情」。

        张之虞姬,外冷内热,对霸王之爱,不是纯小女儿对霸王之爱,而是「宝剑赠英雄」的知己之爱。

        这是跟传统版本相当不同的地方,也是现代性的努力。

        为情白头人笑痴,为国白头人称羡。

        中国的女性一直作为「男人的陪衬」而存在,这种豪气不常见,只停留在那么有限的几个人物身上,花木兰穆桂英等,大部分女性功能是红袖添香解愁烦,大丈夫岂容那妇人犟,因此我拔剑斩河阳。

        在历史语境里,可能为了符合人物身份感,虞姬的确应该是随霸王东征西战,受劳碌风霜年复年年,但是,舞台上的虞姬为什么不能变动呢?现在的人演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不需要演的跟两百年前一样。

        虞姬为什么只是霸王的解语花呢?她为什么不是红拂女呢?为什么不是梁红玉呢?她为什么不能是「刚烈」的,是伙伴而不是「附庸」呢?

        这是张之突破口。

        这个虞姬是霸王的知己,是大女人,是「侠侣」,而不是温柔解语花,于是,张改动了词儿,把唱词儿「宏大化」了,不再是女人随男人东征西战,女人思考的命题也变成了「苍生和国家」,于是,很多老观众立刻觉得它口号化了,不舒服了,认为缺少人物真情实感,在艺术之外,也值得自醒,是不是我们的审美口味框架化了,为什么舞台上的虞姬就该是「解语花」呢?

        为了打造这个虞姬,张用了很多「大」动作,大幅度喝酒,行走,都是为了突出人物的「烈」和「侠气」。这个处理,既符合她想塑造的人物,又符合她本身的表演气质,跟同辈程派演员比,张的动作幅度本来就偏大,这是一种聪明的表现,扬长避短,把「人物」与「自我气质」做结合。

        生活中越来越多的现代女性,不再认同「女性作为男性附庸了」,以张之思路,虞姬是「宝剑赠英雄,士为知己者死」,这不是更理想吗?更现代吗?

        如果有综合艺术的思路,那么就能理解双剑上配红穗子,它不再讲究什么太极剑法,什么「中庸之道」,它讲究的是视觉效果,满场飘荡的灼热的「红色」,刺激观众的视觉,抬升观众的情感浓度,包括张火丁的整个表演,都直观和高浓度,当霸王说「虞姬虞姬奈若何」的时候,张全身发抖被霸王搀扶的高强度情感表演都都得了满堂彩。如果用传统的思路,大概会批「审美次」,不懂含蓄之美,但是作为「综合剧场艺术」,这个表演方式,是动人的,是一击即中的。

        这个表演方式于张火丁不是第一次,对比「白蛇传」之「断桥」各版本,张的情感高度是强于其它演员的,所以她的版本也成了年轻的观众们最喜欢的版本,因为它现代性的情感表现。

        张火丁的力量不在「多」,她表现情感的「多面」并不出色,她的表演动人的地方在于「抓住一个主要点」然后「深耕细作」,用现在的自媒体思路就叫「做垂直领域」,她的「白蛇传」就顾不上白蛇对孩子的感情,但是她把女人对男人的感情高浓度化了,依然打动了观众,因为「深」的出色,让观众忽略了「多」的缺乏。

        张火丁的力量也不在于「技」,纯说技巧,她未必比同辈人高出多少,甚至不如史依弘王艳,但是在综合剧场艺术上,她的表演优于王艳史依弘,带给观众的现场感更强,因为她把「情」放大了,把「技」缩小了,但是「技」又是过关的,没有明显不足了,这无疑又是符合新观众思路的。

        张火丁的力量在于「传统」与「现代」的巧妙平衡。看传统戏的人可能看不上她,但是不会骂她像骂王珮瑜茅威涛,因为她没有那么出格,但是新观众又会觉得自己看的是「传统戏曲」,又符合唱念做打,水袖圆场,但是又比「普通京剧」好看,以王艳的「别姬」来比张之「别姬」,哪个更被新观众接受,是一目了然的事。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观《梅兰芳·蓄须记》有感
观革命历史题材京剧《碧血慈云》
看田磊《汉宫惊魂》有感
张火丁的别姬与梅派的区别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五)
常秋月專場《游龍戲鳳》《翠屏山·
观翟墨主演的《八珍汤》有感
丑碧玉生生破坏了《锁麟囊》剧情
谭孝曾《朱砂痣》赏析(四)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